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真相残忍

    (前面一章章节错乱,抱歉抱歉,我已经改过来了,大家重新刷新一遍就可以了,对不住了~)

    而这一抹酸楚,是为越王。

    在看到越王对上王后的第一眼,她就能肯定,越王对王后的爱已非寻常,他不惜起兵谋逆,不惜动用一切手段,都只是为了得到她。

    而在得知她身子不好或者不舒服的一皱眉,都能让他的眼底里流露出真实的疼惜感。

    起初,楚云笙不能理解他这种以不惜手段都要将对方拥有的爱,在再三接触之后,她才对他对情感的表达有了那么一点儿的认识。

    却不曾想到,他对她的爱,至始至终都是她利用他的刀具,是最终插在他心口上将他杀害的匕首。

    她利用他杀了其他两位皇子,甚至杀了辽王,最后再将这个满是血腥和恶名的锅交给他背负,最后,这落到她儿子手中的王座便是干干净净,不带一点儿血腥。

    要说权谋,又有谁能算计的过她?

    想到这里,楚云笙只觉得有一股子寒气直从自己的心底里往外冒,而她的指尖也一片冰凉,因为就在刚刚,玉沉渊已经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了她的掌心。

    他的手掌细腻如瓷,只是跟冰块没有什么两样。

    比起这个,楚云笙相信他的一颗心也跟这冰块没有什么两样。

    她抬手紧了紧玉沉渊的掌心,想要传递一些热度给他,想要分担一些他此时所承受的痛苦。

    然而,这时候,殿内却突然响起了王后的声音道:“戏看的如何?”

    声音才落,楚云笙的一颗心也跟着跌落到了低谷。

    因为她知道,王后的这句话并不是对着别人说的,而是对着镂空屏风后面的她和玉沉渊所说。

    所以,一开始她就是知道他们两个在这后面的了?

    想到这里,她才想起来之前走到殿门口就热情且主动的将他们拦下并一路引到了这偏殿后面的崔公公……莫非,他并不是右司空的人,而是王后的亲信?

    念及此,也顾不得此时王后已经转过来的凌厉目光,楚云笙蓦地松开了玉沉渊的手迅速的后退了几步抬手便去拉身后之前被那崔公公轻轻带上的房门,然而这时候的房门哪里打的开,完全被从外面死死的顶住了。

    而这时候,王后却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隔着镂空屏风像是看跳梁小丑一般的楚云笙道:“现在可是逃不出去了哦。”

    说着话,她的嘴角已经扬起了一抹笑意,那微微上扬的嘴角配合着她这一张绝色倾城的容颜,只让人想到颠倒众生一词。

    然而,此时楚云笙再看到她的样子,已经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作呕,见房门已经被紧紧锁上不可能再打开,她索性松开了手,上前几步,走到已经如同玉雕一般的玉沉渊的面前,抬眸不甘示弱的望向王后道:“我真是想不到,原来一切都是你指使的,你到底想怎样?”

    听到楚云笙的话,王后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她嘴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了几分,并轻笑道:“想怎样?你也看到了,我不过是为了保护我的儿子,不想让他被这如狼似虎的朝廷给吃的骨头都不剩,而你们,恰巧的出现,则是送到我手边的棋子,而这等上好的棋子,我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番呢?呵呵。”

    “你无耻!”

    除了这个词语,楚云笙已经想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面前的女子。

    “闭嘴!我母后也是你可以随便辱骂的吗?如今你已经都是阶下囚笼中鸟,性命也都只在我母后的一念之间,却还如此狂妄,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在楚云笙那句被气炸了肺之后的骂声之后,王后倒是浑然不在意,而耶律靳却站了起来,双眸带着赤色的红紧紧地盯着楚云笙道:“现在杀你,不过是易如反掌。”

    听到这话,楚云笙才从王后身上转回了目光,落到此时衣冠楚楚的耶律靳身上,他的容貌多半继承了辽王,所以不似阿呆和玉沉渊一般绝色,最多算的上清俊,如今这张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楚云笙也不甘示弱的盯着他的眸子,冷声道:“我自然知道你们母子是不会放过我,我只后悔当初在山谷外没有询问你的身份,只恨答应了你这无耻的娘来豁出性命救你,只恨我自己瞎了眼。”

    然而,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楚云笙也知道,一切都不可能重来。

    而她这一次,之所以会栽这么大一个跟头,会被人利用了个团团转,也是因为他们,一个是玉沉渊的生母,一个是玉沉渊同母异父的兄弟。

    所以,先入为主的意识就会让她对这两人产生了信赖感,所以才会一步一步步入他们事先设计好的陷阱。

    而相比于她觉得自己没有识人之明的可恨,此时,她更加为玉沉渊心痛。

    此时的玉沉渊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他只愣愣的隔着镂空的屏风看着对面的王后,如同一尊玉雕一般,眸子里没有半点儿情绪起伏。

    而楚云笙知道,这是一个人的心被伤害到了极点,心痛到了极点之后的没有反应的反应。

    一个被自己母亲先后两次抛弃并利用的人,该是对这个世界怀有怎样的绝望和彻骨的痛楚?!

    这时候,王后的目光也从楚云笙的身上落到了玉沉渊的身上,她的眸子里的讥讽之意也渐渐褪去,并语重心长道:“这怪不得我,你应该知道,我也是别无选择。”

    闻言,玉沉渊还没有反应,而楚云笙却已经被她这句无耻的话气的跳脚。

    狗屁的别无选择。

    她利用玉沉渊和她拉拢了右司空并救出了三皇子,这便也罢了,却又为何无端要取他们两人的性命?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眸子里也已经带上了几分血色,她咬牙切齿道:“昨日的那些埋伏着的杀手,皇家暗卫,都是你的人吧?所以,也是你下命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我们?”

