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禁锢

    不同于上一次同玉沉渊来无望镇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作为最靠近辽国的港口,再加上又处在三国交汇处,所以无望镇极其的繁华,走在街道上,到处都是游历的侠士或者经商的商贩。

    而这一次,在楚云笙随着何容的马车进入无望镇之后才看到,因为战争的影响,这里早已不复当初的繁华。

    虽然街道上三三两两还开着一些铺子,然而却鲜少有人问津,就连路上都没有几个行人,那些还在开着铺子的店家也都没精打采的倚靠在门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何容一行人,已经算是偌大的城池里最引人注意的了,然而,那些店家在看到他们并非奔着他们的铺子而来的瞬间,眸子里刚升起来的零星的希望又瞬间破灭了下去,再也不看何容一行人一眼。

    楚云笙本来以为在这紧要的当口何容不会选择堂而皇之的走进无望镇,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但走进来了,还选在了这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这客栈里的客人不知道是被他的部下提前清走了,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客人,等到楚云笙走下马车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大堂,以及掌柜的那一副谄媚的嘴脸。

    沿路走来,她都在观察,何容走的这一条路线并不会经过之前她跟蓝衣阿呆兄约定的那家客栈,而且还隔了有三四条街道。

    所以,本来还抱着看一眼那客栈的念头,也就此作罢了。

    虽然,她心知阿呆兄应该也不会那么傻,会一直在那里等她,如果没有见到她,也应该跟着蓝衣一起去找她了。

    而她们找她的途径无非只有两个地方,一则楚营,二则赵营。

    想到这里,楚云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何容走到她身边,抬眸扫了她一眼道:“怎的?对这住处并不满意?”

    闻言,楚云笙看都没看他一眼,便直接起身往客栈里走去,并道:“岂敢。”

    何容也没有说话,跟着楚云笙的步子走进了客栈。

    此时正值午饭时分,店家已经将饭菜都上好了,楚云笙也不客气,坐下来就直接动手开吃,全然不顾一旁何容身边的那些护卫们流露出的惊诧眼神。

    何容面上依然带着从容的笑意道:“你以前爱吃的红烧蹄。”

    说着,他就将自己面前的那一盘红烧蹄推到了楚云笙面前。

    楚云笙抬眸,正瞧见他眸子里带着零星点点的笑意,而这笑意不似平时那般冷淡,倒多了几分人情味。

    再加上他说话的时候的语气和神态“你以前爱吃的红烧蹄。”

    倒是像极了久别重逢的友人在关切热络的为她布菜。

    只是她和他之间,怎么可能是友人。

    他们之间只有无穷无尽的仇恨,至死方休。

    至于他的神态和关切,在楚云笙眼里也不过是为了达到他想要的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演戏。

    想到这里,楚云笙眸色一冷,扫了一眼何容推过来的菜,然后淡淡的笑道:“可惜,人的口味是会变的。”

    说着,她直接越过了何容推过来的菜,改为去夹更远处的。

    听到这句话,何容眸色一僵,但也只是一瞬,他便恢复了常色,然后也坦然的拿起了碗筷开始用餐。

    楚云笙才不会因为憎恨何容而饿着自己,因为若是想找到机会逃走,那么体力是必须的,所以她只吃自己的饭,全然当何容不存在。

    一席饭吃的冷冷清清,楚云笙只顾着低头吃自己的,至始至终都不曾看何容一眼,而何容也垂眸看着自己的碗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头到尾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等到楚云笙吃饱喝足,何容也放下了碗筷,他抬手招来了两名护卫道:“送娘娘回房休息。”

    闻言,楚云笙也不说什么,很配合的起身,跟着这两人往楼上的客房里走。

    她知道何容是在等。

    他在等阿铄的船只靠岸。

    然而,她却被困在这里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想到这里,楚云笙的心情就开始急躁起来。

    那两个护卫将她带到房里之后就关上了房门出去了,楚云笙在房间里转悠了大半圈,找到了两扇窗户,但都已经被封死,这房间唯一的出口就是房门,而不用想,门外一定站着护卫把守,所以除非她能恢复功夫,否则是根本逃不出去的。

    而且,就算是恢复了功夫,何容的那些时护卫各个都是顶尖高手,她也都不是对手,所以无论如何,她的逃跑计划都是希望渺茫。

    但是,阿铄怎么办?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何容的探子们探到,他已经暴露。

    而何容,是个心思何其缜密的人。一旦他做出了要在无望镇击杀阿铄的计划,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十足的把握!

    阿铄。

    阿铄。

    阿铄。

    楚云笙满脑子都是他的名字,他的身影,以及他现在所面临的危险和困境。

    所以,她哪里还有闲心睡下去。

    在屋子里转悠了几个圈之后,再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楚云笙索性爬到了床上开始打坐,试着用之前阿呆兄交给自己的一套吐纳之法来运行自己已经被封印的真气。

    她也只是没有办法,抱着最后的希望试一试的念头,却没曾想到,在这样不放弃坚持了一刻钟之后,那被何容封印在丹田里的真气还真有那么一小缕随着她的吐纳而泄露了出来。

    而且,楚云笙还惊喜的发现,随着她吐纳运气的时间加长,那一小缕真气也在逐渐壮大,如果起初只如头发丝一般粗细,那么在她盘腿打坐了两个时辰之后,能被她自己所驱动的真气就足有拇指粗那么一股了。

    然而,这比起她本身浑厚的真气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但真气汇聚在一起的速度却明显比最初快了许多,而且这速度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加剧。

    楚云笙相信,不出今晚,她就能冲破何容给她的禁制。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是一喜,也越发认真的运起真气来。

    只是,这欣喜之情还没维持了多久,就被外面何容的脚步声打破,楚云笙一怔,立即回过了神来,她立即躺下,面朝床内,做出正在熟睡的样子。

    在何容推开房门的一刹那,她也将将趟好。

    在房门吱呀一声关上支行,楚云笙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床边,她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何容到她房里来做什么?

