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关于媳妇儿

    她给下面那些看守的下的令人昏昏欲睡的药大概还有一个时辰才会发挥效用。

    刚刚在送饭进去之后,她亲眼看着这些人都有吃过那些饭菜,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些药可以让他们渐渐犯困,最后昏睡过去,而中毒的人因体质而异,有的人底子好,可能不要一个时辰就会睡着,而有些人身体好,则要一个时辰以上,而中毒的人除了犯困以外,也不会有其他的异样,所以也就不担心会被人察觉是饭菜里动了手脚中了毒。

    在等的过程中,楚云笙也将桌子上之前蓝衣送进来的已经凉了的饭菜吃了下去,空空如也的胃这时候填了些东西,也才稍稍舒服了不少。

    等到算着时间差不多一个时辰,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楚云笙才跟蓝衣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房间,在经过阿呆兄房间的时候,之前还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阿呆兄那一抹天水之青的衣袂就已经映入了楚云笙的眼帘。

    然后,他那一双清澈灵动的大眼睛里所迸射的眸光也在同一时间落在了楚云笙的胸口上!

    这孩子!

    都过去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把这茬儿忘了!

    只一瞬间,楚云笙的脸就红成了猪肝色,为了掩盖自己的慌乱,她连忙摆手对阿呆兄道:“我们要去办要事,你先在屋子里等我们。”

    闻言,阿呆兄这才从她的胸口上转过目光,看向她的眸子,然后摇了摇头,脚腕一转,就跟上了她的步子,俨然一副她要去哪里他立马就要跟去哪里的神态。

    而一旦阿呆兄做了要跟上的决定,楚云笙是很难劝动的,除非有桂花糕,然而此时他们的船正行驶在茫茫大海上,哪里去找桂花糕,所以,楚云笙只得放弃劝说阿呆兄这一条路子,改为提醒道:“等下一定要紧紧跟着我,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再转头,看着身边的蓝衣,觉得三个人一起到下面实在是不方便行动,而且这上面一层也确实需要留一个人照应,所以便将蓝衣留了下来,只带着阿呆兄一路踮起脚尖掠起轻功到了楼梯口。

    楚云笙仔细的听了一番下面的动静,确定只有几人此起彼伏的加重了的呼吸声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她这才屏住呼吸,将头探出去,打量了一下下面的情况。

    然后就看到如预想中一样的情形,那个之前被看守的死死的门口坐着一个人,而那人也正靠在墙上呼呼大睡。

    之前的另外几个人都不见了踪影,估摸着应该都是犯困回去睡了,只留下这一个人在这看守,而这人最后还是没有熬过药效,就这样睡了过去。

    楚云笙的药下的比较重,只要睡过去,这药效足够让他们睡到明天早上再起来了,所以只要确定了这几个人都中了招,她和阿呆兄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然而,性子谨慎的她还是轻手轻脚的一路摩挲着走到那坐着睡着的人跟前,并向对面屋子里张望了一下,只见之前他们用饭的屋子里的两张床铺上已经分别睡着那两个功夫较高一些的中年男子,那么还剩三个人应该是去隔壁那间关着的屋子里睡去了,楚云笙推断。

    她抬眸看了看对面屋子里床上的两人,确定了他们已经陷入了沉睡,然后才转过身来,弯下腰抬手拍了拍面前这个坐着靠墙就睡着了的人的脸颊。

    即便是她用了几分力道,然而这人依然睡的跟死猪一样,没有半点动静,楚云笙这也就放心了下来,她眸子一转,就落到了这门上落了的锁上,然后正要环顾四下去找钥匙,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听到楼梯口处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

    而且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这一层,眼看着就要下来了,楚云笙一惊,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拽上阿呆兄就闪身进到对面的房间里,迅速的扫了一下屋子,发现屋子里除了床底下也没有别的地方可躲,她抬眸给阿呆兄使了一个眼神。

    然后,就蹲了下来,对着床下一滚,将自己的身子滚进了床底下。

    阿呆兄见楚云笙这么做了,也就毫不迟疑的跟着坐了,在楚云笙之后也连忙闪身滚进了床底,因为他的动作太快,力道大了几分,所以直接就撞进了刚刚整理好姿势侧躺着准备从床底下看外面情形的楚云笙的怀里。

    楚云笙的胸被这么一撞,险些将那两团肉给压扁了,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就要推开阿呆兄,然而偏偏就在这时候,那脚步声就停在了门口的位置。

    “咦?”

    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声音很轻,但却很沉稳,一听就是内家功夫的行家。

    也是这一声轻叹,让楚云笙再不敢轻举妄动,在光线昏暗的床下,她跟阿呆兄的身体被迫紧紧的贴在一起。

    而更要命的是,那阿呆兄那杀千刀的手还放在楚云笙的胸口!

    楚云笙抬眸瞪着阿呆兄,却也不敢用力用狠了瞪,她怕阿呆兄在没搞清楚目前的状况的时候要是再发出一点声音,或者是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的话,那可真的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所以,她就只能抬手轻轻的按在阿呆兄的手腕上,试图要将他的手拨开,但却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怕引得阿呆兄的反抗或是大动作。

    而此时,她的六识尤其是耳朵则已经全部调动起了所有的感知。

    而那个停在门口的那人只是“咦”了一声之后,却迟迟不见有所动作,半响之后,楚云笙听到了钥匙被打开的咔嚓声。

    旋即,就听见对面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女生的尖叫。

    紧接着,那房门被再度关上,然后,听见那脚步声竟然朝着楚云笙和阿呆兄所躲藏的这间屋子走来。

    哒哒哒。

    那人的步子也跟他的声音一般沉稳,最后眼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楚云笙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被这人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那么她就只能出手将他打晕,然后再弄清楚他是什么身份,如果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的话,那也没有什么留着的必要,直接杀了以除后患,如果是误闯了这里,或者像虎子一样的船匠的话,那么她就给他服一些足够他睡上三四天的药,然后将他藏到这船上比较隐秘的地方,等他醒了,这船也早已经靠岸,而她也已经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只一瞬间,楚云笙脑子里就划过诸多的可能,以及每一种可能之后需要去承担的后果和应对之策。

    然而,那人的步子却堪堪的停在了床边上。

    距离床下边上躲藏的阿呆兄不过半臂的距离。

    “明仔?明仔?”

