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重生

    那胖子本就身的肥硕,而楚云怡身材娇小,在他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事实上,楚云怡也并没有打算反抗。

    她的眉眼里带着笑意,甚至还抬脚主动勾住了胖子的腰际,用大腿上光滑的肌肤蹭着胖子腰上那滚滚肥肉。

    而那胖子哪里经得起她这样的挑逗,待那门口守着的年轻人一走,他就饿狼扑食一般对着楚云怡扑了过来。

    楚云怡被他压的险些背过气,在那胖子看不到的角度,她的眼底里噙着泪意,而面上嘴上甚至身体都在努力的迎合胖子。

    夜色宁静,皎洁的月已经躲在了云层里不肯出来,外面清凉的夜风拂过大帐的帘子,时不时的露出帐内的一角暧昧和旖旎。

    偌大的赵军军营里,此起彼伏都是鼾声如雷,没有人注意到这一角此刻正在上演着什么,更没有人会知道那个从前锦衣玉食被父皇和兄长宠上了天的傲娇公主此时此刻内心和身体正经历着怎样的煎熬。

    一番**过后,胖子已经是大汗淋漓。

    他本就不如那些年轻人身强体壮,虽然体格胖,但也多半是虚胖,这会儿工夫,就已经提不起力气,在一番酣畅淋漓的泄欲之后,他整个人已经累倒在了楚云怡的身上。

    虽然身体再不想挪动分毫,然而嘴上却依然是不客气道:“看你也不是个雏儿,一开始还那么装嫩,老子还以为这就是夺了你的贞操呢!”

    在他打量了一番赤身**的楚云怡之后,毫不留情面的说出了这句话。

    而听到这句话的楚云怡心里顿时犹如刀绞,然而面上却还是带着笑意道:“奴家这样也要分什么人,所以最后看是大爷您,奴家不是放开了嘛!”

    她这一番话,听在那胖子的耳里,只觉得甜丝丝的,心情也没有来由的舒畅,他将下巴埋在楚云怡的颈窝间,深深的嗅了一口气,然后道:“可惜了啊,可惜上头不放过你,不然押了你小娘子在我帐内,定要让你天天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刻值千金。”

    说着话,胖子的手探到了楚云怡的胸口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然后继续道:“这水嫩的,要是没有受这些刑罚,还指不定是多么可人儿的一个人呢!”

    虽然楚云怡早已经在决定面对这胖子的那一刻将所有的豁出去了,然而,看到他继续轻薄自己,她的胃里依然觉得阵阵作呕,然而,面上,她依然笑着道:“是啊,可惜了啊,不然,奴家还真的想好好的再伺候大爷呢。”

    说着话,楚云怡纤细的手也攀上了胖子的腰际,然后顺着他的腰部肥肉一路往下,到了他的大腿上,最后滑向那隐秘的一处,再稍稍用了两分力气一捏。

    “嗯……”

    那胖子舒服的直哼哼,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只将脑袋靠在楚云怡的颈窝子里,享受着楚云怡的“伺候”。

    而这时候,楚云怡的眸子里却已经渐渐的染上了一层寒霜,她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准确无误的抹到了那胖子刚刚脱落在一旁的衣衫,趁着胖子失神之际,她的指尖穿过衣衫的间隙,准确的摸到了那一把自己早已经看准了的匕首。

    在她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匕首的一瞬间,她另一只手中的动作骤停,改为抓起旁边的一团被胖子撕裂的自己衣衫的碎布,在握着匕首的手从捅像那胖子腰际的一瞬间,她手中的碎布也已经立即趁着胖子的一声惊叫发出之前塞进了他的口中。

    那胖子眼里还带着不可思议和歇斯底里的愤怒,他膝盖一顶就将楚云怡高高顶起,抬起手来就要来掐楚云怡的脖子,而这时候楚云怡已经反应极快的拔出了插在他腰际的匕首直接对准了他的心口用力刺下。

