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拒之门外

    说到这里,虎子的话音一顿,他抬眸认真的看向楚云笙,然后神情凝重道:“所以,对于此事,小公子切记不可以走漏半点风声,我们船老大那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闻言,楚云笙故作惊讶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不解道:“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辽国的律法也只是将罪奴等十恶不赦之人驱逐出辽国,并不是要将她们卖入五洲大陆的青楼,更何况,我听那些声音,各个都是娇滴滴的女子,应该不算什么十恶不赦之人,怎会……”

    话说到这,楚云笙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不解的看向虎子,等着他的答案。

    不知道是因为楚云笙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所以觉得没有再隐瞒的必要,还是因为今日在船老大那里着实受了冤枉气,所以这一次虎子也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坦言道:“哪里是什么罪奴和十恶不赦的人,依我看啊,那些啊,可都是辽国正儿八经人家的姑娘,而他们之所以这般明目张胆,不仅仅是因为打着帮官府押送被驱逐的罪奴的名头,更因为他们在官府里有人,有后台的!否则的话,早也该被人察觉到了,我听说,在我来这船上之前,也有一个船匠因为察觉到了船老大的这一勾当,因为看不下去所以跑去官府举报了,你猜,结果怎么的?”

    既然虎子在这样一说,楚云笙也猜到了结果定然不会好,但是见虎子正谈在兴头上,而她还想从虎子这里多探听一点有用的消息,所以也就顺着虎子的话头,配合着好奇的摇头道:“结果呢?”

    说到这里,虎子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结果啊,听说被官府以诬告和扰乱公堂的罪名赏了好一通棍子,被他家人从府衙里抬回去的时候,据说是被打的浑身都是血,没过多久就咽了气,所以,从那以后,这船上做工的人,要么是船老大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要么就是像我这样只为了讨一口饭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都在他们手上的苦工,即便是同情那些姑娘们的遭遇,但是我们到底是人微言轻,也斗不过船老大,更斗不过官府,即便是心有不忍,也只能暗自收起,否则的话,就是以卵击石,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所以啊,小公子,今日无论你在下面听到些什么,以及我现在给你讲的什么,统统都要忘记,否则,只会惹祸上身!”

    最后一句话虎子格外加重了几分力道,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眸子里的担忧和不安让楚云笙看的分明,她也知道,至少在这一刻,虎子是真心的为她着想的。

    在这一番攀谈中,她也算是了解了船老大的为人,而对于这种人,她没有必要有所顾虑,所以在接收到虎子警告的眸子的时候,她摇头道:“虎子哥,你这句话也有不对,如果说这船老大确实是有跟官府勾结,那么也应该是跟以前的那些官府,现在辽王新政,既罢免了许多无为无用的官吏,也惩治了不少欺压乡民的狗官,所以现在的辽国朝廷已经再不是以往那般。”

    如果结合虎子和赫连姝所说的话,那么当初那个下令搜查神庙并迫害赫连姝的沈大人应该就是同船老大勾结的官吏中的一员,即便不是他,那么也一定有他的下属参与其中,然而自莫珉登基后,就已经彻查了王后三皇子派系,将沈大人一流早已绳之以法,所以,应该不会有人再敢跟船老大合作才对。

    然而,听了楚云笙这么一说,虎子的嘴角却流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道:“天高皇帝远,像这等边远城池的地方,朝廷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新王登基又怎样,他还能有千里眼顺风耳不成?管不了的,而他们这些人,依然肆无忌惮,我们也只能忍气吞声罢了。”

    见虎子对朝廷的成见已经根深蒂固,一时间也很难给他解释,楚云笙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又听了虎子几句嘱咐的话之后,她便起身离开。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甲板上桅杆上点着四盏巨大的灯笼,给偌大的船上笼罩了一片橘黄色的光辉,甲板上三三两两还站着几个出来消食透气的人,楚云笙自虎子房间走出之后,也不急着回房,而是靠着栏杆,慢悠悠的踱着步子。

    状似在跟旁人一样散步消食,实则是在不动声色的靠近之前那个船老大所去的船舱。

    甲板上三三两两的人都在想着心事或者自顾聊着天,也没有人注意到楚云笙。

    船老大所在的房间位于船头,靠近那里的人较少,而楚云笙也不需要怎么靠近,就已经能听到里间传来的对话声,她放开了六识仔细辨认,依稀还能听到娇喘声。

    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娇媚道:“死鬼,还有一天才靠岸,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这时候,船舱里响起了船老大的声音,他放肆的笑了一声,然后道:“你横竖都是我的,还跑得掉吗?”

    “奴家自然是跑不掉了,只是到底还有最后一晚上才能交货,你不盯着点,就不怕出了什么岔子吗?”

    似是这句话拂了船老大的兴致,他冷哼一声,然后冷声道:“就在这茫茫大海上,难道还怕那群小贱人们翻得起什么浪来吗?要知道,看到那么一群娇滴滴的人儿,爷我可都是没有碰的,心里啊,就只想着你,只等着明天把这一批货交了,爷也就不干了,你就只管跟着爷吃香的喝辣的罢!”

    “哟!奴家还不知道您嘛,您要不是怕破了她们的身子到时候卖不到一个好价钱,只怕早就按耐不住了,哎哟……奴家错了……”

    说着话,房间里暧昧的娇喘声越发大了几分,在这时候,楚云笙倒有些不希望自己的六识能这么过人了,见已经再听不到其他的有用的消息,她脚腕一转,便踱步往回走去。

    等回到房间里,才发现,阿呆和蓝衣还在大眼瞪小眼的等着她回来。

    “姑娘,怎么样了?”

