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被选中?

    外面没有月光屋子里也没有点灯,姑娘们在黑暗中因为惊吓而挤成了一团。

    大家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柴房里不仅阴暗而且还潮湿无比,四处都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息,人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也不由得后背发凉。

    “楚姑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暗中,赫连姝紧紧的握着楚云笙的手,低声问:“这宅邸似乎守卫很森严,我们这么多手无寸铁的女子,想要毫发无损的逃出去……”

    话音才落,楚云笙便抬手捏了捏赫连姝的掌心,然后压低了声音对赫连姝以及对周围的这些姑娘道:“总会有办法的,而且我的朋友也在外面,我相信她也在想办法救我们出去。”

    虽然是在安抚这些姑娘们的情绪,但是楚云笙心里也知道,蓝衣如果没有发现自己沿途留下的记号,那么也一定会通过其他的途径想到办法找到这里来。

    心里这样想着,却听见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等楚云笙和这些姑娘们回过神来,那脚步声就已经停在了拆房门口。

    “打开。”

    仅仅两个字,声音很冷,很淡,然而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而这声音,就是刚刚在门口楚云笙从那个中年男子身上听到的。

    虽然他只是同船老大打招呼说了那么一两句话,然而楚云笙却记得他的声音,因为他的声音音线很特别,低沉中带着几分沙哑,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那么舒服。

    明明他招呼了船老大去了前厅宴客,此时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船老大叫他“大人”,他是什么大人?莫非在这一带有个一官半职?或者说有一定的权势?

    楚云笙心里不解,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门外守着的两个壮汉立即异口同声道:“是,老爷。”

    话音才落,楚云笙就听到了锁链拨动的声音,紧接着,伴随着一声锁头被打开的声音,房门也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甫一打开,外面数十盏灯笼点亮的院子里的光亮瞬间充盈了整个拆房,而那个中年男子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他上前一步,走到门口然后对身边拿着灯笼的两个壮汉使了一个眼色,并道:“照亮一点,让我看看。”

    他的命令才下达,旁边的两个壮汉就一左一右的走进了柴房,也不顾什么礼仪,直接就将手中的灯笼高举在这些姑娘们的头顶,好让那中年男子将这些姑娘们的容貌看个分明。

    他的眸子微微眯起,带着一丝促狭和危险的味道,在在场的每一个女子的面颊上一一划过,所有被他目光扫过的姑娘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越发将身子往人群里隐匿了有些。

    而他的目光也都是一扫而光,似是这些姑娘们里并没有谁能引得他多看两眼。

    眼看着他一一扫过,就要将在场的姑娘们一一看遍的时候,却见他那宛如鹰隼的目光蓦地停住了,不再如之前那般随意的扫过。

    他的眸子紧紧地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而被他锁定住的那人此时一颗心也扑通扑通七上八下的有些凌乱。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楚云笙。

    在被他的眸子锁定的一瞬间,楚云笙本来也作势像其他姑娘们一样立即流露出慌乱和怯意来,但显然,这人却并不在意她到底是怎样的表现和心态。

    他的眸子牢牢地锁定在了她的面颊上。

    在这一刻,不只是楚云笙,所有人的姑娘们仿佛都觉得时间就这样静止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只睁大了眼睛看向那个中年男子,想从他的眸子里读出他的意图。

    然而,不等给大家思考的时间,那中年男子已经蓦地抽回了目光并转过了身子。

    眼看着他就要转身离去,所有人尤其是楚云笙就要在心底里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听见他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蓦地在门口响起:“就她了,等下收拾收拾,给我送过来。”

    话音才落,也不等身后的姑娘们做出反应,他已经脚尖一点,就离开了柴房,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两个壮汉也就不由分说的走到姑娘们面前,抬手就要来抓楚云笙。

    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反抗,也许自己能凭借身手逃的脱这个府邸,然而却是要连累了这群姑娘们。

    在这一瞬间,脑子里划过这样的想法之后,楚云笙就放弃了动手的打算,她转过眸子看了一眼赫连姝,给了一个让她稍安勿躁的眼神之后,就很配合的走出了人群,然后不等那两个壮汉动手,她就自己跳到了他们面前,并道:“我自己走。”

    那两人显然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有如此自觉的姑娘,一时间两人的脑子里都划过这样的想法——这姑娘是不是傻?

    但划过的念头归念头,既然这个缺根筋的如此配合根本就不需要劳烦他们两人动手,他们也就自然乐得清闲,当即就收了要来擒拿她的姿势,站到了一边道:“那就走罢。”

    说着,便一前一后的将楚云笙围在了当中,引着她走出了拆房。

    在走出柴房之前,楚云笙回眸看了一眼柴房里的姑娘们,她们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眸子里的担忧和惶恐不安显而易见。

    也只是一眼,因为就在她踏出房门之后,身后的那个壮汉就将房门咔嚓一声再度落了锁。

    而那个中年“大人”早已经带着几个跟班不见了身影,只留下这两个壮汉引着她一路出了这偏院,往回廊上走。

    夜里的风有些沁凉,不远处应该还有一个莲花池子,吹起来的风带着一阵阵清新的荷香,让人神清气爽。

    身边押着楚云笙的两个壮汉明显心情也不错,两个人的步履也比起之前轻盈了不少。

    越往回廊尽头走,越能清晰的听到前面传来的丝竹管弦之声,看来前面确实是在宴客。

    楚云笙抬眸看了看前面低头走着的那个壮汉,试探性的开口道:“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闻言,那个壮汉稍微转了转脖子,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楚云笙,却并没有回答她。

    楚云笙碰了一鼻子灰,却也不想就此放弃,与其被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柴房想不到办法,这样被他们带出来,说不定也是一个转机和机会。

    想到此,楚云笙又道:“我们这是在哪个大人的府邸?还是在无望镇吗?”

