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宽慰

    仿佛要将这些日子一来所受到的所有委屈和辛酸都发泄出来似得,赫连姝抱着楚云笙越哭越伤心,不多时,她的泪水就将楚云笙右边的肩膀都打湿了。

    而她也才渐渐的平复了心情。

    楚云笙见她发泄完了,这才搀扶着她在一旁坐好,一边拿起丝绢替她擦拭脸上还带着的泪痕,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宽慰道:“好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闻言,赫连姝抽泣着,点了点头,然后这才渐渐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她抬起婆娑的泪眼,看向楚云笙道:“楚姑娘怎么会在这里?玉相他呢?”

    楚云笙倒了一杯热茶递给赫连姝,然后才道:“他留在了辽国,当初三皇子和皇后不计一切代价的想要杀死我和玉沉渊,在危急关头是右司空莫珉出手救了我们,而他们父子,也因此要踏上那对于他们来说等同于囚笼的帝王宝座。”

    说到这里,楚云笙蓦地想起来赫连姝的父亲左司空也是因为参与到皇权争夺中来这才丢了身家性命,为了不让她误会,楚云笙连忙解释道:“但请你不要误会,我不不是为了莫珉莫离父子说情,而是当天的事态发展真的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在此之前,他们父子俩并无半点谋逆不臣之心,而你的父亲也并不是他们所谋害,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耶律靳母子。”

    听楚云笙一番话,赫连姝的心情也已经从刚刚的悲恸中走了出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冷静道:“我知道的,所以楚姑娘不必担心我会因此而误会他们父子,更何况,右司空的为人在辽国也是人尽皆知,由他执掌辽国大权,相信也是辽国百姓之福。”

    见她能有如此的看法,楚云笙也就放下了心来,这时候,蓝衣已经端着一托盘的饭菜来:“姑娘先慢用,我这就去给下面的那些姑娘们准备。”

    说着,她对楚云笙点了点头便很快消失在了门口。

    楚云笙一边将饭菜一一的摆出来放到赫连姝面前,一边道:“说到底,也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而破坏了辽国争夺皇位的格局,右司空父子又对我们有恩,如今他们才登大位,面对的是一团糟的朝局,以及皇权争夺之后浮动的民心,所以玉沉渊觉得他不能一走了之,便主动留了下来。”

    闻言,赫连姝也没有再问什么,她点了点头,接过了楚云笙递过来的筷子。

    赫连姝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如今丰盛的饭菜摆在自己面前,用起餐来却依然端庄优雅,不失大家闺秀的风度。

    楚云笙则趁着她吃饭的时候将她说知道的如今辽国的朝局大致说了一番。

    等到赫连姝吃好了,轻轻的放下碗筷,楚云笙才道:“按照现在的速度,只怕明天下午才能到无望镇,现在我们在船上,是他们的天下,所以还不能跟他们硬碰硬,所以还要劳烦赫连姑娘再忍上一忍,只等着船只靠岸,我就将你和下面的那些姑娘们救出去。”

    闻言,赫连姝连忙点头道:“哪里谈得上什么委屈,此番若不是遇到楚姑娘,只怕我跟那一众姐妹都要送进青楼再逃脱不得,而我自然也是相信楚姑娘的。”

    说着,赫连姝就要站起身来,并道:“我怕离开的太久下面会有什么变故,也担心那些姑娘们会不安,所以就先下去陪着她们了。”

    见状,楚云笙也站起了身来,她一把拉住赫连姝的袖摆,然后认真道:“不知道赫连姑娘今后有什么打算?我听说如今无望镇也牵扯进了战火之中,五洲大陆未必安全,你若是想要回辽国的话,我自会想办法送你回去。”

    闻言,赫连姝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带着十二分的无奈和惆怅,她喃喃道:“接下来的打算……我也没有想过,只是……我不想再回辽国了……”

    说着,不等楚云笙再开口,她已经怅然的转过了身子,往外走去,看着她消瘦的背影,一时间楚云笙的心底里翻涌起一股酸楚。

    但她也没有劝她,只是默默地跟在了她身后将她送回到了底层的房间里,蓝衣刚刚将饭菜都送了进去,此时姑娘们都围坐在一起狼吞虎咽,一开门就看到赫连姝回来了,所有姑娘们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抹希冀的光芒。

    赫连姝对楚云笙点了点头,便示意楚云笙离开。

    楚云笙也不迟疑,她礼貌性的对那些看着她的姑娘们点了点头之后,也就关上了房门,并再度将房门落了锁,然后利落的将钥匙放回了原处,等到她离开的时候,底下的几个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鼾声如雷。

    天色已经晚了,楚云笙却没有半点睡意,从底下一层出来,她也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走上了甲板,看着海平面上渐渐落下的夕阳以及一碧万顷的海面,她才终于觉得压在自己心头的那块石头松了松。

    正要提起步子往虎子所住的简易窝棚走去,楚云笙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骂声。

    “老子养着你有什么用!不过是送个饭都能摔个半死不活!你说你还能干些什么,什么也别说了,等这一船货运完,你趁早给老子滚蛋!”