    他的声音再度响起,似是在试图叫醒床上这个睡的正香的人,在连续喊了五六声之后,这人也就没有了耐性,他脚尖一点,弯下了腰来,紧接着,楚云笙就听到了两声拍打声。

    应是那人拍了拍那个被叫明仔的人的脸颊。

    这两声清脆的啪啪声之后,楚云笙和阿呆兄头顶上方的床板也跟着动了动,紧接着就听到那个明仔支吾着带着无限的困意道:“嗯,嗯呢……”

    然后,这他们头顶上就又响起来了一串接一串儿的呼噜声。

    看样子,药效不错,明仔还没被叫醒,就又陷入了沉睡。

    而听到明仔这含糊的应了一声,那个人也才松了一口气似得,叹了一口气道:“叫你们别喝酒,喝酒误事,就是不听,看我明日怎么找你们算账,哼!”

    说着,他脚腕一转,没做丝毫的停留就直接出了房间,一路脚步声渐行渐远。

    而此时,在床底下的楚云笙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至少,没有被发觉,也就少了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而这时候,她才把注意力转移到阿呆兄的身上,就见到这孩子竟然还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虽然之前她已经换了衣服,然而此时因为侧躺的姿势,胸前那两块起伏的峰峦的弧度却是怎么也遮不住,更何况,他的一只手掌还覆盖在上面。

    楚云笙这时候才敢用力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语重心长的道:“阿呆兄,你知道吗,一个男孩子,把手放在女孩子胸口上是很没有礼貌的,而且你还盯着这里看,更加是不对的。”

    开始的尴尬已经渐渐褪去,此时看着阿呆兄这般好奇的样子,楚云笙觉得不跟他说清楚,估计以后他会一直看一直看,直到没有了好奇和兴趣。

    而那要楚云笙天天怎么出去见人,怎么去面对他!

    所以,她决定要跟这孩子上上课。

    闻言,阿呆兄这才从她的胸上转移了目光,落到她的眼睛里,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瞬间起了粼粼波纹,那波纹犹如一汪千古幽潭,且幽且静,那粼粼的波纹就这样在谭上,一层一层的荡漾开来。

    “为什么?”

    冷不丁的听到阿呆兄的声音着实让楚云笙吓了一跳,但旋即回味到他这句话,楚云笙才意识到这恐怕是阿呆兄第一次完整清晰而且语气也十分正确的用着疑问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困惑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自己乱跳的心平复了下去,也暂时收拾起了自己作为女儿家的娇羞,然后一本正经道:“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不对的,而且你是男子,我是女子,我们的身体就这些不一样,而你们男子不能随随便便的看女孩子的身体,尤其是胸口,更是摸不得,除非……”

    “除非什么?”

    说到这里,楚云笙顿了顿,觉得可能后面的话对于阿呆兄来讲,已经超出了理解范围,所以没有打算说下去,然而阿呆兄眸子里的兴趣和好奇却越发的浓郁了起来,他再一次发出了一句完整的疑问句。

    “除非什么?”

    楚云笙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叹,奈何此时仰天只能看到上面黑压压的床板,所以只得叹息道:“除非你以后娶了媳妇儿,然后可以随便摸。”

    这句话说的虽然轻巧,然而却是楚云笙在脑子里打过好几遍草稿才说出来的。

    天知道这等没羞没臊的话是怎么能出自她之口的,然而也只有对着单纯无害的阿呆兄,她才能单纯的说出这样一句没有任何暧昧和旖旎的话来。

    但是好奇宝宝阿呆兄的好奇心非但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得到满足,反而越发困惑了起来,他渐渐的松开了放在楚云笙胸上的手掌,然后眨了眨他那长长的睫毛,满眼无害的看着楚云笙道:“那媳妇儿又是什么?”

    闻言,楚云笙差点郁闷的吐出一口老血。

    早知道就不应该在这个方向向他解释下去,结果却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在面对阿呆兄那双渴求解惑的目光下,她只得叹了一口气,用自己的厚脸皮所能阻止的尽可能直白的话道:“就是找一个女子跟你一起共度一生,不离不弃,而那个女子就叫你媳妇儿,而你也只能对你媳妇儿动手动脚,对其他的女子是不行的,这回懂了吗?”

    听到这句话,阿呆兄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见状,楚云笙心里终于才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样就可以扼断了阿呆兄以后再把好奇心放到她胸口上的念头,同时也教育了他男女有别,有大妨。

    一时间,楚云笙为自己能这般机智的化解了自己的尴尬而沾沾自喜。

    而此时之前突然出现的那人的脚步声也已经消失不见,早已经走远,她动了动身子,抬手示意阿呆先出去。

    然而,阿呆兄却说出一句让她差点吐血的话来。

    只见他的眸子闪亮无比的盯着楚云笙,那半张银质面具下的精致的下巴也带着一抹柔和的光泽,然后,他认真道:“那你不就是我媳妇儿?”

    闻言,楚云笙差点没一口气噎死。

    而不等她缓和过来劲儿,就听阿呆兄继续认真道:“我跟你也是一直一起,要共度一生不离不弃的,不就是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