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风云动荡

    “娘娘,您看看,这支簪子配您的肤色可好?”

    说着,素云拿起一根簪子,在楚云笙的发丝上比了比。

    楚云笙当即就意识到隔墙有耳。

    她的内力依然被何容锁住,所以只看到了帐篷里没有人,却忽略了帐篷外的不远处可能潜伏的有高手在偷听。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抬手接过发簪,然后道:“你看上的应该错不了。”

    然而就在她抬手打算要接住素云的发簪的时候,素云却并没有松开握着簪子的手,而是用簪子直接在楚云笙的掌心里写下一行字来。

    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她将掌心摊开了些许,专心去感受素云在她掌心中写下的字来。

    “我是君上派来救姑娘的”。

    这句话才写下,楚云笙不由得心惊,莫非苏景铄一早就已经料到自己会被何容抓来这卫营?

    因为她明明记得之前的丫鬟说素云是在前段时间才被王程招进军营做军医的。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的疑惑,素云又继续写下:“君上怕找不到姑娘,但想着姑娘一定会回卫国,所以派了我潜进卫营,伺机接近王程,这样姑娘一旦跟卫国联系我就会第一时间知道,却不曾想到误打误撞能碰到何容挟持了姑娘到这里”。

    这一番话,一下子就解开了楚云笙的疑惑。

    想到苏景铄,她的心里又是一暖,他为了自己做的太多太多。

    她心系卫国,甚至不惜为卫国为了姑姑和小舅舅牺牲自己的生命,然而,如今的结果却是她深陷卫营,这已经让她觉得凄苦和无助了,阿铄的人而却在这时候出现,瞬间温暖了她的身心。

    就在楚云笙愣神的功夫,素云又写:“做一张面具需要珍贵材料太多,而且耗费大量的精力,索性我这里为了能见到姑娘,并且有朝一日能帮助姑娘而早就已经开始着手做了,最多再需要四五日,就能成。”

    闻言,楚云笙心头又是一喜,她才蓦地记起来素云是苏景铄身边最得力的助力,因为她有着世上最灵巧的双手会做各种各样的面具,并且足以以假乱真。

    有素云在,给她能逃离卫营逃离何容的掌控又增加了一大助力。

    她心中一喜,正要拿过簪子在素云掌中写字,却在这时候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

    很快,大帐的帘子被掀开,之前去打洗脸水和准备早餐的两个丫鬟也都回到了大帐里,这时候再不方便和素云交流,楚云笙只头给了她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在被这两个丫鬟伺候着梳洗和用膳过后,楚云笙想出去走走,一来为了透透气,二来也是想留意一下卫营的动向。

    然而,这个要求立即就被拒绝了。

    门外守着的士兵根本就不予以放行,而将她软禁在这大帐里的借口竟然是赵王有旨,说是要她好生在这里养好伤。

    这些人都是卫国人,跟赵国也只是联盟的关系,所以对楚云笙这位赵国的“娘娘”只有尊敬和应有的礼数,但却并无半点敬畏之心,所以,即便是楚云笙拿起范儿来,这些人也根本就不会当回事。

    他们现在的目的只是为了帮何容看住她,哪里还会管她的心情到底是高兴不高兴。

    连帐门都出不了,楚云笙也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她又提议要见王程,本以为这一次也会像上一次那样被拒绝。

    然而,却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次,王程竟然主动到了大帐里来找了她。

    虽然已经快要大半年不见,但是楚云笙还是清楚的记得他的容貌。

    当初若不是她及时的返回卫国扭转大局,相信现在此时站在她面前这个身穿玄色铠甲一身肃杀之气的中年男子早已经成为了李晟一家的刀下亡魂。

    而王程看到楚云笙也并没有多少意外,他一掀开帘子走进来,就先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沉声道:“王程见过娘娘。”

