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万语千言

    就这样,一路奔波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笙也不知道到底是走了多远的路,但现在对于她来说,多久多远都已经无所谓,因为她最在意的人就在身边,有他即心安。

    他们这一路走的也很顺利,并没有再遇到追兵,看样子,这一路早都已经被苏景铄踩好了点,打点好了。

    楚云笙对这一带地形都不熟悉,所以也不知道苏景铄他们到底带自己去了哪里。

    而她也一门心思沉浸在跟苏景铄重逢的喜悦里,等到苏景铄带着她到了一处庭院外,楚云笙这才回过神来。

    “这地方隐蔽,外界很难发现,而且距离楚营很近,今晚大家都奔波了一夜了,也应该歇歇了,明天一早我们再回楚营。”

    苏景铄对身边的人说着话,而手却始终没有放开楚云笙的掌心。

    待他这一番吩咐了下去之后,下面的人就开始行动,各自分配房间。

    楚云笙就这样被苏景铄牵着手来到了院子最里面的房间里,等到房门关上,苏景铄又再度将楚云笙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而这一次却比之前初见那时候理智多了,因为,没有再用那险些让楚云笙窒息的力气了。

    “阿笙,我好想你。”

    苏景铄比楚云笙还要高半个头,此时他将他的下巴放松的搁在楚云笙的颈窝上,在楚云笙耳畔吐气如兰道:“你不知道,没有你在身边的这些日子我是怎么度过来的,阿笙,我好想你。”

    一时间,平时才思敏捷口才了得的苏景铄也觉得自己在楚云笙面前已经变得无比笨拙,本来有很多的话想说,然而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一句话,里面就有两个想念,然而却并不让人觉得笨拙,楚云笙听了只觉得心窝子里暖暖的,她抬手拥住苏景铄的后背,并将头埋在苏景铄的怀里,深深的嗅了一口苏景铄身上的幽香,然后才道:“阿铄,我也想你,好想你。”

    此时,两人心中似有千言万语,然而此时,却无声胜有声。

    就这样,两人深深拥抱了很久,苏景铄才渐渐的放开了楚云笙,然后对她眨了眨眼睛,就从怀里摸出来一根白玉兰簪子,楚云笙垂眸看去,正是当初在上阳宫里的时候苏景铄送给她的那一枝,而且那白玉兰花的花蕊上还带着一丝血渍,当初在被楚王下令围杀她的时候,簪子就在混乱中不知道落到了何处,却不曾想到最后竟然被苏景铄找了去,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他都如此妥帖的放在最贴近心口的位置,甚至连上面的血渍都还保留着。

    看到这簪子,一时间太多的往事浮上心头。

    楚云笙想起在楚王宫被围杀的那一惨烈的一幕,想起当时沈潇潇沈将军冰冷的眼神,想起楚王眼中的杀意……

    更让她忘不了的是当初阿呆兄的奋力相救,以及宸王苏宗宸抱着已经快要失去知觉的她跪在了楚王面前苦苦哀求的那一幕……

    苏宗宸……

    这三个字将永远是她心底不可触碰的痛楚,带着无尽的自责和愧疚。

    她亏欠她的太多太多,然而,他却已经再不会给她一个机会偿还。

    想到此,楚云笙的鼻尖蓦地泛起了一阵酸楚,顷刻间眼底里就蓄满了泪意。

    苏景铄没有想到看到这簪子的她反应这么大,他连忙握住簪子,抬手要为楚云笙擦眼泪,手足无措的样子足见他此时的慌乱。

    楚云笙抬手拿过他捏在手中的簪子,然后无比珍重的捏在掌心,并将头靠在了苏景铄的肩头,然后哽咽道:“阿铄,苏先生……”

    苏宗宸已经离去的消息只有她和玉沉渊以及几个最信得过的部下知道,所以,如今苏先生苏宗宸依然是天下文章第一人,外间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已经陨落……

    而这一噩耗,阿铄知道吗?

