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逼迫

    看到楚云笙这样子,一旁被迫跪着的楚云怡也按耐不住,就要怒骂楚云笙,却见何容突然转过身子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兄妹二人。

    他走近了他们些许,眸子里带着些许玩味,然后笑道:“孤带你们来可不是要药听你们骂的,若你们再多敢讲一个字,孤就下令割掉你们的舌头。”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眉梢微微上扬,面上还带着一抹笑意,语气也如同他一贯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那兄妹两人当即后背发凉,身子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看到他们终于老实,何容这才转过身来,看向楚云笙,话却是对着那两人说的,他笑道:“也许你们还不知道,你们面前的这位可不是你们陈国的什么大将军之女,而是我赵国的丽妃。”

    话音才落,楚云笙明显感觉到楚云廷楚云怡兄妹两人的呼吸都加重了不少,虽然被何容威胁着不能说话,然而此时他们看向楚云笙的眸子简直就能喷出火来。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他们的眼神早已经足够将楚云笙凌迟处死。

    然而,楚云笙却早已经都不将他们放在心上,更加不会在意他们的情绪和眼神,倒是何容对她的介绍让她很是抗拒。

    楚云笙摇了摇头,笑道:“那也不过是赵王你的一厢情愿,我不知道你的丽妃是谁,而我也不可能是你的丽妃。”

    闻言,何容像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般,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这一次,他的眼底里才翻涌起了一丝因为笑意而带动的涟漪,他也完全不关心王帐里还有外人在场,直接道:“说起来,孤突然想到,你本来就跟孤有过婚约,也是孤即将迎娶过门的妻子,而如今,这一世,却又阴差阳错的被孤册封为了丽妃,楚云笙,你说,我们之间的羁绊是不是斩也斩不断,这就是天意。”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差点忍不住啐他一口。

    天意个狗屁!

    只能说她运气不好,几次三番的落入他的手中。

    这不叫天意,这叫冤家路窄!

    想到这里,她的鼻尖儿忍不住泛起了一丝酸涩,因为她想到了她跟阿铄似乎从来都没有这般兜兜转转都能遇见的缘分,但偏生跟何容却是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的阴影。

    这也叫天意的话,就只能叫孽缘。

    楚云笙还没有答话,而之前瘫软在地上的楚云廷楚云怡两兄妹却是因为何容的这一句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他们紧紧地死死的盯着楚云笙,良久,还是楚云廷先开口道:“刚刚说什么……你是楚云笙……?”

    虽然是从何容的口里说出来的这句话,然而因为内容到底太过匪夷所思,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难以置信的惊讶,更何况是他们兄妹。

    “你是楚……云笙……?”因为不敢相信,在不等楚云笙做出回答,楚云廷又继续问了这么一句。

    闻言,楚云笙这才从何容身上悠悠的转回了目光,然后落到楚云廷的身上,看着他那一张跟前世的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眉眼,然后她的眸子一转,落到了旁边同样震惊的看着她的楚云怡。

    她记得在陈国皇族所有的子女中,就属楚云怡跟自己的容貌最为相似,那眉眼和轮廓至少有七八分相似,然而就是这样一张脸,当初却在地下拍卖场一丝不挂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顶着她的名义供那些男子的目光垂涎,消遣。

    所以,只一眼,楚云笙就从楚云怡的身上调转了目光。

    她不是鄙视她那般作践自己,而是瞧不起她一方面要利用自己的名义,另外一方面却要将自己践踏如尘埃,如果天下人都觉得她楚云笙是妖孽是陈国的罪人,那么她的这些陈国皇族兄妹们,却是不应该误会她,陈国之所以亡国,一方面是因为昔日自己那所谓的父皇的不作为,一心想要求仙问道,将所有的精力和国力都放到了炼制丹药寻求长生不老之上,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像老赵王何容等一类人的设计,在这样内垮外犯的情势下,陈国的亡国已经是注定。

    这些,他们这些曾经享尽荣华富贵极尽奢靡的陈国皇族子弟再清楚不过。

    然而,即便是如此,他们却依然不愿意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宁愿去相信自己希望见到的,正如像所有的陈国百姓传言的那般,她,就是那个亡国的妖孽,是因为她才导致陈国亡了国。

    所以,这才是楚云笙鄙夷这对兄妹的地方。

    所以,她跟这对兄妹已经再没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也觉得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既然何容已经说破,她也不再隐瞒,直言道:“没错,我就是楚云笙,是你们口中的那个亡国妖孽。”

    话音才落,就听见楚云怡一声尖叫划破喉咙,她睁大了那双跟前世里的楚云笙极其相似的一双美目,不敢置信的看向楚云笙,眸子里依然带着无穷无尽的恨意道:“没有想到是你!是你这个妖孽!如果不是你,陈国怎么会亡国!都是你害的,当初,父王就不该讲你从锁妖塔里放出来,不对,当初在你母妃生下你的时候,就该将你们母女两人烧死,这样我陈国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而你,却依然活的好好的,你说!你不是妖孽是什么!不但换了一个皮囊,还换了一个身份!妖孽,我跟你拼了!”

