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八章 有变

    这一次,听到是楚云笙的声音,阿呆兄倒是开了门,然而眸色依然紧绷着,下巴也微微扬起,似是不愿意就此向楚云笙妥协。

    楚云笙只当他是孩子气,自然也不会在这个当口跟他计较,见阿呆兄开了房门,她立即回了房间将自己的蓝衣已经打包好的行李包裹背在了背上,然后不由分说的转身就了阿呆兄的房间,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不等阿呆兄做出任何反应,楚云笙已经抢先一步,走到他身边低声道:“现在是紧要关头,我们不能置气了。”

    说着,就对阿呆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而这时候,看到楚云笙的神态如此认真,完全不似是在开玩笑,阿呆兄当即也正了正眸色,默默的点了点头。

    楚云笙就拿着包袱坐在门口等着外面的动静,而阿呆兄则也静静的坐在床上开始打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房门上方的小窗户不再有光亮投入到他们所在的房间,房间里已经开始模糊了起来,而他们身下的大船却突然动了,这突然的一动,晃的楚云笙的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就在这时候,楼梯口传来了笃笃笃的脚步声,闻声,楚云笙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她对阿呆兄招了招手,然后抬手轻轻的打开了房门,留出了一道缝隙,以便能更加清晰的听到外面的动静,而同时,她和阿呆兄的身影已经十分默契的一左一右的闪避到了一侧。

    而从那门缝外看进来,则完全看不到他们所藏身的位置。

    那脚步声笃笃笃,由远及近,最后停留在这一层的楼梯口处,但也只是稍作停顿便一转身,往下面一层去了。

    脚步声如此沉稳和熟悉,除了那船老大,楚云笙不作他人想。

    而不多时,楼梯口就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深一浅,多半就是腿伤未愈的虎子,楚云笙猜测。

    在那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楚云笙透过那一小线缝隙才看清,确实是虎子,他手中提着几盏灯笼,开始一一将这些灯笼悬挂在这一层走道的两边,在经过楚云笙和阿呆兄所在的房间的时候,他还刻意探头透过缝隙往里看了看,然而楚云笙并不想让他看见,所以故意往黑暗里隐了隐身形,在看到里面并没有丝毫动静的时候,虎子的脸上明显划过一丝诧异,然而也只是一瞬,他就转身去别处点灯,很快便伴随着一深一浅的脚步声消失在了楼梯口。

    而这时候,船老大那脚步声又笃笃笃的走了上来,而这一次却并没有急着离开。

    紧随着他的脚步声的,是一群人的脚步声,纷乱不堪。

    楚云笙放开了六识去辨别,依稀能感知到走在前面的两人脚步声且沉且稳,应该是两个下盘功夫不比船老大弱的大汉,而他们后面跟着的一群细碎轻盈的脚步声,多半就是那些姑娘们的了。

    楚云笙才做出这猜测,就已经听到了姑娘们嘤嘤嘤的啜泣声紧随着脚步声而来。

    “都去这里面排好,站好!”

    船老大的声音再度在楼梯口响起。

    而随着他的命令发布,那两个走在前面的大汉也停住了步子,驱赶着这些姑娘们在这第二层的过道里站成了一排排。因为第二层过道本就狭窄,再加上这些人的驱逐,姑娘们被推挤到了角落处,正巧都挨挨挤挤的在楚云笙的房间门口,楚云笙将身子贴着墙壁,透过打开的那一条缝隙往外看,还能看到姑娘们那一张张惊恐的脸。

    而同时,她们里面有人眼尖的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透过门缝看过去的楚云笙,那一瞬间,她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惊讶,下意识的就要张嘴惊呼,然而却在作出这一反应的瞬间,看到楚云笙给她做的噤声的收拾,她就立即抬手捂住了自己嘴,紧接着,她立即调转了目光,就当是没有发现楚云笙这个人似得,开始在她们这一群的姑娘里搜寻赫连姝。

