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又是熟人

    想到这里,楚云笙随口问道:“那端妃是什么来历和身份?”

    本来她对这些也并没有多少兴趣,只不过随口那么一说,然而却没有想到那丫鬟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她惊讶不已。

    只听她服了服身子,如实道:“端妃娘娘之前是在公主身边伺候的,听说从小就跟着公主了,颇得公主的赏识和欢心,而她也是被陛下钦点的妃嫔,算是卫王宫里除了之前的皇后娘娘之外的第一人了。”

    之前在姑姑生病贴身伺候,颇得姑姑的赏识和欢心?

    听到这丫鬟的话,楚云笙才发现自己对之前姑姑身边伺候的丫头和亲信几乎一无所知,唯一了解的也只有春晓,而当初姑姑也是最信任她,将什么事情都委托给了她。

    想起这里,楚云笙才蓦地想起来,自己自从在琳琅山之后被掳去了楚国之后就跟春晓断了联系,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陪着姑姑一起在公主府吗?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叫起来那个丫鬟,然后道:“那之前公主身边的丫头春晓,你们可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本来想着,同样都是在皇宫里做事的,而且这两个丫头也已经在宫里待了四年之久,肯定也是会对当初在姑姑身边的这一个亲信有些印象的。

    然而,让她出乎意料的是她的问题才抛出来,身边那两个丫鬟的面色已经齐刷刷一变,她们惊讶的面面相觑,然后才又对楚云笙服了服身子道:“娘娘可能还不知道,春晓姑娘就是刚刚奴婢们提起的端妃娘娘。”

    咯噔!

    犹如一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楚云笙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瞬间被掀起了一圈圈波浪和涟漪,并且一层一层递进开来。

    春晓就是小舅舅钦点的端妃娘娘!

    这个消息太过震惊,以至于她半天都没缓和过神来,也说不出一句话。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犹记得春晓机灵又纯粹的模样,她以前跟在自己身边也是尽心尽力,并且伺候小舅舅也事无巨细,妥帖的很,但她看向小舅舅的眼神却并无半点男女之情。

    然而,怎的她才离开了大半年的功夫,感觉卫国的天地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小舅舅亲政,姑姑闭门谢客,而春晓成了端妃,甚至本该仇对的卫赵两国竟然在短时间内行成了同盟,联军攻打楚国!

    虽然疑虑重重,虽然每一件都不可思议,但是楚云笙却不愿意再往细里想,因为这里面都牵扯到她今生最亲的人。

    现在唯有回到卫国皇宫,她亲自去拨开这重重迷雾,将一切看个仔细。

    然而,她现在被困在这里,行动都受了限制,又该如何去卫国皇宫?

    一旁的素云似是看出了她的焦虑,她上前,抬手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然后道:“娘娘身子不宜过度操劳,今日坐上这小半会儿,已是极限,您的伤口才将将愈合,所以还是早一点回到榻上歇息为好。”

    闻言,楚云笙抬眸,向素云看去,但见她眸色诚恳,眼底里的关切一览无遗,楚云笙也只好点了点头,听了她的安排回到床上歇息。

    因为心中有挂念,所以怎么都睡不着,再加上趟在那里为了不牵扯到伤口,她只能一动不动,甚至连基本的翻身都不能。

    所以,根本就睡不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花顶。

    就在她心绪难平,觉得时间格外难熬的时候,外间却传来了号角声。

    通常说来,这是一个军营紧急集合或者有敌来犯的警示。

    果然,在听到这号角声的同时,她身边的这两个丫鬟的面色也是齐刷刷一变。

    之前认真的回答楚云笙的问题的那个丫鬟对楚云笙服了服身子,然后道了一句奴婢去看看,就很快转身出了大帐。

    不多时,就看到她小跑着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并对楚云笙到:“娘娘,听说前面有楚军攻来,王将军命令我们先带着娘娘后退,往山里避避,以免等下交战会顾及不到娘娘以至于让娘娘受了惊吓。”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几乎就要喜出望外了。

    楚军来犯。

    对于现在的卫军来说,自然不是好事,然而只有她和素云明白,在这种时候,楚军竟然前往卫军的大营意味着什么。

    素云显然也有一些激动,她连忙上前搀扶起了楚云笙坐了起来。

    而一旁的两个丫鬟也动作麻利的收拾起了东西,然后跟着楚云笙和素云一起出了帐篷。

    外面已经有一辆马后在等候,不远处是正在集结的卫国士兵,偌大的大营里到处都是一片紧张的备战状态,而楚云笙这里却依然有一队不少于百人的护卫紧紧的守在马车的左右,看样子是准备护送楚云笙上山了。

    这些人的呼吸若有似无,一看就只得不是普通人,而是内功深厚的高手!

    也难怪何容敢如此放心的将自己放在这卫营里。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冷凝的笑意,然后转过眸子看向素云,点了点头,素云便跟着那两个丫鬟一起,搀扶着她上了马车。

    这一队精锐护送着她一路像后退去,渐渐远离了号角声,然而楚云笙脑子却并没有闲着。

    远离了卫军大营,按理说这应该是最好的逃走的机会,但是这些护卫和这两个看起来单纯无害,实际上也不简单的丫鬟该怎么对付?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了她们走出了卫军屯兵的那一处峡谷,眼看着就要往对面的大山上走的时候,素云抬手捏了捏楚云笙的掌心,楚云笙会意,立即道:“停下,先停下。”

    闻言,那两个丫鬟立即吩咐了前面带队的队长停下了步子。

    随着马车轮子吱呀一声停住了转动,楚云笙咬着唇瓣,面上带着些许苍白的看着那两个丫头道道:“我肚子疼,让他们先等等。”

