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相互隐瞒

    素云深吸了一口气,眸子里的担忧更甚,她深深地看了楚云笙一眼,然后才垂眸道:“据我推断,君上要亲自参加这一次的行动而且……时间就定在今晚。”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顿了顿才道:“为了不让姑娘担心,他才这般刻意隐瞒姑娘,甚至都避开了我。”

    苏景铄要亲自参加这一次的潜伏进赵军皇陵的行动?

    而且时间就定在今晚?

    她就说感觉到了苏景铄和二元之间有事情瞒着她,然而却不曾想到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幸亏得她心思敏感细腻,否则的话,是不是他就要一直将她蒙在谷里?

    听到这一消息,楚云笙简直恨不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本来就已经预料到其中的凶险了,更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去,而且还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

    然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已经不仅仅是为了不让她担心了。

    一想到这其中的缘由,楚云笙的心底里不由得浮现出了几抹酸涩。

    素云见楚云笙愣在了原地,继续道:“我想,君上是不想让姑娘牵扯其中,不想让姑娘冒险,毕竟如果姑娘知道了此事的话,不仅不会让他去犯险,还有可能会顶替君上去,因为姑娘的身份……曾经也是陈国秦将军的独女,是当初可以号令秦家军的掌令人,如果姑娘去了,这件事虽然凶险,但在说服秦家军方面就要比君上容易的多,君上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却不愿意这样做。”

    素云的这一番话说到了楚云笙的心坎上。

    明明有她在这里可以很好的利用她的身份,然而苏景铄却宁愿瞒着她,然后自己去涉险。

    他不想因为他而让自己踏入险境。

    然而,他能为她想到这么多,楚云笙又怎么会弃他的安危不顾。

    素云见楚云笙半天没有说话,最终她没有忍住,直接跪了下来,并对楚云笙道:“姑娘,我知道君上是无所不能的强大的,但是此番确实太过凶险,他现在的身份可是担着楚国的江山安危,所以千万不能让他前去,所以,还请姑娘想个法子,让君上留下来。”

    既然苏景铄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她又有什么法子?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底里的酸涩又加深了几分,而这酸涩里却带着暖意和被妥帖保护的欣喜。

    她叹了一口气,连忙将素云拉了起来,并道:“阿铄既然这么决定,应该也是有他的道理,此番确实凶险,所以放到别人身上他一定是不放心的,所以才会自己甘愿冒着风险一同前往,我若是劝他,无论他是否会采纳,但都会影响他的计划,所以,我还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知晓了此事。”

    说着话,楚云笙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她搀扶着素云,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想了想,最终做了决定,然后一把抓住素云的手腕道:“素云,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闻言,素云一愣,她抬眸看向楚云笙不解道:“姑娘请说。”

    楚云笙便在素云的耳畔小声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等她说完这一番计划,素云的脑袋已经摇成了拨浪鼓。

    她道:“姑娘切不可这样,如果君上知道了,一定会跟着君上一起去的,再者,这件事情如此凶险,我们也不能让姑娘以身犯险。”

    闻言,楚云笙攥着她的掌心用了一点力气,坚定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我顶替苏景铄去,一切按照他之前的计划进行,至于他若是知道了该怎么办,这得要你帮忙了,你去准备一些迷药,最好是无色无味药效持久的,至少能让他睡上两三天,这样即便他醒来,一切也都成了定局,而且你也分析了,我去的成功几率比他还要高,因为的身份。”

    楚云笙重生的事情素云是知道的,因为一开始她就是跟在苏景铄的身边,不仅知道她重生的身份,更是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陈国昔日的大将军之女秦云锦的。

    所以,再也没有比她这个身份更合适的了。

    现在,唯一要搞定的就是苏景铄和二元。

    虽然楚云笙说的有理,但是素云并不赞同楚云笙的决定,但见她的眸子坚定无比,最后她也只得咬牙同意,在跟楚云笙讨论了一番细节之后,她便转身去准备楚云笙所需要的一些东西了。

    外面天色渐渐晚了,楚云笙倚靠在窗台前,看着天边似是被鲜血染红了的晚霞,心里有些惋惜。

    这样静好的日子,终于是过去了。

    只是不知道,下一次再有这样宁静的日子又会是什么时候?

    楚云笙正想的出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景铄就已经从院子外走了进来,等楚云笙看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门口,远远就招呼她:“阿笙,外面退了热,出去走走吧。”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就由他牵着,走出了院子,这院子依山而建,周围只有零零散散的普通人家,但看样子已经没有人居住了,想来何容也料到了这一手,早就将这里的住户都迁了出去。

    苏景铄牵着楚云笙走在杂草丛生的田坎上,看着若有所思的楚云笙柔声道:“在想什么?”

    楚云笙此时心中所想的,自然不能告诉他,她叹了一口气,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夕阳道:“我看着夕阳,不由得在想,这样宁静的日子也不知道还能过多久,不知道前方战事现在怎么样了?”

    说话间,苏景铄就已经牵着她的手到了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因为这里处在一个上风口,所以石头面上被风吹的光滑的很,苏景铄就直接拉着楚云笙在石头上坐了下来,然后抬手将楚云笙揽在了他的怀里并道:“战乱和不安都只是暂时的,我们以后还有大半辈子会过这样的日子。”

    楚云笙顺着他揽着肩膀的手靠在了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带着的青草香,就知道他刚刚应该是从山里走过了一路,而至于什么打野味的说辞,她是不相信的,因为天杀的部下那么多,随便一两个人去就能满载而归,根本就不需要他亲自动手,而他刚刚这一番,应该是去探查了周围的地形。

    楚云笙不由得想到了素云所说的……他们的时间就定在今晚。

    所以,苏景铄这才特意带了她来这里看夕阳吗?

