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反了

    只见,在耶律靳下达了命令之后,在场的弓箭手和禁卫军士兵身子竟然纹丝不动,仿佛对耶律靳的命令充耳不闻。

    “怎么?你们都傻了吗?还是想违抗孤的命令?!”

    耶律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当这些人碍于他和王后之间的命令不一致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接下来却见到右司空的嘴角一勾,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道:“下次在下命令之前,还请陛下仔细调查一下他们到底是谁的人。”

    说着,右司空抬手对着王座上一脸诧异的耶律靳一指,扬声道:“将这个胆大妄为谋害先王的竖子给我拿下!”

    声音才落,刚刚还对着他的那些刀剑立即就调转了一个方向,而这一次,他们对准的对象则变成了耶律靳和王后。

    “莫珉!你这是要做什么?是要造反了不成?!”耶律靳的声音突然拔高,这时候也不叫他右司空了,而是直呼其名,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而同时他的身子朝着王后微微倾斜过去,用眼神在向王后求助。

    王后对右司空的举动也很意外,她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和震惊,然后在对上了耶律靳的目光之后,她点了点下巴,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才站起了身子来看向下面的右司空道:“不知道右司空这是在做什么?”

    “没有什么,自卫而已,三皇子既然想取我性命,却也要给我一个正当理由,然而就在刚刚我突然想到了,如果他这样不仁不义性格喜怒无常的人当上了辽国的君王之后,对辽国的子民以及王庭来说,该是怎样一种磨难,而我曾受先王嘱托要替他守住这一片江山,所以,还请王后原谅臣以下犯上了。”

    到了这个时候,右司空对耶律靳的称呼已经从新王陛下改成了原来的三皇子。

    他一边说话,一边踩着金玉石阶往上走,然而他却并不看王后也耶律靳一眼,而是向着楚云笙和玉沉渊的方向走去。

    见状,楚云笙心里已经猜到了右司空的选择,她也着实的为右司空捏了一把汗。

    在这个时候,不是他要造反,而是耶律靳逼迫的他不得不造反。

    之前她脑子里还划过这样的片段……在看到这对母子这般狡诈阴狠的真面目之后,右司空会不会直接反了,然后另立新朝……毕竟比起让这对母子掌握辽国的权势最后将辽国的子民弄的如处水深火热之中来说,忧国忧民心怀天下的右司空更能适应这个帝位,更何况如今他已经大权在握,如果真的有这个想法也未必不可,不过从此就是要背负谋逆弑君的罪名……

    而且,那高高在上的位置看起来光鲜亮丽,看起来拥有无上的荣光和权利,然而那只是在耶律靳一类毫不在乎百姓疾苦的人的眼里这般,对于右司空来说,这位置未必不是一种桎梏,否则的话,他若有心又何必在朝局中手握重兵却保持中立并不偏不倚不争不抢这么多年。

    “你这是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后的声音也便的尖锐了起来,她冷眼看着背对着她向楚云笙面前的雕花屏风走去的右司空道:“即便是你策反了这殿里的禁卫军,然而这外面的守军呢?以及先王留给本宫的那些暗卫,只要本宫一声令下,本宫保证你立即就能够尸骨无存,所以,在大局面前本宫劝你还是看清楚些,行事说话还是要掂量掂量,之前本宫也说了,是新王的误会,本宫自会教导他让他来向右司空大人道歉赔罪,你刚刚这般剑指本宫和新王这等大不敬,本宫也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要自保所以逼不得已,怎的,现在还不速速退去,难道要本宫派人请你下去吗?!”

    看到右司空一步一步走上玉石台阶,最后停在楚云笙和玉沉渊所在的隔间外站定,丝毫不为他们的话语所动,王后的心也开始有了几分慌乱。

    “是不是误会下官自有判断,就不劳烦王后操心了,至于三皇子所犯下的罪,就让朝臣们看看,然后大家自有定夺。”

    说着,右司空抬眸看了一眼周围的禁卫军和弓箭手,不满道:“还不动手?”

    声音才落,就已经有四个人扑到了王后和耶律靳的面前,耶律靳本身功夫就不弱,所以哪里会让他们如此轻而易举的抓到手,他脚尖一点就将身子擦着他们的剑滑了过去,然后抬手夺过了其中一人手中的剑,反手就向右司空攻杀了过来,而这些禁卫军哪里肯让他有机会靠近右司空,一时间大殿里全是铿铿锵锵的刀剑相接的声音。

    “楚姑娘,委屈你了。”右司空走到镂空的屏风跟前,看着楚云笙道歉道:“我没有替元辰医尊照顾好你,让你受到这么多伤,是我惭愧。”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想要找个地方惭愧的钻进去,然而不等她开口,右司空又道:“楚姑娘放心,我已经派人秘密接到了阿呆兄,他现在应该无碍。”

    听到这一句话,楚云笙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她对面前的右司空已经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两人这边才在攀谈,却不曾想耶律靳不知道什么时候夺过了一个弓箭手的弓在手,搭弓上箭,动作一气呵成,而那箭的方向对准了正在同楚云笙说话背对着他的右司空。

    只看到那箭雨破空而来,眨眼间就到了右司空后背,而这时候,莫说右司空没有发现,即便是发现了也根本就来不及闪避。

    退一步来说,即便是他闪避开了,那么在他面前的楚云笙便成了下一个箭靶子,楚云笙这时候身子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即便是看着那箭羽对准自己射来,也根本就提不起力气和反应避开。