    说着话,楚云怡已经不顾一切的站起身来,朝着楚云笙扑了过来,然而,奈何她的双手双脚都绑缚着沉重的玄铁链,所以不过才迈出一步,就被那玄铁链子坠的一个踉跄再站不稳,直接朝着地面栽倒了下去,她的下巴磕到了地上咬破了唇瓣,当即就是一片殷红,而她却似是根本就察觉不到疼痛一般,立即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看着楚云笙,那一双嗜血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焰,足可以将楚云笙焚烧殆尽。

    而这时候,跟在她身后的两个侍卫也已经上前一步,抬脚对着她的后背就是一脚,这一脚虽然没有用上内力,却也是用了实打实的力气,更何况楚云怡的身子饱受折磨,此时早已经虚弱不堪,只一脚,就将她踢翻在了地上,她的嘴角还时不时的有血渍沁出。

    她半天都爬不起来,却依然死死的盯着楚云笙,似是要跟楚云笙拼个你死我活,至死方休。

    见状,楚云笙无奈的耸了耸肩,看向楚云怡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同情,然而更多的依然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她知道楚云怡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恨她,因为在陈国亡国之后,作为唯一一名仅剩的亡国公主,她所受到的待遇也许比那一日自己在地下拍卖场所见到的更加残忍。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楚云笙所造成的,她应该恨,但是却恨错了人。

    她从头到尾都将自己看做是一个受害者,而觉得那个害她成为这样的人是楚云笙,但是却不知道,这一件事更大的受害者却是楚云笙。

    刚刚楚云怡咒骂她的话还在耳畔,楚云笙的嘴角的笑意也凝固了起来,她冷眼看着在地上挣扎着的楚云怡道:“是啊,我就是妖孽,可是,看样子,我这个妖孽注定要比你活得更好,更长久。”

    “你!你这个贱人!妖……”

    后面一个字尚且在唇齿间,何容已经一个眼神过去,楚云怡身后的那个护卫就已经抬手将楚云怡的穴道给点了,她即便是双目圆瞪,却也已经再说不出半个字来。

    而这时候,何容才转过眸子来看向楚云笙道:“他们也是你的亲人,怎么样?想好了吗,乖乖的留在我身边,我有可能会考虑一下放过这两个叛贼,但若是你不从的话,那么最多三日,我就可以让他们两个受尽折磨而死。”

    闻言,楚云笙却噗嗤一声笑了,她也学着何容的笑意,然后道:“赵王这是说笑吗?我凭什么要用自己来换得两个对我恨之入骨的人的安全?凭什么?亲人?在陈国我哪里还有什么亲人,上一次,他们伙同楚国太子绑架我,这一件事情我还没有亲自找他们算账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说什么也不可能对他们出手相救,赵王可真是想多了,你若是想要杀这两个人,我无所谓,你随意。”

    对于他们兄妹,即便是上一世的楚云笙,也并无半点亲情,他们也曾是唾弃甚至厌恶她当中的一员,并且在陈国亡国之后还要利用她的名声并将所有的罪过都推脱到她的身上,即便刚刚楚云怡不说那一番话,楚云笙也知道他们定然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可是,那又怎样?上一世的她跟他们也许骨子里还带着那么一丝相同的血脉,而这一世,她却已经活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只为自己而活,再不会跟陈国皇族有半点牵连。

    凭什么要让她去换取他们两个人的活命!

    更何况,以何容的为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放过他们,即便是现在楚云笙妥协了,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人,这完全就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她为什么要答应!

    而何容之所以要这么一说,也不过是为了要试探她一下这两人在她心目中的分量,看看能否在更加一步掌控她的手段上再添加一份助力。

    所以,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来说,楚云笙都不可能同意。

    然而,她的凌然果断的拒绝以及刚刚何容说出来的提议,让被点了穴道的楚云怡当即眸色大变,她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紧张和后悔,说到底,即便是恨,她也是怕死的,然而,她却被点了穴道,什么也说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云笙。

    而从始至终,楚云廷都是一副呆愣状,他似是还没有从楚云笙的身份中回过神来。

    “带下去。”

    何容淡淡的吩咐,后面的几个侍卫立即将这两兄妹拖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大帐,何容才走回到了主座上,好整以暇的看着楚云笙,眸子里带着玩味道:“故人相见,这感觉怎么样?”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并不怎么样,如果赵王打着能用他们威胁我的算盘,那我可以告诉赵王,这一次,你的算盘是打错了,计划也要落空了。”

    何容抬手一边展开面前的一本奏折,一边答道:“是啊,落空了,可是……”

    说到这里,他的眸子突然从奏折的字里行间里转了过来,落到不远处的楚云笙身上,然后笑道:“可是,你觉得,孤就没有其他的办法让你就范了吗?”

    这句话虽然是问话,然而却是带着毋庸置疑的霸气以及笃定。

    何容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意泛着冷意。

    让不远处的楚云笙顿时就觉得自己仿似置身在了万里冰封之中。

    不等她答话,何容又道:“这次,我从辽国王后那里听来了一味毒药,据说中毒之人无论是什么样的身手,一旦药效发作就会神志不清,最后彻底失忆,你说,我要不要试一试这种药呢?”

    闻言,楚云笙的心底咯噔一声,猛的一沉。

    果然,在辽国一事上,也有何容插进来的一脚。

    而他所提到的那一味毒药,就是当初辽国三皇子耶律靳想要用在阿呆兄身上的那种毒药,中毒之人也确实是会如何容所受神志不清直至彻底失忆,最后轮为操纵者手中的棋子。

    而且,那毒药用起来极为凶险,稍有不慎,中毒者就会失心,失疯,最后跟一个玩偶没有什么两样。

    何容是打算用那毒药来对付自己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楚云笙的眸子里也不由得染上了一层寒霜。

    而此时,何容却笑了,他道:“然而,孤身边并没有这种毒药,快马加鞭的送过来,至少也要半月,所以,你有半个月的时间考虑,是甘心为孤所用呢,还是孤用别的方法让你为孤所用,但你要相信,无论你怎么反抗,结局都是一样的。”

    何容的话音才落,楚云笙眸底的寒意更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