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同归于尽

    何容的话音刚落,他们身后的林子里突然涌出来黑压压的一大片穿着黑衣夜行服的人,这些人周身所笼罩的杀气丝毫并不比之前的两拨弱,而且人数众多,少说也有上千人。

    这么多人来对付只有几十个手下的苏景铄,而且他们刚刚从码头一路厮杀至此早已经疲乏,此时在面对数量悬殊巨大的杀手,根本就不是对手!

    楚云笙只差没有喊出来,让阿铄快逃的话。

    如果这时候不是何容抬手点了她的穴道的话。

    然而,即便是面对这海浪一般涌到面前的杀手们,苏景铄的神态却并不见有丝毫的紧张。

    楚云笙被何容钳制着,又点了穴道,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牢牢地锁定住场中的他。

    眼看着那些黑衣人冲出林子,很快就就要到达苏景铄面前,却见之前一直都从容镇定的苏景铄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厉啸。

    这一声厉啸带上了他几分内力,直接破空而出,即便是在如此众多人的脚步声和击杀声中,依然让人忽视不得,所有人都只觉得耳朵一片嗡鸣,下意识的就要运起内功去抵抗。

    而楚云笙则比他们要更惨一点,她内力用不上,身体又被禁锢,所以只能硬生生的承受了那一片嗡鸣。

    但好在,苏景铄的那一声厉啸却并不似是要针对某个人而发出的杀招,只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嗡鸣,不等楚云笙感觉到不适,那厉啸就戛然而止了。

    看起来,他更像是在发出某种信息。

    难道,阿铄还有援军?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底一个机灵,而身边的何容明显也感觉到了意外,他冷眼看着苏景铄,然后就要指挥着刚刚因为苏景铄这一声厉啸而不得不顿住步子的自己的属下继续前行。

    但却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到身披一身清凉的月光的苏景铄突然笑了。

    他人虽俊美,气质也是举世无双,然而在这样的夜色里发出这样的笑容来,看在旁人的眼里,还是有几分诡异。

    然后,就听到他道:“赵王今晚的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

    他的话音才落,就见到从他带着天杀精锐奔赴过来的方向突然响起了漫天的呼啸声,利箭破空的声音。

    不过片刻,之前还空空如也的空地上,突然涌现出无数个弓箭手和手执闪烁着青芒的天杀部下,而这些人的气场比起何容这边显然更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若只论人数上看,两边也看不出优势,楚云笙只看到两边都是黑压压一群人,但具体数量却难以分辨。

    然而,不等她细想,在看到那第一波箭雨破空而至穿破冲杀在最前面的何容的那一群黑衣人的胸口的时候,他们冲杀出来的林子后方突然响起了一片厮杀声,刀剑相接声,而前面的这些人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最后在何容没有下达命令之前,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提着剑冒着箭雨往前冲。

    然而,即便是他们身法高绝,冲过了箭雨所覆盖的范围,等待他们的也是天杀的精锐们那已经准备好饮血的刀剑。

    一时间,场面呈现一边倒的情形。

    见状,何容的面上再难维持之前的从容和自得。

    楚云笙被迫靠着他,此时甚至能感受到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迫人的寒气。

    “看来是我低估了他。”

    何容咬牙,在楚云笙身边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话音才落,他就要起身带着楚云笙往后退,然而这时候,苏景铄的身子已经犹如变戏法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刚刚还有百米远的距离,就到了他们跟前。

    而虽然这才不过百米距离,然而,这当中隔着正在厮杀在一起的两帮人马。

    他是怎么做到的?!

