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说服

    这一夜注定无眠。

    被阿呆兄这么一搅合,楚云笙本该紧绷的一根弦也不由得松了松,但因为在想着赫连姝的事情,所以,依然怎么睡也睡不好。

    她既担心那船老大在岸边接应的地方也有人手,怕带着这么多姑娘不好脱身,又担心在靠岸前这船老大又出什么幺蛾子。

    毕竟,今夜这么多人都抵挡不住困意的睡了过去,明日一早,他们起来也应该有所警觉,到时候如果细查起来,查到虎子那里,事情可就不太妙。

    所以,想着这么多事情的楚云笙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最后索性坐起来,盘膝打坐。

    最近她都在试着用阿呆兄之前传授给自己的运功秘诀,内力已经突飞猛进的增长。

    而一旦沉下心来投入到运功打坐当中,时间就过的格外的快,等她再度睁开眸子的时候,头顶上方的甲板上已经有船匠们笃笃笃往来的脚步声。

    楚云笙经过一晚上的打坐,精神不但没有丝毫的困乏,反倒越发的精神了。

    她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就推开了房门。

    只是才一推开房门,隔壁房间以及她对面的房间也都相继应声而开。

    阿呆和蓝衣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在了门口。

    这倒让她有些诧异。

    “姑娘,早。”蓝衣垂眸一笑,嘴角出泛起一朵浅浅的酒窝,本就俏丽的容颜因这一笑而越发多了几分惊艳。

    楚云笙颇为意外的看着两个人,然后道:“你们怎的也起来这般早?”

    闻言,阿呆兄依然如一尊玉雕一般,动也不动,丝毫没有要回答楚云笙的意思,倒是对面的蓝衣笑道:“我想着姑娘有心事,晚上定然睡不安稳,早上也一定会早起,怕姑娘早起有什么吩咐,所以就早早的醒来在等着姑娘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明白为什么玉沉渊走到哪里,都喜欢带着蓝衣了,也终于明白,为何他会特地将蓝衣指派给了自己。

    蓝衣的心思体贴细腻敏感这一点,恐怕连春晓都不如。

    楚云笙点了点头,感激道:“你倒是有心了。”

    说着,又抬眸看了看眸色平静的看着她的阿呆兄,见他并无异样,楚云笙也不好再自己挖坑自己跳,索性就暂时避开他这一关。

    她将蓝衣拉到一边,低声道:“我怕那船老大会安排有人接应,而这船上这么多姑娘,但凭我们三个人也很难护得她们全部周全,等下在船靠岸之际,你先下船,联系上自己人,我和阿呆兄走在后面跟着他们,守着这些姑娘们,沿路我会做下记号,即便是有变,应该也能支撑到你们前来支援。”

    闻言,蓝衣点了点头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支旗花来,递给楚云笙道:“这是我们紧急联系时候报警的旗花,到时候若是有变,姑娘将它放出即可,我下船后去找其他人,最快也要两刻钟,姑娘切记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首要。”

    楚云笙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那旗花放进了袖子里,便由着蓝衣去准备早饭了。

    而阿呆兄至始至终都站在门口,既不进来,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楚云笙见状,只得自己拉下脸来故作不解,试探性的问道:“阿呆兄?”

    话音落了,然而阿呆兄却依然像一尊玉雕似得,站在原地,对楚云笙的话置若罔闻。

    见状,楚云笙心里不由得郁闷了起来,这孩子到底是在耍什么脾气?昨晚不就是将他关在了门外了吗?可是她不那么做的话,难道还真的继续误导阿呆兄让他以为她跟他是夫妻吗?

    看到阿呆兄下巴微微扬起,那一抹精致如瓷的弧度无疑是在表达他此时正在生气。

    而且,是一盒桂花糕都解决不了的生气。

    想到此,楚云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又继续没脸没皮的对着门口的玉雕兄道:“阿呆兄?”

    然而,正处在生气状态下的阿呆兄显然没有那么快想跟她妥协。

    楚云笙只得上前一步,走到阿呆兄面前,扬起下巴来,抬眸看向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阿呆兄,想要透过这半张银质面具看看他那底下的神情到底是怎样的。

    虽然也知道他是在为什么生气,然而显然楚云笙现在已经不想将话题再转到那令她尴尬无比的地方去,所以,她故作不解道:“怎的,才过了一晚上的时间,阿呆兄的听觉就出现了问题吗?还是说嗓子不舒服?”

    说着,楚云笙就要抬手来按按阿呆兄的面具。

    这一动作才一做出,可不得了,刚刚还如同玉雕一般的阿呆兄瞬间炸了毛,不等楚云笙的指尖触碰到他的银质面具上,他身子一动,天青色的衣袂一闪,化作一道天水之青的光影,瞬间消失在了门口。

    紧接着,隔壁房间的房门就被嘭的一声关上了。

    楚云笙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嗅着气冲冲的离开的阿呆兄留下的那一缕清新香气,想到要怎么跟这孩子解释,她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时候,蓝衣恰巧蓝衣已经端了几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过来,正巧看到阿呆兄摔门的一幕,她睁大了眼睛看向楚云笙道:“阿呆兄他怎么了?”

