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猫腻

    只一会儿工夫,她就觉得头晕目眩,肺腑里又是翻江倒海难受的紧,蓝衣见她难受,也就很体贴的搀扶着她在床边坐下便将房门带上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云笙倚靠在木板搭成的床边坐了一会儿,这种症状依然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前前后后也算是坐过不少回船了,每次开头的不适都让她备受折磨。

    就这样,她靠着床边,也不知道坐了有多久,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直到船拔锚出发,那般颠簸才让她清醒,楚云笙这才转身合衣在床板上躺下,昨夜一夜没睡,再加上晕船导致的脑袋昏沉沉的,不多会儿她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都在做着自己已经到达了卫国皇宫看到了小舅舅和姑姑之后的情景,然而每一次自己踏着那上百级石阶就要到达他们跟前的时候,那个梦境就会轰然破碎,她被惊醒,然而不多时就会再度睡去,依然是那个梦,而且每一次,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他们说上一句话。

    这样的噩梦也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回,一直到傍晚时分,蓝衣来敲门才将她从这循环无止境的梦境中救回。

    “姑娘,吃点东西吧。”

    楚云笙才打开房门,就见到蓝衣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她的手上还带着饭菜,见到这种情景,还睡的有些迷糊的楚云笙恍惚间觉得时光突然倒退回去了,她有些分不清现在到底是坐上了离开辽国的船只,还是当初才踏上船老大的船只前往辽国的时候。

    那时候,也是这样,她因为晕船一直在船舱里昏睡,而蓝衣则贴心的为她送来了饭菜,画面跟当初的一模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穿上没有那个容颜倾国倾城的天下第一美玉沉渊,也没有了当初那个漂亮单纯的孩子莫离。

    见楚云笙在发愣,蓝衣眨了眨眼睛,担忧道:“姑娘有什么心事吗?”

    闻言,楚云笙这才收回了心神,连忙摇了摇头并接过了蓝衣手上的饭菜端进了房间,虽然依然晕船感觉头重脚轻的,但是这一天的昏睡下来,身体也已经适应了不少,再加上这一整天都没有进食,她在梦里都饿了。

    然而,不等她端起碗筷开始吃饭,就听见房间里响起了三声很有节奏的“笃笃笃”敲击声。

    楚云笙一开始也没有在意,只当是隔壁房间或者是顶上甲板上传来的声音,但不等她才将一口饭送进嘴里,那“笃笃笃”的三声再度响起。

    蓝衣在她旁边坐下,也不解道:“这是什么声音?”

    楚云笙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清楚,等她再往嘴里送了一筷子菜之后,她的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并将自己的六识都放了出去。

    笃笃笃。

    又是三声的敲击声,而这敲击声如此有节奏,也定非偶然。

    而且,这一次仔细一听,楚云笙才想起来她的隔壁左边是船尾右边是阿呆兄的房间,这两边都不可能有声音发出,而刚刚那声音却似是从他们这个房间里发出来的,不像是从顶端传下来的!

    想到此,楚云笙立即放下了碗筷站起了身子并快步走到门边,依靠在门口的木质船壁上侧耳倾听。

    就在她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那三声“笃笃笃”又传来了两次。

    一直到楚云笙将耳朵贴在侧壁上,都不能确定那声音到底是哪里发出来的,她凭着知觉往屋子中间走了两步,然后蹲下身子。

    就在她蹲下身子的一瞬间,那声音再度响起,而此时,楚云笙也终于可以确定那声音就是从下面一层的船舱里发出来的。

    然而,这船板又没有什么问题,平白无故的下面怎么会传出如此有节奏的敲击声,虽然没有看到下面的情形,但是楚云笙几乎可以肯定这是认为的敲打声发出来的。

    “姑娘,怎么办?好像声音又大了一些。”蓝衣也一脸不知所措,那双大眼睛看着楚云笙,等着楚云笙的吩咐。

    而楚云笙这一次是真的猜不到下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但与其在这里担心,倒不如走下去问问看,反正从虎子引她们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她们这里离前面那条通往下层的楼梯口很近。

    就在蓝衣房间的转角处。

    想到此,楚云笙站起了身子对蓝衣使了一个眼色。

    蓝衣也是冰雪聪明,只一个眼神就已经知道了楚云笙想要做什么。

    两人动作同步的站起了身子并朝着那楼梯口走去。

    为了谨慎起见,两人的脚步都放的很轻,很轻。

    一直到下了楼梯的拐角,都不见有任何声音发出,然而就在她们的身子转出拐角能看到下面一层的情景的一刻,楚云笙听到了一声暴喝:“都倒腾什么呢!你们这些小贱人们,再闹出点动静,可就别怪我们将你们丢到大海里喂鱼!”

    那声音粗犷的很,而且还带着一股子狠辣,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楚云笙和蓝衣的动作也因为这一声暴喝而停了下来,等到下面再没有了动静,楚云笙才探出头来,向刚刚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下面一层,即她的房间正中的那间屋子门口竟然站着三四个彪形大汉,他们各个都光着膀子,露出健硕的手臂。

    结合刚刚他们当中那人的一声暴喝,楚云笙初步判断,他们一定是将什么人关在了这里,而那屋子里的人正企图在用敲击天花板的方式来传递消息,企图获得外界的关注,而那敲击声在那人的暴喝声下也紧跟着停了下来,楚云笙想,里面的人对外面看守的这些人的话还是怕的。

    然而,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她站直了身子回眸看向蓝衣,正打算故作不经意的路过下面一层去打探一下情况,却听见他们刚刚下来的楼梯口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听到那声音,楚云笙和蓝衣也都下意识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哎呀,原来是两位公子!”

