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下船

    果然,阿呆兄只淡淡的扫了楚云笙一眼,眸子里无波无澜,很显然,这样的表情就已经把楚云笙所有提出来的请求都一并拒绝了。

    而楚云笙却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既然决定要救这些姑娘,她就不能丢下刚刚那一个被明仔带去的姑娘不管,尤其是在她被带离开的那一瞬间,转过眸子看向自己的祈求和渴望。

    所以,她做不到坐视不理。

    然而,想要劝动阿呆兄却显然并不那么容易。

    所以,楚云笙只得上前一步,拽了拽阿呆兄的袖摆,然后认真的看着阿呆兄道:“阿呆兄,你也不能看着这些姑娘不管是吧?你假设一下,如果这里面有我,你会见死不救吗?”

    闻言,阿呆兄终于愣了愣,他垂下眸子,目光落在楚云笙拽着他的衣角的手上,但见那只手细瓷如玉,明明是一双柔若无骨的手,但偏生却给人一股能力挽狂澜的力量,让人不由得想要多看两眼,再多看两眼。

    而他这一看,神思就已经开是飘渺,落向了更远处。

    楚云笙在这里跟他讲道理,却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阿呆兄却还能走神,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只能在阿呆兄身上遇到。

    但偏生她还不能跟他置气,楚云笙叹了一口气,抬手捏了捏阿呆兄的手臂,努力将他游走的神思拉回来,然后道:“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的,对不对?而且等下这船上大部分的人都会下船,你就趁着这个时候将那姑娘救出去,再来找我们,而我还有蓝衣她们,也不会有危险,你放心,如果是跟我们走丢了,找不到,那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来无望镇的时候那一家客栈吗?当时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再加上面具被毁,我就是在那家客栈里送给了你现在的这张银质面具。”

    听到这句话,阿呆兄终于若有所思的抬起指尖抚上了面上的这张银质面具,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楚云笙才敢松了一口气,她蓦地松开了阿呆兄的袖子,然后轻声道:“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出去了,你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啊!”

    说着话,楚云笙就将自己的包袱也一并交给了阿呆兄。

    而她的话音才落,阿呆兄竟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这一口气叹的很轻,很轻,若不是楚云笙距离的近根本就听不出来。

    而她即便是自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阿呆兄了,却依然没有想到在这时候他会发出这样一声叹息。

    天性孤僻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会在乎旁人的喜怒哀乐的阿呆兄,竟然会有一天会带着自己的情绪,竟然会有一个情绪发泄的突破口,竟然会叹气!

    这简直大大的出乎楚云笙的意料,然而楚云笙的关注点都在阿呆兄的叹气上,却并没有意识到,从前阿呆兄有洁癖,拒绝任何人靠近,更是拒绝靠近任何人,更别提有人能安然无恙的拽着他的袖子,撒娇似的揉他的手臂。

    楚云笙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阿呆兄却注意到了,他看着楚云笙蹑手蹑脚的推开了房门,然后在门口拥挤在一起的姑娘们的掩护下很好的混了进去,这一瞬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阿呆兄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波澜。

    而这一些,楚云笙自然不知道。

    她在混进姑娘们里面,在这些姑娘们的簇拥下挤在了赫连姝的身边。

    而这时候,这条过道上也并没有守卫,明仔押着那姑娘到下面一层去了,还没有上来,其他的人按照船老大的吩咐守在了甲板处的楼梯口,所以根本就看不到这里。

    十几个姑娘们挨挨挤挤的凑在一起,一眼看去很难就能认出来这里面多了一个女子。

    赫连姝紧紧地握住了楚云笙的掌心,在这一刻,楚云笙分明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但是表面上却无比的镇定,以至于那些姑娘们看到她,也都不再如之前那般惶恐不安。

    “会没事的。”

    楚云笙捏了捏赫连姝的掌心。

    闻言,赫连姝转过眸子,对楚云笙眨了眨,然后绽放出一抹笑意道:“你在这里,我自然是放心的。”

    果然,在这句话之后,赫连姝的身子也不再颤抖了,她的眸子里也平静如斯。

    这时候,却听见底下楼梯处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不多时,明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楼梯口。

    他在楼梯口站定,然后抬眸顺着这一层的楼梯往甲板上望了望,才将目光落回到这群姑娘们里。

    一看到他的目光扫过来,这群姑娘们的神色都已经开始慌乱,她们不似楚云笙,见惯了太多的刀剑风雨,所以即便是迎着明仔的目光也能坦然如斯,这些姑娘们因为将楚云笙藏匿在她们里面而担心被明仔发现惴惴不安,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惶恐的神色,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往楚云笙身上去看,因为那样无疑就是将楚云笙暴露了。

    所以,即便是她们神色慌张不安,看在明仔的眼里,也只当是因为她们担心眼下即将要面对的命运,所以也不做他想,毕竟在他看来,这些姑娘们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也是正常。

    所以,他的眸子只是淡淡一扫,便从她们身上移开,然后落到的楼梯口上。

    这时候,甲板上传来了船老大的声音:“靠岸,准备。”

    话音才落,就见明仔抬手对着这些姑娘们一挥,厉声道:“走,上道!”

    他的眸子里带着一股子狠辣,再加上他低沉的嗓音,在场的小姑娘们不少都吓的一愣,胆子小的人已经在开始瑟瑟发抖。

    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一步,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踏出这艘船之后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她们。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抗拒已经再没有用,在明仔不耐烦的又重复了一句:“走,上道!难道要小爷我一个一个请你们不成?”

