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翻脸

    见状,右司空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然而转瞬变换成了了然之色。

    还是王后见到场面有些僵持,出面缓和道:“或许右司空还不知道,他们两人勾结元辰伙同越王的罪名已经落实,此时即便是按照律法也理应立即处斩。”

    相比于耶律靳的傲慢和逐渐上升的自大和倨傲,王后沉稳了许多,对待右司空也一如既往的客套。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觉得这世界上再找不出第三个人有这对母子这般无耻,分明是她故意栽赃陷害,她和玉沉渊协助右司空救出了耶律靳扳倒了越王,而此时,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全都颠倒了是非。

    这世上怎生有如此之人!

    一方面,楚云笙在为王后的无耻而愤怒,一方面心底里也划过一丝欣慰,因为此时看右司空的神情,至少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王后对她和玉沉渊的利用,所以对于迫害阿呆兄一事上,右司空也是不知情的。

    最起码,让她还能为此而感受到人与人之间那弥足珍贵的信任,虽然,现在站在右司空的角度,已经帮不上他们什么忙了,除非……

    除非他直接跟耶律靳和王后起冲突,然而这样带来的后果对他十分不利,如今为了扶持三皇子耶律靳上位,已经将左司空大长老等人扳倒,放眼朝野,再没有人可以与右司空对抗,也正因为如此,他必然会招致耶律靳的忌惮和猜疑,他今后所走的每一步都要如履薄冰,更何况如今还要为了他们而让他正面迎上耶律靳。

    耶律靳这个性子本就难以捉摸且记仇的很,如果因为此事右司空将他得罪狠了,即便现在他表面上放过,他将来也必定会疯狂的报复右司空府。

    虽然楚云笙不想死,却也不希望右司空用整个右司空府作为能换回她和玉沉渊的筹码。

    然而在她为右司空并非王后同盟而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愧疚不已,如果不是因为她和玉沉渊……右司空又何至于落得这样两难的局面。

    “哦?是吗?”听到王后的解释,右司空的嘴角也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冷凝的笑意,他站直了身子,再无半点之前的恭敬,在扫了一眼楚云笙之后,他抬眸直接看向高高在上的耶律靳道:“那微臣敢问新王陛下,是谁将您从越王手中救下来的?”

    “哼!你懂什么,孤不过是在利用他们,让他们窝里斗。”对于右司空的质疑,耶律靳丝毫不放在眼里,在看到右司空起身的那一刹那,他的眸子里甚至还藏了一丝杀意。

    如果这时候……

    满殿都是他的禁卫军和弓箭手,而这人只身一人闯入这宫里,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即便他手握重兵,而他的兵也安排在城内城外,这宫里可并没有半个人。

    想到这里,耶律靳的眸子顿了顿,他转过了头去看向王后,然而王后的目光却落到下面右司空的身上,似是并未察觉到他递过去的眼神。

    “那么,这么说来,一切都是陛下早已经算计好的了?包括从越王手下救出你?甚至包括王后被越王挟持?”说到这里右司空的目光已经越过耶律靳直接落到王后的身上。

    王后这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右司空的神色不对劲,她连忙收敛了自己凄凄惨惨戚戚的泪美人样子,抬眸郑重的看向右司空道:“右司空,你听本宫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本宫被越王挟持是真,觉儿被越王关押也只真,只是我们在察觉到这女子是元辰的弟子且心术不正的时候,就利用了她的心思救出了觉儿。”

    “哦?是这样?”右司空嘴角的笑意更冷,他扬了扬眉,转过头去,将目光落到楚云笙身上道:“按照王后的解释这么说来的话,楚姑娘是脑子有问题吗?一方面她要伙同越王和其师傅毒害先王,另外一方面还要被你们利用来对付越王,那么,微臣不解的是——她到底图的是什么?王后知道吗?”

    言外之意,王后的这一番说法显然不能自圆其说。

    右司空的话音才落,不等王后找到合适的说辞搪塞过去,就见到耶律靳蓦地站起了身子并一掌拍到了案几上怒斥道:“你凭什么来质疑王后跟孤?孤做什么决定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孤告诉你,不要仗着你手握重兵就可以将孤当做傀儡像我大哥那样**纵,孤如今就是这辽国的天,是辽国的律法,所有的一切都是孤说了算!你……”

    不等耶律靳说完,王后已经抬手拽了拽他的墨色衣角,并对他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然而,此时耶律靳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给右司空面子并故意激怒右司空然后趁机将他永远的留在这里,所以对于王后的劝阻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此时,他的双眸中已经翻涌起了无尽的杀意,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楚云笙也能感受到此时他周身所散发的凌厉气势。

    她在为右司空捏一把汗的同时,也在为耶律靳捏一把汗。

    因为不止是王后看出来了,此时的右司空跟平时那个更讲究中立谦和的右司空完全不一样,此时的他只站在那里,即便是没有说什么,但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对耶律靳的恨铁不成钢和不满。

    耶律靳在这个时候就同右司空撕破了脸皮着实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他已经是辽国唯一的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然而,那又怎样?若他没有这个能力和品行,那么将来对于辽国的子民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而这也是忧国忧民心怀天下的右司空所不能忍的。

    “够了!觉儿,你今天太累了,也该回去休息了。”王后对耶律靳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看向右司空道:“还请右司空原谅觉儿的出言无状,他也是刚刚经历的变故,一时间还没能从悲恸中适应过来,所以脾气才会如此的暴躁,你知道的,他平时不是这样子的,至于你刚刚所说的楚姑娘他们是冤枉的,不如这样,这事情先缓一缓,等明日我们将先王盖棺下葬,然后再来从长计议这一件事,不过你放心,如果她真的是愿望的,本宫一定还她一个清白。”

