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go-->

    (实在不好意思,前面一章的分段有问题,我已经重新发过了,如果已经订阅或者看过的小伙伴们可以刷新一下,重新翻阅,不会再扣币的哟,陌陌最近病了,头重脚轻昏天黑地,而且还上火,半边脸和脖子都肿了,整个口腔都肿的张不开嘴,连咽口水都困难,从来没有这么邪乎过,真的是活生生的遭罪,哭晕~)

    ********

    然而,前一瞬还在暗自伤神愧疚不已的孙应文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立即来了精神,他抬眸看向楚云笙道:“姑娘多虑了,本来我在卫营也只是一名小小的传令官,没有什么作用和作为的,而至于我的那些兄弟们,相信有王程将军在,也不会为难他们的。”

    说起来这里,孙应文话锋一转,又一次提到王程:“姑娘还是应该谢谢王程将军,此番,如果不是得了王程将军特令我前来为姑娘传递消息,我一个小小的传令兵怎么可能会从卫营到卫军储备营那么的来去自如,而在姑娘和王程将军间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所谓的传令官,而他这么做的良苦用心,相信以姑娘的聪明应该想的到,他日……我是说有朝一日,若有一日姑娘与王程将军为敌,是否可以念在今日之情放过他一回?”

    这句话实在是让楚云笙觉得意外。

    然而惊讶之后,再一细想,也确实是在意料之中。

    如果王程没有允许的话,孙应文是如何能在这军中来去自如的!

    看来,自己一开始就误会王程了,虽然立场不同,然而他却还是记着当初的一份恩情,所以即便是明面上不能帮助,却还是给要帮助自己的孙应文创造了最大的条件,至于剩下的她能否逃得出去,那也只能看她和孙应文的了,他所能帮她的,也只能到这里了。

    而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笃定的对孙应文道:“这是自然,今日既然有王程将军的恩情在,他日我必当奉还。”

    听到这句话,孙应文也点了点头,然后他才摸索着站起了身子来,并对楚云笙道:“前面再走不远就到山地了,那里有个岔路口,白天都有重兵把守,晚上应该也不例外,等下我先去试探一下情况,姑娘你们见机行事,只要过了这一道,再往前不远处就有一家驿站,那里有马匹和食物,你们出了驿站一直往南走,那边是楚军的地盘。”

    听着他吩咐完这一切,楚云笙才听出了话里的重点,她疑惑的抬头道:“你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走?”

    他既然已经斩断了自己的退路,如果不跟自己一起走的话,又能去哪里?如果再被何容的人或者卫军的人抓住,即便是跟王程将军有旧情,相信也保不住他。

    闻言,孙应文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假设,如果我引开那些把守的重兵,姑娘你们可以不必管我,毕竟我手无缚鸡之力,去了也是给姑娘增添负担,所以……”

    不等他说完,楚云笙直接打断他:“没有什么所以所以的,既然一起出来了,我们就要一起走。”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孙应文一眼,眼里全是坚定。

    见状,孙应文的眼底里划过一片晶亮的光芒,旋即他似是自言自语道:“嗯,一起走!”

    话音才落,他就转过了身子,大步朝着前面走去,并很快跟楚云笙和素云拉开了距离。

    楚云笙和素云也不急,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就让他先去探路,毕竟他现在虽然是个传令小兵,但名气和威望还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昔日的虎威营统帅,所以很少会有人会怀疑他的身份。

    就这样,才走出不多远,眼看着就要到了孙应文所说的那个设置了重重关卡的路口了,却听见一片刀剑交织的声音。

    不仅是楚云笙素云没有想到,就连孙应文都是一怔。

    见状,楚云笙和素云几步追上孙应文,这才看到前面的情景,只见几十个身手高绝的黑衣人正在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击杀这些守卫。

    这些守卫虽然人数比他们多了不止一倍,然而身法和功夫却是弱了不止一个层面,所以局势呈现一边倒的情形。

    “他们是谁?”

    楚云笙在孙应文身后低低的问了一声。

    孙应文也是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而不等孙应文开口,之前还杀的正起的黑衣人纷纷都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守卫们已经没有一个再能站起来,他们的目光也已经都转了过来,牢牢地锁定在突然出现的楚云笙素云和孙应文的身上。

    在他们三人身上扫了一眼之后,这些人二话不说,直接提剑就对着他们三人攻过来。

    而此时,楚云笙的脑子却转的飞快,到底是什么人能在这里刺杀卫军的守卫,如今的局势会这么做的只有何容和苏景铄,而何容不仅埋伏的重点都在山上还要仰仗卫军的实力来击杀苏景铄,所以是不可能自掘墙角的。

    那么,剩下的就只剩下苏景铄了。

    而这些人如果说是阿铄的人的话,又为什么在看到他们三人之后二话不说就提剑攻来呢?

    才一想到这里,楚云笙的目光落到孙应文和自己的衣服上,她才立即反应过来,原来她和素云还都穿着卫军丫鬟的衣服,而孙应文也穿着卫军传令兵的衣服,试想一下,此时站在对面的立场又怎么会放过一个卫军的传令兵逃走!

    想到这里,楚云笙就要出声,却听见对面的黑衣人身后突然响起这样一道声音来:“住手。”

    声音才落,那些就要扑杀过来的黑衣人齐齐一顿,立即停下了身上的动作并迅速的回到了原地,而这时候,才从他们身后走出来一个同样穿着黑色夜行服的男子,他的脸也蒙着黑纱,然而声音却是楚云笙无比熟悉的,他抬眸看向楚云笙道:“阿笙?”

