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混入

    楚云笙走向左边的这座哨塔,月色暗淡,即便是仔细看,她的身影也只跟刚刚那两个已经见了阎王的瘦弱士兵没有什么两样。

    所以,她一路顺顺利利的登上了哨塔,左手拿着匕首,右手则已经揣好了准备好的药丸。

    在哨塔的门口等了那么一下,确定里面只有两个人的声音的时候,楚云笙这才砰砰砰的敲了一下门。

    门内的人显然有些不耐烦,并沉声道:“这破门一推就开了,怎么你们每次都要敲敲敲!”

    说着,就听到门内的踢踢踏踏的起身,然后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在尚未看清楚他的模样的情况下,楚云笙捏着药丸的手已经迅速的拂过了他身上的几处大穴,让他不能动弹,更不能言语。

    而整个动作都在一气呵成之间,没有做丝毫的停顿,所以里面剩下的那个人只看到这人去开门,紧接着就看到他愣在了门口。

    “咋了?”

    里面的人尚未引起警觉,只习惯性的问了这么一句,而楚云笙的身影已经犹如鬼魅一般闪到了屋子里,在闪身进去的瞬间,她就已经捕捉到了里面那人的准确位置并抬手就将匕首搁置在了那人的颈间。

    就在他长大了嘴巴就要惊呼的时候,楚云笙已经抬手一抛就将手上之前就准备好的药丸投入到了他的嗓子里,然后抬手一卡他的脖颈,那一枚朱红色的药丸就被他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许动。”

    做完这一切,那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是怎么一回事,楚云笙也再一次点了他的穴道。

    然后她才回身走到门口,看向外面,确定并没有引起什么动静惹来不远处的哨塔的人的注意,这才抬手将门口那个被自己点了穴道的人拽进了屋子。

    然后,她再如法炮制,将另外一枚朱红色药丸喂给了开门的这个人。

    等到确定了他们两个人已经将那药丸咽下,楚云笙这才双手抱胸看着他们低声道:“我并不是想要为难各位,只是我来这里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需要两位的帮忙,如果你们不帮忙也可以,那么我现在就可以解决了你们。”

    说这句话的时候才,楚云笙威胁似的亮了亮手中的匕首,只见那森冷的匕首在昏黄的烛光下闪烁着让人胆颤的寒意。

    看到那两人的瞳孔里都流露出了惧意,楚云笙这才道:“如果你们好好配合,我也不会难为你们,毕竟大家都是苦命的人,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要取你们性命的,只是想要找人,所以需要你们配合,刚刚给你们喂下的是断肠散,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如果没有我的独门解药,那么你们就会五脏六腑溃烂而亡,你们是帮我这个忙还是不帮,就看你们的了。”

    楚云笙给这两个人下的确实是断肠散,不过是经过她改良的断肠散,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没有服用解药的话,他们的肺腑并不会溃烂,但是会出现类似于五脏六腑被灼烧的痛楚,让人苦不堪言,但也仅此而已,并不会取人性命,楚云笙之所以这么一说,也不过是为了威胁他们两个一下。

    听了楚云笙的话,这两个人的眸子里的惧意果然更加加深了几分。

    看到这样的状态,楚云笙这才抬手解开了其中一个人的穴道,那人的穴道被解开了之后,果然再不像刚刚那般就要惊呼,他对着楚云笙一头跪了下来,然后几乎是带着哭腔道:“公子饶命,我们家里就我这一个独苗,如果我有什么事情,可叫我母亲在家怎么活,叫我那才过门的妻子怎么办?您需要什么忙,尽管吩咐,但凡我能办到的。”

    虽然这人也太没有骨气了点,但楚云笙还是有些同情这些被迫拉来参军的人的。

    而且,她本来一开始也没有打算要了他们两个人的性命,此时如果她们能配合,自然再好不过。

    所以,她也就放软了语气道:“我并不想为难你们,只是我确实是要去找人,你想这么大的一个王陵,靠我们这几个人也翻不起什么浪来,所以出不了什么大事,而且到时候责任也落不到你们的头上,刚刚你们出去的那两个人已经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如果你们不好好配合敢耍什么花样的话,那么下场只会比他们更惨。”

    说着话,楚云笙不经意的扯了扯身上这件并不算太合身的外套,这正是从刚刚被杀的那两个小兵其中一个身上褪下来的,这两个人跟他们朝夕相处,自然是认得的。

    “公子饶命,我们一定好好配合。”

    那人的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哭腔,见状,楚云笙这才松开了另外一个人的穴道,他面上的表情跟之前那个人无异。

    看到这里,楚云笙这才稍稍放下几分心来,她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给了他们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走到门外的围栏边上,看向之前落雪过去的那间哨岗,就见此时落雪也正推开房门向她这边看过来,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荆棘丛里躲避的素云等人这才分开几拨分别往他们两个所在的哨岗而来。

    他们的动作极快,已经用上的绝顶的轻功,在这般暗淡的月光下,犹如一道鬼魅,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他们的身形,而此时最近的左右两边哨岗都已经被控制住了,所以只要他们动作够快,就能避开远处的哨岗上执勤的士兵的目光。

    很快,素云就带着四个天杀的精锐到了门口,一闪身就跟着楚云笙进了哨岗。

    等到房门再度关上之后,外面也不见有任何异样,素云这才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楚云笙抬眸看向那两个已经被她吓到的守卫,然后指着其中一人道:“你留下来在这里,我们也留两个人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异动,相信性命攸关,你不会想不到办法解决的吧?”

