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不舍

    闻言,楚云笙心里“咯噔”一下,然而面上却仍旧十分自然的对着苏景铄展颜一笑道:“我看,有心事的人是你吧。”

    说着,她抬手托腮,看着面对面坐着的苏景铄继续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看你虽然面上从容镇定,然而眸子里却隐含着担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一次你去前线是有什么很重要且危险的事情?”

    这一点,问到了苏景铄的心坎上,但是,即便被楚云笙这样问着,他也不想把实话告诉楚云笙,因为他太了解楚云笙的性子了,一旦这件事被楚云笙知道,她就算是跳着脚也要跟着去的,他拦都拦不住。

    同样,楚云笙也太了解苏景铄,她知道他不会讲,而且还会岔开话题,并故作随意的拿起那茶盏饮下。

    楚云笙这样想着,对面坐着的苏景铄果然叹了一口气,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我倒是觉得你今天有些心事重重的。”

    楚云笙的眸子里的担忧苏景铄岂会看不明白,但是他也只是以为如楚云笙所说,她是为了自己的姑姑元辰师傅以及卫国担忧,但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费尽心思瞒着楚云笙进行的计划早已经被楚云笙知晓。

    说着话,苏景铄揭开茶盖,优雅的饮下,然后才道:“我前面还有些奏折和公务没有处理,你且先歇着。”

    虽然知道楚云笙不知情,然而苏景铄的心底里还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和紧张,他怕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的异样会被敏感细腻的楚云笙看出端倪,所以即便是他现在再舍不得离开,却也因为这一点,再加上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而不得不离开。

    见苏景铄就要起身,楚云笙抬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顺势将自己的掌心覆盖在了他的手掌上,然后站起身来对苏景铄道:“你这几日都在连夜处理朝政,也辛苦了,今晚就不要去了,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话,楚云笙就要拉着苏景铄起身往床榻边上走。

    然而,苏景铄又怎么会不知道楚云笙是十分明事理的女子,在她眼里自然知道那些朝政和边关奏报的重要性,然而今晚她却有些出乎寻常的,不仅没有赶着他早点去忙,反而让他暂时不要理会朝政去休息,这在苏景铄看来是不正常的。

    因为这一点异样,苏景铄顿住了步子,他一把攥紧楚云笙的掌心,看向楚云笙道:“阿笙,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此时苏景铄也站起了身子,虽然楚云笙身姿颀长亭亭玉立,但是在苏景铄面前却还是矮了大半个头,她不得不抬头仰视他,她抬眸看着他眸子里的繁星万点只为她一人点亮,心里的暖意更甚,笑着道:“我刚刚为你探过脉了,发现你脉象紊乱,所以觉得你现在实在不宜操劳,而是需要休息。”

    楚云笙的话音未落,苏景铄的面上便浮现出了一抹诧异之色,同时他已经迅速的运起了内力探查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一探查不要紧,运转的内力才刚刚流转出肺腑,他的脑袋便是被一记重锤敲打了一下,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而此时,楚云笙的声音在这天旋地转间清晰无比的传来,只听她道:“阿铄你太累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去,你只管好好睡一觉,等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

    楚云笙的声音在苏景铄的脑子里越来越弱,而他面前的光影也越发斑驳,但是脑子却还是能勉强保持着清醒,在恍惚间看到楚云笙含着泪水的眸子的瞬间,苏景铄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楚云笙一早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这个念头才在脑子里浮现,苏景铄的眼前就一黑,陷入了彻底的黑暗,而他的意识也再支撑不住,身子虚软的倒了下去……

    看着他逐渐倒下来的身影,楚云笙连忙抬手搀扶住了他,苏景铄的身材对于她来说太过高达挺拔,所以想要凭自己的力气搀扶起已经昏迷过去的苏景铄,让楚云笙着实费了好一番力气。

    等到将苏景铄搀扶到床上之后,楚云笙也已经累瘫在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

    歇了一会儿,她才缓和过劲儿来,侧身躺在他身侧,看着他昏睡中的俊颜,看着他秀挺的鼻梁以及那长长的眼睫毛,想着就这样到地老天荒也好,只要能在他身边,这张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容颜,哪怕是看上一辈子她也不会看腻。

    而且每多看一眼,她就会多生出几分不舍。

    “姑娘,姑娘?”

    素云的声音在外间响起,楚云笙这才回过神来,她依依不舍的从苏景铄身边起身,在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顿住步子看向苏景铄,这深深的一眼,寄托了她所有的眷恋和不舍,最后在素云的再三催促下,楚云笙这才一咬牙,脚步一抬就转身出了屋子,再没有回头。

    素云已经等在门外,看楚云笙出来,她连忙跟上前去,贴在楚云笙耳边道:“君上怎么样了?”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道:“他睡着了,这迷药我下的比较重,等他再醒来也是明天下午了,现在我们剩下的事情就是要去搞定二元,这个让我来吧。”

    说着,楚云笙便携着素云一前一后的出了院子,一路走到今天下午看到的苏景铄议事的那个庭院里,门口的守卫也没有拦着她,只是行了一礼就放她走了进去。

    下午他们议事的房间门是被关上的,里面点着灯,不时的有讨论的声音小声的传到了院子里。

    “元大人,君上不是说好了这个时辰行动吗?怎的还没有来?”