    这一下,准确无误,也狠辣无比,带着她所承受的所有屈辱和恨意,带着她身体所能施展的全部力气。

    当即,那胖子心口上贱起的血水喷了她一脸,然而她却似浑然不觉,那一只手还在死命的将那匕首往他的心口更深处推,而另外一只手依然在死死的用碎布塞住胖子的口。

    就这样,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楚云怡感受到胖子那带着温热的血溅到她的脸上身上一点一点凉了下来,而胖子的身子也渐渐放弃了挣扎,开始僵硬,她才回过神来。

    胖子已经死了。

    而这一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胖子自奋起反抗之后,他的手就死死的卡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她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当到了刺杀胖子的这一下中,所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性命还在胖子手中。

    此时回过神来,她才觉得自己呼吸紧迫,喘不上气,只怕再晚那么片刻,她也会死在这胖子手中。

    但好在,她最后赢了。

    想到这里,楚云怡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抬眸看向头顶上方昏暗的大帐,眸子里的寒芒更甚。

    她的嘴角还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衬着这昏暗的烛火越发显得诡异。

    不等楚云怡稍作休息,她就已经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虽然很慢,但渐渐的在靠近这座帐篷,她眸色一冷,连忙从地上翻身起来,在翻身而起的瞬间,她的眸子划过赤身**的胖子,想到就在刚刚,自己为了生存竟然还在这人的身下婉转承欢,她的肺腑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但也只是一瞬间,她就稳定了自己的心神,然后又拔出了还插在胖子身上的匕首,对着他那已经渐渐冷却的尸首又恶狠狠的补了几刀。

    即便是这样,她依然觉得不解气。

    但眼下,外面的脚步声渐近,她也没有时间再耽搁,所以,连忙胡乱的抓起地上自己被撕烂的碎布条将自己身上沾满的胖子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再用力的将那胖子的尸首翻了过来,改为朝着地下躺着,这样从外面看,也只当成他是趴在地上睡着了。

    在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楚云怡已经躺在了胖子身边,她的右手边不远处还藏着刚刚刺杀胖子的匕首。

    脚步声终于停在了大帐外。

    “大哥,大哥?哪还有什么吃食,我找来找去,就看到灶头上还有俩馒头,你要不要?”

    那瘦子在门口喊了两句,却没有听见大帐内的回应,他动了动身子,步子依然有些晃悠,然后又喊了一句:“大哥?”

    他自然不会知道他的大哥已经永远都不会再回应他了。

    这时候,楚云怡娇滴滴道:“你大哥他睡着了,叫你不要打扰他好梦,你把馒头送进来吧。”

    闻言,那瘦子年轻人显然也并不怀疑,他手上还拿着馒头,另外一只手就挑开了帘子直接走了进来。

    在帘子被掀起的一瞬间,他看到他大哥确实是趴在地上睡着了,而他的旁边,还赤身**的躺着那个诱人的小娘子,看到这一幕,那瘦子年轻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将手里的馒头紧了紧。

    楚云怡抬手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然后看向瘦子年轻人道:“你大哥体力真不行,这一会儿的功夫就累的不行,竟然就睡着了。”

    说着,她抬手按在了自己不着寸缕的胸口,另一只手对着瘦子年轻人勾了勾,然后继续笑道:“那么,你呢?”

    这句话带着十足的挑逗,再加上此时她的身上还残留着那胖子一番欢爱过后留下了的淤紫和痕迹,看在那瘦子年轻人的眼里,就差一点没有当场血脉喷张。

    他再顾不得,手也下意识的一松,就丢掉了手中的两个馒头,一边抬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一边朝着楚云怡扑了过来。

    他的动作是急躁的,心情是激动和兴奋的。

    然而,不等他如愿以偿的拥面前的佳人入怀,楚云怡的匕首就已经插入了他的心口,而她的手法也跟杀那胖子一样,如法炮制。

    一只手用碎布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另外一只手死命的刺入他的胸口,而这瘦子年轻人力气比那胖子小,再加上因为喝了些酒,本来就摇摇晃晃醉醺醺的,此时又因为在兴奋中,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解开自己的裤腰带以及幻想接下来进行的无边春色。

