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藏在心底的喜欢

    说起这个,二元才垂眸道:“我刚从边境赶过来,君上还在前面议事,所以想着来拜见姑娘,并没有别的事情。”

    闻言,楚云笙笑道:“辛苦了。”

    二元摇了摇头,然后站直了身子看向已经在墙头上渐渐落下去的夕阳道:“我此生除了追随君上以外,也没有别的想法了,所以算不得辛苦。”

    说着话,他对楚云笙行了礼就要离去,这时候楚云笙出声叫住了他:“等等,二元。”

    听到声音,二元果然顿住了步子,他那一双本来灵动清澈的眼睛此时已经平静的犹如一潭死水,再经不起半点波澜。

    看到这样的目光,再想想他从前活泼欢乐的样子,楚云笙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站起了身子,抬眸看向二元并继续道:“如果阿霜在天有灵的话,也一定是希望你能开心快乐的活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意志消沉,你知道的,她一直都是一个快乐热烈的姑娘,喜欢的人就去追,喜欢的事情就去做,从来都不给自己后悔和难过的机会,当初,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那也怪不得你,因为感情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你们没有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时机同时喜欢上了对方,这些都怪不得你,至于你心里的愧疚,觉得这些年让她苦等让她被全楚王都的人嘲笑都是自己的错,而这些内疚日积月累终有一日会将你的精神压垮,但是,你要知道,这些年来,阿霜活的很开心,至少,我认识的阿霜是这样,无忧无虑,因为她从来都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对于她来说,心里有那么一个值得自己喜欢并追逐的人,便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所以,她的心意你切记不可以辜负。”

    听到楚云笙的这一番话,二元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也终于掀起了一圈涟漪,他眸色一动,一抹晶莹的光芒自眼底里划过,眨眼间就要溢出眼眶,但他及时的转过了身子,并没有让楚云笙瞧见他这般狼狈的一幕。

    “谢过姑娘,你说的话我会记住的。”

    他的声音也已经有了几分哽咽,话音将落,他也不等楚云笙的回答,就直接大步走出了院子。

    看着他落寞且寂寥的背影,楚云笙也觉得心酸不已。

    如果此时林叶霜还在的话,他们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她一定会不停的围绕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闹个没完,有她在的地方,总不会让人觉得冷清……

    可是,斯人已逝,留下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楚云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天色渐晚,山里的蚊子也开始肆意飞舞,她越发觉得心烦,就要转过身子回到屋子里去,就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笑声道:“姑娘这么早就要歇息了吗?”

    这声音自然是素云的。

    以前初见的时候,楚云笙觉得这姑娘不仅仅狠辣,而且还带着几分孤冷,然而这些日子接触下来,她发现她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相处而且还很爱笑的女子。

    听到是她,楚云笙回过头去,嘴角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哪能那么早呢,只不过外面蚊子太多,我想要回屋里避避。”

    今日的素云换上了一身淡绿色纱裙,穿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身姿越发多了几分窈窕之色,只是头发并没有像寻常的姑娘那般挽起,而是像个少年一样用一根木簪子盘成了一个髻在头顶上固定,分明是有些不伦不类的装扮,然而装扮在她身上,却越发多了几分英气。

    她手上还捧着一个锦盒,一边笑吟吟的走到楚云笙面前,一边道:“君上在前面议事,我怕姑娘无聊,所以来看看,陪陪姑娘解解闷儿。”

    说着,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并抬手一倒,就将里面装的东西给倒在了石桌上。

    楚云笙循着她的动作看去,只见那个小瓷瓶里装着的是淡绿色的水,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味道却有些浓郁,即便是她已经走出这么老远还是能闻到。

    “这是什么?”她下意识的再度回到石桌前,附身看着素云倒腾这一滩药水。

    闻言,素云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一点驱虫的小玩意儿,我自己没事调配的。”

    她说的轻描淡写,然而楚云笙听的却佩服不已,她也熟读医术并且通读药理,而且还跟着元辰师傅学了那么久的医术,然而对于素云平时摆弄的这些药水她却是倒腾不出来的。

    不说别的,就是初见那一次,她倒出来的顷刻间就将陈言之的尸骨化成水的“化骨水”她就是没见过更不知道如何调配出来的。

    所以,楚云笙平时看向素云的眸子里是多了几分崇拜的。

    “屋子里还有些热,姑娘可以在这树下纳凉,等晚些时候屋子里热气散了才好进去,否则的话对身子调理不利。”素云将那药水拨弄到一边,抬手就打开了她刚刚抱过来的食盒,然后笑道:“我这有一壶好酒,我在里面加了祛风除湿的药材,对姑娘的身子极好的,而且这酒也很醇香,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陪我一醉方休?”

    说着话,不等楚云笙答应,她就已经将里面摆着的一壶酒和几碟下酒菜给拿了出来,并利落的倒了一杯给楚云笙,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才道:“姑娘?”