    相比起这个的惊讶,楚云笙更担心他这样一个人深入何容这边会不会受伤。

    他人到了,剑也就到了。

    楚云笙只感觉到一片散发着森然寒意的剑气,紧接着就看到苏景铄的剑尖已经对准了她身边的何容挑了过来。

    何容的反应也是不慢,若换做平时,他跟苏景铄的功夫应该是势均力敌的,这一剑他本可以轻易避开,然而此时却不同,他要带着一个被他点了穴道丝毫动弹不得的楚云笙。

    所以,这一剑,根本避无可避。

    所以,楚云笙成了何容唯一的选择。

    他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抓起了楚云笙,然后用楚云笙抵在了苏景铄落剑的位置。

    见状,苏景铄心底一慌,再不敢近前一步,并且连忙收了这一剑的去势,也正是因为他反应的快,所以这一剑才收的及时,否则的话,只凭那剑气都能给楚云笙一记重伤。

    这边,苏景铄才将那一见的去势收回,而何容就已经趁机带着楚云笙后退了数丈,而同一时间,他的部下连忙在他和苏景铄当中铸起了人墙壁垒,让苏景铄再难靠近半分。

    “从来都听说赵王是个无耻小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竟然会用到别人做盾牌。”看到楚云笙被何容挟持着又离开自己这么远,而且似是更难靠近,一贯好脾气好风度的苏景铄也来了火气。

    闻言,何容却似是浑然都不在意一般,他的手越发用力的将楚云笙往自己胸口拉了拉,然后挑衅似得笑道:“那又如何?楚王才是好手段,竟然会在孤的身边安插人手,将错误的消息传递给孤,最后来个将计就计,这等心智,孤是赶不上的,但是你千算万算,却唯独算漏了一旦,你是没有想到她会落到孤的手上吧。”

    说着,何容抬手一点,就解开了楚云笙的穴道,然后继续道:“孤相信,只凭将她拿捏在孤的手中,今日这一局,你就胜不了。”

    说着,何容手腕一抬,就夺过了身边一个护卫手中的剑,并将那剑搁置在了楚云笙的颈间,只眨眼间,楚云笙那白皙的脖颈上就有一道殷红的血珠冒出。

    看的不远处的苏景铄心惊肉跳,他手腕一抬,就制止了他这些部下继续厮杀,而何容的手下也在这时候都停住了手。

    “今日,咱们也算是打个平局,此次,是孤自大,算漏了,所以落到楚王的手中,孤也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如果楚王要这般赶尽杀绝的话,孤不介意带着她一起陪葬。”

    虽然在这样的时候,用一个女子作为威胁太过无耻,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何容最后的办法。

    虽然他现在的部下还有一小半,仍旧可以一搏,然而苏景铄这边已经埋伏好的人,设计好的包围圈,又怎么可能是他轻而易举就能逃脱的了的。

    所以,他的败落只是必然。

    只是,正如他所言,苏景铄算漏了一点,他绝对没有想到楚云笙会落到何容的手上,有了楚云笙在,何容就等于拿捏住了苏景铄的软肋,让苏景铄有所顾忌,所以今夜这一站,两边都没讨到好。

    想到自己不但没有帮到苏景铄的忙,此时反而还成了他的拖累,楚云笙就觉得懊恼不已,都是她对阿铄不够信任,都是她吃醋妒忌,所以这才以至于她已经到了楚营都会自己逃出来再落入何容的手中。

    如果不是她的话,阿铄此时也不会如此为难。

    她抬眸,远远的看着苏景铄,看到他就要下令手下的人手撤退,楚云笙连忙大声道:“不要!阿铄,不用管我!”

    现在天下的局势何容苏景铄和她比谁都清楚,赵国虽然一家独大,已经成就一方霸主,然而赵国的政权却是牢牢的掌握在何容的手中,只要何容一死,那么所谓的霸主也就名存实亡,她相信以阿铄能力覆灭赵国也是轻而易举。

    而一旦错过了今晚,放何容归山,他再联合燕国、卫国,举兵伐楚,那么楚国将是四面受敌,楚国危矣!

    所以,今晚这一战,至关重要!

