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暗箭

    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在走进大殿的一瞬间就已经牢牢定格在楚云笙身上,见到楚云笙毫发无损,莫离面上的紧张和凝重表情才蓦地一松。

    “阿爹。”

    见到楚云笙对他点了点头,示意无碍,莫离这才从楚云笙身上抽离了目光转到自家老爹的身上,“离儿说的可有错?”

    闻言,右司空点了点头,看着从殿门口一步一步走近跟前的莫离,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无奈道:“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这条路走下去,就不能后悔。”

    虽然不知道他们父子俩之前达成过怎样的协议,然而此时见到他们两人的表情都格外的凝重,莫离双眸中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定,他对着右司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一声冷笑突然打破了这安静的局面,而那个发出冷笑的人不是旁人而是被弓箭手对准了在原地不能动弹的王后。

    她冷笑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你只是利用我们母子的手除去所有的障碍,再将我们母子除去,最后这辽国的天下再也没有人奈何的了你,说我们无耻,你才是最无耻的人。”

    听到这句话,右司空面上倒没有多少惊讶,他眼底里划过几分无可奈何的神情道:“下官若是有心,早不会现在才动手了,看来在王后的眼里,这世间所有的人都跟你们母子一样,多说已经无益,我会将你们交由三司会审,到时候改定什么样的罪,自有论断。”

    说着,右司空扬了扬下巴,示意禁卫军将这母子两人带下去。

    这些禁卫军其实在右司空准备要协助三皇子对付越王的时候就已经换成了是自己的心腹,只是这一件事还没有来得及向王后说明,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而王后却一直以为这一批人是在越王倒下之后别无选择跟随了她和耶律靳的人。

    所以,才会在今日大殿上闹出这么一出本来想害死右司空却反过来害了自己的戏码,而至于那些潜伏在外面的皇家暗卫……今夜右司空为了以防宫里发生意外,派兵将整个辽王城都围了起来,那些人即便是插了翅膀也飞不进来。

    在楚云笙玉沉渊进城的时候,他们还在城外一里开外的驿站里焦急的等待,所以怎么可能埋伏好了就在外面。

    而今晚王后和耶律靳成事的如此顺利,也不过是完全借了右司空的势,而在这种能掌握全局的情况下,右司空都不曾想过有半点不臣谋逆之心,是他们硬生生的逼迫他不得不反抗。

    想到这里,王后的面上已经带上了几分灰败之色,她蓦地抬眸,看向始终站在楚云笙身边一言不发的玉沉渊,就在她抬眸的瞬间,她的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并声音颤抖道:“阿竹……你倒是说说话啊,我毕竟是你的母亲,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我们母子带走打入死牢?我知道之前是娘亲不对,娘亲现在知道错了,你给娘亲一个机会好不好?阿竹……”

    见到她突然转变了态度改为去求玉沉渊,楚云笙恶寒的直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不等玉沉渊开口,楚云笙先道:“我可是记得在一刻钟以前,你要下令将我们乱箭杀死的时候可并没有记得起你还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你不是说你只有耶律靳这一个好儿子吗?自己说过的话,怎的这么快就要打脸了?如此恶心的你,根本就不配做他的母亲,更不配提这两个字!”

    “你懂什么!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是我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做娘亲的怎么可能真的杀了他,我……我不过是同他开一个玩笑罢了,阿竹……”听到楚云笙的话,王后眸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楚云笙一眼。

    这个眼神太过恶毒跟之前要杀他们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然而等她再转回目光落到玉沉渊的身上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几分祈求和动容。

    如果不是已经看穿了她的为人和诡计,一般人都要被她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所迷惑。

    “够了!”