    许是被楚云笙的絮絮叨叨打扰的不耐烦,走在后面的那个壮汉道:“我说姑娘,有些事情你还是少知道的为妙,这儿可不是什么可以乱讲话的地方,否则,怎么丢了小命都不知道。”

    闻言,楚云笙倒并不为他的言语所吓,她好奇道:“那这儿是哪里?我老家在无望镇里,离这里远吗?”

    听到这句话,那两人噗嗤一声都笑出了声来。

    起初走在前面一直不愿意搭理楚云笙的那个壮汉这时候停下步子,回过头来看向楚云笙,眸子里除了笑意外,还多了几分同情,他道:“远倒是不远,不过眨眼功夫就能到,但是即便是这么近的距离,相信你此生也回不去了。”

    说着,也不等楚云笙流露出好奇或者惊讶的神色,他正了正神色,收敛了面上的表情道:“快走吧,别让老爷等急了,否则连我们都要受到牵连。”

    说话的空当,他已经大步朝前走去,后面的那人也正了正神色,赶着楚云笙快步追上了那人的步伐。

    虽然没有听出来这里是哪里,但是从刚刚那人的答话中,楚云笙已经知道这里果然离无望镇不远。

    那是不是旗花在这里还有用?

    蓝衣能凭借这个找到这里来?

    虽然有很大的可能,但是毕竟只有这一次机会,楚云笙也不敢贸然的就用掉了,她在等最好的时机。

    就这样,想着心事,被这两人带着一路穿过了回廊,又走出了两道月牙形拱门,才终于到了一个满是热闹的院子里停住。

    这里不时的有穿着花枝招展的姑娘进出,还未走近院子,就已经闻到了一阵阵扑鼻的脂粉香。

    看样子,是这府里豢养的舞姬一类。

    一看到这两个壮汉带着楚云笙出现在门口,其他人都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又各自忙各自的去了,似是对楚云笙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有多意外。

    这时候,一个额角上有一块红色胎记的中年女子从屋子里走出,她从头到脚扫了一眼楚云笙。

    而这两个壮汉在见到她的时候,也都客气有礼的喊了一句:“张婶。”

    被换做张婶的中年女子点了点头然后道:“老爷刚刚传话过来叫给收拾收拾的就是这姑娘?”

    闻言,那两人点了点头,并道:“有劳张婶了,人先交给你,我们就在门口等着。”

    说着,他们两人一左一右的在楚云笙后背上一推,就将楚云笙推进了院子,直接推到了张婶的面前。

    楚云笙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功夫泄露了,只得顺势一个趔趄的朝院子里扑去。

    而那张婶竟然也是个练家子,眼看着楚云笙就朝着院子里扑倒了下去,她抬手随意那么一拉,就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捞了起来,然后道:“老爷怎的会选一个如此弱不禁风的?”

    闻言,那两个壮汉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最后还走在前面的那个壮汉道:“老爷这不是为他自己选的,我听说是专门为宴席上的一个客人挑的,老爷看人的眼光一向不错,说不定那客人喜好的就是这种口味呢!”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气的差点鼻孔冒烟。

    这种口味是什么口味?!

    自己这姿色虽然比不上玉沉渊那等倾国倾城,但到底也是过去的,至少在扎堆的美人儿里面能一眼就看得到她,怎的到了这三人的口中,就变成了他们的老爷不会挑人?那个客人口味独特?

    这让人有一种被嫌弃了和轻看了的感觉,让楚云笙心里很是不舒服。

    然而,面上却还是只能低着头,面无表情,由着那张婶在动了动嘴角之后,没有说什么就攥着她的手臂拉着她一路往偏房里走去。

    才一进门,就看到已经有四个跟张婶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女子已经等在了那里。

    张婶将楚云笙往她们几人当中一推,然后道:“给她拾掇起来,尽心点,这是老爷点的人儿。”

    话音才落,她就转身出了屋子并将房门带上了。

    等她这一走,这四个中年女子立即朝楚云笙围了过来,然后将她连拉带拽的带到了里间,里面已经准备了一桶热气腾腾的洒了花瓣的泡澡水。

    看她们似是要给自己沐浴,楚云笙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当是来享受了,也就任由她们褪去了自己的衣衫开始倒腾。

    看着她们为她沐浴洗头更衣,上妆,一连串琐事在她们做起来犹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和迅速,这不由得让楚云笙咂舌,她们像这样子到底是“拾掇”了多少个姑娘?

    看似繁复,然而,因为她们动作熟练迅速,所以整个过程下来,也不到一刻钟。

    等她们将收拾好了的楚云笙推出房门的时候,那个张婶就已经等在了门口了。

    她抬眸仔细打量了一番经过了这群老妈子一番捯饬的楚云笙,眸子里也不由得划过一丝惊艳,她不住的点头,然后道:“老爷的目光果然是没错的。”

    说着,她似是想起什么来,抬手对面无表情的楚云笙的身后的一个女子招手道:“取一块纱巾来。”

    待那中年女子取了纱巾来之后,张婶亲自给楚云笙罩在了面上,循着耳后一直别到了发髻上,然后满意的点头道:“相信老爷看了也一定会很满意的,走罢!”

    而此时,被她们像木偶一般摆弄的楚云笙也就乖乖的带着面纱,跟在了她的身后。

    因为此刻,连她也十分好奇她们的老爷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而他要这般大张旗鼓的宴请的人又是谁?

    如果,她自然不会让自己吃亏,有机会的话,她还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结束这些人继续玩弄女子的生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