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心寒

    那个丫鬟这时候也已经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看着离去的孙应文,她也并没有多想,只看着楚云笙道:“娘娘,这里的食材有限,只能找到这些先将就了。”

    说着,她就将托盘里的饭菜一一摆在了楚云笙面前,伺候她用饭,楚云笙趁着那丫鬟没注意的时候给素云失了一个眼神,便叫素云也下去休息了。

    吃过饭,另外一个丫鬟也已经将洗澡水备好,楚云笙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就回到了床上歇下。

    因为既然选择了相信孙应文,那么按照他所说的,晚上他们就要行动,所以她得趁着白天养好精神。

    楚云笙这一觉一直睡到太阳落山才起来。

    那两个丫鬟也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她招呼她们和素云一起用饭,起初那两个丫鬟是不敢的,毕竟主仆身份有别,她们是不能跟楚云笙同桌的,但碍于楚云笙已经吩咐了下去,而且素云也已经坐了下来,她们也就没有推辞,又去多添了两幅碗筷,一起用饭。

    在吃饭的时候,楚云笙问这两个丫鬟中话比较多的那个,开玩笑似的道:“你被卫王派来军营里伺候王将军起居,想必也很得卫王器重吧。”

    毕竟能在宫里头这么多丫鬟里挑中她们两个,可见小舅舅对她们两人的信任。

    闻言,那丫鬟连忙放下碗筷就要起身作答,但见楚云笙摇了摇头,示意她无需客气,她这才没有站起身来,而是垂眸道:“能被陛下看中并选到王将军身边伺候饮食起居,是我们姐妹俩的福分。”

    说到这里,楚云笙顺势问下去:“那你们卫国的陛下,是怎样一个人呢?但讲无妨,权当是我们姐妹几人在这里聊天八卦了,不会有人说出去的。”

    作为一个赵王后宫的娘娘,对卫王好奇,也是再自然不过的,毕竟,在深宫伺候了几年的丫头们都知道,深宫长夜寂寂,无论是宫女还是妃嫔若是没有些八卦之心,找点谈资,那日子可就难熬了。

    所以,她们对楚云笙的好奇并没有多想。

    当即那个丫鬟笑着点头道:“朝臣们都说陛下一位明君,有先王之风,以前他身体有痼疾不大好,所以全部都要仰仗公主殿下来支撑卫国,而如今,陛下大好了,不仅从公主殿下手中接掌了卫国,更是将卫国发展壮大了不少,比如这一次同赵国联盟,在陛下掌权之前,公主殿下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今陛下做出的这个决定让卫国同赵国联盟联姻,不仅让赵国作为了卫国的天然屏障,也让卫国从五国中最弱的一国,超过了燕国。”

    听到这丫鬟的这一番见解,楚云笙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联盟,联姻。

    何容真的会这么好心会做卫国的天然屏障?

    连她都能看到的结局,为何小舅舅会跟眼前这丫鬟的目光一样短浅呢?

    何容的为人之狡诈已经在天下都出了名,联盟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暂时的利用,利用卫国来对付楚国,而一旦楚国被灭,那么下一个会轮到谁呢,是同何容联姻的燕国、还是同何容亲妹妹联姻的卫国?

    而所谓的联姻,也不过是他的政治手段,用以蛊惑卫国民心的花招。

    在当她在辽国边境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消息的传递有误,然而待查证之后,她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不可能是姑姑做的,毕竟当初何容对娘亲对自己所作所为就已经让姑姑恨意刻骨了,再加上他之前还为了上位,勾结李家企图祸乱卫国并将姑姑作为他上位的工具送去给当时还是赵国太子他的兄长联姻。

    所以,姑姑是不可能答应这一件事的。

    而且,她也相信姑姑执掌朝政多年,也不会只有这点眼光,看不到何容背后的野心和企图。

    所以她就一直在担心卫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王程和孙应文的话才让她终于看清楚事实,原来是小舅舅也就是如今的卫王自头脑清醒以来就在不断的疏远和贬斥之前姑姑的亲信,并且开始亲政。