    那人的声音才出现在楚云笙两人转下来的转角,他人已经也走到了楚云笙的面前。

    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帮楚云笙几人上船的虎子。

    似是对楚云笙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虎子惊讶道:“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见状,楚云笙也自然不能再躲躲藏藏,索性故作轻松道:“没什么,只是在房间里待着无聊,想出来到处走走,透透气,顺便也参观这么大一艘船的内部打造。”

    闻言,虎子上前一步,将楚云笙拉向了一边,然后压低了声音神情紧张道:“实不相瞒小公子,这底下是去不得的,这里向来都是被一位爷承包了的,外人是不被允许下来的,所以,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免得被他们察觉到了,引火上身。”

    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虎子眸子里的担忧和紧张并未有半点作假,然而越是这样,楚云笙对这船底下一层的好奇和兴趣也反倒被勾引了起来,她睁大了眼睛,故作惊讶道:“敢问虎子哥,这地下都住着什么人呐?刚刚我是在上面楼梯口的时候就听见底下那个壮汉的骂声了,因此才好奇想来一探究竟的,如今听虎子哥这么一说,这里似乎有什么不能惹的人物?”

    “可不是嘛!”

    一听楚云笙这么一说,虎子连忙压低声音道:“这里的人咱惹不得,更何况他们老板跟我们船长还有利益往来,所以更加惹不得,所以,小公子,你们还是赶紧上去吧,毕竟到了这船上,什么事情也都只能假装看不见听不见,否则的话,得罪了我们船长,在这茫茫大海上,才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说着,他抬手拉了一把楚云笙,想要将她们推开。

    这时候,刚刚发出暴喝的那个人的声音再度在下面响起,他大声道:“楼梯口什么人!”

    话音才落,虎子就是一怔,他一边对楚云笙使眼色,示意她们赶紧离开,一边打着哈哈的对那人回应道:“是我!是我,虎子啊!”

    闻言,那人的语气才稍微缓和了不少,他疑惑道:“那你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干什么,要下来又不赶紧下来,还在那里磨蹭?”

    他的声音才落,下面已经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

    此时再不能多做停留,在虎子担忧和焦急的目光下,楚云笙只得先拉着蓝衣闪身掠上了台阶,回到了第二层的楼梯口。

    这时候,还能听见虎子的声音道:“哎哟!我刚刚在这里没注意踩滑了,给脚崴了,我是想问几位大爷今晚都想吃点什么,我好回去给厨子们说,等下给你们送来。”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切都照老规矩上就行,记得要有酒,哥几个少不了喝酒。”

    “是,是,我这就去。”

    虎子的话音才落,藏在二层楼梯口拐角的楚云笙和蓝衣就听见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自下面的楼梯上传来,由远及近。

    而紧接着,虎子的身子也终于转出了转角,在看到她们两人探出的好奇的脑袋的时候,虎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快步走上了楼梯并将她们两人拉回了房间。

    一直到回了房间里,虎子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哎哟,我的天哪,刚刚好险!”

    闻言,楚云笙一边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一边故作轻松道:“也没有什么嘛!不过就是几个看门的壮汉而已,至于让你吓成这样?”

    楚云笙的话音还没落,虎子就像是听了了不得的话似得,即便是在已经关上房门的屋子里,他还是万分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对楚云笙做了一个噤声的收拾并压低了声音道:“小公子啊,你们是初来乍到,不懂得这道上的规矩,下面的这些人是我们惹不起的,且不说他们爷的为人和行事了,就是我们船长,那性格也是出了名的狠辣和刁钻啊,自我在这船上讨生活一来,跟我一样,被丢下去喂鱼的船工至少都有三人了。”

    这艘船看建造明显就是之前辽国官府管制的仅供辽国贵族去五洲大陆的采办船。

    想辽王莫珉那通商互市的的旨意才下达不过几日,是不可能就已经建成了这么大的一艘船的,而如今听这虎子的描述推测,他的这个船长似乎并非是官府中人?

    而到底是什么人能用这官家的船出海,并勾结了像底下船舱里那个看似有些势力的人呢?

    这些都不是楚云笙最好奇的,楚云笙好奇的是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那些被关押在底下屋子里,被他们称之为“小贱人”的人到底又是谁呢?

    虽然这些事情跟自己毫无关联,但是在多多少少接触到了一点之后,尤其是能感觉到下面房间里的人是在向她求助之后,楚云笙就觉得自己不应该置之不理。

    她抬手给虎子倒了一杯水,然后眨了眨眼睛,好奇道:“那虎子哥,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呢?为什么还要那么多壮汉在门口守着,那里面住着的是你口中所说的,他们的爷吗?”

    虎子接过了楚云笙递过来的水,喝下一大口之后,才算是缓解了刚刚的紧张,听到楚云笙的话,他连忙摇头道:“那里可不是什么爷,而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打断了接下来的话并放下了茶杯对楚云笙点了点头就要转出房间。

    然而,楚云笙哪里肯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过去,她连忙抓住了虎子的衣摆,给他又塞了一大锭银子并劝道:“我们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好奇罢了,你看,虎子哥你都说了这么多了,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还跟我们卖关子,这不是诚心要急死我们这些好奇心重的嘛!”

    虎子将楚云笙隔着袖子塞过来的银子攥紧在手中,然后再看楚云笙的面色确实只是好奇,他咬牙叹了口气道:“其实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啊,还是不知道的好!我答应了我那两位老乡要照顾你们,可不能让你们在船上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