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原委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身子一怔,也顾不得纠结于礼数的问题了,她抬眸看向右司空焦急道:“我师傅他们怎么样了?”

    末了,才发觉自己面前站着的人已经是辽国的君王,而自己这样的语气着实有些不妥,楚云笙面上浮现出一抹歉意的笑意,正要道歉,却见右司空连忙上前阻止她,并道:“据我拷问王后之前手下的那些暗卫得出来的结果,当初王后并不敢公然对元辰医尊怎么样,而元辰医尊似是也察觉到了王后的企图,在她动手之前就已经带着那女子离开了辽国。”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元辰师傅能安然无恙的带着姑姑离开辽国,那么也就说明他们没有危险,这些日子以来的担心和寝食难安到了现在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她叹了一口气,一想到他们二人现在一定已经回了卫国并且看到被她治好的小舅舅之后两人的兴高采烈的模样,楚云笙就恨不得肩上插了翅膀立即飞奔到卫国去。

    看到她喜不自胜的模样,莫离父子也为她欣喜不已。

    莫离道:“还是第一次见到姐姐这么开心。”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也不隐瞒他们,直言道:“说实话,当初被元辰师傅送来辽国救治的那名女子,实际上是我的姑姑,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在意她的安危,如今听到她平安无恙的消息了,我自然是最开心不过的,现在真恨不得立即回到他们身边,”说到这里,楚云笙又对莫离父子行了一礼道:“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两位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们出手相救,只怕我也是活不到这个时候了,以后只要需要能用到我的地方,还请陛下和太子吩咐。”

    听到这话,莫珉连忙摆手道:“楚姑娘这是说哪里的话,说起来,我们还应该谢过楚姑娘,如果不是你和玉相,我们也没有那么容易的就看清楚王后那对母子的真面目,更不可能做出最后的决定,所以也就不可能走到这一步,所以,以后就不要提什么谢不谢的了,我已经拟好了诏书,册封楚姑娘为我辽国的安平郡主,过几日等朝中的事情头处理妥当了之后就进行册封,以后你只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就好了。”

    楚云笙没有想到在站在至高点之后的莫珉,如今的辽王竟然并无半点的架子,而且对待自己也格外的宽厚,还要册封自己为安平郡主,虽然她对权势以及这些名号没有多大的渴求,然而莫珉的这一句话却代表着他们对自己的看中和感激,这让她何德何能受的了,当即变推辞道:“您言重了,我真的是没有帮什么忙,甚至不但没有帮上忙,还差点拖累了你们,所以实在是担不起这名头,还请您收回成命,而且……”

    说到这里,楚云笙顿了顿,她抬起眸子来越过辽王的肩头看向外面的天际,目光有些飘渺道:“而且虽然我也很喜欢辽国喜欢这里,但是,我终归是要回到卫国中去的,等我的伤养好了我便会离开去找我的师傅他们。”

    说到这里,楚云笙的眸子里已经满是向往之色。

    然而,听到楚云笙说起后半句话的时候,莫离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黯然。

    而他的表情悉数都落在了莫珉的眼里,他看了看楚云笙,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最后向楚云笙道:“既然楚姑娘决定离开辽国,我也不拦着,只是希望你还是等伤养好了再走,而且,这个安平郡主的称号我已经下了诏书,绝无再收回的道理,即便是楚姑娘离开了辽国,也请你记得,你是辽国的安平郡主,而辽国则永远是你最强有力的后盾和靠山。”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辽王莫珉的眸子里带着坚定的光芒,里面的真诚和热情好不作伪。

    楚云笙在这一瞬间突然被感动到了,她没有想到,在别国他乡,面前这两个相交并不算太长时间的朋友竟然能带给她犹如亲人般的慰藉。

    辽王莫珉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如果她再拘谨于礼数倒显得是她太见外,楚云笙只好点头道:“嗯,你们也是我的家人。”

    见状,莫珉又好好叮嘱了楚云笙一番,让她好生休养,便叫上了莫离准备离开,楚云笙知道他们政事繁忙也不拦着,在送他们走出院子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便立即停下步子叫住辽王道:“左司空现在怎么样了?”

    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信息又乱,而楚云笙回来了这里之后就一直混睡着现在才醒来,所以楚云笙并不知道左司空赫连映的下场。

    闻言,似是没有料到楚云笙突然问起赫连映的事情,莫珉不解道:“那一夜在二皇子府外,他就被越王的亲兵给乱箭射死了,楚姑娘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问到他呢?”

    楚云笙之所以想到他,自然是想通过他来知道赫连姝的下落,如今大局已定,而且面前也是值得信任的两父子,她便也不瞒着,将自己和玉沉渊在救出三皇子出城之后的遭遇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到是赫连姝和大国师施以援手才让他们躲过了此劫的时候,辽王莫珉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惋惜。

    而在看到那一抹惋惜之色的时候,楚云笙的心也跟着剧烈的跳了跳,她直觉不好,面上也不掩饰自己的担忧直言道:“如今那姑娘可还好?这一切都是他父亲自己要参与到这场权利争夺中自己选的结果,也该由他的父亲承担后果,但是那姑娘很善良,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网开一面……”

    不等楚云笙说完,辽王连忙摆手道:“楚姑娘多虑了,即便是在没有知道她当初是您和玉相的救命恩人之前,我也并不会下令伤及无辜,更何况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只是……”

    后面的话,莫珉没有继续说下去,然而见他的面色凝重,楚云笙的心也跟着沉了又沉。

    “只是什么?”

