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早有准备

    “哦?是吗?”迎着何容深邃的目光,楚云笙也笑,只是她的笑意里带着几分刻骨的恨意以及明显的讽刺,她道:“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将身体犹如蓄势待发的弓箭一般,调动了所有的内力,在话音才落,她就已经将自己的身体犹如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了出去。

    而何容反应也是不慢,楚云笙动了,他亦动了。

    只是他的动作比上楚云笙来说,却慢了一拍。

    而楚云笙这拼尽了全力的一掠,就已经将自己的身子掠飞到了庭院当中,在她的身子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她已经飞快的拿出了袖子里藏着的用以发出信号的旗花。

    现在她自己脱身都困难,更别提要救那些姑娘们,而且,很有可能,赫连姝和那些姑娘们还要因为自己而受到拖累,所以她现在只能赌一把,赌蓝衣的能力。

    看她是否已经找到了这附近,如果是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现在她在这里牵制住何容他们的注意力,也正好给了蓝衣他们救人的时间。

    再不济,那些姑娘们也能趁乱逃出一些,总比守在柴房苦苦的等着自己靠谱些。

    想到这里,楚云笙更加不敢犹豫,她手腕一抬,就拔掉了旗花的引线,随着跐溜一声响,那旗花就已经蹿上了天,带起了一路火星。

    而此时,楚云笙的身子也已经到了悬空极限,她腰际一扭,就一个大鹏展翅的动作继续往前掠去,在绕过了两个守卫之后,才终于将脚尖落在了实处。

    当即,那些守卫就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在刷刷刷的利刃摩擦的声音响起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月华光芒从四面八方涌来,对这楚云笙当头罩下。

    楚云笙反应也不慢,几个纵身就闪避开了近身前来的几个人,而同时,晚一步的何容也已经站在了廊檐下。

    他抬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当即那些扑向楚云笙的守卫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是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楚云笙牢牢的困在了包围圈内。

    而何容,则好整以暇的站在包围圈外,负手而立,看着楚云笙笑道:“何必呢,不过是做困兽之斗,孤觉得,像你这般聪慧的女子,是懂得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选择的才是。”

    楚云笙放出去的旗花何容也看见了,不过他只当是楚云笙在外面的同谋,是前来接应她的,却并不曾想到楚云笙的目的是为了后院的那些姑娘。

    看到楚云笙此时面上依然带着的从容笑意,何容道:“怎么,你难道还有其他的手段?”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指尖一转就将那匕首紧握在了手中,藏在了宽大的袖摆里,然后看向何容笑道:“我倒是没有其他的手段,不过,如果我今日在此被抓住的话,那么相信赵王您也活不了。”

    然而,何容倒是是并没有意外楚云笙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眉梢一挑,带着几分故作惊讶道:“哦?那依你的意思是,你给孤下了毒,如果孤此番不放过你的话,就会毒发身亡追悔莫及?”

    这一番话何容说的轻描淡写,看的出来,他似乎很了解楚云笙。

    而且,他这一次也确实是没有猜错,楚云笙的确给他下了毒。

    闻言,楚云笙嘴角的笑意更深,她扬了扬下巴道:“难道赵王觉得,你没有中毒?”

    听到这句话,何容似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话一样,他道:“你敬给孤的那一杯酒,孤早就不动声色的倒掉了,你以为孤不会提防你?在第一眼看到你怀疑到你的身份的时候,孤就已经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所以,楚云笙给他下毒,他怎么可能中招。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虽然面前这女子也绝顶的聪慧,但他自负能将面前这女子玩弄于鼓掌之中。

    然而,不等他的话音将落,却听见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指着何容的肺腑道:“既然赵王没有中毒的话,那么您现在试着运气看看?”

    闻言,何容面上虽然表现的没有将楚云笙的话放在心上,然而私下却也在按照楚云笙说的做,而待他才将将凝聚了内力在肺腑,那内力就跟吃了软禁散似得,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难怪……

    难怪刚刚在屋子里追出楚云笙的那一刻,他分明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跟上她逃走的步调,却偏偏慢了半拍,起初他的注意力都在楚云笙的身上,再加上他的自负,所以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被楚云笙这一点拨,在亲自一试探,何容的面色当即就僵硬了几分。

    难得看到何容吃瘪的样子,楚云笙的心情大好,她看着何容阴沉下来的眸色,笑道:“赵王一定是在想,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呢?”

    看到楚云笙这般自得的神态,何容当即收敛了面上的阴沉,改为笑道:“你以为,你这一点雕虫小技,就能瞒过孤?再者,即便是中毒又如何?孤手下有三千谋士,更有天下最好的大夫和药材,什么样的毒治不好,就算不用他们,只等着抓了你,你觉得孤会没有那个本事让你说出解方吗?”

    说着,何容嘴角的笑意一凝,也不等楚云笙反应,他就已经对这那些守卫做了一个行动的手势。

    而楚云笙在他这个手势才一做出的时候,就已经早有准备的将身子弹射了出去,并且在略飞出去的同时,还点了近身处一个守卫的穴道并夺过了他手中的剑。

    她之前哪里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何容,而身上所带的所谓的毒药,也不过是为了防身用的**药,当时她混进了赫连姝在内的姑娘们里面,想着如果有什么不测,至少还能将这些迷药分给这些姑娘,让她们做防身用。

    然而,却还没有想到,来了这里,还没有来得及分给那些姑娘们,她自己就被带到了何容的面前。

    在知道他已经怀疑到她身份的那一瞬间,她是有想过要将**药放入给他倒的酒里,然而转念一想,而偏生何容是个生性多疑且警惕的人,如果是她给他倒的酒,他怎么可能就轻易的喝掉。