    沉默了许久的玉沉渊终于出声打断了王后接下来的话,他抬眸,眸子里并无半点情绪和波澜,只是平静的看着王后,像是看一个陌生人,而他的声音则冷的犹如从冰窖里刚刚盛出来的寒冰,“我叫玉沉渊,你的阿竹早在很多年前就死了,被你亲手害死了。”

    “阿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听到玉沉渊这样说,王后的面上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眼底里的泪水就已经如同决堤了的洪水一般泛滥了开来。

    而这时候,正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王后和玉沉渊的身上的时候,正被几个禁卫军压起来要往外带走的耶律靳突然动了,他抬手将早已经蓄满了内力的掌心分别一左一右的拍在了挟持住他的两个禁卫军的脑袋上。

    只一瞬间,这两人还来不及惨叫就已经脑浆迸裂,而不等他们的身子软下来耶律靳已经分别夺过了身后两人手中的弓箭和剑,并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身子折射成弓施展了最快的轻功向楚云笙一行人飞掠过去。

    等到楚云笙他们从王后的哭戏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半空中拨开了已经拉满的弓箭并且三箭齐发,分别对准了玉沉渊,右司空以及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的莫离。

    这三支箭羽来势十分凶狠,带着十足的杀意,一路呼啸而至。

    而同时,耶律靳的剑也跟着这三支箭一起到了他们跟前,他剑锋的目标则由右司空换成了莫离。

    莫离虽然也有些功夫,然而毕竟年岁小,比起在场的几个人来算是最不济的,所以能勉强避开这一支箭都已经做到了极限更何况要要避开紧随而至的耶律靳的这一剑。

    而此时,右司空在最右边,其次过来是玉沉渊,楚云笙,阿呆兄,莫离。

    所以即便是大家都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右司空和玉沉渊的出手已经是来不及,能帮得上忙的也只有楚云笙和阿呆兄。

    楚云笙在看到了这三支箭射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提高了警惕,这会儿的功夫她的内力也恢复了一些,虽然后背一片血肉模糊,但此时却已经疼的有些麻木了,更何况,在这种时候根本就顾及不到这些,所以在看到那支箭的方向的时候,她率先对他们三人的能否避开做出了反应。

    右司空的身手刚刚他们已经见识过,对于这种的杀招完全是小儿科,避开根本就不成问题。

    玉沉渊虽然身上还有伤,然而内力却还是有的,所以也是伤不到他。

    而最让楚云笙担心的是莫离,就在那三支箭破空而至的瞬间,她就想到了这一点,而紧接着看着耶律靳的剑锋所指的方向,她就瞬间明白过来了耶律靳的心思。

    他并不是要真的杀了莫离,而是想用莫离来逼迫右司空就范,毕竟整个辽国谁不知道右司空对这个独子爱的紧,这是他的命。

    而若是在这个时候能够控制住莫离,自然就有希望绝地逢生,甚至反败为胜。

    耶律靳算盘打的精,楚云笙的反应也不慢,在看到耶律靳扑杀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抬手拔出了腰际的软剑脚尖一点直接迎向了扑杀过来的耶律靳。

    耶律靳倒是没有想到楚云笙会反应如此的快,他还没有掠到莫离的跟前,她就已经挡在了他前面,见此,在半空中的耶律靳眼底里划过一丝狠辣,并咬牙道:“不知死活。”

    这四个字尚在唇齿间,他的剑已经毫不客气的对着楚云笙一招招凌厉的落下。

    楚云笙的身手也不差,若换做在平时耶律靳并不是她的对手,偏偏她的内力也只能撑得住她一时,在半空中乒乒乓乓的几招下来,她已经再度体力不支,后背疼的撕心裂肺,而耶律靳则看准了这个空挡,剑锋一偏就对着她的脖颈划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耶律靳的剑锋到了楚云笙的肩膀眼看就要划过她雪白的脖颈的时候,楚云笙身边一道天青色身影闪过,带着她瞬间避开了那要命的杀招,同时一柄软剑自那天水之青的衣袂下抽出,携着一片璀璨的银光没入了耶律靳的胸口。

    剑入,血出。

    一时间,耶律靳胸口里四溅的鲜血一瞬间向距离他最近的楚云笙喷洒了过来,而这时候阿呆兄在半空中的身子一转,手腕一带,就将楚云笙带进了怀里,同时他的长臂一身,那天水之青的衣袂如同一方盾牌,将所有的四溅的血滴都挡了下来,一滴都没有落到楚云笙身上。

    砰!