    楚云笙由素云搀扶着在贵妃榻上坐着,抬眸看着他容貌坚毅的他,然后从容道:“王将军客气了。”

    闻言,王程却没有立即起身,他对着楚云笙直接跪下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才道:“刚刚是参拜赵国丽妃娘娘的礼,而这一拜,是谢谢当初楚姑娘对王某人的相救之恩。”

    这句话说完,他才抬起头来看向楚云笙,然而却并没有立即起身。

    而楚云笙也没有要叫他起来的意思,她淡淡的看着他,然后叹了一口气才道:“原来王将军还记得,我以为你已经不认得我了。”

    这句话她说的轻描淡写,然而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里面带着的淡淡的嘲讽。

    身为三军统帅的王程又岂会是傻子。

    闻言,他有些心虚的避开了楚云笙目光,然后压低了几分声音道:“姑娘的活命之恩王程自不敢忘。”

    说着,他站起了身子,然后对帐篷里其他伺候的几个人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们都退下。

    素云这时候也不能再留在帐篷里的,她垂眸看了一眼楚云笙,楚云笙只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叫她也先出去。

    等到偌大的帐篷里就只有楚云笙和王程两个人的时候,他才上前一步,对楚云笙行了一礼,才道:“只是这一次,王程实在是别无选择。”

    这句话让楚云笙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听王程的话似乎他也有难言之隐,然而他却是并不知道自己曾经是楚国公主的身份,也只是当自己曾经是姑姑身边的亲信,如今被何容挟持在身边罢了。

    不等楚云笙开口,王程似是看穿了楚云笙的疑惑一般,他垂眸,避开楚云笙那双灼灼的目光,沉声道:“我也只是奉了陛下的命令行事,如今的卫国是陛下在执政,而公主殿下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所以,这一次同赵国联盟的决定是陛下做出的,我身为臣子,理应遵从,而姑娘您……如今既已成了赵王的丽妃,于情于理,属下都应当尊敬且保护。”

    好一个于情于理。

    难道他就没有看出来何容是在挟持自己吗?如果她真的是何容的丽妃,那么何容又何止于下令让她寸步不出,连这营帐都离开不了半步?

    然而,楚云笙现在关注的重点却不是在王程的忘恩负义之上,而是她刚刚听出了王程这一番话里的重点,他刚刚说的是——“卫国如今是陛下在执政,而公主殿下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句话,什么意思?

    莫非,当初被她治好痼疾的小舅舅如今已经可以亲临执政了,而姑姑也退居到了二线?

    所以说,这些根本就不合逻辑的决定是小舅舅下的?

    想到这里,楚云笙却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睁大了眼睛看向王程,努力让自己平静和从容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卫国是陛下在执政?公主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楚云笙的话音刚落,王程就对楚云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压低了声音道:“陛下的身子已经大好了,而且自他病好之后,就已经在开始逐渐包揽卫国的大权,而公主恰好在这段时间内被歹人掳去,所以卫国也就一直都是由卫王执政,等公主伤好回国之后……”

    话说到这里,王程已经有几分说不下去。

    然而,在楚云笙认真的目光下,他不得不压低了声音继续道:“等公主伤好回国之后,也只能任由陛下去了,她现在已经决定在公主府里,哪儿也不去并且已经闭门谢客,说是已经厌倦了朝堂纷争。”

    王程的话音将落,楚云笙只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扑通一沉。

    姑姑在公主府哪儿也不去?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说真的是小舅舅开始执政的话,她也不至于在公主府闭门谢客,而她这番做法,能让楚云笙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她是被人软禁在了公主府,哪里也去不得。

    二则,她已经心灰意冷,厌倦了朝堂纷争,这也就是王程口中所描述的。

    但是,如果是第二种的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心灰意冷呢?她跟姑姑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却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因为她骨子里跟娘亲和自己一样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果敢和坚毅。

    所以,一般的事情怎么可能打倒她!

