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登船

    这一夜,楚云笙辗转反侧,她脑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然而却又害怕将那些担忧的东西一直盘踞在自己的脑海里,让自己所担忧的所恐惧的东西一直被放大吗,然而越是想将脑子清空什么都不想,却越发的睡不着觉……所以,她就这样一直就这样保持着清醒到了天明。更新最快

    直到东边露出一抹鱼肚白,楚云笙依然没有半点睡意,她披衣起身,抬手撑开了窗户,然后依在了窗台前看着天边的风景。

    她所住的这间上房在阁楼上,视野很是开阔,这时候天色渐渐明朗,随着窗户被打开,一缕带着青草清香的空气扑面而来,也让她本来还有几分倦意的眼睛瞬间清明。

    正当她想转身要去将衣服穿上的时候,却见窗户顶上蓦地闪过一道天青色的影子,下一瞬,那影子的主人已经坐到了她的窗台,并抬手推了推那半张银质面具,抬起那精致的下巴对她扬了扬。

    楚云笙没有想到阿呆兄竟然如此机警,她这才起来就能将他引了过来,也不知道他一晚上到底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根本就没睡。

    她嘴角一扬,露出一抹笑意道:“早,阿呆兄。”

    闻言,阿呆转过眸子看向她,那一双眸子里满是清澈如水真诚并道:“难过你?”

    前后加起来也算是跟阿呆兄交流了不少了,所以现在楚云笙也能勉强听得懂阿呆兄在表达些什么,看着他关切的眸光,楚云笙摇了摇头道:“只是有点担心,不过放心,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说着,她又噗嗤一笑道:“我要换衣服了,你去前院等我,等下我们早一点出发。”

    这一次阿呆兄十分配合,在楚云笙的话音落下的一瞬,他已经脚尖一点,身形再度犹如一道鬼魅般,转眼就不见了。

    楚云笙也站直了身子,抬手关上了窗户,回到床前换好衣服梳洗完毕之后,再推开门出去的时候,阿呆兄已经站在了廊檐下。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东边已经有了朝霞,那葳蕤的光芒从院墙的东面打了过来,正照在阿呆兄那犹如玉雕一般的身姿上,给他那一身绝然出尘的气质更加增添了几分卓然和翩翩。

    看到这样子的阿呆兄,楚云笙有些恍惚,恍惚间竟突然觉得,他不应该卷入这场乱世纷争,他应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虽然以前在元辰师傅隐居的山谷里的阿呆,孤僻内向不愿与人交流,然而,那时候的他也是不会有忧愁和危机感的。

    也是最自由自在的,起码他的心无所牵绊。

    然而,此时的阿呆兄却变得如此在乎她,甚至这种在乎演变成了一种依赖,这种依赖,在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他都格外的小心翼翼,那张带着银质面具下的眸子里含着的担忧和谨慎,是从前的阿呆兄没有过的。

    或许,真的应该早一点找到元辰师傅,然后将阿呆兄放还到他的身边,让他跟着他继续过上隐居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在这一刻,楚云笙在心底里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然而,下一瞬,在想到元辰师傅的时候,她的眉宇间已经不由自主的爬满了忧虑。

    昨日那两位大哥的话语依然在耳边回荡,小舅舅就要跟赵国的公主何月英和亲的……

    姑姑怎么可能会答应这门亲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她想要回去,将这个问题搞清楚。

    “姑娘今日怎起的这么早?”

    楚云笙正杵在那里想着心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蓝衣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关切道:“莫非还在为昨日的道听途说发愁?”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边带头往院外走,一边道:“如此声势浩荡,未必是空穴来风,所以我才担心,走吧,还是早一点回去将事情弄明白才好。”

    说着,见蓝衣和阿呆兄都快步的跟了上来,楚云笙也加快了步子往客栈的大堂走去。

    掌柜的和打杂的都已经开始在洒水拖地洗桌椅板凳,看到楚云笙这么早起来,还有些意外,但见他们的穿着华贵,也知道不是普通人,所以也就不敢贸然上前搭讪,在麻利的结完账之后给他们指了指临时增加的码头的方向,便又顾着忙自己的去了。

    楚云笙也不敢耽搁,直接按照掌柜的所指的方向,一路快步前去。

    这边城本来就小,之前没有开放同五洲大陆的通商互市之前,这里除了驻扎的守军偶尔得个闲放个假来逛逛,平时都很少有人经过,所以这城池即便是从城东最边角的地方走向城西口,也不过是半柱香的功夫。

    楚云笙几人的动作又快,根本就没有用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城门口。

    她本来以为自己来的已经算早的了,起来收拾了东西甚至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一口就到了这码头上,然而岂料,等到他们站到码头上看到前面排起的那长长的等待着上船的队伍的时候,不由得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一整夜都没有睡而直接守在了这里。

    而这岸边仅仅停靠了一艘大船,楚云笙看了看码头上排起的长龙,即便不挨个数,大概估计了一下这人数也不是这艘船能承受的了的,也就是说,根本就轮不到他们。

    可是,这里仅有这一艘船,下一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从无望海里开回来并出发,这样干等着也并不是个事儿,眼看着前面的人陆陆续续交了银子上船,而他们才来这里的一会儿工夫,他们三人的身后也已经又排了七八个人。

    楚云笙暗自焦急,但见这些赶上第一波上船出发的人个个穿着都体面讲究,想来也不会差些银子,如果她采取用银子贿赂那在前面已经被人流淹没的船工的话,后面的这些人势必也会心有不甘然后统统采取这法子,那么后面的秩序就全乱了。

    更何况,这样的场景下,船工也未必会因为她一个人而得罪这么多人。

    想想,楚云笙就觉得有些头大,但为了能来得及出发,她也只能咬着头皮试一试。

    这样决定了之后,她对蓝衣使了一个眼色,正要转过身子直接朝最前面的船工走去的时候,却听见背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小公子,是你?!”