    耶律靳重重的砸落到了地上,楚云笙也由阿呆兄揽着飘飘然稳稳的落了下来。

    “姐姐,你没事吧!”

    此时,已经没有人关心耶律靳的死活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楚云笙的脖颈上,莫离也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第一个扑向楚云笙。

    楚云笙从阿呆兄的怀里挣扎了出来,有些惊讶的看着一向都有洁癖旁人碰都碰不得的阿呆兄居然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下了那血水、而他那一身从来都天水之青纤尘不染的衣衫此时已经全是梅花点点。

    她眼圈一热,然而随机看到一脸担忧的走到跟前的莫离,她只摇了摇头,内心里满是感动。

    然后才将目光落向重重的砸到地上之后就没有了生息的耶律靳,只见他胸口上还插着刚刚阿呆兄刺出去的那一柄软剑,而他的眉心正中处有一点嫣红,宛如点了妆。

    然而,楚云笙却是知道的,那嫣红的血,是因为刚刚在千钧一发之际,阿呆兄的剑刺进耶律靳的胸口的时候,玉沉渊的针也同时的刺入了耶律靳的眉心。

    而一想到他们三人之间的血缘关系,楚云笙只觉得有些心疼,心疼的是玉沉渊和阿呆兄。

    耶律靳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他们的兄弟。

    “啊……”

    正当所有人为耶律靳的死而沉默的时候,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响彻整个大殿:“觉儿……”

    楚云笙循声看过去,只见王后双瞳睁的老大死死的盯着耶律靳的尸体,刚刚的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她的一声尖叫,惊诧的旁边用弓箭挟持着她的弓箭手也是一怔,而就是他们这一愣神的功夫,她已经不顾一切的拨开弓箭手的身子朝着耶律靳狂奔而来。

    “我的孩子……”

    痛哭声响彻整个大殿,这才是作为一个母亲见到了自己的孩子受伤或者死亡而流露出来的正常的悲恸。

    而看到这一幕,楚云笙却并无半点动容和凄然,相反,她看向王后的眸子里,也更加多了几分厌恶。

    果然,在她的眼里只有耶律靳一个儿子。

    她从来都不将玉沉渊和阿呆当成自己的儿子。

    可是,事实明明就如她刚刚做戏的时候那般,他们两人也是她十月怀胎的骨肉,也是她的亲生儿子,怎的就要被她如此轻贱甚至利用、扼杀?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疼的转过眸子看向阿呆兄,见他带着一张银质面具,双眸里带着陌生和异样的目光看向扑到在耶律靳身上痛哭的王后,显然并没有认出来此人就是他的娘亲。

    而楚云笙再看向玉沉渊,他的目光却根本就没有落到王后的身上,而是垂眸看着他自己的右手,楚云笙也顺着他的右手看过去,竟然看到他的右手在微微颤抖!

    她一时间没有理解玉沉渊这时候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是却能感受到他此时内心的慌乱和惧意,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想要走过去一些拍拍他的肩或者握住他的掌心,想要传递给他一些温暖,然而,她的步子才迈开一步,就听见背后一声力呵道:“都是你!是你克死了我的儿子,是你害死了他!”

    那声音是王后的,而她刚刚分明扑在耶律靳的身上,此时那声音怎的犹如就在耳畔,楚云笙已经转过去的身子一怔,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即就要转过身子看去。

    然而,这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后竟然趁着众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拔了插在耶律靳身上的宝剑朝着她的背心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