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探路

    “我可以的,你们放心。”

    说着,楚云笙就对落雪和素云点了点头,她抬手用匕首割裂了一段衣摆,然后将用其将掌心的伤口缠的严严实实,等收拾好了,她就率先再次攀上了藤条绳,这一次有了那一段布带包裹着,再加上她也总结了一些小技巧,所以没有那么艰难了。

    看着她不但拒绝了帮助,而且还一声都不吭的继续出发,落雪和素云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也跟着迅速的攀上了藤条绳,跟上了楚云笙的步伐。

    这一次下降的深度明显比上一次更多,因为楚云笙感觉到即便是自己掌握住了技巧,掌心里的布条都已经磨破了,而且这是一个极其考究内力和体力的事情,在坚持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楚云笙终于再支撑不住,她的脚尖勾住悬崖侧壁上的一块凹进去的小石洞,手紧紧的攥着藤条绳,稍作休息。

    这不是她逞能的时候,要知道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一旦掉下去,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在支撑不住的时候,稍作休息是最好的选择,而几乎是同时,素云和落雪也跟着她在一旁停顿了下来,越往下走,月光越来越暗淡,呼啸而过的风倒是不减,楚云笙接着微弱的月光看向身边的素云,但见她的胸口也是止不住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来不止是她到了极限,素云也在强撑着。

    这时候,一旁的落雪压低了声音道:“应该还有一小半的距离了,姑娘再坚持一下。”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他们从另外一边上山的时候还没有觉得这山势竟然这么高,此时从悬崖上垂直下来才感觉到这山的陡峭和高。

    不过之前上山即便是走近路而且一路全力施展了轻功都走了将近两个时辰,这距离已经不算近了,更何况现在是全靠双手和内力支撑着一路往下降,自然会更累,更消耗体力。

    在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楚云笙一行再度出发,这一次又坚持了约莫一刻钟,才终于到达天杀的部下提前开凿的第三个石壁洞穴。

    楚云笙在进入洞穴之后,松开手中紧紧握着的藤条绳的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要散了架似得,直接虚软的坐到了洞穴里。

    素云和落雪以及另外几个跟他们一批次下来的天杀精锐们虽然不像楚云笙这样累瘫了,但显然也是已经消耗了大半的体力。

    而这时候,再看悬崖底,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藤条绳也再没有动静,楚云笙不由得担心他们这一波最先下去的那十来个人到底行进到了哪里。

    落雪似是看穿了楚云笙的疑惑,他走到楚云笙身边,看了看那谷底,然后低声道:“我们的探子已经提前探过路了,这崖底是一片庞大的荆棘丛林,想来,最先一波的人已经下去开辟道路了,只是因为这崖底不远处就是赵军的王陵,所以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而且又黑灯瞎火的,自然速度就慢了些,姑娘不用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眼看着这一夜已经过去了大半,再这么耗下去,只等着明天一早,他们所有人都要暴露在阳光之下,那时候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楚云笙决定跟上去,至少帮帮忙,她道:“我们也去吧,这里还有几个人,再加上后面断后的,至少能加快这里的进度。”

    虽然计划中,跟苏景铄是一起下去开辟荆棘丛的,但是因为此次临时改变计划带着的是楚云笙,所以为了楚云笙的安全落雪自然不敢有这一个提议,但却没有想到楚云笙自己提了出来,而且他也看得出来,楚云笙是个言出必行的,想要劝阻她几乎不可能,所以他只得点头应下。

    然后,一行人再度出发。

    这一次,没有下潜多久,他们的双脚终于能站到了地面上。

    然而,此时要面临的情势却并不比悬崖上好。

    因为他们背靠悬崖,三面都是长着倒刺的荆棘,稍有一个不留神,就会被那荆棘刺破衣服和皮肤,楚云笙是第一个落下的,因为眼睛还没有适应谷底的黑暗,所以就着了道,那倒刺直接勾在了她手臂上,待她反应过来,却已经在手臂上划破了一道血痕,眨眼间便是鲜血淋漓。

    而此时光线暗淡,落雪素云他们也看不到此时她受了伤。

    但落雪还是体贴的挡在了楚云笙的身前,他从腰际抽出两柄软剑,并将其中的一柄交给了楚云笙,然后他才率先走到了前面。

    因为光线的问题,所以根本就分辨不清东南西北,只能用手去探路,刚刚已经下来的十几个人已经将这荆棘丛开辟出来一条可容纳一个人侧身而过的小路,落雪在用手探查到了这一条小路的位置之后,就招呼了楚云笙他们跟上,他便走在了前面。

    虽然是已经开辟出来的小路,但是因为太过狭窄,两边不时的还有生出来的倒刺,稍有不小心就能将人刮伤。

    即便是楚云笙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中了几次招。

    所以,他们的行进速度很慢。

    一步一探路。

    但即便是这么慢,没过了多久,他们还是追上了走在前面一拨的在前面探路开辟荆棘丛的十余个人。

    也不怪他们的动作慢,而是这荆棘丛至少也有数十年的生长年龄,一些老刺藤交叉盘旋在一起,只用刀剑砍,起难度并不亚于砍倒一棵碗口粗的树。

    看到他们,落雪有些意外的转过身子对楚云笙低声道:“看样子,我们是比晓风他们带领的影卫还先一步到达,因为按计划,这应该是他们先开辟的,估计是因为他们在登上半山腰之前遇到了阻碍,或者说我们比原计划早了半个时辰,所以就提前了他们一些。”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因为既然把影卫安排在前面,那么在知道有这么难砍的荆棘丛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是已经提前带好了工具的,而他们作为中间穿入的队伍,直接走在他们已经开辟好了的路上即可,却不曾想因为自己的心急反而打乱了苏景铄的计划。