    “是啊,我们已经整装待发了。”

    “君上还有些事情要交代给阿笙姑娘,所以,得晚一点,大家别急。”

    二元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他们果然已经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苏景铄安顿好了自己就出发。

    楚云笙心底里这样想着,脚下的步子也没有做丝毫的停顿,直接一路走到了廊檐下,再到门口,然后推开了房门。

    随着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房间里的人都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而待他们看清楚门口站着的是楚云笙而非苏景铄的时候,所有人皆是一愣。

    就连二元,那已经平静无波很难再看到一丝涟漪的面庞上都划过一丝诧异,他几步上前,走到楚云笙身边行了一礼,然后道:“姑娘,君上呢?”

    楚云笙看向二元,然后低声道:“借一步说话。”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的面色平静且带着几分严肃,不再如平时那般温和亲近,看的其余几个黑衣人的心里也都直泛起了嘀咕,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二元此时倒是很镇定,他抬手一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便带着楚云笙到了这院子里的西南一角最为偏僻的一间屋子,一进门,二元才道:“姑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二元是知晓苏景铄的计划的,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楚云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因为下午的时候,苏景铄让他趁着楚云笙在这院子里休息的时候,在她房间的枕头下面放了凝神安眠的香,只要楚云笙睡着了,最快也要明天一早醒来,而他的君上苏景铄刚刚陪着楚云笙吃晚饭之后,就是打算让她先歇息,将她先安顿了下来,再在这里同他们开始突袭赵军王陵的计划。

    然而,在这时候,不但楚云笙出现在了这里,苏景铄却又不见了人影,也难怪二元诧异了。

    楚云笙也并不愿意同二元兜圈子,二元是个聪明人,与其骗着他,倒不如跟他摊牌,孰重孰轻,他应该分的最清楚,所以想明白这些时候,楚云笙决定直接来找二元,跟他摊牌,她道:“我已经知道阿铄的计划了。”

    闻言,二元的眼底里划过一抹诧异,他回过头去,看向院子里不远处站着的素云,然后压低了声音道:“是素云泄露的吧?”

    因为他知道,除了素云,这里不会有第三个人会将这件事情泄露给楚云笙。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楚云笙对于苏景铄来说的意义,更知道一旦楚云笙知道之后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所以即便没有苏景铄那一番叮嘱,他们在没有得到苏景铄的应允的情况下,也是不敢擅自告诉楚云笙的。

    然而,却没有想到,他的君上命人瞒的这么好,唯独漏掉了提防着素云。

    想到这里,二元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道:“君上也是为了姑娘着想,希望姑娘能理解他。”

    二元的声音才落,楚云笙便苦笑道:“我自然是理解他,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涉险,你也是知道的,这一次有多危险。”

    “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二元顿了顿,然后继续道:“此事干系重大,所以君上才要亲自去参与执行,他……”

    “我知道的,但是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比如我顶替他去。”

    二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云笙打断,她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你也是知道我的另外一个身份的,是陈国的大将军之女,秦云锦,所以那些陈国昔日的秦家军应该还是认识我的,由我去,效果肯定比阿铄更好。”

    说着,楚云笙上前一步,趁着二元还没有出声反驳之前,她继续道:“这一路的凶险你也是知道的,而阿铄作为如今楚国的顶梁柱,是万万不能有事的,于公于私,我们都不能让他去,所以,让我去这是最好的办法,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这么多次的风口浪尖喋血生活,我都过来了,相信这一次也能挺过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以大局为重,在这里一边监视着后方赵国王陵的动静,一边帮我拦住阿铄,我刚刚已经给他用了迷药,再加上他给我下在枕头上的迷香,没有到明天下午之前,他是醒不过来的,而这一段时间足够我混进赵军王陵了,如果里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切记不可以自乱了阵脚,如果有需要你配合的地方,我就以旗花为令。”

    楚云笙一口气吩咐了这些,二元在一旁细细的听完,却不领命,而是睁大了眼睛看向楚云笙。

    他神色为难的站在那里,既不肯答应,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见状,楚云笙继续道:“现在没有时间了,二元,你是知道我的性子,既然决定了要这么做,就会勇敢的走下去,我欠阿铄的太多,能为他做这一件事,即便是我有什么不测,我觉得也是值得的,为了他,为了他的楚国,所以,请你一定要支持我,如果等他醒来要怪罪,你就让他记到我的头上,横竖现在他已经中了迷药,明天下午之后才会醒来,而你们的计划已经开始,再不能推迟,所以,你,不要再犹豫了。”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的眸子里带着无比的坚定和不容拒绝的刚毅,二元也再无话可说,毕竟于情于理,楚云笙说的都是对的。

    只是,让他就这样相当于“背叛”了苏景铄,他依然有几分不同意,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想着不按苏景铄的意思来办,但在想着这一切都是为了苏景铄的安危和楚国的安危着想,再看楚云笙的眸子,二元眸子里最后一丝挣扎也湮灭了。

    最终,他咬牙道:“那好,姑娘请随我来。”

    说着话,他就将楚云笙带着回到了刚刚那几个黑衣聚集在一起议事的房间里,然后将楚云笙对他说的,以及他现在的打算对这几个黑衣人说了。

    他们听了之后,面色齐齐一变。

    楚云笙自然知道他们此时心里的挣扎,因为他们对苏景铄十分忠心,绝对不愿意违背苏景铄的意愿,但同时二元将刚刚她分析的利弊也都抛了出来,对于这些为苏景铄忠心耿耿的部下来说,再没有别的事情比苏景铄的安危更加重要了。

    所以,他们的面上的表情才跟刚刚的二元一样,既挣扎且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