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信任

    就这样,再次出发,果然如孙应文所说,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就到半山腰的卫军储备营,

    楚云笙掀开一角帘子,看到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卫军守卫,心里不免担心起来,面对这百余个精锐高手她和素云都不一定应付的过来,如今在这重兵把守的储备营,她又该如何脱身呢?

    即便是心里担心不已,她也没有将情绪写在面上,而是从容镇定的随着这两个丫鬟和素云的搀扶下了马车,一路到了他们已经给她准备好的营房里。

    才一进门,楚云笙回眸看到孙应文的身影就在不远处,他不时的回眸看向这间屋子,似是有话要说。

    见状,楚云笙坐了下来,并对那两个丫鬟道:“我饿了,你们去帮我早点吃食来,顺便再烧点热水,我等下要沐浴,这几日都没有好好洗洗身上的污秽。”

    闻言,那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但她们也只是互相看了一眼,便领命而去。

    因为她们也知道,在这重兵把守的储备营,没有功夫在身的楚云笙是逃不掉的,而去他们的那百余精锐此时都还守在这屋子周围,所以此时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楚云笙会逃走。

    因此,她们也只是略做迟疑了一下,就点头领命下去了。

    就在她们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楚云笙又唤道:“等等,你们等下看到之前那个说可以给王将军传达消息的信号兵就叫他过来,说我有话要带给王将军。”

    那两个丫鬟对孙应文本来就没什么怀疑,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也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就领命下去了。

    不多时,孙应文出现在了门口。

    他一看到楚云笙就一头跪下来,行了一礼并压低了声音道:“见过姑娘。”

    不知怎地,楚云笙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的一瞬间,她就越发笃定了孙应文是可以信任的,也许是因为即便是他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还没有搞清楚自己跟赵国到底有什么牵扯的情况下,却依然如当初那般叫自己“姑娘”,也可以说明他初心不改。

    闻言,楚云笙身子未动,只是抬手唤道:“孙大人不必客气。”

    说起称呼,她现在倒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的孙应文了,之前自己认命了他统领虎威大营,所以一直都是叫他孙大人的,而如今看他穿着传令兵的衣服,也并不像是作假,莫非他如今正的被小舅舅贬到了做一名传令兵的地步了?

    楚云笙还没有将心底里的疑惑讲出来,孙应文却似是已经猜到了楚云笙心中所想,他站起了身来,惭愧的摇头道:“姑娘折煞我了,我现在是名符其实的一名传令小兵,姑娘还有所不知,陛下罢免了我的官职,所以……”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然而眼底里却已经带上了一抹无奈。

    然而,楚云笙虽然一开始不确定孙应文是否会帮自己,那是因为她不确定此时的他到底是站在卫王一边阵营,还是站在姑姑这边阵营,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孙应文的为人和才华。

    他虽然手无缚鸡之力,是一介书生,然而却胸中有韬略,做事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御下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所以当初她才会将虎威大营的执掌权交到这一介书生手上,这在外人看来是不合适的,然而一旦接触过孙应文的人都会觉得妥当无比。

    而这样的人才,又何至于被卫王也就是自己的小舅舅罢免了官职?如今却沦落到做一个传令小兵的地步?

    莫非……真的如自己之前脑子里不经意的冒出来的那个让她心寒的可能?

    只是那个可能不仅仅让她心寒,更让她觉得害怕。

    所以,也只是从脑子里才一冒出头来,就被她自己否定,而如今当初属于姑姑亲信的孙应文被这样放逐和打压,又怎么一说?

    不等楚云笙开口,孙应文抬手挠了挠头皮,然后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实在不瞒姑娘,陛下自亲政以来,就听人非议,处处疏离我,所以,我这般被贬官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

    他虽然说的轻描淡写,然而楚云笙却听的如同丈二和尚,她依然没有听出来小舅舅之所以贬斥孙应文的理由,而那两个丫鬟出去也有一会儿工夫了,她怕她们随时回来,所以也就没有卖关子,直接道:“为什么?我离开了这段时间卫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出现如今的局面?我听说卫王亲政,公主退回公主府闭门谢客,而卫王就在此时下达了要同赵国结盟甚至联姻的旨意,这一切都这般突然,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番疑惑一直压在她心口,让她险些喘不过气来,如今一口气的问出来,她觉得沉闷的心口松了好多。

    听到楚云笙的质问,孙应文立即回头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外面,然后看了一眼楚云笙身边站着的素云,楚云笙点了点头,示意他无妨,他这才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的是自从陛下回宫之后,身子渐渐好了,性情却突然变了,虽然也勤政,甚至被朝臣们说有当年先王之风,然而却明显的疏离了公主,和我们这些之前由公主一手提拔起来的朝臣,不过我想着,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也许站在帝王的立场上,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的重臣曾是别人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而至于为什么会突然跟赵国结盟甚至要联姻,这个我确实不清楚,因为这些都是在我被贬斥之后才下的旨意。”

    果然小舅舅亲政之后就开始梳理了姑姑,甚至开始清理朝中姑姑的旧部了吗?

    那么,姑姑到底是被软禁还是因为心灰意冷而决定隐退在公主府避开所有的纷争呢?

    这一点,估计孙应文也不会知道,小舅舅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想到这里,楚云笙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通通通猛跳了几下,旋即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而生,瞬间将她冰冻在了原地。

    良久,她才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看向孙应文道:“那么王程呢?他之前也是公主殿下的旧部,又为何会不但没有罢官反而能得这三军统帅?”

