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待发

    但最终,在二元和楚云笙坚定的眸色下,权衡了这里面的利弊之后,他们选择了点头。

    一旦做了这个决定,所有的人也不迟疑,立即起身,按照之前苏景铄跟他们商量好的行动。

    二元对楚云笙介绍说:“晓风负责带领一队轻功姣好的影卫走前面探路,破月断后,吹花从侧面切入,落雪护送着姑娘,最后在这里会合。”

    说着,二元拿出来一张赵军王陵的地形图,并将那会合地点指给楚云笙看了看。

    那是在西南面的一角,赵军堆放弓箭的一处仓库。

    她点了点头便对另外几个人道:“有劳大家了。”

    听到她这般客气,这几个还有些稚嫩的年轻脸庞上,都带上了几分惭愧之色。

    但大家也都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在二元介绍完毕之后,所有人也不耽搁,各自分头行事。

    落雪正要带着楚云笙离开,却听见二元突然道:“姑娘,不然,还是我也陪着你一起吧,你这样我真的不放心,也不知道该怎样同君上交代。”

    闻言,楚云笙连忙摇头道:“这里还需要一个苏景铄和我都信得过且有能力的人坐镇,所以,你的责任并不比外面轻,会没事的。”

    说着话,楚云笙也再不回头,直接跟上了落雪的步子一路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素云也加紧了两步跟了上来,楚云笙正要出声阻止,然而素云却先一步开口道:“姑娘不必劝我,姑娘去哪里,我也一定会追随姑娘的,更何况,即便是我不跟着姑娘,以君上的性子,知道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也不会饶了我,所以,姑娘让我一起去参与行动吧,而且我还精通一些药理和易容术,一定能帮得到姑娘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再看素云的眸子里一片视死如归的坚定,也知道自己是说不动她了,最后她只得点了点头,带着素云一起,她们在外面套上了黑色夜行服,然后才跟上了落雪的步子。

    落雪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带着楚云笙和素云一路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上了后山,在往山腰方向大概行了有一里路左右,才看到他手下的人已经等在了那里,这些人都穿着一袭黑色夜行服,在郁郁葱葱的林子里光线本就暗淡,此时都清一色的从头到脚包裹了起来,楚云笙也分不清谁是谁,只知道这一拨人大概有二十多个。

    落雪将他们临时改变计划加了楚云笙和素云进来的一事大致跟这些属下说了,他们立即弯腰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便分左右两拨,将楚云笙和素云守在了当中。

    “姑娘,我们要加快步子了,从这里到山顶何容布下的暗哨还有两个时辰,而另一边是悬崖峭壁,从那里下到皇陵背后最快也需要三个时辰,所以,我们不但不能有半点失误,而且还耽搁不得。”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随着落雪他们的加快而加快。

    虽然她知道何容办事一向谨慎,但是却也不曾想到在这绝壁之后的山顶上还有他布置的暗哨,也难怪他对这地势如此自信。

    心里想着事情,楚云笙的动作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本来落雪还担心因为楚云笙的加入而不得不拖慢了大家的行进速度,然而看到楚云笙气定神闲轻轻松松的就跟着大家一起飞奔的模样,落雪的心里对楚云笙的印象也好上了几分。

    天际的月色虽满,然而奈何这山林长势太过郁郁葱葱,所以密密匝匝的树叶树枝叠加在一起的后果就是几乎一束月光都撒不进来,只有零星半点的月光自树叶树丫的缝隙里映了进来,好歹能让楚云笙一行能看清楚面前的路。

    因为是在秘密行事,且越从山腰往上走,就越多何容不知的暗哨,所以所有人不但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这样一来,二三十人的队伍行进的飞快,但却是连一点儿脚步声和喘息声都没有,几乎做到了片叶不沾身人过无痕的地步。

