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意想不到的人

    这时候的伙房黑灯瞎火,根本也就不见有半个人,正好给了楚云笙潜入的机会。

    这里每天要给这一片赵营提供伙食,那么她如果在他们的粥里水里放一些药的话,自然会对他们潜入王陵有所帮助,即便后来被发觉了,或者成功的带着秦家军逃出皇陵,那么这些士兵如果昏昏欲睡或者上吐下泻,那么对他们来说,也是很大一项帮助。

    所以,在想到这个点子之后,楚云笙没有做丝毫的迟疑,直奔了伙房。

    这里到处虽然都黑灯瞎火的,但是已经在黑夜里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楚云笙的眸子已经适应了黑暗,只是心里到底是对这黑暗有着莫名的恐惧,所以她的动作也下意识的放缓放轻了。

    在摸进了伙房之后,楚云笙率先找到了他们的米缸,将她之前让素云准备的迷药给倒了一大包进了大米里,然后用力的搅拌了一下,就直接奔着伙房后面的水井了。

    这里的士兵都是要喝水吃水的,所以,在水里下药再好不过,而一般伙房附近都有水井这是亘古不变的。

    屋子里一片漆黑,楚云笙摸了好久,才终于摸到后门的把手,在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之后,凭借着院子里微弱的月光,她果然看到了一棵大树下的那口井,见此,她也毫不迟疑,几个箭步上前,就拿出了自己身上剩下的所有的迷药,直接掀开井盖倒了进去。

    等到这一切做完之后,她也没有做丝毫的停留,直接转过身子就往来时的路上走去。

    因为跟素云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她如果不及时的赶到的话,她怕素云会带着那几名精锐先走一步。

    所以,一路上楚云笙几乎是用轻功飞掠过来的。

    在避开了数队巡逻的守卫,走过了长长的林**和岔路口之后,她才终于回到了之前跟素云他们分开的那最初的岔路入口。

    然而,待她四下找了一圈却并不见有半个人影,但却在一个路口的草丛里翻树枝的时候,发现了两具已经被扒掉了衣服的赵军巡逻兵的尸体。

    看样子,素云应该是没有等到她所以先去了秦家军旧部了。

    只是现在剩下她一个人,又不认识路,只知道在偏北边一角这个大致的方位,而这里岔路口这么多,她该怎么过去呢?

    楚云笙犯了难,她在草丛里顿了一会儿,也不见有巡逻兵过来,因此也找不到机会下手。

    她怕自己再这样耗下去,时间已经不多,所以干脆起身,循着刚刚老赵带她过去的路上走,在走到之前她问起赵家军旧部的位置的时候,她就站在那岔路口上,按照老赵所指的偏北的一角,直接走了过去。

    才走了不过一刻钟,这条两边都是低矮不一的灌木丛的路上又出现了三条岔路口,这一次,楚云笙是真的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她正想凭借运气试一试最左边的一条,却听见有人声隐约从最右边那一条传了过来。

    见此,她连忙脚腕一转闪身就躲避进了灌木从里。

    待她才躲进去不久,就听见那脚步声由远及近,说话人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那些秦家军也真是死性不改,都已经被消弱成这样了,竟然还一心想着谋逆。”

    “可不是嘛,感觉他们像是杀不完似得,我们明明都已经用这般威慑手段了,却总是有人不怕死的闹事。”

    “可是苦了我们这些人了,大半夜的都不让人好好睡一个觉!”

    “可不是嘛!”

    ……

    声音逐渐逼近,最后,随着最右边那一条路上逐渐靠近过来的闪烁着灯笼火把的光亮,楚云笙也才将这些赶过来的人看清楚。

    刚刚说话的两个人是穿着玄色铠甲的将领,他们身后跟着约莫上百人的队伍,在走到这条岔路口的时候,楚云笙本能的将身子往灌木丛里缩了缩,因为那般明亮的火把足以将潜伏在灌木丛里的她给发现了。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些人走在这条岔路口的交汇处之后,并没有继续往楚云笙这边而来,而是脚腕一转,转去了最左边的那一条岔路。

    也就是楚云笙之前想要赌一把的那一条路。

    看样子,是秦家军的旧部闹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是要过去抓人还是做其他的楚云笙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现在正在前往的是秦家军旧部所在的位置。

    这正是最好的引路人。

    而且这支队伍上百人,脚步声又凌乱,她远远的跟在后面,只要注意身形的隐蔽,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

    所以,在确定了这一想法之后,她也没有做丝毫的迟疑和犹豫,直接在灌木丛上直接掠起轻功,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

    在发现他们有人有迟疑或者有转头的动作的一刹那,楚云笙就已经提前身子一顿,潜入了灌木丛里面,根本就让他们察觉不到。

    就这样,一路跟着他们又走过了两个岔路口,便是一排排长势极好的桂花林。

    桂花树树干太细,根本遮不住楚云笙的身影,所以她只好再将距离拉远一点,只是看着他们的火把的光亮方向跟着。

    就这样,一路跟着走了约莫两刻钟,才看到不远处有光亮的地方。

    而此时,楚云笙也渐渐的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随着跟着他们一起越发靠近那个地方,那味道就越发的浓郁和腥臭,让人忍不住作呕。

    在这条桂花林的尽头,再没有其他的灌木或者树枝可以为楚云笙遮蔽了,而此时,楚云笙也已经远远的看到了一座由重兵把守的石拱门。

    那一队士兵在跟那些守卫打了一声招呼,亮了腰牌之后,就直接走了进去了,而在不远处隐身在桂花林里的楚云笙却没有办法混进去。

    这里等同于一道围墙,除了那个入口,其余两边是比平常的城池城墙还要高上丈许的院墙,凭借她的轻功很难直接翻越上去,即便是轻功用到了极点,然而这里灯火通明,早在她越上去之前,她的身形就已经暴露在这些守卫之下了。