    虽然是疑问句,然而此时看着王后的面色,楚云笙却已经用肯定的语气说了出来。

    这也是楚云笙最最关心的一点,也是她最害怕的一点。

    然而,听到这句话之后,王后的嘴角微微上扬,再度扬起了一抹残忍至极的笑容来,而说出来的话,也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道:“是的,而且,还有你们不知道的是——北特使风镜夜,也是我的人,当初,他只是潜伏在大长老身边的我的亲信,受我之名要将追杀莫离的追命嫁祸给大长老,从而激发大长老同右司空的矛盾,这是其一,其二,我故意让他将莫离放走去了无望镇,再故意透露给了你们他的风声,让你们携着莫离落入他的‘包围’再让他被你们‘胁迫’带你们入辽国从而接近右司空府,这是其二,在辽国海域边境前往右司空府的路上遇到的伏杀,也不是大长老左司空的人,而是我的暗卫,而之所以出来袭击这么一圈,也是为了看看你们的实力,确定你们是不是有能力成为我手中的棋子,呵呵,所以,自你们还没有踏入无望海之前,就已经在我的算计之中,一步一步,都按照我计划中来,怎么样,这个计划是否是天衣无缝?”

    说着,她已经自顾仰头笑了起来。

    而听到这句话,楚云笙面上的苍白之色也加重了两分。

    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来风镜夜是王后的人,当初他顶着大长老属下的名头来抓莫离,再被玉沉渊胁迫……这一番番景象如今还历历在目,却不曾想原来这些都是局。

    而她和玉沉渊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走进了这局,并被人当成了工具使用还浑然不知。

    只是,还有一点,让她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此时内心的愤怒,抬起眸子来凌厉的看向王后道:“你杀我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何他……也不放过?更何况,如今你大事已成,并没有要杀我们的必要,却又为何如此大张旗鼓的派了暗卫来不惜一切代价截杀我们?”

    听到这句话,玉沉渊的身子蓦地一怔,他的眸子里瞬间从无神恢复到了之前的勾魂摄魄,不等王后开口,他抢先一步道:“所以,当年抛弃我,也是在你意料之中,算计之内的吗?”

    这句话玉沉渊说的极慢,短短的一句话,却似是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而王后却似是一点也不在乎这句话的答案对于玉沉渊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打击,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耶律靳道:“没错。”

    这两个字字音刚落,楚云笙仿佛听到了空气里有人如同琉璃从高空中坠落一般,顷刻间碎裂成渣的声音。

    大殿里一下子静的出奇。

    “为什么?”

    一声叩问自镂花屏风后面响起,此时玉沉渊的面色已经不只用惨白来形容。

    闻言,王后上前一步,抬手按在了耶律靳准备搀扶住她的手臂上,然后轻笑道:“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有了觉儿。”

    本来已经不会再有任何话再来打破楚云笙对面前的这位蛇蝎心肠的女人的残忍极限,但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楚云笙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时候……

    即便是她没有身临其境,不了解燕国的那一段历史,但也是知道他们母子三人是在逃避仇家追杀的时候,王后才将玉沉渊撇下的,而那时候,不正是玉家刚刚倾覆的时候吗?!

    也就是说,在玉家还没有出事之前,她就已经暗中搭上了辽王,并同其苟且有了耶律靳!

    似是听到了楚云笙的心声,王后悠悠然的从玉沉渊惨白的面颊上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并解释道:“是的,没错,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觉儿,要知道,你父亲一辈子兢兢翼翼,死守着所谓的忠义,生活在这样的家族里,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便也罢了,还要时刻提防着燕王的猜忌,担心哪一天燕王一个不高兴就给玉家招来杀身之祸,而我,不想再过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所以便想着提前为自己找好退路,正巧,那个时候遇到了还是辽国王子的觉儿的父亲。”

    越往下说,楚云笙越觉得面前这个女子的嘴脸越发可怕。

    她想出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因为后面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让玉沉渊万劫不复,然而,不等楚云笙开口,玉沉渊却已经抢先道:“所以,说什么担惊受怕,实际上是因为你不守妇道同人苟且并有了孩子被我父亲察觉,我父亲心底善良本想放过你们一命,而你却暗中买通燕王身边的宦官将你伪造的我父亲通敌叛国的证据呈递了上去,这才招致了满门的祸端!而你在这祸端降临之前就已经为自己选好了退路,并在被追杀的时候,巧妙的利用仇家除去我这个累赘?当时我还年幼,在事发前的一月因为贪睡,在父亲书房的躺椅上睡着了,睡眼朦胧间听到了父亲和你的争吵,我父亲是那般温和如玉的一个人,对你从未有过那般严厉之色,就是那一日,被他察觉到了你的丑事对不对?当时我还小,你们争执的话语我都听不太懂,再加上后来亡命天涯,随着年岁的增长也就渐渐忘却,如今想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了父亲,害了玉家,并在当年就设计想要杀了我灭口,对不对?”

    听到从玉沉渊嘴里说出来的一字字带血的诘问,楚云笙只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然而,紧接着,在听到王后接下来的一句话之后,这个梦境轰然倒塌,摊开来在他们面前的,是比噩梦更加鲜血淋漓的真相。

    只见王后扬眉轻描淡写道:“是的,没错。”

    这几个字,足以击垮玉沉渊所有的骄傲与坚持,足以将他推向万劫不复。

    而她,却似是一点都不在意,一点都不曾觉得自己的这一句有多么的残忍和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