    不仅仅是楚云笙想到了这一点,在苏景铄身边的一名亲信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看着苏景铄就要下达撤军的命令,连忙起身挡在了苏景铄面前,并一头跪了下来,铿锵有力道:“君上三思,如此大好的机会,不能因为一个女子就错过了,如果错过了此次,只怕会陷楚国于危难之际,再想扼住赵国的势头就难了,所以,君上请以大局为重。”

    他的声音才落,在苏景铄身边的那群人里,顿时就起身好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在苏景铄身边跪下。

    然而,对于这些,苏景铄像是充耳不闻似得。

    他只稍微抬手,示意这些人退下,然后望着此时被何容挟持的楚云笙,喃喃道:“机会还可以再创造,既然我能杀的了他一次,那么就能杀第二次,而阿笙只有一个,如果阿笙都没有了,那么,对于我来说,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这句话是对他自己说的,也是对他身边跪着的几个人说的,声音很小。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也就让不远处的楚云笙听了分明。

    那如玉石抨击一般好听的声音说出来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她只觉得她的身心都被人暖了个彻底。

    这才是她的阿铄。

    他都能为她抛下一切,而她又有什么畏惧!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绝然,然后她对着苏景铄笑了笑,她的嘴角才微微上扬,那笑意才到嘴边,她的身子已经绝然的朝着何容搁置在她颈间的剑扑了过去。

    在看到她那突然绝然的一笑的时候,苏景铄的心也在那一瞬间似是被人用剑挑破,他大惊失色,就要不顾一切的冲过来。

    然而,依然还是晚了一步。

    那锋利的青峰瞬间擦着楚云笙的脖颈而去,当即泛起了一片血色。

    而也在同一时间,何容一意识到了楚云笙的异样,他的眸色一变,手也反应极快的收剑。

    虽然还是慢了一步,让那剑锋擦着楚云笙的脖颈而去,但好在是没有伤着要害,只是割破了颈部的皮肤。

    而到了这时候,何容连忙抬手封住了楚云笙的穴道,再不敢给她任何一点儿机会动弹,同时他动作利落的抬手撕裂到他的袖摆,然后迅速的给楚云笙那还在冒着血的脖颈包扎。

    见状,楚云笙却是丝毫也不领情。

    她知道何容要留着她的命做什么,所以,她宁愿这时候选择自尽,因为她一死,那么今晚就再也没有任何可以阻挡苏景铄杀了何容的理由了。

    而阿铄为她报了仇,她也算是死而无憾。

    但偏生,在最关键的时刻,何容出了手,让她跟他同归于尽的计划落了空。

    “你们两个倒是情深,一个为了另外一个连唾手可得的独霸天下的大好机会都不要了,另一个却宁愿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要他受到半点威胁,倒是好一对鹣鲽情深,可惜,孤不会如你们的愿。”

    这一番话,何容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的,他一手揽着楚云笙在怀里,一手直指不顾一切扑过来此时正被自己属下拦住的苏景铄道:“她的命现在在你的手上,孤只问你,退不退兵?”

    闻言,苏景铄没有丝毫的迟疑,他连忙对身边的众人下令道:“退下,我以楚国皇室的名义起誓,今晚再不追究赵王的去向。”

    听到这句话,何容的面色却依然没有缓和半点,他冷眼看着苏景铄的部下都退去,他这才抱着被点了穴道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的楚云笙准备转身向林子里退去。

    而这时候,身后不远处的苏景铄的一句话让何容的身子一愣,面色更差了几分。

    只听苏景铄看着何容准备离去的背影负手而立道:“不过,我奉劝赵王,现在还是不要回赵营的好,我只说今晚不追杀你,却并不曾许诺今晚已经埋伏好的陷阱不会启动。”

    说着,但见何容转过了头来,看向苏景铄,苏景铄才继续道:“另外,只怕现在赵营也应该是一片战火了罢。”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然而这句话里所包含的的意思,却让在场的所有的赵国人心底一惊。

    闻言,何容的身子轻晃了一下,但紧接着,他抱着楚云笙的步履便越发坚定了起来,他再不看苏景铄一眼,转过了身去,直接运起轻功往林子里跃去,并在离去之前,留下了这一句话:“苏景铄,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