第两百六十二章 背叛

    脚步声很重,而且很急,转眼就似是要到了近前。

    楚云笙隔着窗户缝隙,就看到了不远处已经亮起了火把,那光亮转瞬间就将整个本来还有些昏暗的院子点亮,而楚云笙也将这些人看了个清楚,他们都是赵军。

    穿着玄色铠甲的赵国士兵,他们人人手中都提着闪烁着寒芒的长剑,另外一手举着火把,迅速的将这院子包围了起来。

    见状,楚云笙连忙往后一避,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突然来这里是不是跟她和秦夫人有关,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候,秦夫人也已经从位置上迅速的起身,她连忙上前一步,抓住了楚云笙的袖摆,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将身子一动,就施展了轻功跃上了这间屋子的房梁之上。

    她们刚好将身子藏好,就见到房门被砰的一声砸开。

    紧接着,几个士兵就走进了屋子,在屋子里面四处搜索。

    这时候,听见外面有个指挥官模样的人道:“给我四处搜仔细了,她们一定就在这附近,逃也逃不远!”

    果然是奔着她和秦夫人来的吗?

    而她一路过来几乎都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就是在老赵那个哨兵队长那里耽搁了一下,但是当时营房里并没有任何异动,而且即便是因为老赵而让人察觉到了这营地里有什么不妥,那也应该是明天,没有谁大半夜的会去一个正在值守的哨兵的营房里查看。

    所以,不可能是因为她而暴露的。

    至于秦夫人,她都已经在这里藏了这么久,早已经对这里的地形和布防了如指掌,如果要暴露也早就暴露了。

    所以,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怎的她们这前脚才到这院子,跟阿若碰了头,后脚就被人跟着将这院子给包围了?

    在这一瞬间,楚云笙心底里一凉,她没有去看秦夫人,但是此时秦夫人攥着她的掌心在颤抖,想来,秦夫人也一定想到了这其中的猫腻。

    如果说,刚刚那人的那句话还不足以下结论的话,那么紧接着,那人后面的几句话就是完全在印证楚云笙和秦夫人的猜测,只听他道:“你刚刚确定看到了秦云锦?”

    然后,楚云笙和秦夫人就清晰无比的听到了阿若的声音在院子里低低的响起:“小人确定,是她们母女二人无疑。”

    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对于刚刚才听到过他的声音的楚云笙来说,还印象深刻所以并不会忘记。

    只听他的话音才落,就听到那个将领道:“那好,你们几个带着他四处去找找,她们一定跑不远,如果真的能因为你的这条线报而抓到这两个重要的漏网之鱼,相信我们上头一定会重重的赏你,让你再不用在这里吃苦受累,不但会放你回家,而且还有可能给你加官封赏。”

    听到那个指挥官的话,阿若连忙点头如捣蒜,然后就见到他带着几个士兵朝着楚云笙他们所在的屋子里走来。

    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近,楚云笙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她想到就在刚刚,见到阿若之后,秦夫人对她提起的阿若的经历——“他叫阿若,之前是我们府上养大的秦家子弟兵,后来因为人头脑灵活就被你阿爹排到了军中做了参军,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就是孤儿,还是你阿爹在路上捡到的抱回了府里。”

    这样一个由秦家抚养长大的孤儿,却没曾想到到头来会出卖秦家,想来,不仅是楚云笙没有想到,秦夫人也一定没有想到。

    这样一来,秦夫人所说的秦家军旧部将领这段日子的动作经常会被赵军发现并加以严惩,想来,这其中也有不少阿若给他们提供的情报吧!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一凉,再看向下面逐渐走到门口的阿若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寒意,但旋即,她就调转了目光,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并屏住了呼吸,因为这下面不乏有高手,人的气场和眼神很多时候都有可能会暴露了自己。

    她只留了一线的眼帘看向下面,就看到那几个拿着火把的人将这本来已经残破不堪的屋子里上下翻腾了一圈,最后都无果之后,阿若走到了刚刚他带着楚云笙和秦夫人坐着的桌子前,他弯下腰来仔细看了看。

    这时候,那个已经三十岁上下的指挥官也已经走到了门口,他看了看阿若,然后语气里带着几分不耐烦的道:“这里没有就赶快带着其他人去她们可能藏身的地点去搜,你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莫非是想要给她们拖延时间不成?”

    闻言,弯下腰查看桌子上楚云笙和秦夫人坐过之后留下的印记的同时,还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那个不耐烦的指挥官,一脸谄媚和讨好道:“大人稍等,说不定这里能看出一点什么,小的既然在举报就不可能跟她们一伙啊,大人还要相信我才是。”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恨不得下去立即给他一剑,结束了这个叛徒的性命。

    然而,此时她却是连动一下眼帘都不敢。

    因为,她已经观察过这院子里包抄过来的这一队人马了,里面的高手至少有三人,其余二十多个身手也不弱,如果奋力一战,她自然可以将这些人都拿下,但是却不敢肯定这些人不会发出信号或者有人溜出去给外面的人报了警。

    毕竟,现在这里只有她和秦夫人两个人,她对秦夫人的身手并不了解,只觉得她的轻功不错,至于内力,凭她的感觉应该也才跟这底下那三个高手不相上下。

    所以,看着阿若在桌子前将她刚刚和秦夫人坐过的地方留下的痕迹仔细观察的时候,楚云笙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从那里就可以看出来她往窗口移动了一些距离,刚刚因为这些人来的突然,她也没有来得及在窗台上留下一些痕迹,所以,阿若他们也只能判定她往窗台边上走了,并不能判定她就是从这窗户溜出去的。

    若是他再仔细看,还可以看到秦夫人坐在那里只上前了一步就消失了的足印,那么毋庸置疑,至少秦夫人并没有离开,就在这间屋子里!