    见楚云笙一进门,蓝衣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

    楚云笙摇了摇头道:“这船老大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坐着贩卖人口的生意,我猜测,他在官府中的后台此次只怕是倒了,没有了靠山,所以准备做这最后一次就收手不干了。”

    闻言,蓝衣在楚云笙身边坐下,然后道:“那依姑娘的意思?”

    楚云笙喝了一大口茶,慢悠悠的放下茶盏之后,才道:“人自然是一定要救的,只是看赫连小姐的意思,似是不愿意再回去辽国,可是我在无望镇周围也没有什么亲信,若要带着她们一路奔波前往卫国,如果战火连天,显然也不太现实,所以,你看,你能不能动用当初玉沉渊留在无望镇的一些亲信呢?”

    当初在起身前往辽国的时候,楚云笙就知道玉沉渊留下了一部分人在无望镇,而这些人既然都是玉沉渊的亲信,那么也应该是值得信任的,将赫连姝一行人的安全托付到他们的手上,也应是安全的。

    闻言,蓝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楚云笙惊掉下巴的话来,只听她道:“我自然是不能的,但是姑娘能,我家主人已经将令牌都交付给了你,也等同于将他所有属下的调动权都交给了姑娘,所以莫说是我以及无望镇留守的亲信,甚至连五洲大陆里,所有角落但凡是主人的人,都必须得听从姑娘的调遣。”

    蓝衣的话音才落,楚云笙的手一抖,差点打落了手边的茶盏,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蓝衣道:“你是说……上一次玉沉渊送给我的那个令牌,就可以驱策他的所有人?”

    闻言,蓝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道:“姑娘难道还不知道?”

    听到这话,楚云笙的心里也不知道是悲多一点,还是喜多一点,当时玉沉渊交给她的时候,也只是说以后兴许能帮得上她的忙,派的上用场,至于用法,也只是说以后蓝衣会告诉她。

    但是,他却没有说这令牌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啊啊啊啊啊!

    想他玉沉渊是什么样的人,这些年苦心经营着燕国,即便是如今燕王趁虚而入夺了大权,然而他培植在燕国的势力却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了燕国甚至五洲大陆,而这些人他竟然都让她拿去用?!

    他难道就不怕终有一日自己剑指燕国,而这些人都会成为她踏破燕国城池的利刃吗?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里蓦地蔓延出了一抹暖意,但旋即就被酸涩所取代。

    也许,在交给她的时候,玉沉渊就已经料到了那种可能,但却依然毫无保留的将这令牌交给了她。

    玉沉渊……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一时间,楚云笙心绪难平,而蓝衣见她状态不是很好,也没有多问,只默默的退了出去。

    狭窄的船舱里就只剩下发呆的楚云笙,以及在一旁默不作声看着楚云笙发呆的阿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笙才回过身来,才发现蓝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而带着那半张银质面具的阿呆兄目光熠熠的看着她。

    楚云笙一怔,不解道:“天色已晚,阿呆兄你还不准备回房休息吗?”

    闻言,阿呆兄的眸子里划过一片闪烁着比海面上春日暖阳的照耀下更加粼粼的波光,他嘴角一动,脑袋稍微歪了歪,然后道:“在这里,睡。”

    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迟疑和不解,也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

    然而,听到这一句话,楚云笙瞬间炸毛!

    她才蓦地想起来,今天自己对阿呆兄的引导,她本来是想解释男女有别,让阿呆兄注意男女大防,不可以在明目张胆的好奇着她的胸了,然而,看现在这情况,这孩子明显是被自己不小心给误导了。

    明显是跑偏了。

    想起自己当初对他解释的什么叫做媳妇儿——

    “你是男子,我是女子,我们的身体就这些不一样,而你们男子不能随随便便的看女孩子的身体,尤其是胸口,更是摸不得,除非……”

    “除非你以后娶了媳妇儿,然后可以随便摸。”

    “媳妇儿就是找一个女子跟你一起共度一生,不离不弃,而那个女子就叫你媳妇儿,而你也只能对你媳妇儿动手动脚,对其他的女子是不行的,这回懂了吗?”

    ……

    她本以为自己的解释已经算的上是完美,却哪里想的到,阿呆兄完美的避开了她话语里想要带出的重点,而是只看到了那几个不甚重要的词语,然后拼凑出来一句——我跟你也是一直一起,要共度一生不离不弃的,不就是媳妇儿?”

    想到平时榆木疙瘩似得阿呆兄竟然还有如此强大且无懈可击的逻辑,楚云笙不知道是该为阿呆兄终于开始独立思考并学会了逻辑分析,尽管方向不太对,却已经开始对这个世界敞开心扉而高兴,还是该为自己之前的表述不清楚以至于给阿呆兄造成了如此大的误会而垂足顿胸。

    而事实证明,楚云笙也确实是笑不出来,因为阿呆兄这样说着,也就这样做了,他就这样坐在床边,即便带着银质面具,看不到面上的表情,然而那双眼睛里也写着——“媳妇儿你什么时候上床睡觉,你再不睡我就要自己先睡了你看着办吧”。

    见状,楚云笙连忙抬手一把攥住阿呆兄的衣角,瞬间泣泪涟涟道:“阿呆兄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夫妻,是兄弟所以我自然是不能当你媳妇而现在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待在一起实在是不妥所以你先回房休息吧我也累了。”

    一口气说完阿呆兄一时间还没消化过来的话,楚云笙也已经迅速的站起了身来然后攥着阿呆兄的袖子,趁着他还在思索刚刚自己一番不喘气儿的话的意思的时候,她就将他连拖带拽的送出了房间然后利落的关上了房门。

    然而,在房门被关上的一瞬间,楚云笙透过门缝看到门外站着的阿呆兄眸子里闪烁着的清澈如许的眸子以及无辜的眸色,一时间,她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对心智未开的阿呆兄,是不是太过残忍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