    所以,他万万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竟然能在这种时候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在他的身子渐渐僵硬,顺着楚云怡的力道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涣散的眸子才看清楚身边躺着的自己大哥的身下是一摊已经渐渐干涸的血水一击他那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侧脸。

    只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在成功的解决了这个人之后,楚云怡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她躺在这两人的尸首边上喘息了良久,才似是终于反应过来今夜的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又做了些什么。

    待她头脑冷静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先脱去来了这瘦子年轻人身上的衣服和铠甲,她的衣衫都已经被那胖子撕裂,再不能穿,而她也不可能就这样光溜溜的逃出去,如今又了这有些级别的军官的衣服穿在身上,在这半夜里也方便了她能逃出这仿佛能吃人一般的赵营。

    在一番换装之后,正准备逃走的她目光瞥到那瘦子年轻人之前拿进帐内的馒头。

    她的肚子也很是时候的咕咕叫了两声。

    说起来,她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此时连正常的走路都已经成问题,而之前之所以有如此的爆发力,也都是因为她出奇的愤怒和对能够活下去的强烈的渴望。

    此时,之前的那股子狠劲儿渐渐褪去,她的身体也终于实诚的告诉了她,她没有吃东西,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想到这里,楚云怡也不迟疑,弯腰就捡起了那两个馒头,然而在捡起那馒头的瞬间,她的眉头忍不住一皱。

    因为她看到那馒头好巧不巧的,被那瘦子落在了一个沾满了从胖子身上淌下来的积血的土坑里。

    此时,那两个白面馒头,已经成了两个血馒头。

    再难以下咽。

    楚云怡只看了一眼,就要下意识的扔掉,而还没有吃下去,她就已经想要将肺腑里的东西吐出来,虽然她的肺腑里早已经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东西可吐。

    但就在她甩手要扔掉的一瞬间,她心蓦地一顿。

    她想到了自己还要活下去,还要凭着这两个馒头带给她力气,让她足以逃出这赵营。

    否则的话,即便是走,她也没有力气走出去。

    想到这里,楚云怡的眼底里泛起了泪水,而她的眸子也渐渐变得阴冷,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也不迟疑,直接攥紧了那馒头,也不管它上面到底是沾着血还是什么,直接咽了下去。

    因为吃的太快,因为心里太过难受,太过于勉强自己,所以以至于那带血的馒头到底是什么滋味儿她自己也根本品尝不到。

    又或者,她尝到了,只是脑子却在极力的避开这一点。

    在她强迫自己终于将那两个馒头咽下了肚子之后,她才吸了吸鼻子,然后抬手将自己嘴角边的血渍一一擦去,待走出这大帐外的时候,她已经能做到从容镇定。

    这大帐距离其他的帐篷也不远,之前本来还有守卫,但因为这两个人色胆包天将其他的守卫都调开了,因此倒也方便了楚云怡行事。

    然而,就在她顺利的逃出去了关押她所在的大帐周围,顺利的避开了前面迎面走过来一队巡逻兵的时候,她才突然想到,她的兄长,楚云廷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帐篷里关押。

    不同于她那里只有两三个守卫,楚云廷那里的守卫足足有数十人,而且看体态也都是些高手。

    她要不要拼死一搏,制造一些动静,然后想法设法救出兄长?

    这个想法才在楚云怡的脑子里划过,就被她自己否定。

    她做不到。

    首先不说这办法的成功几率是多高,即便是顺利的引开了其他人,那么这偌大的赵营因为她引起的这一番骚动定然会惊醒不少人,到时候一定会有人发现他们兄妹两人不见了。

    到时候,莫说他们两个人逃不掉,就是她自己也不可能平安脱离。

    所以,就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兄长不顾吗?赵王已经下令要处死他们兄妹,此时若她也不出手的话,那么哥哥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她却已经再没有别的办法。

    想到此,楚云怡的心狠狠的抽了抽,她冷眼看向赵军王帐的方向,想到白日里看到的楚云笙,楚云怡在心里默念——楚云笙,你记着,这一切都是你害的,终有一日,我会加倍让你品尝。

    这时候,不远处又走来了一队巡逻兵,楚云怡再不迟疑,转过了身子,背向她兄长的方向走去,再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