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无奈的击杀

    听到楚云笙的话,老赵这才起身走到了前面最左边的一条岔路口,在他回头看向楚云笙示意楚云笙他们跟上的时候,才发现楚云笙身后跟着的几个人都还穿着黑色的夜行服,刚刚在外面月光暗淡而且他们跟在后面倒也没有人注意到什么,等这一路过去,就是灯火通明的院落,再难隐藏,所以老赵抬眸对楚云笙有些为难道:“公子……”

    楚云笙也循着老赵的目光看过去,她瞬间就明白了老赵的意思,但是现在在哪里再去素云他们几个人找几件衣服来换上呢?

    然而,不换上的话,也怕被人察觉到。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的为难,老赵走近跟前,压低了声音道:“如果公子信得过我的话,可否跟我回一趟我们的营房?我们欢喜的衣服都在那里,随便找几件衣服是不成问题的。”

    这自然是个好办法,然而现在是深夜,赵军除了守卫都已经睡下了,这么多士兵都集中在营房里,一旦闹出什么动静来,就算她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自己。

    但如果不找几件衣服的话,也确实是不好带着素云他们几个人进去,让他们留在这里进退不得更是不好。

    这个老赵可靠吗?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老赵,但见他眸子里全是期待,而他似是也很精灵,只看了楚云笙的眼神一眼,就已经猜到了楚云笙的顾虑,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先道:“公子大可以放心,我的身家性命都在公子身上,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其实说实话,我也并非是自愿来参军的,只是家乡征军,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所以对于打仗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是不愿意参与的,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这几年下来才落了个边陲值守,既没有升迁的机会,也吃不饱饿不死,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小兵来说,能不上战场,有朝一日还能活着回故乡,便是最大的希望,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背叛公子的,只需要公子承诺我等到将你们送到了目的地,就将解药给我即可。”

    能不上战场,有朝一日还能活着回故乡,便是最大的希望。

    这一句话道出了多少底层的士兵的心愿。

    又有谁天生喜欢厮杀和战场呢?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何容,如果不是他企图吞并各国最终完成霸业,天下怎么会你争我夺乱成这样。

    想到此,楚云笙的脑子里划过那个身着一袭月白色锦服,站在锁妖塔外接她出塔的卓然而立的男子,当时的她怎就没有看出来他的狼子野心?

    思绪飘的有些远了,待看到老赵祈求的目光的时候,楚云笙这才回过神来,她转过眸子看向素云道:“你们没有衣服做掩饰,就在这几条路口上藏身,这里树林茂密,如果不发出什么动静的话,很难被察觉,且等我随他取了衣服来。”

    说着,她就要起身同老赵往营房走,却被素云一把拽住了袖摆,楚云笙回眸,诧异的看向素云,只听她道:“让我去吧,你将身上的衣服换下给我,然后且在这里等我。”

    说着,素云就要褪去自己外面的黑色夜行服,却被楚云笙一把拦住,她摇头道:“谁去都是一样,你在这里等我,也是在等后面的人,如果有什么异样,你在这里我也放心,我去去就回,没问题的。”

    说到这里,楚云笙顿了顿,她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老赵的背影,然后压低了声音对素云道:“如果我半个时辰都还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就先不要管我,想其他的办法混到赵军关押陈国旧部将领的地方,我们在那里会合,如果在那里都等不到我,就记得去二元他们所说的兵器仓库见。”

    “姑……”

    楚云笙的话还没说完,素云就要打断,然而楚云笙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她摇了摇头,用坚定的眼神示意素云不要跟她争,而不等素云再开口才,楚云笙便提起步子几步跟上了前面老赵。

    老赵走在前面,楚云笙一声不响的跟在后面。

    一路穿过最左边茂密的林间小道,就又是三道岔路口,老赵走了当中的一条,然后就慢下了步子,跟楚云笙并排走,并低声道:“公子能否告知您那位故友的名字?说不定我也曾听到过的。”

    楚云笙所说的陈国的旧部将领,她自己其实是不记得的,这具身体的记忆也只有在她重生的那段时间才有些许零散的,而且那时候面对的是陈言之,所以对陈言之的记忆就格外多一些,对于军营倒是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脑子里还有几个模糊的影子,却记不住名字。

    所以即便是想要告诉老赵,她却也说不上名字,而且她对老赵也并没有完全的放心,保不齐他是在套她的话,所以楚云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些陈国的几个旧部将领还剩下几个?现在关押在哪个方位?”

    闻言,老赵摇了摇头道:“没剩下几个了,他们秦家军啊也真是块硬骨头,之前有秦将军的夫人在,他们上头的人还可以用秦夫人做威胁,让这些人老老实实的听话,可是最近随着边关战事的爆发,他们也越来越不老实了,虽然明面上不敢有什么动作,但是私底下的小动作却是不少,我们的看守或者将领,隔三差五都会出一些‘意外’而这‘意外’显而易见就是他们这些秦家军旧部搞的鬼,一旦他们闹出的事情大了,即便是没有抓到证据,我们上头的人也会抓那一两个秦家军旧部将领来惩戒,这惩戒可以说有轻有重,轻则打烂一身皮,半死不活的关押在柴房里趟半个月,重则……”

    后面的话老赵没有再说下去,轻的情况都已经这么残忍,也可以想象那重罚该是何等的残忍。

    老赵没有忍心继续说下去,楚云笙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只听老赵换了一个话题道:“我们这都是皇陵的外围,他们就被关押在皇陵的入口那边,在偏北角,等下我们就是取了衣服折返过去,也要走约莫一刻钟。”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偏北角,楚云笙抬头看过去,却也只看得到黑压压的林子,看不到什么。

