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绝望

    她不清楚何容到底是要她做什么。

    他是想要利用自己帮他掌控那十万秦家军,还是别有所图?

    如果是前者,如今他分明已经抓住了楚云廷楚云怡两兄妹在手中,相信那秦令也在他那里,而自己相比起他们来简直无足轻重,所以,根本谈不上利用她来掌控秦家军。

    那他到底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呢?

    楚云笙想不通。

    而偏生她又被何容点了穴道用了过量的迷药,所以不但提不起内力来逃走,跟是提不起精神来应对面前的一切。

    等到何容走后不久,之前搀扶着她的两个丫鬟就再度回了王帐,搀扶着她回了她之前所住的大帐。

    楚云笙回去喝了半碗小米粥之后,因为精神困乏的紧,趴在床边就睡下了。

    而此时,何容的王帐里站着两个大将正面面相觑,他们不清楚从来都喜怒不形于色的赵王为何会发了这么大的火气,他将案几前的奏章全部扫落到了地上。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便立即调转了目光低下了头来。

    而主位上的何容却一直都是一言不发,空气里安静的出奇,这两位大将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那两位大将从未有如此刻这般觉得时间难熬,他们当中的一人的膝盖已经僵硬到动弹不得,眼看就要再坚持不住,却听见一直都没有发话的人突然道:“你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何容在突然的发怒和沉默之后,却没来由的来了这么一句话,让已经被他吓的不敢动弹的两人差点憋出了内伤。

    然而,不等他们两人答话,何容却又道:“慢着!你们之前刺探到的苏景铄很有可能不在王帐这消息到底是否属实?再多派人去探!一定要弄清楚!”

    何容的话音才落,那个膝盖早已经僵硬到不行的将领再没有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而他也紧张的连忙谢罪,并抬头去看何容的表情,但见他面上依然是带着那一副云淡风轻的从容,哪里还有半点之前扫落所有奏折的暴怒样子,而这样子的何容虽然天生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压之势让人觉得不敢忤逆,但比起之前那暴露的样子,实在是好太多。

    此时,楚云笙已经睡下,发生在王帐里的这一幕她自然是不知道的,而随着日暮西沉,夜色降临,白日里还整齐肃穆的军营也渐渐归为宁静。

    除了巡防值守的士兵,其余那些操练了一天的将士们也都回了各自的营帐睡下了。

    随着夜色加深,天地间的一切燥热也都渐渐褪去,凉意渐起。

    累了一天的将士们渐渐睡去,没有人会注意到此时距离王帐很远的东南一角,稍显偏僻的一间帐篷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帐篷里只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因为帘子不时的被外面的夜风吹起,所以那灯芯上的火舌也不住的跳跃,以至于偌大的帐篷里的光线一明一暗的,看着着实有几分诡异。

    而楚云怡就被关在这一间光线明灭夜风呼啸的帐篷里,她的身上到处都是血痕,有些结了痂,有些是这两日才被打的新的伤口。

    一到夜里,别的人都已经沉入梦乡的时候,却往往是她最难熬的时候,因为那些伤口很多都已经化了浓,稍微一牵扯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而这般的疼也就越发显得这夜越发诡异和漫长。

    今天看到楚云笙并得知了她的身份带给楚云怡的震撼还没有过,从一回到被囚禁的这帐篷里她就双目无神的看着前面,似是在透过那帘子看向远方,却又似是在看向更远处。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帐篷外走过了两个醉醺醺的身影,他们互相搀扶着,掀开帘子就大步走了进来,并支走了在门口的几个看守。

    “看看,这小娘子还是满标致的,我听上头的人说,这两日就要将她处死,倒是可惜了啊大哥。”

    “啧啧啧,可不是嘛,这么好的货色,也不知道君上是怎么想的,即便是没有用了,至少也可以扔咱们营里让哥们儿些的快活快活不是!”

