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母女相见

    “阿锦……”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秦夫人才终于从楚云笙的怀里站直了身子,她抬手轻轻捧着楚云笙的面颊,万般珍惜的模样仿佛此时她的指尖放着绝世珍宝。

    而对于秦夫人来说,面前的女儿确实是她的无价之宝。

    “这些日子你过的好不好?你是怎么会失忆的呢?对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听着秦夫人一连串的提问,楚云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时候恰巧有一队守卫从不远处的围墙转角转了过来,楚云笙眼尖的发现之后,连忙向秦夫人示警并拉着秦夫人往桂花林深处走了几步。

    等到她们藏好身子,那一队人马也将将从她们面前的那条路上走过。

    等到他们这一队巡视的人都过去了好久,再看不到,楚云笙这才拉着秦夫人在一旁先坐下来,然后低声道:“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不过……秦……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

    一句“秦夫人”正要叫出口,但在面对秦夫人那双热诚的眼神的时候,楚云笙却怎么也叫不出口,而“娘”这个字眼更是如鲠在喉。

    所以,她只是一带而过。

    然而,敏感的秦夫人却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楚云笙这句话里的不自然,她连忙抬手攥紧了楚云笙的掌心,然后道:“娘知道,你失忆了,自然也记不得娘亲,但是没有关系,娘亲可以等,等你能记得起娘亲的时候再叫娘亲也是可以的,现在娘亲唯一的愿望只是希望你好好的活着,再不敢有其他的奢望了。”

    说着话,秦夫人的眼底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一个不经意间,那泪水就如同掉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直接滴落到了楚云笙的手背上。

    滚烫无比。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手一边擦拭秦夫人面颊上的泪水,一边安慰道:“放心,一切都会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只是记忆暂时不太清楚,但是我不知道的,你可以慢慢讲给我听……”

    “嗯嗯,一切都会好好的。”

    秦夫人忙不迭的应下,然后才想起楚云笙刚刚的问题,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了没有旁的人,这才道:“我在这里,很大一定的原因是等你,自你被赵王掳去,我被你那位朋友一路强行送回卫国之后,我就想尽一切的办法混进了赵国,我甚至还买通了赵国皇宫的守卫以及一些宫人,悄悄打探你的消息,从他们那里得知赵王带回来一个女子并册封为了丽妃,我便想着,那肯定是你,赵国的何容一定挟持了你作为人质,但是后来在琳琅山被炸之后,丽妃也就随之消失了,赵国王宫的宫人都说丽妃已经在那一场爆炸中死了……即便是我多方打探,却也再探听不到关于你一点儿的消息,所以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回到漯河的赵国王陵,我想着,你一心系着你阿爹的秦家军,一定不会放弃他们,所以我便在这里等你,终有一天能等到你。”

    “所以,这些日子,你都藏身在王陵里面吗?”

    听到秦夫人的解释,楚云笙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凭借秦夫人一人之力是如何在这守卫坚硬如铁的王陵里生存下去的?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的疑惑,秦夫人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指了指前面的墙头并道:“晚上我都是混在这片林子里活动的,那些秦家军的旧部将领都是认得我的,他们这一段日子都是谋算着如何趁着赵军同楚军开战之际逃脱,这些赵军,根本就没有拿我们秦家军当人,他们背地里还想让秦家军成为这一次战争的敢死队,走在最前面送死,所以,他们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现在都在想着办法探查这王陵的地形图以及换防图,想着能冲破防线带着弟兄们活着逃出去。”

    这也正是楚云笙这一次来的目的,虽然她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救秦家军,而是为了给楚军减轻负担,但救出秦家军也是同一个目标,不谋而合。

    楚云笙正准备说出自己此来的目的,却见秦夫人突然神色一紧,她睁大了眼睛看向楚云笙,这一瞬间,她眼底里满是悲戚和悲愤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这在楚云笙跟着之前那一队进入这城墙内的一队士兵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约约闻到了,此时那味道更加浓郁腥臭,越发的刺鼻,让人想要吐。

    这也是楚云笙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一种味道。

    这大半夜的,赵军在秦家军旧部将领的院子里焚烧什么?才会有这种味道?

    不等楚云笙开口,秦夫人的眼底里又划过一丝泪意,她吸了吸鼻子,然后抬手抹掉泪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赵军将抓到的几个秦家军旧部参军拿去烹煮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闻言,楚云笙一怔,这一句话远远的超出了她的认知。

    她一时之间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而不等她细想,秦夫人又继续道:“每一次,一旦秦家军里面有什么风吹草动,赵军就会点出几个那么几个有可疑的旧部,他们甚至都没有什么证据,就会抓他们以一儆百,然后在秦家军旧部将领的院子外支一口大锅,再将打的半死不活的他们直接投入到那锅里煮,这味道会一直从院子外弥漫出来,从秦家军旧部的院子,再飘到不远处秦家军士兵被集体关押的皇陵,再到整个王陵……”

    说到后面,秦夫人再说不下去,这句话里已经带着刻骨的恨意和愤怒。

    遇到这种情况,没有人会不愤怒。

    楚云笙的脑子里根本就不会想到的画面,竟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院子门口发生了,而且那些个被烹煮的人都是秦家军的旧部……同样是战争,同样是杀戮,赵军这样的做法简直泯灭人性!