    这句话他拔高了几分音量,说着话,他的步子已经朝着姑娘们走过来。

    没有人愿意等着他来一个一个揩油然后推到上面去,所以,不等他走近,这群姑娘们就已经很有默契的,挨挨挤挤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见状,明仔的嘴角流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也不说话,只默默的站在楼梯口,看着姑娘们挨挨挤挤的上了楼梯,等到最后一个都上去了,他才跟在后面慢悠悠的踱步上了甲板。

    外面夜色已深。

    船也已经停靠在了岸边,虽然船上的各个桅杆上都点着灯笼,然而因为月亮躲在了密布的乌云里,所以很难看清楚岸边的情形。

    姑娘们被赶上了甲板,挨挤在了一处。

    只等着船老大的人都集合齐了,才见他点了几个人留下来守船,剩下的几个人则跟着他前后左右的押送着这群姑娘们下了船。

    在留下的人中,楚云笙看到了虎子,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四处逡巡,似是在找着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问题,但好在他在这船上算的上是不起眼的人,所以船老大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就在姑娘们被押送着下了船之后,楚云笙回眸,就看到脚步如飞的往楼梯口而去。

    他此举定然不可能是为了要将他们暴露出来,否则的话,就不会选择等船老大离开之后才往楼梯口飞奔。

    这是在想给自己通风报信吗?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混入了这些姑娘们里面。

    想到此,楚云笙只希望等下虎子发现她已经不在船上了之后,能尽可能的帮助阿呆兄救出那姑娘然后离开这艘船。

    心里想着心事,也就没留神周边,仿佛不过眨眼的功夫,他们离开岸边就已经有些距离了,渐渐的都听不清岸边那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了。

    而这时候,楚云笙看到前方不远处有数盏红灯笼,乌云还躲在云层里,根本就看不清周遭的景象,但见那红灯笼的所在应该是一处树荫浓密处。

    船老大走在前面,对着那一处打了一声唿哨。

    很快,那里回应了一声唿哨。

    见状,船老大对身后跟着的几个手下道:“他们已经在等了,我们动作要快。”

    说着,就忙不迭的催促这些姑娘们赶快。

    楚云笙一路都在寻找动手的机会,奈何天色实在是太晚,而且她也不知道周围的地形,本以为他们会带着她们进无望镇,然后将她们卖入无望镇的地下拍卖场或者青楼,却不曾想到他们竟然会来这看起来跟没有人烟的郊区没有什么两样的地方。

    所以,她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和地点下手,也就只能继续混迹在姑娘们里面,以免打草惊蛇。

    不多时,船老大就带着她们穿过林子,走到了那处闪烁着红灯笼光芒的地方,走近来,楚云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大处府邸。

    那红灯笼就是这府邸门两边悬挂着的。

    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么大一座府邸,门口上却并没有什么提字匾额。

    等他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站着七八个壮汉了,领头的是一个方脸阔额中年男子,蓄着山羊胡,穿着一袭碧色锦袍,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髻,即便是在朦胧的红灯笼的照射下,他的发式和衣着都显得有些凌乱,看起来像是匆匆忙忙起身奔赴而来似得。

    一看到船老大,他的笑声就已经跟着扑了过来:“哟,没有想到你们还真的这么准时!快来快来,进来歇歇先,这一路可算是奔波了。”

    一看到这人,一路上都是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船老大的气势瞬间就没了,他点头哈腰的对着这人行了几个礼,然后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大人,这些姑娘也都是上乘货色,您先派人来点点货。”

    闻言,那个中年男子嘴角一动,那一抹山羊胡子也跟着一抖一抖的笑了起来道:“你做事,我还不放心吗?这些都交给这些下人去办吧,走罢,你这一路舟车劳顿也辛苦了,恰逢今日我在这别苑里宴客,一起罢。”

    说着,就对身后的几个人壮年男子使了一个眼色,这些人立即上前将船老大送来的这些姑娘们往院子里赶。

    而那个船老大似乎很畏惧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在这人提出要让他去参加宴席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有任何异议,当即就点头,跟着手下的那些人也走进了府邸,往正厅走去。

    而楚云笙赫连姝等姑娘们被这些壮汉们驱赶着往后院走去。

    “姑娘,可怎么办?这下我们更跑不了了?”

    楚云笙和赫连姝都还没有说话,她们身边的两个小姑娘挤到了她们耳边,轻声嘀咕道:“我们还能跑的了吗?”

    这句话已经在不经意间带着几分凄然和绝望。

    跑自然是能跑的了,但是看这府邸的守卫,楚云笙也不能确定一时间就能带着这些姑娘们顺利脱身,目前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等着蓝衣带人来。

    但是,这到底是哪里,距离无望镇有多远?

    蓝衣一定是在码头附近找他们了,如果这里太过偏院,那么她的旗花即便是放了也不会有任何作用,而且还等同于浪费了最后一线带着这群姑娘们逃脱的希望。

    问题变的有些棘手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楚云笙也不想让这些姑娘们继续在惶恐不安中度过,所以,她垂眸,压低了声音道:“放心,一定会有办法的。”

    话音才落,就听见前面领路的那个壮汉一个阴狠的眼神投递了过来,并道:“在嘀咕什么呢!都给我闭嘴!”

    此话一出,再没有一个姑娘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楚云笙也只抽出了一只手来,拍了拍刚刚那个向自己提问的姑娘的肩膀,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见状,那姑娘的眸子里果然蓦地迸发出了无限的希望的光芒,她的眉眼里瞬间就带上了笑意,然后对着楚云笙用力的点了点头。

    然而,事实却证明,现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那几个壮汉一路带着她们在这别苑里七拐八拐的走,最终到了一处破败的拆房门口停了下来,然后二话不说,就将她们推了进去,一声哐当声之后,就落了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