    这样一来,就喜忧参半了。

    喜的是总的说来,把苏景铄原计划的时间提前了一些,也给了他们更多了两分胜算,忧的是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带什么工具,只能凭借着刀剑去砍荆棘,少不得要吃些苦头,而且还要抓紧时间,否则等后面的影卫们到了,他们就等于是没事找事做还浪费了自己的体力把自己弄的一身伤。

    所以,眼下能迅速的打通这一条通道,便是今晚到目前为止他们努力的关键了。

    想到此,楚云笙想都不想,直接道:“我们一起吧,这条路还太窄了,越是窄反而也越发浪费时间,要把这条路扩宽到刚刚走过来的两倍,而且现在我们的人数也有优势,只是单靠这样大家挤在一起的刀削还是太慢,我建议轮换着人走在前面,用上内力将这些荆棘搅断,虽然这样耗费内力和体力,但是好在我们人多,前面的人累了就退回来休息,换下一个,相信这一速度比大家挤在一起有效率的多,所以,抓紧时间干起来吧。”

    说着话,她率先走到了众人前面,并且叫住了刚刚在前面探路砍荆棘的这一波部下,然后抬手间就用上了落雪交给她的软剑,提起内力注入软剑,然后将面前的荆棘丛当做是一块巨石,在一番剑气舞动下,面前的荆棘丛枝桠瞬间在一片片泛着冷意的剑气下断成了数节,而待楚云笙这才收招,她身后的落雪也立即跟上,效法刚刚楚云笙的法子用尽了自己的全力舞动了剑气直接朝着前面的荆棘推进过去,再之后,素云紧跟其后……

    就这样,虽然那招式耗费内力和体力,但他们在这里二十多个人轮流下来倒也并不觉得有多累,而且不仅效率提高了,这条路径也确实比之前只能容纳一个人侧身而过宽了不少。

    因此,落雪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钦佩。

    只是这个办法只适合前期,到了后面,越往荆棘边缘走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就不由得越发慢了下来,因为不远处就有赵军的岗哨。

    他们挥动剑气劈开荆棘的动静并不算小,如果一旦惊动了那里的人,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在最后约莫有两丈远的距离的时候,楚云笙就叫停了这个办法,改为三四个人在前面小心翼翼的用刀剑削砍,虽然速度慢了已经不止一倍,但是动静却小了下来。

    最后的这一小段路,就足足用了一刻钟才到达。

    而到了之后,看着这里五步一个岗哨,每个岗哨上都有在巡视的士兵,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本来以为通过了这般艰险的悬崖到了这王陵的后背,何容的警备也应该松懈了不少,然而让楚云笙意外的是这里的警卫并没有丝毫的怠慢,可见何容是一个做事多么小心谨慎的人。

    楚云笙带着落雪他们在荆棘丛里等了好半天,都不见有什么突破口,就在她打算要先一步施展了轻功越上那高高的岗哨先发制人的时候,就看到有两个士兵突然从临近他们潜伏的地方的一个岗哨上走了下来。

    “这大热的天,也就只有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可是咱们哥几个连晚上都睡不好,也不知道他们上头是怎么想的,这见鬼了的地方还有什么可守的,莫非是怕了那些虫蛇鼠蚁爬进了皇陵不成?”

    其中一个人一边走,还一边不时的抱怨。

    另外一个人道:“你也别抱怨了,至少你晚上守在这里还没有多日,要换做是你守白天,那么毒辣的太阳就顶头上罩着,可有你好受的,你又不是没有看见张毅那一队负责守白天的,一个个的现在都黑成了什么样子。”

    “这倒也是,白天我们都热的睡不着觉,更何况他们还要在太阳底下站岗,但是晚上他们能睡的好啊,你看我们不但晚上谁不成,白天这么燥热,哪里能睡得着。”

    “知足吧你就,不然跟队长说一声,让你调去张毅队上看你愿意不愿意?”

    “呵呵,我也就是那么一说。”

    ……

    那两个人说话间,就到了楚云笙他们藏身的近跟前。

    楚云笙他们所有人此时都趴在了荆棘丛里,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两人的身后不远处左右两边都是岗哨,上面都分别站着两个人在值守,所以一旦这里闹出什么动静,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被暴露。

    然而,此时却是绝佳的机会,如果此时放过了,再想要找其他办法,也是困难,所以眼看着他们逐渐靠近,趴在最前面的楚云笙已经轻轻的放下了手中握着的软剑,并再度将匕首滑落到了掌心。

    因为光线暗淡,再加上楚云笙他们潜伏的悄无声息,所以这两个人浑然不觉得危险就在眼前。

    他们走到了荆棘丛的跟前,两人正要脱了裤子却见到荆棘丛里突然窜出来两道黑影来,那黑影快如闪电,这两个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只觉得脖颈处一片冰凉,下一瞬他们的口鼻都被人死死的捂住,连同整个人都被拖拽进了荆棘丛。

    他们至死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讲他们拖拽进了荆棘丛之后,楚云笙已经和落雪分别站在了刚刚他们两个所站立的位置,从外面借着昏暗的月光看起来,这两个人跟刚刚的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此时被换下的两个人被后面的素云和其他的天杀部下利落的褪去了他们外衫并借着荆棘丛的掩护将其抛给了楚云笙和落雪。

    他们两个人出现的突然,而且为了不暴露行踪,所以一开始楚云笙就跟落雪和素云并没有任何语言交流,然而他们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楚云笙只需要一抬手,一个动作,他们就能知道下一步该做怎样的配合。

    在迅速的换上这两人的外袍之后,楚云笙跟落雪对视了一眼,便分别转身,向这一左一右的岗哨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