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送饭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楚云笙的心跳仍旧抑制不住的通通通的直跳。

    脑子里也在不停的闪现刚刚的画面……阿呆兄竟然将她扑到……然后……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脸颊再一次红的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为了不让一旁的蓝衣继续取笑,她一边转过身去穿好衣衫,一边迅速的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等再度转过身子面向蓝衣的时候,她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和从容。

    不等蓝衣开口,她先岔开话题道:“再等我一下,这条缝隙还太小。”

    说着,她蹲下身子,捡起地上掉落的匕首,然后继续开始刨,而这一次趴久了,手酸了,有旁边的蓝衣替换着帮忙。

    所以进展很快。

    不多时,那厚重的地板上就已经被她们两人刨裂开了一条手指宽的缝隙。

    只是下面光线太暗,楚云笙的脸颊几乎都要贴到地板上了依然不能透过这缝隙看到底下的情形,她又不敢把声音弄的太大,只能拿过蓝衣找来的纸笔,透过那缝隙递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很快,那缝隙里就有折叠成方块的纸张冒出了个苗头。

    一直紧紧地盯着那缝隙的楚云笙瞬间来了精神,她连忙抬手抓住那纸方块,然后慢慢的将它展开,待展开后,映入眼帘的那一抹殷红的血字让她愣了愣。

    “救我们”。

    只三个字,就已经让楚云笙和蓝衣心头一紧。

    底下被关押的人不只是一个人。

    而她们放弃了楚云笙递过去的笔,直接咬破自己的指尖用鲜血写字,也是为了让能看到这纸条的人引起重视。

    她们也许已经走到了绝路……

    想到此,楚云笙低声对蓝衣道:“我们要想办法靠近下面一层,才能摸清底下的底细。”

    闻言,蓝衣点了点头道:“姑娘的意思是,还是要从虎子身上下手?”

    楚云笙想了想,然后道:“刚刚他不是在问底下要吃什么吗?看样子等下应该是要给底下送饭过去的,等下我们见机行事。”

    说着,楚云笙站起了身子,跟蓝衣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间。

    楚云笙对蓝衣使了一个眼色,便将蓝衣留在了这里,而她顺着楼梯一路往上,到了上层甲板。

    这样构造的大船厨房一般都是在第一层的船尾,在踏上甲板上的一刻,扑面而来的海风吹的楚云笙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此时正值傍晚时分,夕阳西沉,万丈霞光落在海面上,荡漾起粼粼金色的波涛。

    风景虽美,然而,身边却没有那个可以陪着自己看风景的那个人,所以即便是风景再美,对她来说,也少了几分兴趣。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鼻尖又泛起了一缕酸楚,她连忙抽了抽鼻子,然后转过身子向着甲板上走去,一边故作出来透气的四下环顾,欣赏风景,一边在暗自留意船尾的动向,尤其是虎子的身影。

    运气好的是,不多时就看到虎子端着一个大食盒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楚云笙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他走到了楼梯口,估摸着应该是到了二楼的位置,她这才转身也往楼梯口走去。

    而这边,虎子正提着食盒打算给底下那一层难伺候的主儿们给送去,才走到二楼楼梯口,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膝盖骨头就一阵刺痛,他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就要向下栽倒下去,然而转瞬想到手中的食盒以及如果弄撒了这食盒的话可能会有的后果,所以即便是在栽倒下去,他也硬是一咬牙将那食盒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所以,就这样,噗通一声巨响,他整个人已经跌落了下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所幸最后在跌落的一瞬间,他还死死的抱紧了手中的锦盒并转过了身子,这才让锦盒完好无损。

    而这时候,楚云笙“恰巧”就出现在了楼梯口。

    “啊!虎子哥,你怎么了?”

    说着,楚云笙连忙几步跨下楼梯,并弯腰准备搀扶起虎子,同时抬眸看向她们的门口,刚刚向虎子的膝盖射出一枚石子的蓝衣已经退到了门口,然后对楚云笙点了点头便闪身进了屋子。

    “哎哟!我的腿!我的腰!我的膝盖!”虎子趴在地上半天都动弹不得,楚云笙搀扶了半天也没能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还是等到他自己缓和过来了,慢慢的从地上爬着坐起来了,才道:“多谢小公子了,哎哟!疼死我了!”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关切道:“虎子哥怎的这么不小心,这楼梯本来就陡,我刚刚下来也差点就栽了跟头。”

    闻言,虎子一双眉毛都皱在了一起,他疼的龇牙咧嘴,然后倒吸凉气道:“今天可真是见了鬼了,这楼梯我上上下下都不只走了几千回了,哪里会像今日这样,哎哟我的妈哟!”

    楚云笙一边作势要搀扶起他,一边担心道:“可有摔着哪里?对了,虎子哥这食盒是送去给楼下的吗?”

    听到食盒,虎子立即来了精神,他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连忙打开自己还抱的紧紧的食盒,看到里面的饭菜都安然无恙,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道:“我的膝盖动不了了,不会是错了位吧!这……这食盒确实是要送给下面的大爷们的,可是我现在……这还怎么办呐!,小公子,我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叫一下上面厨房的人,让他们下来一个人帮帮忙。”

    楚云笙的目的就是要代替虎子下去送饭,这要按照他所说的上去再找一个人帮忙来送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所以,楚云笙连忙摇头道:“现在正是用饭的时间,这船上上上下下都在等着厨房的饭菜呢,恐怕他们是忙不过来了。”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虎子一想到刚刚自己在厨房里看到的那忙的不可开交的情形,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这时候,楚云笙又道:“我也略学过一些医术,如果虎子哥不嫌弃的话,等下就让我帮你看看膝盖,而且我那里也有一些伤筋动骨的药,等下拿给虎子哥用,如果虎子哥信得过我的话,这饭菜就让我去送吧,我保证将饭菜一送到他们手上,伺候了他们吃完饭,收回碟碗就回来,一定不会出什么岔子。”

    听到楚云笙说的如此认真和诚恳,再看看眼前的情形,虎子也不好再坚持,他咬了咬牙,然后似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得,然后抬眸对楚云笙嘱咐道:“切记不要横生枝节,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讲的不要讲,等他们吃完饭你收回碟碗就好了。”

    见他终于松口,楚云笙心底里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不远处的房间唤道:“蓝衣,蓝衣,过来帮帮忙。”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就见到蓝衣转出了门口,一看到他们两人坐在地上,蓝衣故作惊讶道:“公子,怎么了?”