    而这些决定都是小舅舅做的。

    但是,关于卫赵联盟这么大的事情姑姑怎么可能不管不过问呢?除非是姑姑已经干涉不到了……那么就只剩下她最不愿意想的猜测,姑姑果然是被小舅舅软禁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底里不由得泛起了一层凉意。

    然而,紧接着,她就自我催眠似的蒙蔽自己,让自己不要多想,在一切都没有亲眼看到的时候,不能胡思乱想,毕竟那是她的亲舅舅,是当初神志不清的时候就抱着她的胳膊,将她认成了娘亲一直唤她“阿姐”的小舅舅。

    楚云笙的怔忡终于引来了刚刚说话的那个丫鬟的注意,她轻轻的放下碗筷,然后小心翼翼道:“不知道奴婢有说错什么话吗?”

    闻言,楚云笙抬眸笑了笑,示意她继续吃饭,然后道:“没有,只是我想起一些往事,说起来,你们也是奉命要看住我,是奉的谁的命令,王将军还是何容,又或者说是一早就算计好了我会来卫**营的你们的陛下?”

    楚云笙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正在吃饭的两个丫鬟一愣,手中的筷子差点掉落到了桌子上,她们两人飞快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立即起身对楚云笙行礼道:“娘娘说什么,奴婢听不明白。”

    楚云笙看着她们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叫她们起身,然后继续道:“你们不用紧张,我都知道的,你们也是王命难为,所以,我不怪你们。”

    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本来也是试探性的,想要给这两个丫鬟一个措手不及,然后看这两个人的反应,然而看到她们听到自己的猜测之后没有沉住气慌乱的神色,楚云笙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果然是王命。

    她们奉旨来军中伺候王程的饮食起居,监视王程的一举一动也只是其一,原来其二是卫王早已经算到自己在知道了卫国跟楚国交战之后,就一定会出现在卫军军营,所以,一早就安插好了这一步棋,只等着她自投罗网,这一次即便是没有何容抓住她,她回到卫营刺探情况,也会被这两个丫鬟甚至王程下令拿住。

    而之前虽然相处过不少的日子,但那时候的小舅舅单纯无害,并不会想到那么,但现在的卫王之所以能对她的性格和行动这般了解,多半也是要谢谢他的那位端妃吧。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底里的寒意更甚。

    或者,姑姑被软禁在公主府,这一招也有那位端妃的手笔,毕竟姑姑这些年在朝中经营和号召力,岂是刚刚亲政的卫王可以比拟的,然而她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败下阵来,让人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她身边的亲信的背叛。

    春晓。

    想到这两个字,楚云笙脑子里又浮现出当初那个身姿俏丽,反应敏捷,但是行为做事都很果决的女子。

    而就是这样一个对姑姑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的单纯女子,却让她如何也跟此时卫王宫中受尽三千宠爱的端妃联系不起来。

    或许,所有的谜底也都只有等到自己亲自去揭开了。

    一时间,楚云笙的脑子里浮现了诸多的想法,然而下面还在保持着躬身行礼的两个丫鬟却不知道她此时心中所想,她们面上皆是不安,那种被楚云笙猜中了心事的不安。

    楚云笙猜测,也许她们当初在被卫王授命的时候,卫王也没有想到她会先一步被何容抓到,然后再被何容以“丽妃娘娘”的身份送来卫营,所以这两个丫鬟以及王程对她是既不能抓住送回卫国,又不能放跑了,而且还得礼遇三分。

    “请娘娘恕罪。”

    那两个丫鬟搞不清楚楚云笙此时心里所想,却又不敢贸然承认楚云笙所问的问题,只能一个劲儿的求罪。

    而这种请求恕罪也只是表面上的,她们也都知道楚云笙虽然身份尊贵,但现在是卫国的军营,她再尊贵,也不能在这里发号施令,所以她们的眸底倒并没有半分的请罪之情。

    楚云笙也自然是知道怪不得她们,她摆了摆手,然后道:“起来吧,你们也只是奉命行事,我不怪你们。”

