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打探

    果然,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素云面上的紧张也去了几分,然而,她还是不确定楚云笙是真的没有了印象还是在为了不让她有负担而特意这么说,但见楚云笙的眸子里一片真诚,素云也很快就释然了。

    不管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好的。

    所以,对于楚云笙,素云又多了几分欣赏,她眨了眨眼睛的,对楚云笙笑道:“那就谢过姑娘了。”

    说着话,她抬手一引,指着桌子上的饭菜道:“饭菜都凉了,我再去给姑娘热热吧。”

    说着,她就要弯腰去收拾饭菜,楚云笙连忙拦住了她的动作,并道:“没问题,这是大夏天,又不是冬天,我还没有那么娇气的。”

    楚云笙一边笑着,一边连忙拿起碗筷来快速的吃着饭。

    一碗饭很快就下了肚,而素云也在一旁等着她,等到她吃完了就准备要收拾碗筷的时候,楚云笙突然叫住了她,并故作不经意道:“二元刚刚来找阿铄了,是有什么急事吗?我看他们急匆匆离去的背影,该不是前线有战报传来吧。”

    他们这里距离无望镇所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至少还隔了几个县城那么远,如果何容在边境有什么大的动作,消息传来的也很快,而且,若不是边境上传来的消息,怎的会见到二元的表情这般凝重,而看苏景铄当时的表情,显然也已经有所预料,对于二元接下来要禀报的事情显然已经心中有数。

    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而阿铄他们又为何要背着自己呢?

    想到这里,楚云笙脑子里闪现出刚刚阿铄跟二元之间的神色微动,她越发确定不是自己想多了。

    听到楚云笙的疑惑,素云正在收拾碗筷的动作一顿,她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就连姑娘也不知道?”

    闻言,楚云笙更惊讶了,素云的言外之意是苏景铄和二元甚至已经在刻意的避开了她!

    楚云笙摇了摇头,皱眉道:“我看到二元说有紧急情报,阿铄就急匆匆的走出去了,看他们的神情,似是并不愿意我知道,所以刻意的避开了我,但是还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事情不希望我知道的,我不是想要干涉阿铄的事情,只是他越是这样,也说明事情很有可能跟我有关,我也很担心他。”

    素云早已对楚云笙深信不疑,而且这一次她也敏感的感觉到了二元和君上这几日都在有意的回避她,因此她本来心底里也带着几分担心的,此时听到楚云笙说起来,她心底里的担心更甚,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楚云笙道:“既然姑娘和我都放不下,那姑娘且先等一等,我去打探一番,我自小就跟在君上身边,他的这些护卫都是极其信任我的,所以想要探听一点消息也并非难事,只是我担心君上怪罪下来……”

    说到这里,不等楚云笙开口,素云一咬牙,跺脚道:“那也不管了,我总该要知道是什么事情才会让他们的表情这般凝重,姑娘且先等我。”

    说着,她连忙手脚麻利的将碗筷收拾好了,转身就出了屋子。

    楚云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也不能就在这里无动于衷,她将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提起步子出了院子,然后在侍卫的指引下,往苏景铄和二元所去的院子走去。

    反正苏景铄又没有说要她乖乖的留在屋子里养伤,所以她倒也不担心自己的目的先暴露了。

    这些侍卫都是苏景铄的精锐,也是心腹,自然知道楚云笙在他们家君上心里的重要性,所以楚云笙一路出来都没看到有一个人阻拦,她本来想从侧门悄悄进去的,不料前面院门的几个守卫已经眼尖的看到了她,并远远的对她行礼道:“见过姑娘。”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院子里的人听见,而楚云笙看向那几个人,他们神色镇定从容,向她行礼的时候,有两个人的眸子还望院子里扫了两眼,很显然,他们刚刚这么远就行礼不是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而是为了给院子里的人报信。

    而这些护卫若是没有得到苏景铄的授意,又怎么会刻意做到这样?