    虽然是问话,然而这两个字却带着无比的笃定。

    这一瞬间,他的眸子里装着浩瀚的星海,璀璨无比,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极致温柔,而且温柔里还带着几分担忧和心疼。

    楚云笙这才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他那温热的眸子正落在自己还带着伤痕的脖颈上,见状楚云笙的心也蓦地一松,数日来紧绷的一根弦终于在这一刻被彻底释放,她想出声,想要回答,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然而话到嘴边,却又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而眼泪却在这一刻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而对面的苏景铄却已经一个箭步掠了过来。

    在过来的时候,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他的步子一滑,还险些摔倒,样子是从未有过的狼狈,然而他却似是全然都不在意,此刻,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对面站着的那一个人。

    那个他心心念念想着的女子。

    就在刚刚,他还在计划着该如何越过何容的陷阱不惜一切代价到山上去救出她来,却没有想到下一瞬,她竟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种泼天而来的惊喜也只有她能给予。

    在那一瞬间,看到陌生的面庞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然而再一细看,虽然这女子的面孔是陌生的,然而周身上下都笼罩着他所熟悉的风华,所以,此时即便是没有看到她脖颈上的伤痕他也能肯定就是她!

    在扑向楚云笙的一瞬间,苏景铄脑子里想了太多,也想说太多,然而同楚云笙一样,话到了嘴边,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种时候,再多的言语都不及一个强有力的拥抱来的更有力更足以表达他的感情。

    所以,苏景铄就这样一路有些狼狈的、不顾一切的朝着楚云笙扑了过来,在一旁孙应文诧异的目光之下,他将他丢失多日的至宝再一次捧在了怀里。

    而这时候,孙应文看到苏景铄和楚云笙的反应,也当即就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他立即退让到了一边,将空间留给了楚云笙和苏景铄两个人。

    而此时深深拥抱在一起的苏景铄和楚云笙的眼里只有彼此,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苏景铄紧紧的抱着楚云笙,用尽了他最大的力气,似是抱着自己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害怕自己再一个不小心就会从他的怀里再度消失不见,他的头轻轻的搁在她的颈间,闻着她发丝间熟悉的清香,这股清香让他眷恋沉迷以至于无法自拔,在这么多个跟她分离的日日夜夜,每每想起,对于他来说都是焚心噬骨的折磨。

    而楚云笙此时却似是失去了所有的感官一样,就连苏景铄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将她拥的太紧她都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和不适,此时的她只想深深的扎进苏景铄的怀里,希望他抱紧一些,再抱紧一些。

    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辛酸都在这一刻化为乌有,她的满心里满眼里都只有苏景铄一人,以及他所给与的铺天盖地的温暖和柔情蜜意。

    就这样,两个人紧紧拥在一起,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却似是已经交流了万语千言。

    良久,还是苏景铄终于从自己失控的情绪里跳脱出来,他才注意到自己用力之大,连忙松开了怀抱,改为握住了楚云笙的掌心,然后关切道:“对不起,我刚刚没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道。”

    闻言,楚云笙破涕为笑,她摇了摇头然后道:“我想了很多种我们再见面的方式,再见面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可是却唯独没有想到这样,也没有想到你会说这一句。”

    这句话她是带着笑意和打趣说的,然而苏景铄却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般,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一笑。

    这样的表情,看在身后那些跟着他一起的黑衣人眼里,所有人都只觉得天旋地转……天崩地裂……这还是他们那个运筹帷幄智谋无双的主上吗?

    然而,苏景铄却不管这些,他和楚云笙也都从再见的激动中回过了神来,知道了他们接下里可能要面对的,所以刚刚还欣喜不已的两个人,这时候已经心照不宣的认真了起来。

    “你们来的时候,后面可有什么人跟着?”苏景铄捏了捏楚云笙的掌心。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一边的孙应文道:“没有,这都是应文兄的功劳,是他提前勘察了路线并查明了陷阱,这才能带着我和素云避开这所有的陷阱安然无恙的到了这里,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离开。”

    毕竟何容的精锐还守在山上,而不远处就是卫军大营,一旦发现楚云笙不见了,那么他们立即行动起来追杀过来,他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跑不掉。

    苏景铄显然也已经想到了,他对孙应文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素云道:“辛苦了,我们走罢。”

    说着,他便牵着楚云笙的手转过了身子,朝这些黑衣人走去,素云和孙应文也都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看到苏景铄带着的这几十个黑衣人,楚云笙心惊不已,她一边在苏景铄的带领下施展了轻功跟着一群人往前跑,一边压低了声音问身边的他道:“你才带了这么一点人就打算孤身入虎穴以身犯险?”

    这句话虽然是问话,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自然,也带着几分责备和几分心疼。

    闻言,苏景铄耸了耸肩,然后回眸看向楚云笙,这一刻他眸光温柔似水,眼底里的光亮皆为楚云笙一人点亮,然后他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做不到呢。”

    他说的轻描淡写,然而楚云笙却是知道这里面的凶险,莫说不远处的卫营,就是山上何容布置的那些陷阱他都很难通过,然而,他还是来了。

    带着无所畏惧的心态,带着势必要将她救出来的勇气。

    这样的苏景铄,她到底是该批评他太感情用事不顾全大局呢,还是该感慨他真的是为了自己可以做到什么都不顾。

    楚云笙的心情也跟着复杂了起来,但无疑,此刻的她心里头最柔软的位置是暖的。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