    赫连姝被她拽了拽袖子,在挨挨挤挤的姑娘里凑到了她跟前,然后她在扫了一眼船老大的方向之后,才抬了抬下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赫连姝楚云笙的所在。

    赫连姝是何其冰雪聪明的女子,当即就明白了那姑娘的意图,并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正看到楚云笙在那门缝里,对她点了点头。

    一迎上楚云笙的这一道目光,刚刚还有一些畏惧的赫连姝瞬间就觉得心安了,她觉得,仿佛楚云笙身上有一种能令人信服的魔力,只需要她一句话,即便是再不可能的事情,也会变成可能。

    想到此,赫连姝有那么一瞬间,忘却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那一日见到楚云笙和玉沉渊的一幕。

    不由得想起来玉沉渊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里总是倒映着楚云笙的存在的样子。

    一时间,赫连姝的心里虽然泛起无边的酸楚,却也觉得自己输的心服口服,毕竟,楚云笙这样的女子……也难怪玉沉渊会另眼相待。

    或许……在他心里不仅仅是另眼相待这么简单……

    只那么一瞬,赫连姝就从回忆里拉回了理智,为了避免被怀疑,她也只看了楚云笙一眼便立即故作不经意的转回了眸子,然后静静地拉着刚刚向她通报的那个姑娘的手,示意她不要声张。

    这时候,船老大的声音蓦地在楼梯口响起:“明仔,点点人数,桩子阿虎去上面楼梯口守着,这里本来就狭窄,在这里凑什么热闹!没有一点眼力劲儿,你们只要把这楼梯口给我守好了,她们还能翻的上天不成?!”

    话音才落,就就响起一阵脚步声,从二楼的楼梯口往上走去。

    而那个叫明仔的汉子也就立即上前,开始清点人数:“一,二,三,四……十……都给老子站着别动来动去的,十一……”

    说着话,他已经抬手在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姑娘的胸口上摸了一把,然后嘴角泛起一抹淫荡的笑意道:“如果你们再不老实,再动来动去,小爷我可要挤进去一一轻点了。”

    那个被他揩油的姑娘登时红了脸,她死命咬着唇瓣才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了就让人觉得心生怜爱。

    而旁边其他的姑娘除了对那姑娘报以同情外,却也都不敢再动一下了,所有人挤在一起,却都动也不敢动一下。

    见她们都老实了,明仔这才笑道:“这才对嘛,我看看,一,二,三,四……十八,十九。”

    说着话,他已经转过了身去,对门口的船老大道:“是十九个,一个不少。”

    闻言,船老大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在这守着,马上我们就要靠岸到达交货点了,可别处什么岔子。”

    话音才落,就听明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道:“老大你也是太过小心翼翼了,都这时候了,还能出什么岔子啊!再说,这路子我们可没少走,又不是第一回了,还能出什么事儿。”

    “那当然是最好不过,毕竟这是最后一单,以后恐怕也没的做了,所以我们小心一些总不为过。”

    说着话,那船老大的步子已经提起来,准备离开。

    而这时候,明仔又一声唤住他:“老大!”

    闻言,船老大有些意外,他停住了步子,回过头来看向明仔道:“还有事?怎么,支支吾吾的,这可不是你小子的作风!”

    听到这话,明仔嘴角一咧,露出红口白牙,然后道:“这不是最后一回了嘛,我寻思着,以后不干了,我这媳妇儿还没个着落,与其到外面让那些媒婆天花乱坠的介绍一个,花掉自己一大笔钱,还不如就在这里挑一个,更何况,老大你之前不也说过嘛,给我物色一个媳妇儿,现在这都最后一笔单了,再不物色可就晚了!”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明仔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不仅仅那些姑娘们在听到他这一句话之后吓的瑟瑟发抖,就连船老大都惊讶不小,不过他很快便恢复了镇定,然后嘴角一扬,露出一抹笑意道:“你小子贼心倒是不小,这些可都是我花费几个月时间在辽国搜罗来的上等货色,你寻常人家娶个媳妇能遇到这样的?这一个可不只给你娶一个媳妇儿呢!给你娶上一窝媳妇儿都够了!这样吧,等这一件事了了,我亲自去给你找媒,保管给你说一个不差的。”