    肯定是他们在今夜之前就已经研究好了路线踩好了点儿,所以,这一路都没有碰到落雪所说的何容的暗哨,他们顺利的到达了山顶,而且比预计的时辰还快了一刻钟。

    只是到了山顶悬崖边上的时候,楚云笙和素云也已经累的有些虚脱。

    这样一路连大气都不敢喘的赶了将近两个时辰的路,即便是骡子也要累倒,更何况一个普通人。

    而楚云笙再看身边跟着的这些黑衣人们,却依然呼吸平稳,不见有丝毫的疲乏,见状,她越发惊讶这些人的内力和轻功深不可测,也难怪苏景铄会派了他们来。

    山顶上的树木比山腰上长势要稀疏一些,众人隐身在林子里,还可以透过月光隐约看到不远处的帐篷,那里还点着灯,里面不时的传来笑闹声。

    那里,就是何容在这山上的最后一个暗哨。

    然而,虽然只有一个帐篷,里面充其量也不过十余人,然而这些人楚云笙他们是断然不敢惊动的,因为一旦这里出现了危险和异动,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发射旗花向皇陵里的赵军示警,这山顶上的示警再明显不过,所以,也就是说,一旦楚云笙他们被发现,那么不但今晚上他们所有的计划前功尽弃,即便是费劲艰辛的下了悬崖,等待他们的也是何容已经等待他们的杀招。

    对于这一点,落雪也十分清楚,他在前面侦查了许久,确定了帐篷里的人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这才带着手下护送着楚云笙在不算茂密的林子的掩护下一点一点朝悬崖边走去。

    本以为这一次可以顺利的到达悬崖边,眼看着落雪的一只脚已经放在了悬崖边上,却不曾想这时候,那帐篷里灯光突然闪了一下,明灭间,就看到那帘子被人掀起来,旋即走出来一个人影来。

    而这时候,楚云笙一行人都在悬崖边上,再想退回去已经不可能,而那人的距离跟他们之间也不过百米远,只要他稍微一转头就能看到悬崖边上这突然多出来的二三十个人。

    就在这时候,楚云笙的手腕一抖,已经无声的将那一枚别在手臂内侧的匕首滑落到了她的掌心,此时只需要那人的脑袋稍微转那么一下,她就不会有半点的犹豫直接掷了那匕首划破他的喉咙,然后她身边已经准备好的素云会在第一时间奔到他身边在他没有来得及惊呼之前就将塞住他的口鼻……

    这一切都已经在那人自帐篷里走出的一瞬间楚云笙就做了决定。

    虽然这也是一条无辜的性命,但是是敌是友,她分得清,更何况此时若是有半点拖泥带水,那么连累的不仅仅是现在跟着她一起的落雪和这二十多名部下,还有今晚所有参与行动的人,甚至会影响苏景铄的大局计划。

    所以,在这时候,她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心里和身体都在这一瞬间做了最好的准备,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那人自出了帐篷之后就东倒西歪的往右走,正好跟他们所在的悬崖边背道而驰,他许是喝了一些酒,身子有些摇晃,直接往林子深处走了几步。

    看着他并没有意识到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自己已经跟死神擦肩,楚云笙在心底里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然而却依然不敢放松,她转过身子就跟着素云跟着落雪等人飞快的跃下了悬崖,趁着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悬崖下有一块凹进去的石洞,这石洞是这几日在探查地形的时候,天杀的轻功高手们发现的,这石洞距离悬崖边缘大概有两丈远的距离,所以,从上面看根本看不出端倪。没有来过这里的楚云笙在跳下悬崖之前也不知道这里的精妙,但见落雪和他的部下一个接一个的跃了下去,她就知道底下另有玄机,所以也没有片刻的迟疑,直接纵身就往这深不见底的悬崖跳了下来,她跃下的身子还未来得及舒展,落雪和另外几个天杀的黑衣人就已经站在了石洞的边缘抬手拽住了她和素云的身影。