    然而,如果是第一种的话,那么这背后所隐藏的真相就太可怕了。

    她不敢想。

    话已至此,王程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叹了一口气,再次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道:“王程也是身负王命在身,为了赵卫的联姻和盟军,所以不得不这样对待姑娘,还请姑娘不要怪我。”

    说着,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对楚云笙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身大步离去,再也没有回头看楚云笙一眼。

    等到王程走远了,那两个丫鬟和素云这才回到大帐里。

    而楚云笙这时候只看着不远处的菱花镜出神。

    她的心乱如麻,只恨不得现在立即回到卫国皇宫去看一眼,看看卫国上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明明记得自己当初在被何容挟持去赵国的时候,卫国一切都还好好的,小舅舅也还好好的。

    她还记得当初在杏花树下,才清醒过来的小舅舅穿着一袭白衣,整个人纯粹的好像一张白纸。

    而怎的不过才大半年的时间,卫国就已经变成了这样?

    “娘娘?娘娘?”

    素云唤了两遍,才将楚云笙的思绪拉了回来,看着她担忧的眸子,楚云笙勉强的笑了笑,然后道:“没事。”

    说着,她眸子一转,看向身边的一个丫鬟,问道:“你们在宫里多久了?”

    这两个丫鬟步伐敏捷,一看就是有些功夫在身的,而且轻功不错,还有她们的举手投足间的灵敏和做事的谨慎,也跟宫里头的丫头没什么两样,所以楚云笙才猜测她们应该是从宫里头出来的丫鬟。

    闻言,被楚云笙问道的那个丫鬟转过身来,对楚云笙行了一礼,这才答话道:“回娘娘,奴婢十岁就进宫当差了,今年十五岁,已经在宫里伺候有四年多,这一次也是陛下亲自拨了奴婢姐妹两人前来前线伺候王将军的饮食起居。”

    能被小舅舅亲自点了来伺候王程饮食起居的人丫头又怎么会是一般人?

    而小舅舅又为什么要放这么两个伶俐的丫头在王程的身边?是为了监视他,还是因为真的重视他,而专门派了得力的人来伺候他的饮食起居?

    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楚云笙的脑子里,但她又不能开口直接问这两个丫头,而且相信她们也不会告知她实情。

    她沉默了半天,既不叫这丫鬟退下,也不叫她起身,良久,才问道:“那陛下现在可还好?以前我听说他身子一直都不便,现在应该是大好了罢?”

    一听她提起陛下,这两个丫头的面上瞬间浮现出了一抹潮红,尤其是那个还在弯腰给她行礼的那个丫头,她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都已经遮盖不住了,她低头,掩盖自己这一时的失态,并答道:“陛下的身子已经大好,而且朝臣们也都夸赞陛下处理朝政颇有当年先王之风,并且说是先王有灵庇佑陛下,才让我卫国如今得此明君。”

    庇佑吗?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底里泛起一丝莫名的酸楚,然而,她也只是眨了眨眼睛,便将那一缕酸楚给压制了下去。

    见她不答话,那丫鬟以为自己回答的还不够好,便又道:“而且,前段日子,陛下也听从了朝臣们的建议在开始广纳后宫,现在全国各地州府都在给陛下选妃呢。”

    “哦?是吗?”

    这句话楚云笙倒没有什么感触,毕竟如果真的是小舅舅亲政,那么朝臣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他扩充后宫,让他给卫国皇族增添子嗣。

    然而,接下来那丫鬟的一番话却让楚云笙有些意外。

    只听她继续道:“听说,陛下下令让选上去的秀女们都还要给端妃选上一选,经过端妃看上了的秀女才会上呈报给陛下。”

    以前小舅舅还有痼疾的时候,为了给卫国的皇族留下一个子嗣,姑姑才不得不立了李家的李月容为后,而她却从没有听说过卫国的皇宫里还有一位端妃。

    想来,那端妃也是后来小舅舅才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