    楚云笙摇头道:“我没事,是虎子哥刚刚不小心跌倒了一跤,你快来帮忙,帮我先将虎子哥送回房,我等下再回来帮虎子哥看是他的伤势。”

    闻言,蓝衣点了点头,便弯下腰来,帮忙搀扶起了虎子,而虎子也终于将手中紧紧握着的食盒交给了楚云笙,然后道:“有劳小公子了。”

    楚云笙点了点头,这才提着食盒,站起身来,轻手轻脚的走下了楼梯。

    而一旁,蓝衣也搀扶着疼的龇牙咧嘴的虎子往甲板上走去。

    楚云笙在走到楼梯的拐角的时候,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食盒第一层和第二层,然后将自己已经准备好的药粉迅速的撒了上去,再打开食盒第三层的时候,发现里面全部都是一些硬邦邦的冷馒头,想来应该是给里面关押的人送的,所以这一层,她没有下药。

    楚云笙走下了最后一层楼梯,就被几道目光紧紧是的锁住了。

    “什么人!”

    一声暴喝突然响起,而那声音就跟之前骂那屋子里的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而同时楚云笙也才看清楚那人的长相,是个年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国字脸,额际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他看到楚云笙之后,目光落在楚云笙手上提着的食盒的时候,面上的狰狞才稍稍缓和了一些,然后道:“问你话呢!”

    闻言,楚云笙故作紧张的浑身颤抖,她将头垂的低低的,然后将声音也压的极低道:“虎子哥让我来的,还叫我不许多说话。”

    见到楚云笙这般吓破了胆的模样,再看她的表现,那人也将最后一丝戒备放下了,然后抬手对楚云笙挥了挥道:“那还不赶紧送过来!”

    听到这话,楚云笙连忙低着头快步的按照那人所指的方向走去,走到他们几个人看守的房间的对面,就看到里面还坐着两个人。

    按照虎子的吩咐,楚云笙也不敢抬头,不敢多看,因为身后的几道目光都将她牢牢的锁着,所以她根本就不能轻举妄动。

    在那两人的目光下,楚云笙抬手将那食盒送到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打开食盒,将这大食盒上面两层里装着的六碟菜一一摆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又拿出了碗筷。

    等到这一切妥当,楚云笙就退到了门外,等着这两人开始用餐。

    明显里面两个人的身份要比外面的四个人更高一些,因为他们两人先用餐,而且在用餐的时候,这四个人还得守在对面的屋子门口,寸步不离。

    楚云笙就站在他们身边,竖起耳朵想听听这房间里的动静,然而她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那四个人虽然也渐渐的放松了对她的警惕,然而却依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并不愿意同楚云笙多说一句话,更不允许楚云笙多说一句话。

    楚云笙也就沉下心来,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等到里面的两个人都吃饱了,才见他们两人站起了身来,走出了屋子,并对外面还没有吃饭的四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也快去吃饭。

    换做这两个人守在门口。

    而楚云笙听这六个人的脚步声也已经听出来这六个人的功夫的高低。

    这两人走路稳健,下盘功夫极稳,跟那四个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如果一次性要对上这两个人的话,楚云笙不确定自己能否在不被人察觉到的情况下将他们放倒。

    她故作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外,等着里面的四个人将那剩下的饭菜全部都吃了个干净,楚云笙这才起身忙不迭的进去开始收拾碗筷,将它们都收回了食盒,等到桌子上都收拾干净了,楚云笙才拉开第三层食盒,然后故作为难道:“这个……?”

    见状,门口守着的两人中下巴上有一颗黑痣的人对楚云笙点头道:“拿来!”

    闻言,楚云笙连忙提着那一层食盒走到了他跟前,本以为这样至少也会打开门来让她送进去,然而那人却依然没有如楚云笙的意,他抬手接过了楚云笙手上的那一层食盒,然后身子一让,将手按在门上一人多高的位置上,一推,就有一扇小窗被推进去,然后他就着直接拿着那一层食盒在那小窗口上倒了进去。

    即便是在天牢里,那些官兵对待死囚也不会用如此粗暴无礼的手段。

    见状,楚云笙越发的担忧起里面那些人的状况了。

    然而,表面上,她却只能装作漠不关心,在接过了那人递过来的食盒之后,楚云笙便带着这些东西一起,快步的离开,不做丝毫的停留。

    一直走上了第二层楼梯口,就见到蓝衣已经站在了那里,对她点了点头。

    楚云笙将食盒交到了蓝衣的手上,然后跟她一起上了甲板,跟着她一起到了甲板上的一个角落里的小棚里看到了虎子还抱着腿做在床边喊痛。

    楚云笙连忙从怀里摸出来了创伤药递给了虎子,又将刚刚去送饭菜的情况都跟虎子说了一遍,见虎子放下心来,她才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姑娘,怎么样?”

    一回到房间,蓝衣就忍不住担忧的问:“我们要等多久?”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道:“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