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无处可逃

    楚云笙就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虽然不确定何容是否已经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但此时的注意力却是真真切切的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她若上前,必然会被他看出端倪,而她若是原地不动,也会引来他的猜忌。

    许是楚云笙愣在那里的时间稍长了一点,对面坐着的何容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带着冷凝气息的笑意。

    那笑意不甚明显,跟他的人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还傻愣着做什么?!公子叫你去,是抬举你!”主座上的黎大人终于看不下去,他抬手用力的摔了一下青玉杯,抬眸冷冷的看向楚云笙,很显然对现在楚云笙怯懦的表现很不满意。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四下里的空气也突然安静了下来,房间里几十道目光都在这一瞬间集中到了楚云笙的身上,那些乐师歌姬们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屏住了呼吸抬眸看向屋子当中站着的这个将黎大人激怒的女子。

    再不能迟疑,也不能拖延,楚云笙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然后弯下腰来给何容斟酒。

    才一靠近他身侧,就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龙涎香。

    楚云笙非常不喜欢这个味道,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做没事人一样,继续弯腰倒酒。

    而何容则抬手支腮,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那一双灿若寒芒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探究和揣度。

    何容还未说话,这时候,又是主座上的黎大人道:“公子对这女子可还满意?”

    黎大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已经将何容面前的青玉盏里倒满了酒,她依礼退让到了一边,只垂眸安分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何容的眸子也循着楚云笙而去,看到她垂眸站着,面上的青纱在夜间凉凉的轻风吹拂下,若隐若现,但却看不分明,何容动了动唇瓣,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道:“满意,自然是满意,不过就是这姑娘为何不将面纱取下来给我等瞧瞧?”

    这话虽然是说给黎大人听的,然而说这句的时候,他的眸子却并没有离开楚云笙一寸。

    听到这句话,主座上的黎大人心情大好,他连忙拍手对楚云笙吩咐道:“难得见到公子满意,还不速速将你头上的面纱取下?”

    他们两人一番对话,听在楚云笙耳里,只恨不得此时长了一对翅膀立即飞离这个鬼地方。

    此时,她已经可以肯定何容是在怀疑他且试探她。

    虽然她带了面纱,但是,这身形和气质却难掩盖,就如何容,即便是他刻意隐去外貌,即便是在人群里,只一个身影就能让她为之紧张。

    她对何容恨意刻骨,所以熟悉到惊心,何容对她又何尝不是。

    想到这里,楚云笙一边要感叹自己的运气太好,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何容,一边又暗自焦急,等下该怎么脱身?

    如果是其他人,也许凭借她的身手还能逃出生天,可是现在她落到了何容的手上,却又该如何逃脱?

    更何况,不管她能否逃脱,以她现在的处境都很难再顾及偏院里的那些姑娘们了,这可怎么办?

    一时间,楚云笙脑子里划过诸多的想法,然而这些想法也只是如浮光掠影般,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在极短的时间里,她垂了垂眸子,稳定了心神,然后上前一步,走到何容的面前,柔声道:“小女子最近受了些寒气,脸上长了些褶子,这褶子小女子以前也长过,大夫说在发病的时候最好要带着面纱,因为很有可能会传染给其他人,而且,我也怕摘下来会吓到贵客,所以,还请贵客见谅。”

    楚云笙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恭敬的行礼。

    而听到她的这一番话,屋子里的其他人不由得都发出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尤其是当中的那一句——很有可能会传染给其他人!

    在场的除了那主要的几个人,就是乐师和歌姬,他们都是靠着一门手艺以及年轻的面庞而在这府邸讨生活的,此时一听到楚云笙说起会传染的话来,他们都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尽量的想要离那女子远一些。

    而这时候,主座上的黎大人刚刚才因为讨好了何容而散发出来的笑意瞬间僵硬在了脸上,他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之前他亲自去偏院里那些绝色女子中挑选出这女子的情形,当时柴房阴暗潮湿,只凭两盏灯笼,他就看出这女子在众绝色中的与众不同的气质和容貌,然而也因为光线暗淡,所以并未认真看清她的肤色,如今听她说脸上起了褶子,他仔细一回想,还当真记不得初看到她的时候,她面上到底是有没有的。

    一时间,黎大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在楚云笙说出这一番话来之后,他就已经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并抬眸悄悄的打量起何容的面色,但见他神色如常,嘴角的笑意依然挂着,只是眸子里似乎多了几分玩味。

    见状,黎大人在何容开口之前,连忙道:“你们辽国的那些乡野土大夫,哪里做的了准,不过是唬你的鬼话,若是真的有传染给人的褶子在,刚刚张婶她们在给你上妆的时候就该来回报了。”

    本来是想在何容面前找到一个台阶下,将楚云笙面上的褶子的事情给遮盖过去,然而说到这里,黎大人才蓦地想起来,对了!楚云笙被他选中之后,是去梳洗打扮好了才会给送过来,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不能给外人看或者传染的褶子的话,这么重要的事情下面早该有人来禀报了,然而并没有,那就说明她在撒谎,要么,也有可能是真的有褶子,不过那也应该是无伤大雅的小瑕疵。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该在这种场合下,当着贵客的面说出可能传染的话来,这女子是故意的!是要暗害自己吗?