    “所以啊,我这不是带着大哥来瞧瞧嘛,你看她横竖马上也是个死人了,倒不如……”

    ……

    楚云怡的心神也被这两个突然闯入的人给拉了回来,而待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的时候,她的眸色一僵,面色当即大变道:“你们要干什么?!”

    他们两个人都穿着参将以上的战甲,在这赵营里应该还算是有些地位的军官,所以也不能一句话就将看守她的守卫给打发了,而这样两个喝的有些醉醺醺的人,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打发了她的看守是要做什么?

    傻子也能猜出来,更何况他们两人说的话也越来越露骨。

    “干什么?当然是来伺候伺候小娘子你啊!听说你以前还是陈国的贵族,啧啧,老子们还没尝过贵族的滋味儿呢,今儿个可让我们哥俩开个荤儿。”

    说这句话的那人眉心里有一颗黑痣,容貌倒还算俊秀,然而表情却是无比猥琐的,尤其再配合他要探出手的那个动作。

    只一眼,就让楚云怡心里作呕。

    而那人身边跟着的,被他称呼为大哥的男子三十多岁的模样,方脸阔额,长得比他还胖半圈,他那肥硕的肚子就能把楚云怡给压死。

    而此时,他的目光也上下左右的在楚云怡身上来回逡巡,那双色眯眯的眼睛早已经将楚云怡的衣服都透了过去。

    “大哥,这是钥匙,你先去快活,我在门口守着,等好了再叫我。”年轻的那个抬手将钥匙交到了那胖子的手中,然后就颤颤悠悠的晃到了门外。

    很明显,他喝的比这胖子更多,他连走路都已经有些不稳,而这胖子却还能保持清醒,步履也稳健了许多。

    他走到锁住楚云怡的囚笼门口,然后用他那双胖胖的手掌将玄铁牢门打开,就要钻进这玄铁笼子里来,然而,试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身体太胖,不能挤进去,而他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也就放弃了自己钻进去的打算,他抬眸,色眯眯的看着蜷缩在笼子里一角瑟瑟发抖的楚云怡,然后咧嘴笑道:“小娘子,是你配合我呢,还是我来动手呢?”

    他本身就肥,这一笑,那下巴上的几层肥肉都似是在颤抖,再加上他那一口发黄的牙齿,看到这里,楚云怡的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虽然在国破家亡之后,为了活下来,她也受到过不少的欺辱,然而,因为有兄长楚云廷在,那些欺辱她的人最后都被杀死了,而他们兄妹两人利用楚云笙亡国妖孽的名声,在各国的地下拍卖场以色诱各国的富豪权贵,虽然牺牲了色相,让那些臭男人将她看了个精光,但是却很少这样实质性的吃亏。

    今日却不同,今日不似以往,如她兄长所设的那些陷阱,虽然一开始她会被人揩油占便宜,但到了最后,这些人都会被杀死。

    今日,却是这个人要奸.污她!

    而比起这个更让她恐惧和不安的是这两人刚刚的谈话,他们说赵王已经下令就在这两日要将她处死!

    所以,到最后楚云笙那个妖孽还是选择了保全她自己对他们兄妹却见死不救吗?

    想到这里,本来还害怕的瑟瑟发抖的楚云怡突然顿住了,她的眸子里迸发出了刻骨的冷意。

    而此时,等在玄铁笼子口的胖子将领哪里还有这么好的耐心等她收回心神,看她还在发愣,他面色一沉,立即收敛了脸上猥琐的笑意,弯腰下去就探手拽住了楚云怡的脚,强行将她从玄铁笼子里拖拽了出来。

    “放开我!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被像东西一样从玄铁笼子里拖拽出来的楚云怡再也没有思考和憎恨楚云笙,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哭喊着,想试图逃脱,然而这胖子将领不仅身材肥胖,力气也是大的惊人,楚云怡在他手中就跟一个没有抵抗之力的小鸡没有区别,他手腕一转就将她禁锢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下,然后就开始撕扯楚云怡的衣衫。