    听到这句话,那两个丫鬟面上浮现出了一抹为难之色。

    因为毕竟现在不是在军营,在那里就是铜墙铁壁,楚云笙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的,然而在这里却不同,这山脚下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即便这里有那么多的高手护卫,如果楚云笙动作敏捷的话……那么后果就很严重了……

    想到此,那丫鬟抬手扶住了楚云笙,并趁机抬起指尖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一边对着她恭敬道:“娘娘有所不知,这一带并不安全,且不说才出了卫营不远,不远处的交战极有可能会牵连到这里,而且如果有楚军来犯,楚军有可能从后方包抄出来,我们在这里不宜做片刻停留,应该抓紧时间赶路才对。”

    而另一边,她的指尖已经注入了一小股内力在楚云笙的脉搏之上,只是一小股,让人很难察觉到,但却已经足够能探查到楚云笙此时身上的内力情况。

    在这句话话音落下的时候,她那双带着恭敬的眸子里已经多了一分轻松。

    而这一切楚云笙早已经看在眼底,这丫鬟是怕自己跑了然后她没有办法向她的主子交差,但另外一方面却又害怕如果自己一再坚持要去外面“解决肚子疼”她害怕开罪自己拒绝不了,所以,无论哪一种,哪怕这都只是楚云笙一个借口她要趁机逃走,这丫鬟也事先探查一下自己的内力,在确定了自己体内只有稀薄的可有可无的内力的时候,她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因为现在的楚云笙不仅仅脖子上有伤口根本不宜做太大的动作,而且还没有内力在身上,跟个普通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没什么两样,所以即便是这样的楚云笙想要逃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也等于是不可能。

    所以,她的眼底才多了一分轻松。

    楚云笙将她的表情和动作都看在眼底,只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她现在不能有大的动作以免牵扯到自己脖颈上的伤口,而且现在还要面对这两个功夫不弱的丫鬟和这一队上百人的精锐高手,靠她一个人之力,她几乎不可能逃脱。

    但是她还有素云在身边。

    这些人明显都被素云的外表所迷惑,就连王程都相信了素云的身份,所以这两个丫鬟也并没有丝毫的怀疑。

    据楚云笙所知,素云不仅一双妙手天下无双,医术和功夫也是不错的,所以,她身上被何容下的禁制封印,相信素云也是有办法解开的,因为之前在菱花镜里,她看到的素云的眸子里,就已经写满了自信和妥帖。

    而之所以她们这两日没有解开,为的就是怕这两个丫鬟或者其他人的探查,而一旦被她们发现了楚云笙的功夫恢复了,那么自然会对她更加警惕和提防。

    只短短一瞬间,楚云笙和那丫鬟的心里就都已经划过了诸多的想法。

    待她要开口继续坚持要下车的时候,却听见车外响起了一道声音,“禀娘娘,再前行不过半个时辰就可以到达半山腰,前段日子我们卫军在那里有修建营地,而且那里也是作为卫军的一道屏障,安全上面可以得到保证,所以恳请娘娘先忍一忍,很快我们就到了,这里实在是危险。”

    本来这一番话是不会打消楚云笙想要下车寻找机会逃走的,然而说话的这个人的声音太过熟悉,一定是她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然而,一时之间,她竟然还真的想不起来这声音是哪个的。

    想到此,她动了动下巴,示意在一侧坐着的丫鬟打起帘子。

    帘子才被打起,就看到不同于这一队精锐穿着铠甲拿着青峰和护盾装扮的清瘦男子,他只穿着步兵的衣服,面上带着笑意走在楚云笙的马车一侧。

    一看到穿着步兵服饰的他,楚云笙身边的两个丫鬟的面上也带着一丝不解,然而,不等她们发问,他已经自己弯腰行礼解释道:“小的是给王将军的信号兵,刚刚被王将军指派了来,让小的负责娘娘跟王将军那边的消息传递,所以有什么事情娘娘尽管可以告诉小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清晰的听到身边的两个丫鬟轻吐了一口气,神色也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在楚云笙抬眸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抬眸看向楚云笙。

    是他!

    一看到是他,楚云笙整个人都来了精神,她那放在袖摆下的手也下意识的紧紧的攥了起来。

    孙应文。

    怎么是他!

    如果说王程是自己的老熟人了,那么孙应文对于她来说就更熟了。

    当初,这个弱不禁风的清瘦男子,就是姑姑的亲信之一,在李家权势滔天一手遮天的情势下,他都能坚定不移的站定在姑姑这一边,帮衬着她进入虎威大营,杀掉了宋玉书夺取了虎威大营的执掌大权,从而也为彻底端掉李家奠定了坚实有力的后盾。

    当初,他也是她很信任的人之一。

    然而,时光荏苒,这才不过半年光景,王程已经变得身不由己,那么他呢?

    今天他这一袭步兵的装束出现在这里,并且阻止了自己下车歇息,又是什么原因呢?

    现在的孙应文又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他的眼底,但见他眼底一如既往的澄澈如许,满眼里都写着期待和真诚。

    他是可以信任的吧。

    在这一刻,楚云笙在心底里对自己说。

    既然心里已经有了这一判断,楚云笙也不迟疑,她对着孙应文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抓紧时间赶路要紧。”

    虽然也许大好的机会错过,但若是相信孙应文的话,那么他这么做就一定也有他的道理。

    一听到楚云笙说要抓紧赶路不再停歇,身边的两个丫鬟自然是高兴的,因此也对外面的穿着步兵衣服的孙应文打消了怀疑。

    一队人马再次出发。

    马车内也再次归于安静,楚云笙不想说什么,而身边的两个丫鬟也就安安静静的在两边坐着,因为素云是大夫,而且楚云笙的伤势还未愈,所以她自然得了在楚云笙身边坐着的机会,对此也没有人有异议,更没有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