    今晚他就要去冒险,就没有别的话想要对她说的吗?

    听到苏景铄这般许诺,楚云笙叹了一口气道:“阿铄……”

    然而,话到嘴边,她却又问不下去。

    她心思敏感细腻,而苏景铄又是如何的七窍玲珑心思,如果一旦被他发现自己的决定,只怕她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嗯?”

    似是感受到楚云笙有话要说,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苏景铄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她额际的碎发道:“怎么?”

    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才道:“阿呆兄和蓝衣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是不是就说明他们真的去了卫国?”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道:“应该是的,等此间战事了了,我便陪你去一趟卫国,你也不要太担心,阿呆兄他身手了得,自保完全不成问题,至于你姑姑那里,上次我也分析了,她只是暂时被软禁,她和元辰先生的安全还是可以得到保障的,你也不要太过担心,现在养好伤,照顾好自己才是首要。”

    落日又西沉了几分,夕阳的余晖洒在楚云笙的脸颊上,也让她感觉到烫烫的,她点了点头,便窝在苏景铄的怀里不再说话,两个人相拥坐着,看着夕阳和这连绵起伏的山峦,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和安逸。

    就这样,一直等到那一轮红日在天际线上完全落了下去,苏景铄才道:“阿笙,我要离开几日,你在这里养好伤等我。”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身子下意识的一僵硬,在感受到她的紧张和不安的瞬间,苏景铄下意识的搂紧了楚云笙的腰际然后柔声道:“你放心,我去去就回,不会耽搁太久。”

    “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虽然知道苏景铄会断然拒绝,但为了不让他对自己的心思起疑,楚云笙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闻言,苏景铄摇了摇头道:“来回时间太赶,而且你身体还没将养好,不宜奔波,你且在这里安心等我便可。”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只能故作满脸不高兴的点了点头,实则心里的担心也更甚了几分。

    “走吧,入夜了,湿气太重。”

    苏景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搀扶起了她,两人并肩顺着原路回到了院子。

    这时候,素云已经将苏景铄带回来的野味烹饪好了,一走进院子就已经能闻到那诱人的香味了。

    楚云笙就招呼了素云和二元一起坐了下来,开始用饭。

    她本来还想让素云倒两杯酒,但一听到她要喝酒,苏景铄的脸色一变,立即出声制止,那般唯恐她再喝酒的模样直接就把素云和楚云笙逗乐了。

    楚云笙只好放弃。

    等到一席饭吃好,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素云在外面收拾碗筷,楚云笙说头疼,就先被苏景铄牵着回了房间。

    “怎么会突然头疼呢?”苏景铄一边替楚云笙揉着太阳穴,一边担心不已的说道。

    楚云笙摇了摇头,无奈道:“可能是今天下午贪睡了,一起来又出门受了些热气,也怪我自己,身体太差,不过不用担心,应该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苏景铄一边应着,一边为她小心翼翼的揉着太阳穴,楚云笙笑着看他担心的样子,只想要将眼前的这一幕永远定格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的淡蓝色衣衫,他的青丝如瀑,他身上独有的幽香,他的温柔,他的妥帖……以及他为她担心的样子。

    这样想着,楚云笙的眼底里不由得泛起了一抹酸楚。

    被苏景铄瞧见了,立即一惊道:“怎么?痛的厉害吗?我让素云来看看,要不要熬点药服下?”

    说着,他就要起身,楚云笙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并摇头道:“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你在身边真好。”

    闻言,苏景铄眸底里划过一丝诧异,旋即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说楚云笙在冒傻气,但手上的动作却依然不改温柔。

    楚云笙吸了吸鼻子,将眼底里的酸涩逼了回去,然后拨开苏景铄的手,转身去给苏景铄倒了一杯茶道:“来喝杯茶,我这叫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说着话,她自己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见状,苏景铄的眼底里也荡漾着笑意,苏景铄对即将的分别和要面对的凶险心知肚明,但却不能对楚云笙说,因为他知道楚云笙的性子一定会跟着他去,然而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再涉险,而且,他更舍不得利用楚云笙的身份去完成这件事情,因为那样的话,他觉得自己跟何容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眼前的温馨甜蜜,在他看来,越发会让他生出不舍和沉沦。

    他是真的舍不得……

    此去如此凶险,然而这一步计划却至关重要,否则的话若是让何容占了先机,赵国卫国联军一旦出动,再加上几万秦家军做排头兵,楚国几乎没有一点儿胜算。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希望让阿笙知道此时的艰难,他能想到的,是尽他的可能为阿笙撑开一方安稳的天地。

    如果,这一次……真的遇到不测,他也已经让二元为她安排好了今后的退路,这是他所能为她做的最多的事情。

    但是,他却不知道此时楚云笙却早已经将他的全部心思都知道了。

    他的依依惜别,在楚云笙眼里更是看的一清二楚。

    同样,跟苏景铄想的一样,楚云笙也在强力压制着自己心底里的酸楚,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两个人都各自怀着心思,所以,简简单单的对话,和稀疏平常的眼神交流,也让人觉得缱绻温柔。

    说话间,楚云笙就已经将凉茶递到了苏景铄的面前。

    苏景铄的眼底里是带着笑意的,他抬手接了茶,却没有立即饮下,而是垂眸看着楚云笙道:“阿笙,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