    随着衣衫被撕裂的声音响起,楚云怡的身上仅剩的那两件蔽体的衣衫也被他撕裂成了一条一条,全部扔到了地上,她就这样像一条不能动弹的咸鱼一样,被人压制在了身下。

    即便是她哭着,喊着,嘶吼着,到头来却依然不济于事,那已经注定了的结局,没有人可以改变。

    就比如此刻,没有人会成为她坠入深渊的救世主。

    她即便是在这里被人践踏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而唯一在意她的人,她的哥哥,此时也已经自身难保。

    想到这里,看着压制在自己身上、渐渐的褪去自己的衣衫露出那似是将要流油的肥肉的胖子逐渐靠近,之前还奋力挣扎和嘶吼的楚云怡却突然静了下来,她一动不动,不哭也不闹,只睁着眼睛看着面前这张在自己眼前渐渐放大的脸。

    而她的这一举动显然让那胖子有些意外,他也停下了手中要解开裤腰带的动作,垂下眸子看向楚云怡道:“咦?这小娘子莫非是吓傻了不成?”

    闻言,眼角还带着泪水的楚云怡却突然笑了,她主动伸手勾住了胖子的脖子,然后在胖子耳边吐气如兰道:“自然不是,奴家突然想通了而已。”

    没有想到她前后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差,那胖子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不过这样正好,也省的她哭喊太大声还是引来了不远处的士兵的猜疑,虽然他掌管这一片,但是却保不齐底下的人告他一状,如今这小娘子主动示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想到此,那胖子也蓦地裂开嘴笑了,他吸了吸鼻子,将鼻尖埋在了楚云怡的颈窝间,深吸了一口气道:“果然还是个聪明人,想通了自然是好,毕竟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怎么拧得过我的大腿,伺候好了爷,说不定还能让你少受些苦头。”

    他的话音才落,楚云怡也吸了吸鼻子,她将之前鼻尖泛起的酸涩和自己的怯懦害怕一并收了回去,再看向那胖子的时候,已经媚眼如丝,她抬腿主动勾上了那胖子的腰际,然后嘴角噙着笑意道:“只是……我也想伺候好了爷,让爷照顾一下我,让小女子少吃一些苦头,但是……”

    说到这里,她的眉梢一挑,抬手探进了那胖子的胸前,在他胸口上画着圈圈,看着那胖子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楚云怡才继续道:“但是门口站着个人着实有些煞风景,倒不如……而奴家等下伺候好了爷,这身子定然也是疲惫不堪,倒不如请爷叫门口的小爷去寻些吃食来,也正好方便了奴家更好的伺候两位爷,您说呢……”

    此时,那胖子已经被楚云怡迷的三魂丢了两魂,再加上她人都还在他膝下承欢,根本翻腾不了什么浪来,而自己在这里寻欢作乐门口有人听着,起初他倒也觉得没什么,此时被这小娘子一说,他倒还真有几分不自在,也担心自己会放不开,当即他抬手点了点楚云怡那小巧的鼻尖,然后笑道:“就依你。”

    说着话,他就转过头去,朝着门口等着的那一抹身影道:“六子,哥饿了,你去给哥找点吃食来!”

    闻言,帘外站着的年轻人显然有些意外,他不解道:“可是这大半夜的哪里有吃食啊大哥?”

    “少他妈废话,叫你找就快去找,那后厨帐篷里应该还有些剩菜,端来也是一样的。”

    一听到自家小弟还在这里磨蹭,耽误自己跟小娘子亲热,那胖子的态度也有些不好了。

    而一听到他态度变了,门外守着的那个年轻人也不敢耽搁,虽然嘴上叨咕着后厨营帐往返还得要一刻钟,然而却还是拗不过这胖子,转身摇摇晃晃的去了。

    待他一走,那胖子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楚云怡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