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何处繁华笙歌落——玉沉渊番外(一)

    何处繁华笙歌落——玉沉渊番外(一)

    夜凉如水,一轮带着血色的皓月挂在中庭,清冷的光辉洒在庭院里,透过密密匝匝的樱桃树的缝隙里洒了下来,落了一石桌的斑驳。

    玉沉渊斜斜的依靠在石桌上,石桌上放着一壶名为“无忧”的陈酒,他随意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因为动作太过慵懒,以至让那酒水洒了大半出来,上百两银子才能买得二两的酒在他看来毫不吝啬。

    酒杯斟满,他却不急着端起酒杯饮下,而是托腮看着天际那一轮挂在对面屋脊上的带着血色的皓月。

    不过一眼的功夫,他就已经沉沦其中,仿佛自己再一次回到了那一年,那一晚,也是这样一轮带着血色的月亮当空,对着玉府满当当的照了下来。

    那时候,他不过七八岁的光景,正是懵懂调皮不知愁滋味的年纪,因为爹爹下午被昭进宫里,迟迟不见回来,所以一家人也都等着他回来吃饭,而这一等,就直到月上中庭,他的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直叫,奈何家里家规甚严,规矩又多,长辈没有叫传饭,他们小孩子是不能嚷嚷饿的,在他抬手拽了拽娘亲的袖摆用眼神示意了几遍无果后,娘亲要他带着那个孤僻的弟弟去后院里玩儿。

    当时他想着与其在厅里同严肃的叔伯以及祖父坐在一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还不如到后院里寻点零嘴儿,所以也就拉着弟弟去了。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的是,不等他们的前脚踏入后院,就听到了前院响起了一片喧哗之声,玉府里的规矩多,平时很少会有这般喧哗的时候,所以当时虽然他年纪小,却也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顾不得还饿着肚子就连忙拽上了弟弟一路跑着往刚刚走开的前厅里去。

    然而,两人才转出回廊的转角,他就看到了此生难以在脑子里磨灭的画面,他的爹爹浑身浴血的朝着他们扑了过来,同时他的一只手上还护着娘亲。

    不等惊慌失措的他惊呼出声,爹爹就已经扑过来另外一只手将他们护在了怀里,并道:“阿竹,阿文,爹爹知道你们是好孩子,好孩子就要听爹爹的话,马上跟着娘亲一起离开玉府,答应爹爹,以后都不要再回来。”

    说到这里,爹爹的嘴里已经涌出了一大口的鲜血,他着实被吓到了,已经完全忘记了哭喊,只抬手下意识的紧紧地攥着爹爹的袖摆,仿佛这样就能将他这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爹爹永远留在他身边一样。

    然而,爹爹的声音却依然渐渐的微弱了下去,他松开了揽着他们兄弟俩肩膀的手,一把攥着他的手掌心,并看着他的眸子道:“阿竹,你是最聪明懂事的,弟弟不如你,所以你要照顾好弟弟,也要代爹爹照顾好娘亲。”

    说着,他抬手一把推开了尚在震惊中的两兄弟,然后再一推已经是一脸泪痕的娘亲道:“夫人,快,快带着他们走,我已经在门外备好了马车,你们快走……”

    话音才落,一声带着凌厉的杀气的箭划破夜晚的平静,一路从后面呼啸而至最后穿破了爹爹的胸口,那锋利的箭头带着血水在冰冷的月光下闪烁着让人胆颤心惊的寒芒。

    而同时,一声惊呼才划破喉咙:“爹——”

    然而,他的爹爹,却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那一夜,也是这般沁凉的夜,也是这般带着血色的夜,带着嗜血诡异的杀戮。

    那一夜,他扶着弟弟,跟在娘亲的后面,踩着一院子里平时那些最为亲切熟悉的面庞的尸体一步一步飞快的逃进玉家佛堂底下的暗格里。

    那一夜,在路过前厅的时候,他亲眼看着那些围攻进来的穿着玄色衣衫的禁卫军用一柄柄锋利的刀剑划破了叔伯以及祖父的喉头,那飞溅起来的血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那一夜,如此漫长,如此凄凉,如此黑暗,也如此的静。