    而楚云笙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她一声惊呼才划破喉咙,右司空的身子已经犹如游蛇般灵活的一转,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将身子转了过来并抬手将那一支携带着凌厉的杀招的箭夹在了两指之间。

    这一瞬间,楚云笙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被右司空夹在了两指之间的箭上。

    所有人都知道右司空手握重兵,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竟然还有如此了得的身手。

    而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右司空的嘴角已经再度挂上了一抹笑意,那笑带着几分冷和嘲讽,就跟之前他在下面下达那一句拿下耶律靳的命令的表情一模一样。

    同时,他的手腕一抖,那支刚刚还完好无损的被他夹在指尖的箭瞬间犹如将将离弦一般,携带着比从耶律靳的弓下过来时更为凌厉的呼啸声破空而去。

    耶律靳反应也不慢,当即脚腕一转就向一旁退去,而这一退就落到了身后那三个已经设置好的杀招之中,他躲过了右司空莫珉的这一箭,却已经来不及躲开这三人搁置在他脖颈上的剑。

    高下立分。

    然而,他们三个人将耶律靳拿下的瞬间也都停住了手中继续的杀招,所以那三柄剑堪堪的停在了耶律靳的脖颈间,没有再近一步。

    “莫珉,你够了!”看到耶律靳被制服,这一次是彻底的激怒了王后,她眸中杀意一现,冷声道:“来人!暗卫!”

    她的声音不大,但却具有十足的穿透力,即便是在殿外的石阶之下也应该能听到她的这一声命令。

    然而,等她的声音消散在了大殿之中的时候,外面却并没有一丝的动静,王后等了等,依然没有风吹草动,她面色一僵,身子有些摇摇欲坠道:“你……你做了什么?”

    她的声音才落,就看见大殿外突然闪进来一道天青色的身影,那动作太快,快到所有人根本就没有捕捉到这人的样貌,更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

    而带大家眨了眨眼睛的功夫,他人已经站在了右司空的身侧,天水之青的衣袂因为一路掠过来而带起的一阵风而缱绻飞舞,越发衬托着他那张带着银质面具的下巴精致绝伦。

    他不看所有人,目光只落到楚云笙一人的身上,在看到楚云笙被困在这间小隔间里的时候,他的眸色一紧,然后道:“让。”

    一个干涉无比的字自他的喉头吐出,别的人也许还没有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差不多喜极而泣的楚云笙在听到这个字的时候,瞬间回复了心神并抬手拉过玉沉渊转到了一边。

    他们的身子刚站稳,就见到阿呆兄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手法,总之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他就已经夺过了旁边的一个禁卫军手中的剑并踮起脚尖运气了轻功在半空中翻转了一周之后,将已经蓄势好的内力催动到了掌心再传递到了剑上——“砰!”

    一声巨响,之前挡在楚云笙和玉沉渊面前的这半屏风半墙的阻碍再也没有了,而阿呆的出手也算计的刚刚好,那些被剑气击碎的木屑和石头悉数都避开了他们两人。

    两个人毫发无损的从阿呆兄硬劈出来的“门”里走出。

    看到阿呆兄的出手,楚云笙也就彻底的放了心,看来耶律靳所说的巫蛊和毒还没有来得及下。

    一直被忽视的王后这时候也从对阿呆兄的出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见右司空没有回答她刚刚的问话,她又道:“为什么?你是有备而来!是不是这一切也都是你算计好了,只等着将我们母子杀死再这里,你再顺理成章的霸占了这个王位?”

    闻言,右司空这才从已经安然无恙的楚云笙和玉沉渊的身上转过了眸子,并看向王后道:“王后以为,人人都像你们母子这般精于算计?你以为人心都像你们这样险恶?”

    “你说什么?”

    耶律靳似是没有听懂右司空的话,不由得重复道:“你知道什么?”

    他们对于楚云笙所做的事情旁人根本就不知情,就连楚云笙和玉沉渊自己也是在今晚才得知的,所以,所有的这一切右司空怎么可能知道,然而现在看他的神态和语气似是一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所以王后和耶律靳才不解。

    右司空一眼便看穿了他们的疑惑,倒也不瞒着他们,直接道:“也许王后和三皇子并不知道,从之前散朝之后,在听说楚姑娘两人被人带到了这后面的小隔间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殿门口守着,而偏巧下官的六识过人,这等距离还是可以听得清楚里面的谈话的,所以你们也不必再演戏了,你们所做的一切下官都已经知道了。”

    “呵呵,那又怎样?孤不信你敢杀了孤,你要知道,如今孤作为如今皇室的唯一血脉,只要孤一死,这辽国的天下必然打乱,而百姓必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你现在看着表面上群臣对你畏惧,却又如何堵得住这天下悠悠众口,又如何能抵得住这世上的贪慕之心,所以,一旦你杀了孤,那么你……离死也不远了。”

    “哦?是吗?”右司空悠悠然的上前了一步,明明他的身量跟耶律靳差不多,然而此时满殿的人的眼里都觉得他气质卓然居高临下,而象形之下耶律靳就显得丑陋不堪,听到耶律靳的话,右司空垂眸,故作深思状,就在耶律靳心底里划过一丝自得以为他要害怕的时候,却见右司空又冷笑道:“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相信依照律法来判,三皇子也等不到看到微臣的那个时候了。”

    “你无耻!你个逆贼!你才是最有心机的那一个!”看到右司空的表情,耶律靳心底里一慌,也再没有之前的自得之色,此时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破口大骂出来。

    “阿爹——”

    这时候,一个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自大殿门口响起,紧接着,殿门口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孩子。

    而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带着楚云笙和玉沉渊潜伏进了皇宫的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