    因此,萦绕在楚云笙心头的疑虑更甚。

    已经被他们看见,她只好放弃了走偏门,直接顺着院墙走到了前门处,并对那几个侍卫道:“君上在里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步子已经走上了台阶,到了院门口,而这时候,苏景铄已经从正对着院门的那间屋子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二元以及另外几个她并不熟悉的面孔,显然,他们刚刚才结束了讨论,而这讨论也是因为她的到来才被打断的,而不是她赶得巧。

    “阿笙,天气这么热,你怎么来了?”

    说话间,苏景铄就已经快步走到了楚云笙面前,拉着她快步往廊檐下走去。

    听到他这么一说,楚云笙才意识到这天气确实太热,那太阳似火球一样在天上熊熊的燃烧着,感觉这地面都被炙烤的有些糊了,刚刚楚云笙的心思都在想着苏景铄的事情上,所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毒辣的太阳底下。

    被苏景铄这么一说,她才觉得有些天昏地暗身子软,好在苏景铄及时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并带着她到了廊檐下,稍微站上了一会儿才拉着她进了屋子。

    后面的几个人也都给她行了礼。

    苏景铄一边拉着楚云笙坐下并抬手给她倒了一杯凉茶,一边对楚云笙介绍道:“这些是这些年我亲自训练的一批刺客,晓风,吹花,落雪,破月。”

    说着,这四个人就对着楚云笙行了一礼,并齐声道:“见过姑娘。”

    楚云笙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起身,然后才对苏景铄道:“我来没有打搅到你们议事吧?”

    闻言,苏景铄展颜一笑,抬手将楚云笙一缕碎发别在了耳后,柔声道:“怎么会,我是看外面天气太热,这么热的天你还要从那后院过来,等我这里忙完了,自然也就过来找你了。”

    天气这般热,他的指尖却依然带着一缕凉意,热的有些烦闷的楚云笙在他的指尖不经意触碰到她的额头的时候,顿时觉得夏日里的这一股浊浪也瞬间退了下去,她摇了摇头,扫了一眼二元还有苏景铄介绍的这四个人,然后看向苏景铄道:“那你们继续吧,我去隔壁房间歇会儿,刚刚晒了一下太阳,现在都有些头晕呢。”

    听到她说头晕,苏景铄立即起身,搀扶着她,将她带到了隔壁房间,安排她在软榻上歇着,他才折身回去,继续跟他们几个人议事。

    因为是隔壁房间,而且门窗都是开着的,所以楚云笙对那边屋子里的声音都听的十分清楚,然而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苏景铄跟他们讨论的都是这两日这院子例外的布局,并没讨论其他的事情。

    到底是自己多想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让他们不得不先打住了议论?

    楚云笙不确定,但听着苏景铄他们现在说的都是关于院子内外的阵法的,而这些她都没有涉猎过,所以基本上就是个门外汉,听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她困意却渐渐起了,后来竟趴在了软榻上睡着了。

    而夏日的午睡尤其的酣甜,楚云笙这一睡,就到了傍晚时分,还是感觉到脸颊上不时的有缓缓的凉风拂过,她才终于从睡梦中睁开眼帘。

    待一清醒,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景铄已经坐在了她边上,正抬手为她打着扇子。

    今日的他穿着一袭淡蓝色锦服,头发依然用一个碧玉簪子束起,腰际上并没有佩戴什么玉佩,这样简简单单的装扮,穿在他的身上,却依然让人觉得说不出的俊逸和优雅,尤其是此时他手中还拿着一柄折扇,一下一下,手腕的动作,每一次都能拨动一番行云流水般的优雅和诗意。

    在此之前,楚云笙从未有见过有什么人拿着一把扇子就做到这般风度的。

    看着看着,她的心跳就不由得漏掉了半拍,虽然已经跟阿铄近距离的接触了这么多次,然而每一次在看到他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小鹿乱撞。

    苏景铄也在第一时间发现楚云笙醒了,他手腕一转,便将折扇收了起来,一边搀扶着楚云笙坐了起来,一边笑道:“怎的?莫非午睡起来睡傻了?”