    闻言,楚云笙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草草的吃完了早饭,楚云笙就跟蓝衣上了甲板,去探望了虎子一番,因为有楚云笙的良药,即便他昨晚上疼的下不了地,今天也能勉强活动,至少在厨房打杂是可以的。因此也就避免了会被船老大抛弃的命运。

    一看到楚云笙,他就忙不迭的鞠躬表示感谢。

    见他无事,楚云笙就跟蓝衣靠在了船的围栏杆上,装作在甲板上看风景,实则是在观察船上这些人的动静。

    尤其是船老大等人的一举一动。

    那船老大也确实是对这一次行动放心的很,所以一觉一直就睡到了大中午才起来,他在船上巡视了一圈,就去了地下一层查看,在此期间,楚云笙也知会了蓝衣跟着去了的二层偷听下面的动静,确定他们并没有所察觉,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船老大从下面一层巡视回来,这时候,船头就有舵手过来报——还有不出一刻钟就能靠岸了。

    一时间,船上顿时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七手八脚的开始收拾行李,船匠们也在收帆转舵,为靠岸做准备。

    看到船老大对手下的几个人做了一番吩咐之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甲板上的房间,楚云笙跟蓝衣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将来蓝衣留在了甲板上,等下她会随着第一批下船的人离开,并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帮手。

    而楚云笙则回了房间,她将房门敞开靠在门边上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而他们所在的这艘大船也就慢慢的靠了岸。

    甲板上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船上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开始下船,楚云笙他们所在的这一层处于大船靠近船尾的这一边,楼梯下来的这一条巷子的几间屋子里的客人们也都接二连三的离开,到最后,这边的这一层就只剩下楚云笙和阿呆兄还没有离开。

    这时候,从楼梯口处传来了船工哨子声,并听有人厉声道:“下面还有没有人!抓紧时间下船咯!”

    声音一直持续,并且由远及近,但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那人却并没有再近一步。

    楚云笙想着应该是也不会有人在临近下船的时候还在房间里拖着,想她这样有目的性的客人毕竟还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都会在船靠岸的一瞬间就开始争先恐后的下船。

    顶上一层的脚步声渐渐少了起来,而下面一层始终是没有动静。

    他们应该是在等,等所有人都离开。

    然而,楚云笙却不能再陪着他们一起等,因为不多时,虎子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一看到她还在屋子里,虎子一脸惊诧道:“小公子怎的还在此停留?”

    闻言,楚云笙苦不堪言的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旁边房间然后无奈道:“还不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位小兄弟,此时在跟我闹别扭呢,怎么也不肯开门。”

    见状,虎子急的直跳脚,他一边拍着阿呆兄的房门一边对楚云笙道:“其他人都下船了,船老大正叫我检查船上的各个角落呢,若是叫他知道了你们还在,可莫要多想才好!”

    说着,他连拍了三下阿呆兄的房门。

    然而,阿呆兄的房门跟他本人一样,即便是被虎子焦急的拍着,却依然岿然不动。

    楚云笙也不想难为虎子,看样子,那船老大应该是要等人都走光了,再押送下面的那一批姑娘,但为了保险起见,楚云笙还是低声问了一句道:“虎子哥,那下面的那些姑娘们?”

    楚云笙的话音未落,虎子就已经连忙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脸紧张的环顾了四下,这才看向楚云笙并压低了声音道:“他们这是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哪里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这些姑娘们送出。”

    闻言,楚云笙一怔,显然,这也是她没有料到的,她不由得担忧的问道:“那他们……是要送去哪里?”

    显然,这句话已经超出了虎子能透露的底线,他连忙摇头道:“你已经知道的太多了,若是被他们发现,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且听我一句劝,赶紧下船走人,不要趟这趟浑水的好!”

    见他牙口紧的很,并不愿意透露更多的信息,而这时候若是不能知道船老大他们要将这些姑娘们送去哪里,那她就等同于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推进火坑。

    楚云笙自然是不可能就此放弃,然而虎子神情戒备,一副并不愿意多言的样子,楚云笙只得放手一搏,咬牙道:“实在不相瞒,虎子哥,我有一个妹妹,就在这群姑娘里,我此番也只为了救她出来!”

    “什么?!”似是根本就没有料到楚云笙会突然这么一说,虎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才发现自己刚刚的音量已经下意识的拔高了不少,若是此时楼梯上有人定然也会察觉到这里的异样,他连忙抬手捂住嘴巴,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是说你是为了救人而来?你也太大的胆子了!”

    楚云笙坦然的接受了虎子的训斥,然后道:“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虎子哥,你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若是你的家人,你的妹妹被人掳去,即将要被人推入火坑,你会见死不救吗?”

    听到这句话,刚刚还急得跳脚的虎子瞬间沉默了下来。

    楚云笙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再加上昨日里的接触,确定他并非是个冷血之人,只不过为了生活为了活命所以才昧着良心在这船老大手下做工。

    所以,看到虎子沉默了,楚云笙心觉有戏,所以紧接着又道:“虎子哥放心,我绝对不会连累虎子哥,我现在只是希望你帮我,你就假装不知道我在船上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会办妥,保证不会连累到你。”

    闻言,虎子愣了愣,他的眉头蹙在了一起,万分纠结道:“可是,就你们两个人,想要如何救人?又如何能救得出人?只怕到时候都是自身难保,你要知道船老大在岸上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至少虎子的态度上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她连忙道:“这个我自有打算,现在只求虎子哥能帮我这一回,也帮帮底下那一群无辜的姑娘们,我们不能再助纣为虐了,如果一旦事成,我保证不会牵连出虎子哥,并且会给你一笔安家的费用,让你不必再为一家老小的吃穿犯愁。”

    一听到楚云笙最后一句话,虎子眸子里最后一丝挣扎也就退了下去,他一咬牙,狠了狠心,然后点头道:“如果你真的能做到,也是大善事一件。”

    说着,他就转过了身去,才走出两步,复又转回眸子来,叮嘱了楚云笙一句:“千万小心。”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

    等到虎子离开,楚云笙这才轻轻的敲击了一下阿呆兄的房门,然后低声道:“阿呆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