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进营

    那两人倒也没有注意到楚云笙此时面上表情的不自然,他们看了楚云笙一眼就飞快的转过身去,朝着镇子里跑去,毕竟在他们眼里,此时回家收拾东西才是要紧的,因为赵卫联军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

    楚云笙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

    她的双手一直在颤抖,内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叫嚣着,去看一眼,去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只要是确定他是否安好,就好。

    然而,步子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挪不动半分。

    现在的她以什么身份和资格站在他身边呢?

    她的阿铄,已经是别人的阿铄了。

    她和他之间的沟鸿已经巨大到让她无法跨越。

    可是,想要他就在不远处,咫尺的距离,她却要转身而去,她的步子更是挪不动分毫。

    或许,此次再错过了,只怕今生都再难相见了罢!

    想到此,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做了决定,见!

    否则,她怕她会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至少她要去见他一面,至少要当着他的面问个清楚明白。

    既然天意都安排她无意到了这里,她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再继续怯懦退缩。

    想到这里,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打定注意后的她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轻松了许多,也不做他想,她直接起身往刚刚那中年男子所指的山坳对面的那处山峦掠去。

    因为如果赵军在这山坳里扎营的话,那么对于楚军来说,最有利的地势莫过于对面的那座居高临下的山峦,那里易守难攻。

    所以,这样想着,她也不迟疑,提起步子就掠起轻功往那个方向而去。

    这里山峰层峦叠嶂,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要兜兜转转,走上好一段路程。

    楚云笙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也没有看到对面山坳的山脚,然而,却在这时候,看到了一队穿着楚军战袍的押送粮草的队伍。

    这一队至少有两百人,负责押送几十车装满了粮食的马车,领队的是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中年将领。

    就在他们这队才走到山路的岔口的时候,还在半山腰的楚云笙就看到有数十个黑衣人从林间飞掠了出来,而且这些人周身都带着凌厉的杀气。

    一看到这些人出没,楚云笙的第一反应是这些人就是何容派来追杀自己的,然而,再转念一想,他们又是如何准确无误的追杀到这里来的?

    不等楚云笙想清楚,那些黑衣人已经从林子里穿了过来,然而他们的目标却并不是楚云笙,而是直接扑向了林间那条路上正在护送着粮草的队伍。

    这些人身手了得,再加上又是突然杀了出来,所以楚国这一队押送粮草的士兵们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很多人就已经死在了这些人的剑下。

    虽然这些黑衣人加起来不过十余人,然而对于这些一般的士兵来说,以一压十都不为过。

    不过转眼间,就已经倒下了数十个士兵,而且杀戮呈现一边倒的架势。

    那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将领当即下令迎敌,而他自己却在那命令将将下达之后,就被四五个黑衣人围攻了起来,虽然他的身手比起这些黑衣人来说也差不了多少,然而因为对方人数上占了优势,而他这边的手下已经自顾不暇更何况还能伸出援手来救他,所以,一时间,他那里就陷入了苦战,只需要稍稍一个不慎,他就有可能当场丢了性命。

    虽然楚云笙此时也正在被何容的黑衣人追杀,然而让她眼睁睁看着楚国的押送粮草的这一队士兵就这样被杀死,她是根本就做不到的,所以,一看到眼下这情形,她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纵身一跳从林子里窜了出去,迅速的加入到了战局中去。

    此时,她身穿着素白色的衣裳,因为昨夜的一番激战,早已经一身的血污,凭空出现在这种场景下,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是一愣,但很快,他们便专注于自己面前的厮杀,并没有人有那个闲工夫顾得上这个突然窜出来满身是血的姑娘。

    楚云笙直接奔向了那个穿着白色铠甲的领队将领身边,由于她的加入,情势很快得到了逆转。

    楚云笙将围攻在领队将领身边的几个黑衣人斩杀之后,那个白衣将领面上带着诧异看向楚云笙,然而楚云笙却已经转战到其他士兵的身边继续扑杀那些黑衣人。

    她对何容的手下早已经恨之入骨,而且眼下,也已经没有了别的退路,如果放过了这些人,那么她的行踪也会暴露。

    所以,她下手也就毫不留情。

    有了楚云笙的加入,这些本来也处在弱势毫无抵抗力的士兵瞬间士气大胜,所以不多时,这些黑衣人就尽数被诛杀。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手下的士兵已经在开始收拾残局了,那穿着银色铠甲的的将领这才走到楚云笙身边来,十分客气道:“敢问姑娘是何方高人?刚刚幸得姑娘出手相救,才让我们死里逃生。”

    楚云笙本来也已经打定主意要去见苏景铄一面,所以,也就没有藏着自己的身份,但又怕底下的人会觉得她要去见苏景铄太过荒唐所以,她嘴角动了动,然后才道:“我是林锐林大人的旧识,听说他此番在前线,所以想来探望他,顺便也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他。”

    刚刚楚云笙的出手这些楚军也都看在眼里,如果楚云笙正的是细作或者不想让他们活命的话,那么她刚刚如果不出手相救的话,只怕他们这些人也都已经成了那些黑衣人的刀下亡魂,而即便是能侥幸活命,以楚云笙的身手,他们这些人也根本就不是对手。

    而且,她只说是林锐林将军的旧识,他们只需要将她带入军中,是否是真的,自由林大人定夺,而且那里有数十万人驻守,他们也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她一个人能翻腾的起什么浪来。

    所以,前后一掂量,再加上楚云笙的救命之恩也摆在眼前,所以那穿着银色铠甲的将领直言道:“实不相瞒,我们也正是负责将周边的粮草送到军里,此番正是要送到林将军麾下,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可以与我们同行。”