    那声音里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惊喜。

    只这一瞬间,楚云笙不需要回头就已经能听出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而同时,她的步子也是一顿,并立即回眸看向那个昨日坐在她们饭桌上的两个汉子,并也同样惊喜道:“是两位大哥!”

    “我还以为是我眼睛花了呢,原来竟然真的是小公子。”其中昨日坐在他对面那个皮肤黢黑的男子先一步开口,并抬眸仔细打量了一下楚云笙,然后迅速的低下头去,并一边难为情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一边尴尬的道:“昨日看到小公子,惊为天人,所以整个吃饭过程甚至连头都不敢太一下,最后还是不经意间瞥到了小公子掀开一角帏帽的样子,所以,刚刚第一眼在后面看到小公子的背影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像,然后我们兄弟俩又绕到了一边,一直到看清楚小公子的侧脸这才敢上前确认,竟不曾想真的是小公子,昨日晚上我们见到小公子才住进那家客栈,怎的今日一早就来了这里,是有什么急事准备出发回卫国吗?”

    在昨夜的一番交谈中,楚云笙也可以认定这两人确实是没有什么心思而且性子质朴的寻常人,所以也就没有多加防备,直言道:“实不瞒两位大哥,我们确实是有事想要急着坐船出海回五洲大陆,然而,你看这……”

    说着,楚云笙抬手一指,点了点前面看不到头的队伍,然后尴尬的耸了耸肩道:“不知道到了我们这里还有没有上船的名额,更不知道下一艘船什么时候靠岸。”

    闻言,之前还没来得及搭话的,昨日就坐在楚云笙身边的那个汉子咧嘴笑道:“这船啊因为最近五洲大陆的战乱再加上海上最近总是遇到风浪,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每天只有一艘船出海,错过了这艘,小公子要出海回卫国就要等到明天了。”

    “明天?”

    听到这个消息,楚云笙的心情一下子更加跌落到了谷底。

    小舅舅和姑姑的事情根本耽误不得,再加上她挂念苏景铄的安危,想要快一点回无望镇,那里是最靠近他的地方,有他最新的消息。

    昨夜等了一晚上,她就睁大了眼睛熬了一晚上,可是现在告诉她极有可能还要多等上一晚上的时候,她瞬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完全没有了心情。

    见状,刚刚说话的那汉子嘴角裂开的弧度越发大了几分,他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拍拍楚云笙的肩膀,然而他的那一双满是老茧和血泡的手才探到半空中,在看到如美玉般无暇和高贵的楚云笙的时候,心底里立即划过深深的自备和自惭形愧,他尴尬的缩回了手,并顺势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笑道:“小公子不要急,这算什么啊,等下你们跟着我们走,保管能让你们踏上这艘船。”

    闻言,楚云笙微微一怔,不等开口,却听那人解释道:“我们昨晚也是临时接了这码头上的活计,这几日先暂停了城头上的砖工,先将大伙儿调拨到这里来搭建码头,而恰巧啊,这艘船上有个船匠啊还是我们村里的老乡,这事儿保管在我们身上,小公子只管跟着我们走就行。”

    说着,见楚云笙眼底里流露出一抹喜色,他便点了点头拿起刚刚同楚云笙交谈的时候放下的一些砌墙的工具,将之扛在了肩头并直接绕过这些排队的人,直接往船头的方向走去。

    还没靠近船身,就听见前面的大哥对船上站着的一人打招呼道:“虎子,来!”

    楚云笙循着他的目光落向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船头的栏杆边上依靠着一个年轻人,约莫二十岁上下,面容还看不清楚,但他懒洋洋的站姿在听到前面大哥的一声呼唤之后,立即站直了身子并朝着他们挥了挥手,而且很快,那人就转身没有了踪影。

    但再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就从下面船工专门的进出口小跑着走了出来,并对前面楚云笙他们结识的两个人打着招呼。

    在说明了来意之后,那个被称为虎子的人起初面上还有些为难,但经不住这两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套近乎,最后只得咬了咬牙答应了先将楚云笙几人带上船。

    将楚云笙几个人成功的由船匠们专门出入的偏门送上船之后,那两人才转身离开。

    那虎子将他们从底舱一直待带到了中间夹层,然后才客气的道:“这里还有几间位置,我现在就下去跟管事的说将这里空出来留给你们,但是我们管事是个出了名的抠门儿的人,估计这船费上也是比旁人少不了多少的。”

    闻言,楚云笙才算是明白了为何他之前面露为难之色,原来是担心熟人引上船的会拉不下面子来收取足额的船费而害怕管事儿的责罚,但见他现在还是帮了他们的大忙,楚云笙只有感激不尽的份儿,所以在问明了船费的具体数额之后,将他们三人的船费都交给了他,并额外的付了一锭银子给他,算作酬谢。

    见此,起初虎子还拉不下面子,执意不肯收,但见楚云笙如此坚持,也就兴高采烈的将那银子收了下来,并嘱咐楚云笙几人安心的在这里住着,他这就去找管事儿的人说。

    在虎子转身离开之后,楚云笙才转过身子打量他留给他们的几间屋子。

    一共有三间,而且都是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虽然是最靠近船头的方向,但是里面空间却还算宽敞,比起来的时候住的那个船老大的黑船,这里已经算的上奢华了。

    她跟阿呆兄分别睡在最里面相对的两间,蓝衣睡在她隔壁。

    即便是船还没有开,而且里面的空间也算是足够大,然而在这半密封的环境里,不过多时,就让楚云笙开始晕眩了起来,昔日晕船的感觉再度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