    莫非,现在就已经有了阿铄的消息?

    而这个猜测才在脑子里冒出来,楚云笙的心就跟着砰砰砰乱跳起来。

    是她暗自咬了咬舌尖,这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而此时,何容就站在她床边,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其他的声音,楚云笙竖起了耳朵,甚至都听不到他清浅的呼吸声,然而她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头顶。

    不需要她睁开眼,也知道此时何容正抬眸认真的看着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躺在床上的楚云笙只感觉自己才像是站在屋子中央被架在火上烤的那个人,有些手足无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装不下去了,呼吸都快要跟不上自己的频率的时候,何容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淡的,带着从容优雅,也带着一如既往的压迫感。

    那种久居人上的威压已经在他一举手一投足,甚至吸纳吐气中就已经根深蒂固。

    闻言,楚云笙倒也没有觉得尴尬,她并没有睁眼睛,依然是躺在床上,然后伸了一个懒腰道:“你管我睡不睡?碰到自己不想见的人,我装睡还不行吗?怎么,这也违背了赵王的律法?”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何容已经站了半天的身子却突然动了,他身子一倾,就靠在了床边,然后伸出两只手来,分别按在了楚云笙的左右两边肩膀上,迫使楚云笙睁开眼睛看着他,他才道:“孤劝你最好还是识相一点,否则的话……”

    后面的话,何容没有再说下去,而他的嘴角已经微微上扬,带上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楚云笙竭力动了动,奈何何容的力气太大,在他两只手掌的掌控下,她的肩膀就跟被钉子钉在床上没有什么区别。

    挣扎不动,她也就索性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抬眸睁大了眼睛,看向何容道:“否则的话,赵王又当如何?”

    闻言,何容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而他眼底里的冷意也更上了一层,他挑眉,玩味道:“否则的话,孤就要考虑是否要带你去看看你的苏郎被击杀的现场,如果你老实听话的话,孤心情好了,自然会带上你去欣赏一番,看看你的苏郎是怎样被一群高手围困,最后精疲力竭而死,可如果你要是不听话,还这般处处顶撞孤的话,那你可是连你苏郎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呢!这样想想,你难道不会觉得遗憾?”

    “你!”

    楚云笙当然不会觉得遗憾,因为即便是她为阿铄担心,但是也相信阿铄的强大,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骂他混账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还是被楚云笙强行给咽了下去,因为何容的话几分真几分假,若真的是没有带上她,她又如何能见到阿铄,如何放得下!

    苏景铄是她的软肋,何容现在就已经能很好的利用这一根软肋。

    见她没有了之前的气焰,人也顿时消沉了下来,何容却收敛了面上的笑意,他眸色一冷,继续道:“果然,他在你心里很重要呢!”

    说着,他的手突然一松,蓦地松开了钳制住楚云笙双肩的手,而不待才得了自由的楚云笙活动,何容的手指已经迅速的抬起了楚云笙的手腕。

    那一股强大的不容抗拒的力道让楚云笙根本没有机会反抗,也反抗不了。

    在楚云笙还没有看清楚他在做什么的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她的手腕上多了一个似是用玄铁打造的手环。

    准确的说,她和何容的手腕上同时多了一个玄铁手环,何容的大一点,她手腕上的这个小一点,而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玄铁手环又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似是有什么机关,而何容刚刚就是启动了哪里的机关,那手环才会咔嚓一声响就紧紧的扣在了她的手腕上,即便是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能将这东西从自己的手腕上扒拉下来。

    而待她起身,抬起手来,想要转动一下看看哪里有机关的时候,何容已经先她一步站起了身子,而何容这一站起了身子,就连带着她的手腕传来了一股力气直接将她从床上拖拽了起来。

    “所以,想要逃走?不可能。”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想要逃走的念头,何容动了动跟楚云笙纠缠在一起的玄铁手环,笑的如沐春风。

    只是那春风带着料峭的寒意。

    “你这是做什么?你为了锁住我也是煞费苦心,这是打算吃饭睡觉甚至如厕都带上我吗?”楚云笙一边站着穿上鞋子,一边不忘讽刺一旁的何容。

    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何容还面色如常,但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眸子里也浮现出了一抹几不可见的赧色,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他别过头去,面色如常的看向门口道:“那倒不至于,相信过了今晚,也就用不到这东西了。”

    闻言,刚刚穿好鞋子的楚云笙差点一个踉跄,她连忙抬头,看向何容,想从他的眸子里看出蛛丝马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果然,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了吗?阿铄的船今晚就要停靠在无望镇的港口了吗?

    然而,何容却并不看她一眼,他手腕一动,便牵扯着与之相互关联的楚云笙一并朝着门外走去,并道:“你不是想要去见你的苏郎吗?咱么这就去。”

    说着,再不看楚云笙一眼,直接大步朝外走去。

    而楚云笙也被他手中的玄铁手环拖拽着,迫使她跟上了他的步子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