    他们母子三人躲在暗格里,连大气都不管出一声,就这样听到外面响起的乒乒乓乓声音渐渐归为宁静,三人也一动也不敢动,挤在一个连身子都舒展不开只能弯腰抱膝蜷缩在一起的小暗格里。

    那一夜,他们母子三人并未做任何语言交流,因为此时,再多的话语在面对这场无妄之灾的时候,也都成了多余和累赘。

    时间从未有如那一刻那般过的那么漫长,漫长到他以为就这样过了一个沧海桑田。

    一直到爹爹身边最亲信的刘管事推开那一道暗格的门的时候,他才终于从死亡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然后,便开始了刘管事带着他们一路驾车逃亡之路。

    他清楚的记得,在逃到城外郊区的乱葬岗的时候,遇到了伏击在那里的黑衣刺客,虽然他还小,很多事情不清楚,但却也知道这些人跟之前出现在玉府屠杀了玉府满门的禁卫军不一样,否则的话,他们只管光明正大的截杀就可以了,何必要多此一举穿着黑衣蒙着面。

    然而,即便是知道他们不是禁卫军,却也不能改变什么,小小年纪的他身子还是太弱,学习的那一点儿拳脚功夫在这些高手们面前完全不够看,刘管事拼尽了全力才将他们的马车送出了重围,然而这个时候,从旁边突然窜出来的一个黑衣人却一把扯掉了马车的帘子并将他一把从马车里拽了下来。

    他不记得当时从马车上摔下来有多疼,唯一记得的是当时远去的马车上的娘亲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目光,当时年纪还小,不知道那到底是心疼不忍,或者还是纠结不舍。

    当时看不明白,而后来渐渐懂事,过惯了察言观色的日子,已经能从一个人的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个眉梢轻扬就能判断出此人的心情的他,却已经不记得当时娘亲的眸子里的神情到底是什么样了。

    ……

    想到这里,玉沉渊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他抬手拿过刚刚为自己倒下的那一杯“无忧”一口饮下,脑子里却浮现出那一日,在辽国议政殿的时候,隔着镂空的屏风,当耶律靳要下达将他乱箭射死的命令的一瞬间,王后的眸子里所流露出来的情绪。

    而这一瞬间,她眼底里流露出来的眸光立即勾起了他对前尘往事的回忆,他才蓦地记起来,这些年渐渐被自己淡忘掉的娘亲的那一瞬间的表情。

    而这时候,在他读懂那一瞬间她眸子里的神情的时候,他却宁愿自己不曾记起,宁愿自己读不懂。

    因为那一瞬,那眸子里分明并无半点不舍和不忍,她的眸子平静如水,如果说还有一丝情绪波动的话,那么,那一缕波澜里也带着几分嫌弃和如释重负的惬意。

    也难怪当年自己没有读懂,那个时候的他,怎么会想到这个让玉家倾覆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自己的娘亲,而他更是想不到,她竟然还想取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他是她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子啊!

    他犹记得,他发烧的时候,她会寸步不离的在病床前守护,会给他哼着最质朴却能打动人心的儿歌,会在他被爹爹责罚的时候在一旁说着宽慰的话语,会在被师傅罚站的时候,悄悄给自己顺来了自己最喜欢吃的糕点……

    这,才是他的娘亲。

    她温婉,她娴静美好,她有着这世间最倾国倾城的美貌,有着这世间最动听的声音,她的衣袖里带着能让他安神的清香,她的眉宇间带着能抚平他焦躁和不安的心情,她的掌心里带着这整个世界的温暖。

    这,才是他的娘亲。

    而同那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落下马车却无动于衷,甚至眼睛里还带着几分快意和如释重负的惬意的女子判若两人。