    看到她这么热情的份儿上,楚云笙也不好推脱,而且她也确实是很久都没有喝酒了,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过于紧绷,也确实是应该放松一下。

    而且,这里有阿铄在,她才可以这般放下所有的防备,所以她也就没有推辞,笑着拿起了酒盏敬了素云一杯:“这一杯,我敬你,如果这一次没有你,我还不可能顺利的逃出何容的手下,所以谢谢你。”

    闻言,素云也笑着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再给她们彼此倒了一杯之后,就要给楚云笙敬酒,却见楚云笙又举杯道:“这第二杯,我依然要敬你,上一次,在赵王宫里,如果没有你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并且顶替了当时冒充柳执素的我,我也不可能从何容手下逃脱,所以,素云,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幸运之神,每次在我被何容困在掌心不得逃脱的时候,都是你挺身而出,这般情谊我记下了,他日如果有任何需要,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会赴汤蹈火。”

    说着,楚云笙又将这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些话都是发自她的肺腑,如果不是素云的话,那么上一次在赵王宫里,即便是有阿铄在宫外想办法,她想要顺利的逃出何容的掌控也没有那么容易,还有这一次,她真的是打心眼里感激她。

    听着楚云笙感激的说出这一番话来,素云面上的笑容却有几分不自然,她动了动嘴角,眉梢上扬,然而笑容却显得有几分苦涩道:“姑娘无需谢我,我这条命都是君上的,而姑娘是君上最在意的人,所以我对姑娘的那些微不足道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莫说这些,如果有一日让我代替姑娘去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因为……”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没有立即继续下去,而是抬手给自己和楚云笙分别斟满了酒然后才继续道:“因为我知道,如果姑娘出事的话,君上即便是活着,也如同被人抽离了灵魂,所以,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君上,也是为了……我自己……”

    后面三个字说的极轻,然而楚云笙还是捕捉到了,她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楚此时素云眸子里的苦涩然而不过才三杯酒下肚,她就觉得有些头昏眼花,而她此时才突然想起来,她根本就没有酒量。

    三杯就倒,说的就是她。

    一时间,脑子也转的有些慢,然而画面却似是透过面前的素云转到了昔日在某个庭院里,月黑风高夜,自己只因为几杯酒下肚就醉的不省人事,后来闹的第二天被二元他们好一阵取笑。

    明明像是刚刚发生过的事情,然而怎的一转眼,就已经变成了沧海桑田,人事已非。

    那时候的沈潇潇还是一脸无害和单纯,对她笑的如此灿烂和真诚,然而,怎的转眼间,她就成了心思缜密出手狠辣要置她于死地的女子。

    “姑娘……姑娘……”

    许是见到楚云笙有些走神,素云连唤了两声,才将楚云笙的神识拉了回来,她伸出了手掌在楚云笙面前晃悠了两下,然后呵呵笑道:“你知道吗,在遇见你以前,我还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了我们君上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君上,然而纵使是我从小就已经跟在他身边,看过了经过他身边的无数的女子,我都觉得,她们不配,而君上的心也犹如磐石,似是从来都对这男女之情毫不在意的,那时候,我甚至还在想,像君上这样的人,也许是注定不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动心,直到遇见了你,我看到君上看你的眼神,在一点一点的变化……一直到最后完全深陷无法自拔……我就知道,我当初想错了……”

    说到这里,素云的嘴角泛起的苦涩更甚。

    楚云笙这时候脑袋已经有些晕乎乎,然而却并不妨碍她此时神智的清醒,她放下酒盏,托腮看着素云,面前的女子眸子里带着一抹让人看了心疼的忧伤。

    看到那双眸子,楚云笙的脑子里不由得划过这样一个想法……莫非……素云是喜欢苏景铄的?

    所以,她才会如此救她,甚至不惜为了她而牺牲自己的性命,因为就像她刚刚所言,她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苏景铄,所以,她才会突然找来自己喝酒,想要将一直堵在心口的话对自己轻吐一番?

    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道:“你从小就跟在阿铄身边吗?”

    闻言,素云点了点头,她又分别给自己和楚云笙倒了一杯酒,然后不等楚云笙饮下,她先一仰头喝下,才道:“我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就在街边乞讨,还经常被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欺负,有一天,在一群孩子围在一起将我打的半死不活的时候,是路过君上救了我,那时候正巧是冬天,我浑身都是伤,而且衣不蔽体身上早已经冻的僵硬,那时候的我瘦的只剩下皮包骨,而君上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他命令部下驱散了那些孩子,并亲自下车探查了我的伤势,然后并没有半点嫌弃我的脏和丑,直接就将我抱回了他的马车,从此,我就跟在了君上身边了……”

    说到这里,素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仰头饮下,继续道:“所以,从那时候起,我的命就是君上的,而我也一直以为我可以这样一直陪在君上身边,伺候他的饮食起居,为他做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的事情,然而直到姑娘的出现,我才发现,我之前的想法有些多余……现在的我,确实已经不适合待在君上的身边了。”

    至于原因,素云没有说明,然而楚云笙却已经隐隐猜到。

    因为如果是真心喜欢一个人的话,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跟他心上的女子恩爱到白头,至少,楚云笙自己做不到。

    可是,素云这句话的意思是她要离开?

    一想到这里,楚云笙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向素云道:“你的意思是……?”

    说到这里,素云却没有立即继续下去,她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意,这笑容带着几分释然也夹杂着几分苦涩,然后道:“当然不是现在,现在君上的大业还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就会尽自己所能的帮助君上,我的意思是说,有朝一日,君上大业已成,然后和姑娘白头偕老的时候,就是我离开的时候,只不过我最近心里有些慌乱,有些堵,所以想要找个人说说心里话,刚好难得有这个机会,所以就想到了姑娘,说来也好笑,这些年来我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扶持和伺候君上身上了,而我自己的身边却是连一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没有,现在如果算的话,那么姑娘倒是算一个。”

    难得见到有如此开朗真诚的女子,楚云笙对素云的好感又上升了几个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