    所以,这里找不到进去的办法。

    楚云笙只能顺着桂花林的边缘,沿着这道城墙往远处走,想试试有没有突破口,在走了约莫二三十丈远的距离的时候,她发现不远处的院墙那边的光线并没有像这边一样灯火通明,那里似乎间隔了三丈左右才悬挂着一盏灯笼,而且周围没有守卫。

    看到这里,楚云笙决定找个最佳的位置去试一试。

    这样想了,她便也这样做了。

    只是在她的身子才探出桂花林,正准备去那个自己已经踩好了点的地方跃上去试试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后面掠过来一道劲风,她的心底本能的一惊,下意识就要转身回避,并在瞬间就将那匕首滑落到了掌心准备迎战从她后背偷袭过来的这个人。

    然而,就在她迅速的避开身子,并将匕首挥出跟那个眨眼间就欺身上前的挥去的瞬间,借着朦胧的月光在看到对面对她出手的那个人的面容的时候,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她手腕一转便收住了手中匕首的去势。

    而那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楚云笙,她的身子一怔,眸子里瞬间划过诧异和激动,紧接着,就看到她的双唇不住的颤抖着,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到她激动的模样,好在楚云笙还算冷静,她抬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已经惊喜的说不出话来的女子拖拽进了桂花林,以免她们两个人站在这城墙之下目标太过明显。

    在再一次藏身进了桂花林之后,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发现她们这里的异状,楚云笙这才抬手拉过面前的女子,但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因为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此时身体的主人秦云锦的娘亲,秦夫人。

    当初,秦夫人被何容控制,何容就是用秦夫人作为威胁,才挟持了楚云笙去了赵国,最后给她服下了“生死蛊”,这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

    然而,楚云笙却绝对没有想到,当初被阿呆兄保护着离开的秦夫人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很显然,秦夫人更意外在这里看到楚云笙,然而,她的意外和惊喜也只是瞬间,便被巨大的喜悦所取代。

    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她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双手一伸直接抱住了楚云笙,并轻声呢喃道:“阿锦……阿锦……娘终于找到你了……还好你没事……你没事就好……”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秦夫人的手牢牢地抱着楚云笙,生怕一个不小心楚云笙就会飞了化了似得,而她嘴里说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楚云笙自然知道她是因为太过记挂自己的女儿,毕竟当初也是在这皇陵被迫分别,她是被阿呆兄点了穴道才离开的,离开的时候,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为了救她而落入了何容的手上。

    这叫一个当母亲的人怎么能不担心,怎么能不牵肠挂肚?

    所以,此时看到楚云笙——秦云锦,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才让她激动的无法自持。

    自从上一次匆匆一面便被迫分别之后,楚云笙还从来没有想过跟这位“母亲”见面的情景,更没有想到见面之后该说些什么,毕竟,她不是真的秦云锦,她只是占着秦云锦的身体罢了。

    然而,这要她如何说呢?是实话实说的告诉秦夫人——你的亲生女儿已经不在了,如今住在这躯壳里的是另外一个灵魂?

    她相信,这个消息对于秦夫人来说也太过于残忍了。

    她懂得换位思考,如果面前的秦夫人是自己的娘亲,当年若是自己在娘亲面前死了,娘亲也定然是痛不欲生的,所以关于真相的话,楚云笙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是,要让她装作是秦云锦,亲昵的唤她一声“娘亲”,楚云笙又觉得自己叫不出口,因为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娘亲都活在自己的心里,关于“娘亲”这个词语,对于她的唇瓣来说,太过陌生和生涩了。

    更何况,还是叫另外一个跟自己并无关联只是这身体主人的娘亲的女子。

    所以,楚云笙动了动唇瓣,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由秦夫人紧紧的抱着,她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抚此时情绪已经有些失控的秦夫人。

    良久,还是秦夫人察觉到了楚云笙的异样,她蓦地顿住了身子,并松开了抱着楚云笙的双手,抬手抹了一把眼泪,然后一手攥着楚云笙的手腕,生怕楚云笙跑了似得,另外一只还带着泪水的手去摸楚云笙的面颊。

    楚云笙本能的想要躲避开来,但是在看到秦夫人看向自己的慈爱亲切的目光的时候,她顿住了,没有避开。

    因为那样散发着母爱的目光,她也曾经在娘亲的眼里看到。

    所以,说出真相的话再说不出口。

    而且,也不等楚云笙开口,秦夫人先压低了声音道:“阿锦怎么了?见到娘亲都不高兴吗?”

    秦夫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万般珍惜的捧着楚云笙的面颊,似是怎么也看不够似得。

    闻言,楚云笙连忙摇头,她叹息了一口气,在秦夫人关切的目光下,她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失忆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听到这句话,秦夫人一怔,但旋即,她的眸子里流露出恍然的神色,然后就看到她抬手揉了揉楚云笙的脸蛋儿并无比心疼道:“难怪你看到娘亲都不高兴,原来……”

    说到这里,秦夫人一把将楚云笙抱在怀里,然后就已经忍不住嘤嘤的啜泣了,她一边低声的哭着,一边低低道:“都是娘亲不好,都是娘亲不好,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还连累了你,阿锦,阿锦……”

    她越哭越辛酸,似是要将所有的心疼和委屈都哭出来一般。

    楚云笙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她只能抬手环抱住她,然后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