    说着,里间就响起了砸东西的声音。

    这时候的苗头不对,楚云笙自然不会贸然上前,她脚腕一转,往靠近这窝棚的桅杆走去,一边走,一边在竖起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

    然后,就听到了虎子哀求的声音,道:“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就跟中了邪似得脚一抽筋就摔倒了,你放心我绝对没有耽误您的事儿,而且我还可以动的,我明天就可以上工,求你不要撵我回去,要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工,足够养活我一家老小,现在我回去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啊!老大,你就看在我跟了你这么久的份儿上,饶了我这一回,我保证我明天就可以正常开工,绝对不耽误您的正事儿!”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你保证你从此下楼梯再不会摔跤,你保证你从此做事都谨慎再不出任何差错?你保证的了,可是我凭什么还要相信你?若不是看在你在这船上跟了我这么久还算老实的份儿上,我现在就可以将你投入这海里喂鱼,保证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就这么说定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明天你不能像平时一样开工,就趁早给老子滚蛋!”

    话音才落,只听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紧接着,从虎子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魁梧国字脸皮肤黢黑的汉子。

    这人的样貌楚云笙倒是没有印象,然而她却记得他沉稳的脚步声,以及他说话的声音。

    因为之前她跟阿呆兄藏在床底的时候,听到的那个前来唤醒明仔的沉稳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跟这人的一模一样。

    所以,楚云笙可以肯定就是他。

    当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如今听他这么劈头盖脸的训斥起虎子来,楚云笙猜测多半就是这船上的主人了。

    他的步子沉稳,走的却不慢,几个转身就到了船头的主舱。

    楚云笙等到他离开了,这才走上前去,在门边轻唤了一句:“虎子?”

    而这时候的虎子正跌坐在地上,他的脚边是一些被摔碎了的粗瓷片,以及一地的饭渣子,而他满面愁容的看着自己的膝盖出神。

    似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会被旁人看去,虎子一愣,当即就要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然而他的身子才一动,就牵扯到了膝盖上的经脉,疼的他当即就抽离了力气,跌坐在了地上并倒吸了一口凉气。

    见状,楚云笙连忙走进屋里,抬手搀扶住他,将他扶回到床边坐下,然后才担忧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腿上的伤如何了,却不曾想撞到了刚刚的一幕,对不住,不过说起来,刚刚那个嚣张跋扈的人就是这船上的船老大吗?”

    虎子也压根就没有怀疑楚云笙此来的目的,当即叹了一口气,直拍着大腿道:“可不是嘛!小公子你也看到了,这人怎能这样不通情理,我不过就是跌了一跤,影响了这两日的工作,他就要赶我走!可是,我实在是不能丢了这份工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老母亲,上有老下有小,他们都指望着我吃饭呢,小公子……你说我这都是摊上了什么事儿啊……”

    越往后说,虎子越觉得委屈,让楚云笙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糙汉子,竟然在她的面前哽咽了起来。

    而想到他得罪船老大,腿受伤的原因,楚云笙不由得惭愧了起来。

    若不是她和蓝衣为了救赫连姝,也不会牵连到这个无辜的人身上。

    只是,到底是将他牵扯进来了,所以楚云笙心中难免愧疚不安,她抬手拍了拍虎子的肩膀,宽慰道:“你也不要担心,他刚刚也说了,只要到明日你可以正常上工就好了,一切都还可以补救。”

    听到这话,虎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垂眸看着挽起裤子露出的膝盖道:“可是,说的容易,如今这腿却怎么也不听我使唤呐!”

    闻言,楚云笙摇头道:“我下午的时候已经帮你理顺过经脉了,所以应该没问题,疼只是暂时的,你且休息一晚上,到明日一定会大好。”

    说着,楚云笙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小瓶药粉来递给虎子道:“我此来就是给你送这个的,你等下睡觉之前将它揉搓在膝盖上,待到明日,就会见成效。”

    “真的?!”

    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疼的这么严重的腿伤能在一夜之间好起来,虎子的眸子睁的老大的看着楚云笙,想从她那双明媚如春的眸子里看出一丝安稳,然而那一双眼睛太过晶莹灵动,仿佛带着某种让人心悦诚服的魔力一般,只一眼,虎子就莫名的相信,自己的腿真的能在一夜之间好起来。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松了一口气的笑意。

    见状,楚云笙这才站起身来,对阿呆点了点头就要离开,然而在转身之际,却又故作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对了,我之前帮你送食盒下去的时候,竟然听到底下那一层有不少女子哭泣的声音……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的面上带着十足的好奇和不解。

    而这也是正常人面对这样的情形的时候的表情流露。

    虎子倒也没有怀疑,不过一听楚云笙的话,他的脸色一变,当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抬手示意楚云笙凑近来。

    楚云笙也就依言走到了虎子床边,然后压低了声音道:“莫非这底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听到这句话,虎子面上的表情也越发凝重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才低声道:“我本不愿意将你牵扯进来,因为一旦被船老大他们这些人发现你知道这件事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无奈,你还是察觉到了。”

    闻言,楚云笙摇头道:“虎子哥放心,我保证绝对没有对旁人提起,你提前嘱咐过我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讲的不要讲,所以,我进去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也并没有让那些人看出来有什么不妥,这是在走到楼梯口离开的时候,听到了里间传来的哭泣声,我知道情况不对,所以当时也没有再多做停留就离开了,这不,我也不敢对外宣扬,只来问你来了,而这件事,也只有你知道。”

    听到楚云笙说没有将这件事宣扬出去,虎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拉住楚云笙在床边坐下,然后压低了声音道:“那就是我们船老大的秘密,他在跟官府上的一些人做着贩卖人口的生意,而这件事,也只有船上的几个人知道,平时送饭都是指定了我一个人送去的,今日实在是一个意外,所以也因为这样,他才会因为我摔伤了而大发雷霆,你放心,我只说是叫了船上的一个伙计送过去,所以他也并没有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