    他看到楚云笙醒来之后眸子里还带着几分迷蒙,所以只当她是还没有回过神来。

    而楚云笙这时候也确实是沉浸在苏景铄的美色里,所以才没有回过神来,被苏景铄这么一说,她立即提起了精神,为了转移话题看向透过窗台洒进来的夕阳的余晖道:“哎?天都黑了?我一觉睡了这么久?”

    闻言,苏景铄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并笑道:“可不是嘛,而且你别忘了,你今天中午才起来,不过吃了个午饭的功夫,就又睡到了现在,白天这么贪睡,这晚上该怎么睡得着。”

    “早上那是因为我酒没醒,现在是因为夏日本来就困乏,”楚云笙瞪了苏景铄一眼,解释的理直气壮。

    这时候,就听到了外间响起了脚步声,素云已经端着两碗酸梅汤走了进来:“君上,姑娘。”

    说着,见到苏景铄点头,她这才走进屋子,将酸梅汤放到了案几上轻声道:“这个用来解暑也是不错的。”

    “嗯,”远远看着那酸梅汤,楚云笙就已经有些流口水了,她确实是渴了,一边应着素云,一边从软榻上站起了身子,走到案几前,拿起其中一碗,三两口就喝了个精光。

    “你慢点,我又不跟你抢。”

    看到她这般模样,苏景铄忍俊不禁,他也站起了身子,并顺手就将手中的折扇递给了素云,然后看向楚云笙道:“这里跟外界隔绝,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我也下令他们尽量不要外出,所以这两日的饭菜都比较清淡,听二元说后山上有野味,我去看看,你就别跟来了,外面湿气重。”

    说着话,不等楚云笙开口,苏景铄又转过身子看向素云吩咐道:“你好生照顾阿笙。”

    话音才落,他就已经站起了身子,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等到苏景铄出了院子,已经走出了好远,再看不到身影,楚云笙才放下了手中的瓷碗,看向身边的素云并压低了声音道:“可有打听到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神色已经一改之前的轻松和惬意,而是带了几分紧张和担心。

    素云点了点头,旋即,她回过眸子,看向院子外,确定那些守卫都在院外,院内没有人,这才凑近到楚云笙身边低声道:“我听到了一些,但是并不多,再加上我的猜测,应该**不离十了。”

    “什么?”

    果然是有事情瞒着她。

    听到素云这么说,楚云笙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抬眸睁大了眼睛看着素云,等着她的后话。

    然而,素云的眸子里此时已经带上了一层忧色,她的双手绞在一起,可以看得出她此时的紧张和不安。

    “怎么?到底是什么事?”

    见楚云笙追问,素云眸子里的紧张之色更甚,除了紧张,楚云笙还看到了挣扎。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素云这般为难?

    在她的眸子的追问下,素云最终一咬牙,一字一句道:“我探听到君上他们要准备翻过后山走峭壁落到赵军的皇陵里,再伺机毁掉何容锻造的兵器和粮草,并且还打算协助那些被欺压太久的陈国旧部逃离……”

    听到这一番话,楚云笙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之前,苏景铄跟她提到过,可以翻过后山,再用轻功落到皇陵后背,这也是何容守卫最薄弱的地方,但是这等险峻的山峰,何容之所以守卫薄弱,也是依仗这陡峭无敌的山势,那是要何等高绝的轻功才能做到,而且即便是历经万险的做到了,到了皇陵的后山,即将面对的也是何容的几万守军,这样做无异于以卵击石。

    实在是太凶险了。

    而且这么多事情一起谋划,简直是不可能办到。

    本来以为这已经勾让她惊讶的了,却不曾想到素云接下来的一番话更让楚云笙意外和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