    再往后的一路都很顺利,即便是遇到士兵盘查,但他们看到老赵也都没有说什么,看样子他也确实是在这里驻守了几年的光景,都应是老面孔了。

    楚云笙跟着他一路顺顺利利的回了营房,这里倒没有什么巡逻的人,只是四下里鼾声如雷,白日里操练的士兵这时候都已经进入了美梦,一个个呼噜此起彼伏。

    老赵带着楚云笙一路走到一间营房跟前,才推开房门就闻到了里面一股子汗臭,老赵有些尴尬的对楚云笙笑道:“兄弟们晚上累坏了,白天也都勤快不起来。”

    说话间,老赵已经走到了乱蓬蓬的摆放着五个床的屋子,然后点燃了油灯并转身回到了门口要替楚云笙关门。

    汉子多的军营里到处都是臭汗味这点倒不足为奇,然而,楚云笙却看到老赵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手在门边的把守上摸了一把,然后迅速的将手背在了身后,他的这一举动楚云笙都看在了眼里,但她没有明说。

    老赵背着手走了进去,然后站到了一边,示意楚云笙跟着他进去,楚云笙才抬脚跟着进去,就见刚刚还倚在门边上的老赵突然抬手将手里的东西对着楚云笙的眼睛一扬,然后也不管有没有将那些像粉尘一样的东西都洒进楚云笙的眼睛里,他的脚腕一转,手一把攥紧了门边,手脚并用的逃窜到了门口眼见就要将楚云笙死死的关在门里,却在他的手还没有离开门边的时候,他的手腕突然一阵沁凉。

    下一瞬,他那有些沁凉的手腕便被一股大力往后一拽,他本来已经探出去的半个身子就被这一股大力给拖拽回了屋子里。

    老赵反应也是极快,他张嘴便要惊呼,然而在张嘴的瞬间,楚云笙就已经绕到了他身前一手点了他的穴道,另外一只手划过片冰冷的月华光芒就在他的颈间飞速闪过。

    再下一瞬,老赵就只感觉到脖颈一片冰凉,他甚至连痛苦的呼救声都再叫不出来。

    而此时,他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除了恐惧之外还多了几分愧疚。

    他愧疚的是不该没有听信楚云笙之前对他的威胁,之前在哨岗,他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出手利落的制服了自己的公子是个姑娘装扮的,而且看她身姿娇俏看起来也是弱不禁风的模样,所以,他想着他当时只是因为没有留神,再加上这小姑娘动作也确实是很快,所以才会着了这小姑娘的道儿,但他不相信这小姑娘的威胁,说什么他们中了断肠散的毒没有解药必定会七窍流血肺腑溃烂而死,说什么那匕首会划破她的脖颈,他只看她细皮嫩肉的样子,再加上自己之前伪装的那么好,他不相信她会这么绝然动作干脆利落的就杀了自己,至于那个什么断肠散,只等着他将这个跟陈国秦家军旧部有着重大关联的女子送到上面去,领了功,还愁他们陛下不会奖励他不会给他找最好的大夫来医治吗?

    所以,在决定带着这个看起来是那群人的领头人的姑娘到营地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办法,要趁着她不备,将他们平时几个人开玩笑放在门栓后面的石灰粉洒在她的眼睛里,再迅速的关上房门,让她没有机会逃走,再然后他就立即去举报,这里可是营房,就算是她能力上的了天,也逃不出去,这功劳最后要全部都落到他的头上。

    然而,老赵的想法自然是美的,只是没有想到楚云笙的出手会这么快,他更没有想到楚云笙的动作会这么狠,狠到在发现他的背叛之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击并割断了他脖颈上的血脉。

    就连脖颈一片冰凉,大片大片的血液从脖颈上喷涌而出,老赵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能做到的。

    直到被点了穴道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才看到那个看起来依然弱不禁风娇滴滴的小姑娘低声感叹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取你性命的,之前说了如果你背叛那么我的匕首就会毫不留情手起刀落,你偏偏不信,只是可惜了你那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儿老小,但这就是战争,怨不得我。”

    听到最后这半句话,老赵那已经开始涣散的眸子里突然划过一片挣扎和懊恼……他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儿老小……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贪功冒进要惹这面前的女子……

    这是老赵的眼神在最后涣散之后脑子里最后的一个念头。

    看着他最后倒在了血泊里,再动弹不得,楚云笙这才起身拽着他的尸体将他推进了靠近门口的床底下,然后用了一些房间里的旧衣服做掩饰,她四下找了一圈,还真找到了几件士兵的外袍,虽然都有些汗臭,但是非常时候,得行非常之事,所以她忍着汗臭将这几件衣服打好包缠在了腰上,然后又随便找了几件衣服来讲地上老赵的血迹擦干净,等做完这一切,她再度扫了一眼屋子,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了,这才吹灭了灯转身出了屋子。

    这不是她第一次杀人,这一世为了活命,在她手下结束的生命不只几凡,但是在杀了老赵之后,她的心情还是有几分郁闷。

    她确实没有打算杀了他的,只是他既然将她引到了营房,而且已经打算要将她拿去邀功,那么她便再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这个方式,否则的话,她和天杀的同伴们都会被暴露,所有人都会因为他而有危险。

    好在这大半夜的每个营房里的人都已经睡熟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留意到快速的穿过营房的身影。

    楚云笙本来是打算按照原路返回,但在走到营房尽头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伙房,心底灵机一动,就提起轻功掠到了伙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