    此时,楚云笙脑子里再想起之前她一路跟着过来的那些将领和士兵脸上的不耐烦,只觉得这些人的骨子里一定都是冷血的,才会这般无情和残忍,可以这样无视一个人的生死。

    许是楚云笙的面上表情太过于痛苦,秦夫人的眸子里也划过几丝疼惜,她看着她,然后抓着楚云笙的掌心道:“好在,你现在来了,之前你就曾经顶替你阿爹代替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现在你也有号召力带着他们活着走出这人间炼狱。”

    这样自然是楚云笙最希望见到的,然而她对于秦家军旧部的记忆实在是很模糊,并不记得这些人的名字甚至样貌,现在该要如何带领着他们?而他们又怎么会安心听她的?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的担心,秦夫人道:“不必担心,你虽然不记得了,但是他们却对你一定是忠心耿耿的,走吧,趁着现在赵军刚闹过一波,已经都乏了回去休息了,我们趁机潜入那些旧部将领的院子里吧,他们看到你一定会高兴坏了。”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便牵着秦夫人准备往前走,然而才走出一步,却被秦夫人一把拉住,楚云笙疑惑的回眸,却见她道:“这里不能走,前面有机关埋伏,我就在这里上过一次当,所以之前我躲在桂花林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往这里走,当时还不确定是你,只是隐约觉得有些像,便跟着来,还好我来的及时,否则的话,你一旦试图从那墙上跃上去,就会触碰到那里的机关,轻者会被那里的机关射杀成重伤,重则会丢了性命,即便是能活着从那里逃脱,那也触碰到了那里的报警装备,前面不远处的守卫也已经赶了过来,所以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后背就忍不住出了一层冷汗。

    “还好没事,来跟我走,我知道有一条小路。”

    说着,秦夫人就拉着楚云笙顺着桂花林往前面走去。

    秦夫人已经在这王陵里藏身了一段时间,自然是对这里很是熟悉,所以楚云笙跟着她也就不用再那般提心吊胆。

    两个人携手走到了桂花林的尽头,就看到了一处比刚刚的院墙还要高的城头,秦夫人拉着楚云笙走到城头根儿底下,抬手在那青石铺成的墙角上按了一下,紧接着,那底下就奇迹般的开出来一小道石门。

    那石门很窄,只能由一个人侧身而过,在石门开启之后,秦夫人先走了进去,等到她走过去之后,才招手让楚云笙跟上。

    穿过石门,入目的就是黑压压的树林,依然看不到头,然而秦夫人已经对这里了如指掌,她一边拉着楚云笙在林子里穿梭,一边低声道:“你别看这里都是树啊,林子的,但实际上这里都是阵法,一旦走出一条,就很有可能出不来,我之前也是在这里迷了路,险些丢了性命,还好是遇到了刘副将,他一路带着我逃了出去,并仔细的给我讲解了这里的阵法布局,可惜……”

    后面的话,秦夫人没有说,然而楚云笙也已经能猜到她这句可惜里包括的是刘副将的结局。

    所以,楚云笙也就自觉的没有多问,而秦夫人还沉浸在因为刘副将的悲伤里,所以,一路再没有说什么话。

    就这样,两个人默默的在林子里走着,约莫过了一刻钟,才终于看到了一个重兵把守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院子外架着的那一口锅,下面还在熊熊燃烧着柴火。

    才一看到那一口锅,楚云笙的肺腑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恶心到了极点。

    而秦夫人也及时的抓住了楚云笙并将她拉到了一边,不让她再看一眼,并道:“偏院有后门,我们可以试一试。”

    说着,她就带着楚云笙顺着那院墙走去,一路在黑暗中摸到了偏院的后门处,在门口,秦夫人先敲了两下,在等到里面也响起了两声叩击声回应的时候,她才拉着楚云笙走到了门口。

    这时候,门被打开一条缝隙,从那条缝里探出来一个男子的面庞来,他仔细往外瞧了瞧,在看到秦夫人的时候,精神明显的一松,但是,在看到秦夫人身边跟着的楚云笙的时候,他的脑袋一怔。

    旋即,就看到他蓦地松开了后门,直接一下子全部打开,然后一个快步跳到了楚云笙的面前,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楚云笙道:“大小姐……真的是大小姐……”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唇瓣已经在开始颤抖,语气里也满是激动。

    楚云笙点了点头。

    然后就听见秦夫人道:“快进去吧,有事进去再说,外面指不定还有赵军的探子呢。”

    听到这句话,那人才立即回过神来,他连忙让开身子,将楚云笙和秦夫人迎了进去,并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然后,他才带着楚云笙和秦夫人一路顺着廊檐走,又走过了两个偏院,在一个杂草丛生的院子里,才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后面有一口井,是以前每一次赵军将秦家军的尸骨扔下去的地方,所以平时都很少有人来,每次也都是我们秘密集会的地点。”

    那人一边解释,一边抬手打开一扇房门,将楚云笙和秦夫人迎了进去,并让她们先歇息,他这就去找另外几个关键的将领来。

    说着话,他就关上了房门走了出去。

    等他走了,秦夫人才低声道:“你可还记得他?”

    闻言,楚云笙在脑子里搜索这个人的面孔,然而却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秦夫人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道:“他叫阿若,之前是我们府上养大的秦家子弟兵,后来因为人头脑灵活就被你阿爹排到了军中做了参军,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就是孤儿,还是你阿爹在路上捡到的抱回了府里。”

    “阿若……”

    楚云笙念叨了这个名字,然而脑子里依然没有秦夫人所描述的画面。

    这时候,听到秦夫人在一旁感叹道:“没关系,你不记得的,娘亲都慢慢讲给你听。”

    “嗯。”

    楚云笙点了点头,见阿若还没有来,她便站起了身子,走到了窗子边上,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形,然而她才站定,就听见外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