    但是,铁打的事实却又在一遍一遍的告诉他,错不了,那个工于心计,出手狠辣的女子,确实就是他的娘亲。

    他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或者说从一开始,从他记事的时候起她就在演戏。

    在那一瞬间,她看向他的目光是这世界上最为锋利的剑,是最寒冷的冰,是最毒的药。

    烈酒入喉,带起喉头到肺腑里一路火辣火烧,许是思绪飘的太远,没有注意到眼前,所以这酒喝的有些急了,呛的玉沉渊掉下了两滴泪,滑落至嘴角,最后滴答一声,落入已经空掉的酒盏里。

    他看着那杯子里刚刚滴落的泪珠,嘴角又忍不住扬了扬,再度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然后抬手再就着酒盏给自己斟满了一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便是内心痛如刀绞,面上也要抱着微微上扬的似笑非笑呢?

    他记不得了。

    一路走来,太多的辛苦和酸涩他已经记不得,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一夜,从马车上掉下来之后,所有的细节,都在他的脑子里生根发芽并茂密异常的盘踞着。

    而这些噩梦一般的存在,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一旦夜晚来袭,尤其是看到犹如这一轮血月一般的月的时候,那噩梦就会周而复始的在脑子里攻城略地。

    他不记得在重重的摔下马车之后的他身上有多疼,他也不记得当时被那些黑衣人砍了有多少剑,他只记得在他被人像垃圾一样当成死物丢进后面的乱葬岗的时候,耳畔的风声有多狰狞、鼻息间的尸臭味有多浓烈、以及那时不时的在乱葬岗里寻找着事物的野狗们的眼睛有多么的可怕。

    然而,他动弹不得,他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滴着血,那汩汩的鲜血似是怎么也滴不尽似得,从他的身体里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渐渐的,那些嗅到了血腥味的野狗们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他,眼看着已经饥肠辘辘的它们对着他的眼睛里发出绿悠悠的光芒,眼看着他们就要一拥而上将自己咬碎了吞进肚子里,而他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群涌而上。

    眼看着就要在自己身上落下,在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闪现过的是昔日一家四口的温馨画面,爹爹一脸严肃的在考察他们兄弟两人的课业,而娘亲则温婉娴静的坐在一旁的藤椅上绣着手绢……

    而眼下,看着那一丛丛绿悠悠的光芒就要落到他的身上,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之前被黑衣刺客乱剑砍杀的刘管事竟然如同天神一般在这些野狗扑过来之前,将他的身子扑向了他,用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子紧紧的将他护在了身下。

    “少爷……好好活着,要为老爷,为玉家……报……仇……”

    这是最后一句他在他耳畔所说的话。

    而后面的情景就这样永远而又清晰的烙印在他的脑子里,这么多年过去,多少个午夜梦回,他都会被那一幕所震撼所惊醒……多少次他汗湿衣衫,多少次他觉得胸口喘不上来气。

    恍惚觉得还是在那一场噩梦里,他亲眼看着刘管事将自己的身子作为盾牌牢牢的护在了他的身上,而那些饥肠辘辘的野狗们岂会给他们这一对主仆一点儿仁慈,在刘管事护着他的那只被剑挑破了一个窟窿的肩胛骨缝隙里,他亲眼看着这群野狗扑在他们的身上……用锋利无比的牙齿将刘管事撕扯啃咬起来……

    那血腥残忍的场面是他此生都不能也不敢再回顾的画面,然而这画面却犹如魔咒一般,总是在这样的血月之夜,在他最不愿意回想的时候,自顾的霸道的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

    而他的身子却被刘管事压制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同样也就被护的极为周全……

    一直到最后,刘管事的身子被蚕食的差不多,而那群饥肠辘辘的野狗们也都已经填饱了肚子,扬长而去,剩下了浑身瘫软无法动弹的他抱着刘管事仅剩的一副骨架睁大着眼睛看着刘管事那一双至死也没能闭上的眼睛,而他眼角的余光在越过刘管事斑驳的脑袋正正望向头顶上那一轮血月的时候,那一刻,他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