    “只是那一夜,在赫连映在二皇子府外出事的同时,王后的暗卫已经将整个赫连府都屠杀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本来我以为作为赫连映的独女应该也在那场厮杀中丢了性命,如今按照楚姑娘所说,她极有可能在那天并没有回左司空府而是就在神庙,如果这样的话,也许还能逃过一劫。”

    然而,虽然是也许,然而这也许的可能性也并不大,因为楚云笙清楚的记得那一日在神庙外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包围住的那些人,后面已经确定了就是王后和三皇子耶律靳的部下的话,那么在得知了左司空府被灭之后,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在神庙中的赫连姝,更何况当日为了保护她和玉沉渊,赫连姝还让他们吃了闭门羹。

    见到楚云笙的面色一瞬间苍白了起来,莫离连忙上前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他的身高也才到楚云笙的肩膀上下,这本来想安慰楚云笙的动作,这样子因为身高差而做出来,倒也并不违和。

    “姐姐也莫要担心,我等下就差人去神庙找,如果没有,就去附近的地方都仔细的找,一定能找到她的下落的。”

    见莫离担心的那好看的眉都深深的蹙起,楚云笙也不好让他担心,连忙挤出一抹笑意道:“你们快去忙吧,我没事的。”

    看到她明明很担心难过却还要强撑着的模样,两父子也不戳破,只点了点头便前后脚的离去,只把空间留了出来让她一个人将所有的事情好好消化消化。

    等到他们走出了院子外的拐角再看不到,楚云笙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往回走,然而才走到院子里那一棵巨大的梨树下,就被树上掉下来的一个青涩的只有半个拳头大的梨疙瘩打个正着。

    楚云笙正走着神,所以自然也没有对外界提防着,所以自然冷不丁的被砸中了,在疼的龇牙咧嘴的时候,才从树上梨叶的缝隙间看到那一抹天水之青的身影正惬意无比的坐在梨树枝头。

    “阿呆兄,早!”

    一看到是阿呆兄,楚云笙本来被人砸了之后升起来的怨气也瞬间烟消云散了,她抬眸笑着看向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阿呆,然而阿呆兄却显然并没有她那么好的心情,在接收到楚云笙友好的问候之后,他并没有表现的有如何的热情,而这一点虽然楚云笙早已经习惯,然而紧接着他的一句话还是让她意外不已。

    只见他身子一窜,下一瞬,便犹如一道魅影一般落到了楚云笙的身后并不满道:“慢。”

    这一个字的吐字和发音都一如既往的干涉和晦暗,让楚云笙一时间没有听清楚,她下意识的又重复了一便:“阿呆兄说的是慢?”

    闻言,阿呆点了点头,目光飞快的扫了一眼楚云笙的全身上下,然后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已经一把抓过了楚云笙的手腕并将手指点在了她的脉搏上。

    如果是别的稍微会点功夫的人楚云笙或许还并不意外,然而做出这个号脉的动作的人是阿呆兄,这就让楚云笙太过意外了!

    她的认知里,阿呆兄只是一个不理世事的绝顶高手,性格孤僻,不喜欢也不会同人交流,至于像是把脉这种活儿,他根本就不可能会,然而他不仅做了,而且看他带着那张银质面具下的一双灵动有神的大眼睛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就让楚云笙很意外了。

    不等她开口,阿呆兄先一步放下了她的手腕,然后主动道:“要养。”

    “啥?”

    他的第一个“慢”字楚云笙还没有来得及猜出来,后面这两个字更是让楚云笙摸不着头脑,然而阿呆兄却似是并不愿意同这个在他眼里看起来有可能是个“呆头鹅”的楚云笙交流,他脚尖一点,身子一闪就已经没了影儿,剩下楚云笙一个人站在树荫下,一脸茫然。

    这时候,玉沉渊的声音很是时候的在她身后响起,“他的意思是说你动作太慢,反应太慢,而身体也太虚弱还要调养,现在不适合再苦练功夫。”

    闻言,楚云笙循声转过眸子,就看到玉沉渊自院外优雅的迈步走了进来,今日的他穿着一袭淡蓝色华服,衣服的边角只绣了云纹,领口依然半敞开,露出一片雪色的肌肤大好春光,腰际佩着一枚羊脂玉佩,那玉佩在阳光下隐隐闪着光泽,然而这光泽却不抵玉沉渊肌肤的一半的好。

    他那倾国倾城的眉宇间也带着一如既往的慵懒,然而,虽然一切都跟以前一模一样,找不出任何出错的地方,但是楚云笙却总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至于具体是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玉相身体恢复的可还好?”看到他面色也一如既往,想来应是余毒清理干净了,楚云笙这么一问不过是为了客套。

    听到这句话,玉沉渊打了一个呵欠,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才慵懒道:“看我这样子,自然是死不了咯,不过,玉相这称呼以后可得改改了。”

    闻言,楚云笙不解道:“怎么?”

    玉沉渊的手腕她是知道的,即便是他离开了辽国这么久,辽国的权势也依然会控制在他的手中,没有人敢擅动半分。

    然而,接下来玉沉渊的一席话却让她格外的意外。

    只见他在梨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背靠面前的石桌,然后道:“字面意思,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燕国的权相了,说起来,也仰仗辽国的王后。”

    闻言,楚云笙一怔,难道这两者之间还能有什么关联?

    见到楚云笙流露出担忧的神色,玉沉渊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并摆手道:“那劳什子的权相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想要当了取了来便是,不想要做了,任他取去,所以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不甘心啊。”

    说到这里,还没有说到重点,玉沉渊似是有意要吊起楚云笙的胃口似得,而楚云笙在看到他这般玩笑的表情也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便也不怎么担心起事情的原因来,只等着他卖完关子一一道来。

    这样想着,楚云笙便索性在玉沉渊身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并扬眉笑道:“哦了还有玉相觉得有不甘心的时候,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玉相的作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