    闻言,那个人点头如捣蒜。

    楚云笙这才指着另外一个人道:“你带着我们四个躲过这外围的哨岗,可有把握?”

    这句话楚云笙说的极冷且淡,似乎稍有一个不高兴她就能立即拔出匕首削掉那个人的脖颈,而那个人正是之前被她率先点穴制止住的开门的守卫。

    他听到这句话连忙应道:“自然是可以的,我虽然人微言轻,但也是这一个哨岗的守卫队队长,到时候如果有人盘查,我就说队上有两个兄弟热伤风,临时跟别的队调了岗,应该不会有人质疑。”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点了点头,然后道:“那我们出发吧。”

    说着话,她也丝毫不迟疑,直接用眼神示意那个人出发。

    那人只得连忙站起身来,走在了最前面,楚云笙点了两个天杀的精锐留下,只带了包括素云在内的四个人出发,她将另外两个人留下一来是怕留在这哨岗里的这个守卫等下回过神来会给其他的人通风报信,二来,也是为了方便接应在他们后面到来的那几支队伍,如果有什么异样,有他们在这里罩着,至少也要稳妥一些。

    再者,一下子带上这么多人出现在王陵里,目标太大,并不好隐藏踪迹。

    那人带着楚云笙一行直接下了哨岗就往王陵后面入口走,才走出几步,就听见不远处的一个哨岗上有人的声音传来:“老赵?”

    那声音才一响起,楚云笙心头上的弦也在瞬间被提拉紧了。

    然后,就听到走在她前面的那个士兵回头答道:“咋?王奇,你这么晚一惊一乍的是想把大家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哦?没事儿,我就问问,你这晚上不值守干嘛去?”

    “这两天不是有新人调来我这队上嘛,一感冒都累到了,走路都提不起劲儿来,所以我已经申请上去跟其他队伍换换岗,让他们歇息一晚上,明天再看看,我就离开这半会儿功夫,你帮我留意着点儿。”

    这两人的交情一看就比较深,听到楚云笙面前的这个守卫这般说,那个人也二话不说,直接应下道:“那成,你去吧,明天我换班了去营房看你,我那里还有从家里捎来的两壶好酒,咱哥俩明天可要喝个尽兴,快去吧。”

    “嗯,好咧!”

    他们对话的功夫,老赵已经带着楚云笙几个人走到了入口处,巨大的石门入口有两个士兵把守着,黑压压的,没有点着灯笼,这里的光线还要比外面更暗淡了几分,他们应是听到了老赵跟那个王奇的对话,所以知道了老赵此时带着几个人的原因,因此也没有多加盘问,只是稍稍扫了老赵一眼,便没有说什么,就转过身去自顾自的聊着天了,老赵只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便带着楚云笙几个人走进了石门。

    从踏进石门的那一瞬间起,偌大的地宫里那一股压抑的氛围就铺面而来,直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这还是地宫的入口。

    很难想象在这地宫的深处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尤其是楚云笙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有着深深的恐惧。

    这里外面守卫森严,走进里面倒没有看到有什么人,然而楚云笙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这时候就听到老赵道:“公子且跟着我的步伐,因为这里处处都有机关暗器,稍有不小心就会命丧当场。”

    闻言,楚云笙心头一紧,心里暗叹难怪这里面没有什么守卫,因为这般精密的机关暗器的话,寻常人进来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所以何容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心里惊讶,面上也走的小心谨慎,他们几个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了老赵的身后,穿过一条长长的由金刚石打造的入口通道之后,却发现这里并不是通往地宫深处,而是又走出了地面,到了一个四通八达的

    路口上。

    月光下,一丛丛茂密的丛林生长在每一条路径上,放眼看去,每一条路都是一样的。

    “公子想要去哪里找人?”

    要是说自己这一番是来大闹王陵的,自然是怕这两个守卫吓到了最后干脆不肯配合了,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楚云笙只说是来寻人的,至于到底寻什么人她也没说,反正他们几拨队伍兵分几路,有负责破坏赵军粮草的,有负责破坏赵军的武器仓库的,而她们这一拨人注定是要去找秦家军的核心所在了,所以也等同于是去寻人。

    想到此,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你把我们送到秦家军昔日主将们关押的地方就好了。”

    闻言,那个人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楚云笙道:“公子……公子是要去找秦家军的旧部……?”

    楚云笙点了点头,道:“怎么,你带不了路?”

    她这话说的轻飘飘的,看似不轻易,然而听在那人的耳里,却是十足的威胁。

    听到这句话,他的身子明显一怔,旋即连忙摇头道:“不知道公子是要找什么人,可以说说名字,我可以帮公子打探一下是否还在?”

    闻言,换成楚云笙不解道:“什么意思?”

    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是还是不敢确定。

    见她不解,老赵继续道:“秦家军的数十位将领自被关押到现在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我怕公子要找的人……也是担心浪费公子的一番苦心和力气,所以公子可以先将他的名字报给我,我帮公子看看是否还……”

    秦家军的主帅们被何容杀的没剩下几个这都在楚云笙的预料之内,但她却不确定何容将这些将领们是关押在一起的,刚刚这么一说纯属是试探,却不曾想果然是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道:“你还是带我去吧,无论生死,我总是要亲自去看一番的。”

    这句话她已经带上了不容置疑的笃定,所以听到这句话之后,那个老赵也再不敢多劝,他只道:“既然如此,我可以带公子去,只是那里守卫太过森严,我只能远远地给公子指一条路,能否进得去,就看公子的了,而我的能力也就只有这样,所以还请公子放过我一命……”

    闻言,楚云笙点头应下,并道:“你且先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