    看到船老大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明仔不由得又劝道:“老大,你当初可是亲自答应我的,不能现在反悔啊,你看我明仔,跟着你这么多年,虽然说不上出生入死,却也是忠心耿耿,我就这一个愿望,您就答应吧,以后只要您又差遣,我保证依然随叫随到!”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船老大就有些左右为难了,明仔的话也确实是自己曾经许诺的,但当时只当是酒桌上的助兴话,谁曾想竟然有人还能当了真,然而看明仔这态度,如果自己今天不答应了他,只怕以后即便他再为自己办事,多半也不会有如之前这般尽心尽力。

    一方面是自己的真金白银,一方面是为了以后做打算。

    着实让船老大犯了难,但最后在看到明仔期待的目光之后,他只得一咬牙,忍痛割爱道:“那行!你就挑一个吧!但是最好的那几个不行,人家客户已经定了。”

    费劲唇舌,终于看到船老大点头,明仔喜出望外,连忙对着船老大鞠躬道谢,他道:“老大放心,我不过就是在这里找个媳妇儿,断然不会让老大为难的,我就要她了。”

    说着这话,他蓦地一转身,在所有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抬手一拉,就将刚刚被自己摸了一把胸的女子拽到了面前,并对船老大道:“可以吗?”

    闻言,船老大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尚且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的女子,见她的容貌在这一群容颜俏丽的姑娘们中并不算是十分出挑的,也就点了点头,算是应允,然后道:“那你先将她关到底下房间,等会儿我们交易完毕,就给你们摆酒,让你今晚就入洞房!”

    话音一落,惹的他身后站着的几个大汉发出一阵促狭的笑意。

    而那个姑娘则早已经羞愤的红了眼眶,却偏偏双手手腕都被明仔牢牢的锁住,让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说着话,船老大已经跟着他身后的几个人提步上了楼梯,而明仔则噙着那姑娘的手腕带着她往地下一层楼梯口走去。

    在场的其他姑娘们纷纷出声训斥,想要上前帮忙,奈何她们虽然人多,但都是些娇滴滴的姑娘,明仔只一个凶狠的眼神,就吓得她们倒退了两步,再看楼梯口站着的那两个眸子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笑意的男子,姑娘们被吓的围在一团瑟瑟发抖。

    这时候,楚云笙将门口的缝隙拉大了一些,然后在门缝里对这些姑娘们摇了摇头,示意她们不要乱。

    起初,她们还有些惊讶和意外,但是一见是楚云笙,再加上有赫连姝在一旁安抚,所有的姑娘们也都渐渐的平复了情绪。

    而这时候,楚云笙转身回到屋里,透过门缝的光打开了包裹,找出了里面一件素色的女装,然后也顾不得阿呆兄还在屋子里,她抬手利落的除掉自己的男子外衫,然后将女装套了上去。

    一番改头换面之后,楚云笙拉过阿呆兄在一旁,轻声道:“阿呆兄,你且听我说,等下他们要带着这群姑娘们下船,而我则混到她们里面去,找准机会将救出火坑,你留在这里,等到船上的人都押送着姑娘们去交接地点的时候,你趁机救出刚刚被那明仔带走的姑娘,然后再来找我们汇合。”

    要以她和阿呆兄两个人之力,自保自然是不成问题,但是想要保这一群姑娘们毫发无损,却不太容易,所以,她只能潜伏进这些姑娘们里面伺机而动,而阿呆兄留在这里,以阿呆兄的身手要救出刚刚那个姑娘,即使在被人察觉到的情况下,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

    但是,前提是,阿呆兄肯不肯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