    说着话的时候,楚云笙感觉到一道目光从外看了过来,她抬眸,就看到不远处的庭院里站着孙应文的身影,今晚月亮很满,他身披月光站在廊檐下,给他文弱的身子又多添了单薄。

    只一眼,楚云笙便收回了目光,她看着面前已经站起身来的丫鬟,然后对其中一人唤道:“夜里风大,去把门窗都关上罢。”

    闻言,那丫鬟也就立即起身去关门窗。

    楚云笙的眸子状似不经意的在她们两人的脸上扫过,实际上是在观察她们两人的表情。

    因为她估算着时间,药效应该差不多了也要发作了。

    既然跟孙应文商量好了今天晚上要出发,所以她和素云就必须得解决掉面前这两个丫鬟,然而她们两人也都是奉了亡命行事,实则对她并没有过什么伤害,所以楚云笙也就没有想着下杀手,只是在今晚她们的食物里放了能致人晕眩的药,而这药的剂量够她们一觉睡到明天早上了。

    这还是今天中午她吃饭的时候,趁那两个丫鬟不备,让素云下去准备的,正好派上了用处。

    果然,就在那丫鬟关好门窗回过身来的时候,她的身子突然一个趔趄,险些没有站稳,还是她反应极快,抬手扶住了一旁的柱子,这才稳住了身形,而旋即,越发大的晕眩感袭来,这一次她再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另外一个丫鬟也同样回眸看向自己,然后两人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见状,素云还上前了一步,继续给她们点了昏睡的穴道,确定她们短时间内再不能生出幺蛾子,然后这才回到楚云笙身边,抬手利落的把在楚云笙脉搏上,用自己的内力在帮楚云笙解开被何容下的禁制。

    楚云笙没有想到素云的内力竟然如此浑厚,何容下的那般霸道的禁制,在她看来,不过眨眼功夫就能解开。

    待解开景致之后,她们两人就立即起身,开始褪去这两个丫鬟身上的外衫,然后穿到了自己的身上,等换装完毕,素云还帮楚云笙的头发做了打理,让两人从头到脚除了脸,看起来都跟这两个丫鬟没有什么两样。

    正等着楚云笙要推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刚刚还在摆弄自己藏在枕头下的小瓶子的素云突然出声叫住了楚云笙。

    “姑娘的容貌太过惊艳,辨识度很高,这卫营里应该没有多少人不认得姑娘,所以还是谨慎些的好。”

    说着,她走到楚云笙面前,抬手变戏法似得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一边给楚云笙带上,一边叮嘱道:“因为日子太赶,这只能算是一个半成品,所以姑娘要切记这外面千万不能沾到水,否则的话,很容易掉。”

    就在她说话的功夫,她就已经给楚云笙带上了面具。

    虽然她说是一个半成品,然而这半成品戴在脸上倒没有多少不自在,而且透气性也不错,楚云笙侧身到旁边的菱花镜里照了照,这一照才发现,这张面具竟然就是此时就躺在她脚边的这个丫鬟的容貌。

    这样一来,就给她们的出逃又增添了几分把握。

    等这样一切都收拾了妥当,素云才跟楚云笙一起将这两个丫鬟抬到了床上躺着,然后给她们当中的一人换上楚云笙之前褪下来的衣衫,装作是楚云笙在侧躺着睡觉的模样。

    等做好了这一切,她们两人才学着这两个丫鬟平时的举手投足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门。

    外面的月光虽满,却也不能将人的面庞照的清清楚楚,更何况楚云笙还顶着与其中一个丫鬟足以以假乱真的面具,所以那些守卫也都只是晃了一眼,就没有再多看,更没有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