    一切看起来有惊却并无险。

    就在他们最后一个人也从悬崖边上跃下落到了石洞内壁的时候,刚刚那个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去小解的赵军守卫这才提着裤子转过了身子,刚刚他似乎听到了悬崖边上有声音传来,然而那声音却并不十分真切,待他回过身来,用迷离的眼睛看向悬崖边上的时候,只见那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人,于是乎,那个浑然不觉自己刚刚同死神擦肩而过的守卫就这样忽略掉了楚云笙一行。

    天杀的高手们在这石洞的外面用这里特有的藤条编成了一根根手臂粗细的藤绳。

    楚云笙这一行人有二十好几,而这石洞内壁却最多只有一丈深,所以这么多人挨挨挤挤的靠在里面已经是十分困难,等到最后几个人从上面跃下,他们都只能靠着靠着那藤条绳将身子勉强的定格在这石洞的边缘。

    见到所有人都安全抵达,落雪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他的部下会意,负责探路的几个人就已经身子一越,身轻如燕的贴在了这藤绳之上,贴着藤绳往下滑了下去。

    不多时,他们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楚云笙的视线里,等到那藤条绳开始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之后,落雪才对楚云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见状,楚云笙也不推辞,跟着素云分别爬上了最中间的两根藤条绳,落雪也跟着另外几名部下紧随其后,跟楚云笙一起顺着那藤条绳往下滑去。

    楚云笙没有走过这条路,更没有用过这藤条绳,所以还没有找到要领,但此时她面前的是万丈悬崖,半点都马虎不得,所以即便是她没有窍门,却也不敢马虎不得,只得用掌心攥紧了那藤条绳,将身子固定住之后,就蓦地松了一些力道,然后身子就迅速的往下坠去,然后她再用力握紧手中的藤条绳,再次固定住自己的身形,虚虚的喘一口气,然后再如此反复。

    每下滑一段距离,她就感觉自己的掌心里灼热的痛感就要加深几分,而她身后是紧随而至的素云和落雪等人。

    看到他们都神情自若,不见有丝毫的压力,再加上时间紧迫,楚云笙也不好说停下了稍作歇息的话。

    就这样,在她的咬牙坚持下,他们终于到达了下面的一个在凹进去的石洞。

    在他们之前潜下去的几个人看到他们到了,又再一次身子一动就跃上了藤绳,继续往下潜,而楚云笙则和落雪和素云等人在这石洞内侧稍作休息。

    悬崖上没有半棵树,所以,月光满满当当的撒进了石洞,楚云笙借着月光,看到这石壁上新鲜的凿痕,有些惊讶的低声道:“这是这两日专门为了这一番计划打造的?”

    闻言,落雪点了点头。

    他没有说别的话,但目光却落到了楚云笙紧攥着的拳头上,那里不时的有鲜血浸了出来,即便是楚云笙没有摊开手掌,他也知道此时里面一定血肉模糊。

    明明是这般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偏生却带着如此的隐忍和韧性,想到此,落雪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而且,不仅落雪看到了,心思敏感的素云也已经发现了,她一把抓住楚云笙的手掌,然后一边从怀里摸出自己准备好的创伤药,一边关切的说:“姑娘你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单靠这样是很受伤的,现在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你让他们背着你往下走吧。”

    他们刚刚从第一个石洞往下潜到这里,这高度至少也有数十丈,而且这悬崖底下还盘亘着呼呼的晚风声,所以在这里的一点儿声音,上面的人是听不见的。

    说着,落雪也点了点头道:“本来我们也打算是背着姑娘下去的。”

    然而,他们的提议立即就遭到了楚云笙的否决。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是经过了训练的,对于攀爬藤条绳已经十分熟练,但却并不代表可以背着一个人在悬崖边上往下潜也能轻轻松松。

    她是来帮助他们的,不是来给他们增添负担的。

    所以,楚云笙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摇头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