    所以,她放弃了在酒盏里下毒的机会,而是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黎大人和何容的谈话的时候,她以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将那少许药粉洒在了自己的身上,当时,在她给何容倒酒之后,她就站在距离何容不过几步之遥的一侧,在抬手间,那药粉就已经散发在了空气里,在何容谈笑间,就已经不自觉的吸入了不少。

    然而,那样的分量还不足以让他中招,在最后身份被彻底揭穿,她将身子如同离弦之箭飞射出去的同时,她抬手间的衣袖上亦是散出去了不少,而那时候,何容正将注意力转移到要追上她,也就紧跟着她的步子,循着她掠出去的轨迹而来,也就自然而然的将她带起来的那一路**药都吸入了肺腑。

    只是刚刚吸入进去,再加上剂量轻,所以药效还没有发挥出来,她刚刚故意那么一说,就是要引得何容自己运用内力进肺腑,他的心思深沉,疑心病极重,即便是不相信她所说的话,也会暗自运了内力去探,然而,他这样一运功,就加速了那**药的药效侵入肺腑的速度,也就有了他此时的身子虚软使不上内力的一幕。

    而她的目的,却并不是真的要让何容昏厥过去,只要他有了中毒的错觉,那么他的出手就会有所顾忌,不会对她下死手,而且,他自己现在也没有办法亲自出手,没有了何容这一强敌,楚云笙的逃脱计划又多了一层的胜算。

    何容的那些守卫虽然功夫高,但在楚云笙面前却依然是逊色了那么一层,不过他们的优势在于人数众多。

    在这种时候,楚云笙的出手也是极尽狠辣,丝毫不留余地,能一刀致命的,她都不会优柔寡断,因为如果自己没能逃得出去的话,那么落入何容手上,那将又是她的噩梦的开始。

    不过眨眼间,一圈刀光剑影下来,楚云笙身边就已经倒下了七八个守卫,而她身上虽然还没有伤口,但看着外面的包围圈,以及在何容的那一声令下之后,墙头上也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群穿着黑色衣裳拿着银剑的守卫,他们所有人的焦点都放在了楚云笙身上,一旦前面的人倒下,后面就立即有人替补上去。

    一刻钟杀下来,楚云笙还没有移动开来半步,而她身下却已经堆叠起了好高一圈何容的护卫的尸首。

    他们在论人海战。

    虽然单个人不是楚云笙的对手,然而这么多人,即便是累,也要将楚云笙累死。

    本来在让何容中了迷药之后,楚云笙心里还带着那么一丝希望,觉得自己还有那么一层胜算,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点点希望也在逐渐破灭。

    就在楚云笙开始有些体力不支的时候,却听见外面响起了一声破空声。

    那是类似于楚云笙之前的旗花所发出来的声音。

    那声音才落,就听见外围也响起了一片兵刃交接的声音。

    不多时,蓝衣的身影就率先出现在了墙头,在她身后紧随而来的是一群穿着赭色衣服的青年男子。

    他们个个手中执着七尺靑锋,浑身上下散发着与这年龄段不相符的老气和杀气。

    看蓝衣的表情,这些人应该是玉沉渊留下来的部下。

    他们的身手比起何容的这些部下来说,可谓是旗鼓相当,不多时,就见到他们从墙头上杀出了一条血路,一直冲到了楚云笙面前。

    “蓝衣!”

    蓝衣冲杀在最前面,她一剑击穿挡在楚云笙和她面前的一个守卫的肩胛骨并将其的身体踹飞了出去,一边闪身到楚云笙身侧,同楚云笙背对背,带着歉意道:“让姑娘久等了。”

    楚云笙一边挥剑杀退攻上前来的人,一边压低了声音道:“没事,来了就好,那些姑娘们还在偏院里的柴房关着,我说过要救她们出去,现在你看能否带人突围出去,趁这边还乱着,将她们带出去?”

    闻言,蓝衣的面上划过一丝不可思议,因为惊讶,她手中的动作也迟疑了那么一瞬。

    也就是这一瞬间,就又一支长枪从侧边对着她的小腹挑了过来,而等她再意识到的时候,显然已经迟了。

    眼看着那闪烁着寒芒的长缨枪就要划破夜色刺入她的小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是楚云笙抬脚就将那枪头踢飞了出去,并大声道:“当心!”

    刚刚的那一招,这才让蓝衣险险的避过,她的额际也不由得冒出了几滴冷汗,然而却还是揣不住自己的好奇和担忧道:“姑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着别人,你自己的安危最重要!”

    闻言,楚云笙一边击杀身边的守卫,一边压低声音在蓝衣耳畔道:“她们的命也是命,同样重要。蓝衣,相信我,可以的。你带人趁乱潜入后院,将她们救走,往南走,这些人要抓的人是我,我等下往北走,我们明天中午在上一次离开无望镇的那间客栈会和。”

    说着,楚云笙身子一掠,就运足了轻功将自己弹飞了出去,落到跟蓝衣有两丈远外,而一见到她身子一闪避,所有人都以为她们是要分头跑。

    包括何容,此时也只当是楚云笙和那女子所带的人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分头跑,而这些人的死活何容根本就不感兴趣,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只是抓住楚云笙。

    所以,他只一个眼色,身边跟着的副将就已经知道了他所想,连忙指挥了人朝着楚云笙所流窜的方向追去。

    而蓝衣这边,见楚云笙主意已经打定,即便是她不同意,却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不配合楚云笙,所以,她连忙派出了几个人前去帮楚云笙扫清障碍,而她自己则带着其余人一边杀,一边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