    说到这里,楚云笙从他的肩头抬起头来,看向他那双浩瀚如海的双眸,看着他眼底里带着等她继续说下去的疑惑的时候,楚云笙就知道……他还不知道。

    可是,她要如何说的出口呢。

    毕竟,苏宗宸曾经是他最敬最爱的小王叔,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即便身子孱弱却也总能用他孱弱的并不算宽阔的肩膀为他撑起一片天,苏宗宸在苏景铄心里的分量楚云笙再清楚不过。

    她该如何说呢?

    然而,她这样凝视着他,迟迟不开口,却越发让苏景铄的眸子里的疑惑更深,也越发多了几分担忧,他皱眉,看向楚云笙轻声道:“怎么了?小王叔怎么了?”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才一动,眼底里的泪水就已经夺眶而出,被她这样甩掉了下来,其中一滴落到了苏景铄的手背上,他只觉得滚烫无比,而他的心也跟着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因为他知道,能让楚云笙流露出这般为难和痛苦神色的事情,一定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这样想着,他一边抬手擦着楚云笙面上的泪痕,一边拉着她往一边的贵妃榻上坐下来,想先安抚下楚云笙此时激动的情绪。

    而楚云笙的泪水却似是怎么也哭不完,哭不够似得。

    她想了很多种开篇,然而,话到了嘴边,再看向苏景铄的那双认真的眸子的时候,她就再也说不下去,她怕伤害到他。

    眼前的阿铄看似强大,实则内心比寻常人更细腻更脆弱,他比任何人都看重亲情,所以,现在将苏宗宸已经故去的消息告诉他真的好吗?

    然而,迟早也应该让他知道的。

    一时间,楚云笙心里开始挣扎,最后,在苏景铄那双灼灼的目光下,她叹了一口气,咬牙带着大哭过后浓浓的鼻音道:“苏先生已经不在了。”

    短短几个字,然而却足以让苏景铄僵硬在了原地。

    在那一瞬间,他的眸子里零星的光亮瞬间破灭,楚云笙看到了无以名状的悲恸,看到了他身子在微微颤抖,看到了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她立即抬手捏住苏景铄颤抖的手,依偎在了他的身边,想要借此传递给他一些温暖,好让他在这如此冰冷的世道里还能体会到一丝暖意,一如当初她在得知娘亲和自己身世都是因为何容父子造成的并亲眼看到何容父子那般对待娘亲骨骸的时候她的那般悲恸的就要崩溃的时候,阿铄就静静的陪在她身边一样。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苏景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反握住楚云笙的掌心,低声道:“小王叔他是怎么了?”

    闻言,楚云笙的心似是又被人用刀挑开了最里层的那一道伤口,那尚未结痂的新鲜伤痕再度鲜血淋淋,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将当初苏宗宸是如何从楚王手中救下自己,如何同楚王立下约定并带着自己逃走以及如何会中了沈潇潇的蛊毒最后毒入肺腑……她一五一十的道来,将那些她再也不愿意回忆的黑暗往事一幕一幕的再在脑子里呈现开来,讲到最后,说到小王叔在那株杏花树下永远的合上了双眼的时候,她已经泣不成声,再说不出来一句话。

    而一旁的苏景铄始终默默地听着,听到最后也没有说一个字。

    然而,楚云笙却是知道,此时他的内心里一定翻涌着滔天的恨意,即使他不说,她也懂。

    就这样,两个人相拥着,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苏景铄道:“阿笙,对不起,这些日子难为你了,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离开了楚王都,当时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不会受伤,而小王叔也不会……”

    说到这里,苏景铄的语气也开始哽咽,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手掌越发用力的将楚云笙揽在了胸口。