    是的,一定是的,她被人从辽国掳来了这里,然后被迫送到这里来招待客人,心里对自己一定是带着憎恨的。

    一定是这样。

    一时间,黎大人的脑子也转的飞快,在想诸多的可能之后,他越发觉得不但要跟面前这女子撇清关系,而且即便是公子对她另眼相待,却也不能让她真的跟在公子身边伺候,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再来一句绵里藏针,就有可能把自己害了。

    这样想着,黎大人的眉梢一扬,不等楚云笙开口便继续道:“所以,不过是辽国的庸医误诊了你,但到底你脸上也还是有些不能见人的红褶子的,怕冲撞了公子,所以你先退下去罢。”

    说着,他又转过头去,看向何容道:“实在对不住公子,我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犯病,您放心,我这就叫人带她下去,然后派最好的大夫给她医治,等医治好了再送到您面前。”

    说着话,黎大人已经一抬手,示意外面的人进来将楚云笙带出去。

    而这也正是楚云笙想要的结果,在她走上前去说出自己可能带有能传染的褶子的时候,她相信有七窍心思懂得察言观色的黎大人就应该能想通其中的厉害,所以,他定然会立即派人将自己关押下去。

    至于怎么处置,那对于她来说,都是好的,因为只有离开了这间屋子,她才有逃出去的可能。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正要转过身子随着那两个听了黎大人命令跟进屋子的壮汉往外走,却听见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何容却突然笑了。

    他不但笑了,还探出手来,轻轻的拍了拍巴掌,然后道:“好个有趣的女子。”

    说着,他动了动手指,示意那两个要将楚云笙带走的壮汉出去,然后眉梢一扬,嘴角上便是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能够传染的褶子是个什么样子,姑娘不妨取下来,让我瞧瞧,也算开个眼界。”

    这世上是真的有能传染的褶子,是一种皮肤病。

    看样子何容也不是真的没有见过,而他硬是要抓着楚云笙不放。

    楚云笙越是不肯摘下面上的面纱,他就越是好奇,越是怀疑。

    虽然,他心底里依然带着几分不敢置信,不敢相信那女子此时就站在屋子。

    然而,她的眉眼,她走路的姿态和卓然的气质,甚至连她说话的语气都是如出一辙,这让他怎么不多想。

    所以,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任她离开。

    然而,听到何容的这一番话的楚云笙心里那叫一个苦哟!

    她自然也是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她越是不肯摘下面纱来,按照何容的性子越会起疑,但是她又没有带面具,这面纱下面的就是她的本来面貌,相信何容也再熟悉不过,所以一旦摘下面具来,又怎么能瞒得住自己的身份!

    不等楚云笙想到对策,何容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抬手晃了晃手中的酒盏,然后对主座上的黎大人笑道:“黎大人刚刚说,这姑娘来自辽国?这可巧了,我的一位故人也在辽国,而且说起来,她跟这为姑娘的眉眼,竟然还有几分相像呢!”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是猜测或者说是巧合的话,那么何容的这一句话就是对楚云笙赤果果的试探和挑衅了。

    楚云笙心惊之余,虽然想不通何容是如何知道自己动身去了辽国的,但此时也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时间考虑。

    再也瞒不下去了,楚云笙也只得硬着头皮,抬手将面上的纱巾取下。

    在取下纱巾的一刹那,何容专注的看着她的眸子里霎时间划过一抹震惊,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笙的错觉,在那一瞬间,她似是看到了何容的眸子里泛起了一圈涟漪。

    至于那是为什么,她已经无暇顾及。

    “我都说这褶子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一点儿瑕疵,公子,这姑娘如何?”

    在同一时间看到楚云笙摘下面具的真容之后,黎大人之前还僵硬在嘴角的笑意又恢复了神彩,他邀功似的又向何容道:“这可是我亲自为公子挑选的呢。”

    而此时,何容哪里听得进去他的一字半句,他表面看起来从容镇定,云淡风轻,甚至嘴角还带着他一贯的似笑非笑,让人看不清楚他这张假面之后,到底隐藏的是什么情绪,然而此时,他的内心里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是她!

    真的是她!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踏破铁鞋都没有找到人,竟然会在这里,一个偶然的机会主动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时间,何容的情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在看到楚云笙的第一眼,因为那眉眼神态以及气质让他有所怀疑,但也只是怀疑,不敢相信,当面前的女子摘下面纱,露出真容确定就是她之后,何容依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虽然竭力在维持这表面上的从容镇定,但他的呼吸还是没有忍住的,下意识的加重了两分。

    “哟!可真的是巧了。”

    他没有理会主座上在示好谄媚的黎大人,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楚云笙身上,而同时,他脑子里也在飞速运转着,在掂量着自己今日此行带来的部下有多少人,该用如何的手段和方式才能将她成功的困住并带走。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心里忍不住想啐他一口,然而面上,却依然带着得体的腼腆笑意以及陌生的眸色,并道:“公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小女子听不明白。”

    虽然知道何容肯定已经是认出了她来,但是楚云笙却依然不想要承认自己的身份,她还没有弄清楚何容到这府邸来的真正目的,也不知道黎大人的企图是什么,更不明白何容和黎大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所以,在这些都没有找到答案之前,是否能利用黎大人这里来成功的摆脱何容也未可知。

    而何容似是丝毫也不意外楚云笙的否定回答一样,他耸了耸肩,嘴角依然带着笑意,然后将一直端详在手中的酒盏举起,一饮而尽。

    看到这里,才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黎大人探出头来,看向楚云笙,然后又看了看何容,不解道:“莫非公子认识这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