    闻言,楚云笙差点再一口“呸”出来,这样无耻的缓兵之计,也唯有王后能用的出来。

    她心里也多半是料定右司空不会为了他们两人真的同他们母子撕破脸皮,但又怕在这紧要关头本来还可以隐忍的右司空被她这脾气暴躁的儿子一个激怒……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么本来对于他们来说一片大好的局势将会瞬间分崩离析,再加上比起耶律靳,她更在意的也是楚云笙之前的那一番威胁,若真的是她身上被她施了毒而这种毒只有她能解的话,暂时先缓和现在的局势,然后也才有机会为自己赢得时间和机会,让她安然无恙,目前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但显然,不仅右司空不会买这个帐,就连耶律靳也对她的这个提议并不赞同,他一拂袖转过身子看向王后,一气之下将刚刚憋在心里的谋划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母后!都这个时候了,您还在隐忍退让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如今他手握重兵,已经全然不将我这个新王放在眼里了吗?如今,他只身一人闯入这大殿,这里里里外外都是我们的人,即便是他有十万重兵,而那些人也都在城内城外,远水解不了近渴,根本就不了他,如今,我们只需要一声令下就能将之拿下,而等他一死,那么辽国朝野上下再无一人敢对儿臣不敬,儿臣才是这个辽国真真正正的王。”

    “胡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听到耶律靳当着右司空的面都不加掩饰的这么说来,王后的面色当即一变,沉下脸来压低了声音道:“快向右司空道歉。”

    闻言,耶律靳却并无半点被劝阻的意思,他眸色一冷,眸底深处划过一丝偏执,只冷冷的看了王后一眼,便转过了眸子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右司空道:“孤没有错,为何要道歉。”

    说着,不等王后再度开口,他已经抬手指着右司空道:“来人,给孤将此逆贼拿下。”

    他的话音才落,四下里那些穿着墨色铠甲的禁卫军和弓箭手齐刷刷的亮出了佩剑搭上了弓箭,将刀锋和箭羽对准了右司空,让人毫不怀疑只需要耶律靳一声令下,当场就能将右司空射成筛子。

    然而,即便是面对如此多的刀剑和杀招,右司空依然面不改色,他从容的站在原地看向悠然的坐在王座上等着验收胜利成果的耶律靳,颇为失望道:“微臣以为,诸位皇子中,唯有三皇子可以担当重任,可以成为一代仁君,却不曾想到,微臣也是看错了……先王也看错了,大概他也想不到你们母子竟然是有如此蛇蝎的心肠。”

    闻言,耶律靳的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他高高的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右司空道:“都死到临头了,还要跟孤说这些大道理,孤也不妨告诉你,这些年孤过的有多么隐忍和退让,为了不让两个哥哥提防,为了不让朝中的人非议孤有着一半的外族血统,孤不得不几番浪迹天涯做出喜好诗词歌赋的样子,不得不做出对这王位一丝一毫都不在意的样子,甚至不敢在朝中不培植自己的一个势力,表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得体大度的样子,你知道孤多辛苦吗?!”

    一声声,一句句,都在斥责,都在诉说着自己的压抑,说到最后的时候,耶律靳整个人的情绪已经有些崩溃和暴走,他抬手一挥,对那些待命的弓箭手道:“放箭!”

    “不要!”

    耶律靳的话音才落,就被王后一声呵斥制止住了。

    “母后,你这是做什么?”看到到了这个地步了王后还要阻止,耶律靳面上划过一丝不悦,但在王后面前还是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平静道:“现在依然撕破了脸皮,你觉得儿臣还有别的选择吗?”

    闻言,王后扬起了手,忍不住就要朝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脸颊上落下,但最后还是没有忍心落的下手。

    见状,耶律靳彻底被激怒,他腾的一下子起身,对王后道:“母后,你想打我?为什么!”

    最后三个字,已经带上了几分歇斯底里。

    王后眼底里划过几分不忍,但还是咬牙道:“你太冲动了,快,向右司空道歉!”

    “凭什么!我不!这一切都已经在我的掌控中了,我凭什么还要受制于人!”

    说着,不等王后再开口训斥,耶律靳已经转过身子对那些还愣住的弓箭手呵斥道:“还愣着做什么!到底谁才是这辽国的王!给孤将此逆贼拿下!”

    没有想到局势会突然恶化成这样,虽然之前觉得不安,但是却也没想到耶律靳竟然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对右司空动手,楚云笙的一颗心随着耶律靳的一声令下给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此时她都已经是笼中鸟,在做着困兽之斗,完全挣扎不出去,更何谈去救右司空,在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一瞬间,她紧张的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害怕看到那让人感觉到悲壮和愤怒的场面。

    因为,说到底,右司空也是她和玉沉渊拉下水的,若不是他们,他何至于会轻信了耶律靳,然后被他们母子利用之后,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此时,楚云笙对右司空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所以,在这一瞬间,她没有勇气睁开眼看到这血水四溅的场面,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整个世界也安静了,周围没有喘息声,没有刀刃出鞘的声音,更没有弓箭破空而出的声音。

    感到诧异的楚云笙眨了眨眼睫毛,鼓足了勇气才掀开眼帘来看向下面,这一见,不由得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