    闻言,楚云笙在苏景铄的怀里摇了摇头,然后道:“不怪你,阿铄,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当初的情况也是谁都没有料到的,而且即便是你当初在楚王都,没有当天的状况,相信以楚王对我的必杀之心,他也会选择用其他的办法对付我,所以,我不怪你,我只是恨自己,恨自己的没用,连累了苏先生,但是阿铄,苏先生离去我们都很心痛,但是生活还是在往前,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还有要报的仇没有报,我们不可以一直活在悲恸之中,你要赶快振作起来,此时卫军赵军都在楚国边境,你是楚国的支柱,在这种危机关头,越发要坚强到无懈可击。”

    虽然知道安慰的话语身上多余的,然而楚云笙还是忍不住说了这样一番话,她只希望自己的安慰能让苏景铄的心里好受些,希望他不会因此而过度将责任扛到他自己身上。

    听到楚云笙的话,苏景铄抬手拍了拍楚云笙的后背,然后道:“放心,我会的。”

    说着,他垂眸看向楚云笙还握在掌心里的簪子,然后道:“既然这簪子带给你这么多不愉快,那么就扔了吧,不要再见到了,以后我再跳一支更适合你的。”

    闻言,楚云笙却越发握紧了手中的簪子,并对苏景铄扬了扬道:“这些不愉快不是簪子带来的,记忆虽然痛苦,却也是我们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我要好好留着,而且这也是你送给我的,我更得好好保管。”

    见楚云笙如此坚持,苏景铄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抬头看了一眼外面,这才发现两个人谈话都太投入,不知不觉天色竟然渐渐亮了,不多时应该就该起床了,而这一夜他们都还没有休息。

    想到楚云笙一路逃到这里,一定吃了不少苦头,而自己还拉着她说这么多花耽误了她休息的时间,苏景铄的眉梢上就不由得带上了几分自责,他温柔的拥楚云笙入怀,然后低声道:“天快亮了,你都还没有休息,就在我怀里靠一会儿吧。”

    苏景铄不说起这个,楚云笙倒还没有注意,一说起来,她还真的是累了,困了,而且因为哭的太多,此时眼睛都肿了,只能睁开一条小缝。

    她也就顺着苏景铄揽着她入怀的姿势,靠在了苏景铄的怀里,任由他打横抱起自己朝床榻边走去,然后轻轻的将她放在了里面,而他自己也合衣躺在了外面,而且他的双手至始至终都拥着她,似是怕她不见了一般。

    “睡吧。”

    “嗯。”

    温柔的声音就在头顶响起,楚云笙的鼻尖萦绕着这世上最让她觉得安心的幽香,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许是因为身体真的太累,许是因为他在身边,让她从未有过如此放松,所以这一觉楚云笙睡的格外的香甜,也格外的沉。

    而且,她依偎在苏景铄的怀里,似乎还做了一个梦,一个带着幽香清甜气息的梦。

    只是等到梦醒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嘴角依然还在保持着因为美梦而上扬的弧度,而她的周身竟然已经换了一个环境,再不是之前的那个院子里的里间偏房。

    此时她正置身于一辆飞奔的马车上,若不是她身边倚靠的依然是那一个带着幽香的温暖的怀抱,她真的要以为昨夜发生的一切才是一场梦。

    她一醒,他就立即察觉到了。

    此时,她正半躺在他怀里,而他一手揽着她,另外一只手还在翻阅面前案几上放着的奏折,一察觉到她醒了,苏景铄立即放下手中的周折,抱起楚云笙来,轻轻的在她的额际落下一吻。

    这一吻犹如蜻蜓点水,虽然只一点,然而却在楚云笙的心底里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睡好了吗?”

    即便是此时就在他怀里,即便是此时抬手就能触碰到他俊雅的容颜,然而楚云笙依然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直到苏景铄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打破了马车内的安静,楚云笙这才抬眸迎着他的眸子,嘴角一扬,会心一笑,然后点头道:“从未有过的好。”

    闻言,苏景铄忍不住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儿,然后道:“那就起来吃点东西吧,你可是从早上睡到了傍晚,应该也是饿了。”

    苏景铄不说这还好,一说起这,楚云笙的肚子也就很配合的,咕咕咕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