    闻言,孙应文摇了摇头,然后道:“可能我们跟王程不同,王程的潜意识里一直都觉得陛下才是这卫国天下的主人,而公主不过是在陛下身体有碍的时候代为打理罢了,在陛下身子没有恢复之前,他为了卫国的天下,可以说是对公主推心置腹,而这种推心置腹也确实是真心实意的,甚至不惜同李家对抗牺牲自己的生命,而一旦陛下亲政,他就会对自己,对卫国的皇族重新来一个定位,再加上他根深蒂固的思想,就觉得公主一直都是代为打理,是时候将皇权交还给陛下了,所以,如今的他对陛下,自然是铁胆忠心,而陛下又是何等精明的人,对于他这样的人才是不会错判的。”

    这一点解释倒是合情合理,楚云笙看到王程的时候,通过同他的语言交流也已经感受到了。

    想到这里,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压低了声音道:“那么你呢?”

    闻言,孙应文眼底里的眸光暗淡了一些,他深深地看了楚云笙一眼,然后便垂下眸子,有些难为情道:“我自然是忠于公主殿下和姑娘的,我跟王将军不一样,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在公主殿下和陛下之前要做一个抉择,而我也相信公主殿下和姑娘一心辅佐陛下,这一切也都是陛下一厢情愿的以为,所以,即便是逼迫我做选择,我也做不出选择的。”

    这倒是像他的性格。

    然而,能让这样一个人才做一名小小的传令兵,也真的是委屈他了,楚云笙不免有些叹息道:“委屈你了,如若当初你能和王程一样,相信如今也依然是那个威风凛凛手握重兵的虎威大营统帅。”

    听到这句话,孙应文却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然后苦笑道:“如果是陛下亲信小人疏离我,也许我如今莫说什么威风凛凛的统帅,只怕是连小命都丢了,可能姑娘对王将军有所误会,他也只是因为跟我站在不同的立场,但是品行却是一等一的,当初如果不是他冒着自己也被怀疑的风险救下我,只怕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同姑娘说话,我这个传令兵的职位也是他给的,他怕我被罢官之后留在卫都会被之前得罪过的官僚再上奏找个理由问罪,所以直接就将我带上了战场,招至他的麾下,但又碍于陛下的颜面不能给予我官衔,然而,这样却已经确保了我性命无忧了。说起来,王将军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对他并无怨言。”

    楚云笙还没有想到这一层,没有想到五大三粗的王程竟然也会有这般细腻的心思,或许之前是自己误会他了。

    而不等楚云笙开口,孙应文又道:“虽然不知道姑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姑娘跟赵国的关系是怎样,但是我也看出来了,姑娘一定是身不由己被胁迫的,姑娘想要逃走,而我此来就是为了帮助姑娘,之前在山下之所以阻拦姑娘,是因为在那里不仅仅有这上百的精兵护卫,还有赵王留下的一批精锐在埋伏,他似是也猜到姑娘一定会逃走,猜到楚军回来攻打卫军答应,所以,早就事先在从卫营退回到这储备营的一路上设下了精锐埋伏,姑娘若要逃走,不出五十米就能被他们的人抓住,所以我当时才会那般急切且冒昧的阻止了姑娘。”

    听到这一番话,楚云笙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就说何容为何会放下自己在这卫军答应甚至连一个他的亲信和精锐都不留,原来他早已经都设计好了,而他将她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拿她作为诱饵,因为他知道,只要她在这里,那么苏景铄就一定不会放弃。

    而苏景铄若要来营救自己,首先就会派兵或者佯攻,或者真的不惜重兵同卫军火拼,无论哪一种,对赵国来说,都是好事,他何容可以作壁上观,眼看着两方拼个你死我活,而他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在最适合的时候,收网。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何容,你果然是够狠,够阴险。

    她之前还是小瞧了他。

    如果今天不是孙应文的出现提醒她,那么她不就会在素云的帮助下一路找到阿铄的所在了吗?而何容恰巧就利用这一点,将他们一网打尽!

    越想,楚云笙越觉得后怕。

    论起阴谋来,何容简直就是狡诈借的鼻祖。

    看到楚云笙流露出这般恨恨的神情,孙应文又道:“姑娘可信我?”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道:“我如何会不信你,如果你是他们的人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告诉我这一点,又何至于多此一举。”

    听到这句话,孙应文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晶亮的光芒,然后他垂眸道:“既然姑娘信我,就请先给我一点时间,这半山腰建造储备营的时候还是我踩的点,所以我对这里的路线极其熟悉,今日已过上午,下午的时候,我会假意去探查地形,然后去探探这周围的埋伏,试着去找一条最捷径和安全的路线将姑娘送下山,姑娘且安心在这里等我消息便可。”

    说着话的时候,楚云笙就看到外面已经渐渐走近的那个端着饭菜的丫鬟的身影,孙应文也感觉到了,他对楚云笙点点头,就要退下。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笙突然叫住了他,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为什么愿意这般帮我?”

    闻言,已经转过身子朝着门口迈出步子的孙应文突然顿住了身子,他没有回头,低声答道:“因为姑娘值得我豁出性命。”

    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听见,他的这句话压低了声音的,虽然极小,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和无比坚定的果决。

    话音才落,就见他再也不回头,直接提起步子就朝外走去,很快便消失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