    想到此,楚云笙的掌心里已经沁出了一片冷汗,而旁边的秦夫人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捏着楚云笙的掌心也是一片**。

    就在这时候,却见阿若突然发出了“咦”的一声。

    他的声音才发出来,刚刚那个有些不耐烦的指挥官正准备转过身子带着人离开,但在听到他这一声带着疑惑和几分惊喜的感叹词之后,他立即顿住了步子,并迅速的转过身来对阿若道:“是有什么发现?”

    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阿若正拿着火把附身在刚刚秦夫人最后闪避的位置那里。

    他在仔细查看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将手臂内侧绑缚的匕首再一次滑落到了掌心,而同时,她也拽了拽秦夫人的手掌,然后在黑暗里对秦夫人扬了扬下巴,示意秦夫人去门口断后。

    秦夫人也瞬间就明白了楚云笙的意思,她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带上了几分坚毅。

    就在这时候,就看到阿若的目光里突然带上了几分惊喜,旋即就看到他抬眸看向那个指挥官,然后手腕一转,并抬头看向了楚云笙和秦夫人所藏身的那一块横梁。

    “报告大人,她们……”

    他的手还停在半空中,要汇报楚云笙她们就在那里的一句话还卡在嗓子眼,而这时候楚云笙已经犹如一道闪电一般从房梁上飞掠了下来,并趁着阿若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话,趁着那个指挥官没有反应过来,飞掠下来的她带着一阵凌厉的杀气,抬手就将那匕首划破了阿若的喉咙。

    只一瞬间,阿若后半句话还卡在喉头,而他脖颈已经被楚云笙割破,那喷涌而出的血液瞬间就对着楚云笙刚刚所在的位置喷洒了过来。

    而此时,楚云笙却已经灵巧的转过身,并施展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飞速的掠到了门口,那个指挥官面前。

    此时,他尚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是怎么一回事,只看到面带惊喜之色的阿若被突然冲出来的一道黑影瞬间结果了生命,然后他的脑子里才有了警觉意识,而他的手才搁置在他腰际的剑柄之上,楚云笙的匕首却已经到了他的胸前。

    就在眼看着楚云笙的匕首就将要刺破他胸口的纹理的时候,却见他身边跟着的三个高手也已经反映了过来,他们分别从左右两边执剑对着楚云笙劈砍了过来。

    而此时,楚云笙之前为了要让阿若一击毙命所以选择了动作最麻利的匕首而没有选择碍眼的长剑,此时却占了劣势,等到她的匕首到了那指挥官的胸口的时候,他左右两边的三个高手的长剑也已经到了楚云笙的面门。

    此时,如果楚云笙不放弃取这指挥官的性命的话,那么她自己的性命也将不保。

    但是,如果再错过了这一次机会,那么给这个领队的指挥官活命的机会的话,楚云笙再想要杀他,就必须将面前的这三个高手甚至院子外的其他的人全部都杀死,而此时,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也确实是太过惋惜,毕竟擒贼先擒王,如果将这个指挥官模样的人先击杀了的话,那么这一院子里的士兵都没有了个领头人,对于她和秦夫人来说,更加容易的多。

    但是,机会转瞬即逝,没有了这一次机会,她只能硬着直接和这三个人对杀。

    而此时,那个指挥官模样的人也已经退到了院子里,并对他的手下吩咐道:“快,那两个叛党就在屋子里,尽量抓活的!”

    说着话的同时,他已经退到了院门边上,眼看着他就要逃到门口,只需要看到情势不对就可以转身逃出去,而这时候,楚云笙已经发挥了全部的实力,却也只能在短时间内杀了面前这三个高手中的一人,另外两个人拖住了她,让她完全抽不开身子去追击那个指挥官,而此时院子里越来越多的赵军士兵也在逐渐的涌入这间屋子,如果不将他们杀掉的话,她和秦夫人根本就不可能逃的出去。

    而此时,秦夫人在她动身飞掠下来击杀了阿若的瞬间,秦夫人也趁着她在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的同时从另外一边的窗户飞掠了出去,直接掠到了院子里,直奔院门。

    现在只要秦夫人能守住院门,即便是不能击杀了这个指挥官,但是不放跑一个人,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也是有希望的。

    所以,这时候,整个院子里顿时乱了起来,那个指挥官一边气急败坏的指挥着部下进去屋子里攻击楚云笙,另外一边还忙不迭的一边往部下的身后躲避,一边命人击杀秦夫人。

    楚云笙这边也加快了手中的招式,她已经拼上了全部的内力,只求速战速决,因为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不迅速的结束战斗的话,不远处的守卫也一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一旦来这里查看,那么什么都晚了……

    想到此,楚云笙越发加快了手中长剑的挥舞速度,同时另外一只手中的匕首也在当做暗器使用,一边飞出去刺中其中一个高手,直接击中了他的心脉,另外的长剑也将最后剩下的一个高手逼退了数步。

    那人才退了出去,他身后已经涌到跟前的那些士兵却又立即涌着他再度击杀到了楚云笙的面前。

    楚云笙只得拼着内力再度上前。

    又是一波厮杀。

    楚云笙这边有些吃力,也有些着急,而秦夫人这边也并不轻松。

    她的轻功不错,但内力不比楚云笙,即便是目的是为了守着大门不让这些人出去,却也逐渐显出劣势。

    眼看着她正提剑砍杀左边的一个士兵,右侧的一个轻功姣好的赵军士兵就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用那长剑挑向了她的后腰,秦夫人显然也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杀招,但是左边还有其他人在牵制,她根本就是腹背受敌,顾及不到。

    而楚云笙此时远远的看到了,却根本就救援不得,她的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