    这也正是楚云笙心里所想的,被这人主动提出来,她也不客气,再三答谢之后,就接过了楚军士兵递过来缰绳,楚云笙点了点头就翻身上马,跟上了队伍。

    这穿着银色铠甲的将领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一路上楚云笙只听到底下的人称他为李参将,其他的,很少听到他的只言片语。

    楚云笙一路上都施展了轻功前行,早已经累的不行,此时能够骑马,自然是再好不过。

    一行人约莫又走了一个时辰,才终于看到了军营,收营的楚兵显然是认识这一队押送粮草队伍的将领,所以只交代了三言两句就给放了行。

    他们需要将粮草押送至仓库,就先派人带着楚云笙去见林大人。

    他们所选的这一处地方地势虽然高,但却并不是在山上,地方还算广袤,四处都可以看到扎营的帐篷,不远处还有在操练的士兵发出的响亮的厮杀声。

    那两个领路的士兵将楚云笙带到了一处白色帐篷里,让她先等等,说是林将军外出去了,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会第一时间禀报。

    因为李参将的引荐,所以他们也都没有防着楚云笙,将楚云笙带到了这白色帐篷里就退了下去,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楚云笙本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找了林大人,找林锐不过是一个说辞,她知道要见到苏景铄没有那么容易,而林锐是认识自己的,而且他也是苏景铄信得过的人,如果通过他的话,自己要见到苏景铄就容易的多。

    她在帐篷里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林锐回来,更不见有其他人前来禀报,百无聊赖之下,她决定自己四下走走。

    帐篷外也没有人守着,外面虽然来来往往不时的都有守军在巡逻,但是因为楚云笙是被当做客人一般带进来的,而且又是在林将军的帐篷里出现,所以也没有人上前来过问她。

    楚云笙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看了一眼这些帐篷以及这些士兵的布置,默默地在心里计算着苏景铄的大营应该在哪个方位。

    心里有了大概的目标,她也就提着步子往那边去了。

    然而,不过才走出了几十步的距离,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唤道:“站住!”

    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虽然只两个字,但也能听出来音色婉转,只是语气里带着命令和居高临下的倨傲,让楚云笙听了心里不太舒服。

    她没有立即回过身来。

    而那声音却再度响起:“本宫叫你站住,耳朵聋了吗?!”

    如果说开始听声音还不能确定这女子的身份的话,那么这一句话无疑是在给她的身份来了一个介绍。

    她自称本宫……本宫……

    现在这里是楚国的营地,而在这里,出现的妙龄女子自称“本宫”的,哪里还会有其他的可能。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苏景铄后宫的女子。

    想到这里,还未转身看到那女子的容貌,楚云笙的心底里就已经泛上了一股酸楚。

    然而,坚强如她,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暴露自己无助和脆弱。

    所以,她也只是愣了那么一瞬,便强自压下自己心底里的委屈,在转过身去,迎向那女子的瞬间,面上已经带上了从容和镇定。

    在楚云笙看到那穿着一袭鹅黄色薄有着一张娇艳明媚的娇俏女子的时候,心底里的酸涩越发多了两分。

    而那女子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楚云笙。

    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丫头,虽是在军营里,她们的穿着也一点都不朴素和简单,而其中最花枝招展的也还是她们的这位主子。

    那女子上下左右的将楚云笙打量了一个遍,最后目光落到她身上的那些血痕的时候,眉梢一皱,流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然后抬眸道:“大胆,见到本宫为何不跪?”

    闻言,楚云笙眸子里划过一丝茫然,然后点头垂眸道:“民女初来乍到,是乡野粗人,所以认不得贵人,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贵人,还请贵人恕罪。”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的面上还带着恰到好处的迷茫之色。

    见状,那女子又将楚云笙扫了一眼,然后用丝绢擦了一下额际并不存在的汗珠子,然后道:“不懂规矩?不过,这本也就是乡野之地,出现这么一个乡野丫头倒也不足为奇,但是本宫倒是奇了怪了,你是如何混进这军营里的?来这里有何目的?”

    听到楚云笙来自乡野,而且态度也还是很恭敬并无半点不敬,所以一下子就将这女子的注意力转移了开来。

    闻言,楚云笙垂眸,继续不眨眼的撒谎道:“民女是被带来见林锐林将军的,他曾经对民女有恩,所以此来,民女是来报恩的。”

    一听到楚云笙的目的是来找林锐的,那女子的表情明显的一松,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嘴角上已经带上了一抹笑意,然后道:“原来是找林锐的。”

    说着,她回眸,给了身边的一个丫头一个眼色,就要离开,在离开之前,她还不忘回头再扫了一眼楚云笙然后道:“既然是见林大人的,那就乖乖的待在林大人的帐篷,哪儿都不要去,这里可不是你们乡野可以随便跑的,还有,本宫是君上最宠的妃子,你下次见了本宫还要磕头行礼,叫一声静妃娘娘,这些礼数可别忘了。”

    说着,她就已经转过了身去,面上还带着自得满怀。

    而即便是她转过了身去,楚云笙依然弯下腰来行礼道:“是,民女谢过静妃娘娘教诲。”

    听到这句话,已经转过身去的静妃明显心情大好,她面上带着笑意,继续往前面走去,再不看楚云笙一眼。

    而她所去的方向,正是楚云笙刚刚盘算在心里的苏景铄的主帐所在。

    一直等到她走远了,还弯着腰的楚云笙这才慢慢的站起身来,在起身的一刹那,眼底里的一滴泪水却已经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直接滴落到了地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