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利用

    崔公公走在前面,脚步很轻,楚云笙和玉沉渊也很自觉的放缓了脚步,尽量不发出什么声响。

    在转过了那个转角之后,就是这议政殿的偏门了,崔公公轻手轻脚的将偏门打开了一道缝,然后抬手指了指这里面,便让到了一边。

    楚云笙和玉沉渊则点了点头,一前一后的跟了过去,崔公公在他们走进去之后,随手小心翼翼的关上了偏门。

    这里在议政殿的右后侧,跟议政殿只有一墙之隔,再往前一步,他们还能隔着那个镂空雕花屏风看到殿中的情况。

    从他们这里看过去,正好能将整个大殿内的情况都收入眼底。

    只见这时候,满殿的文武大臣都在小声的三五成群的小声讨论着嘀咕着,而王后坐在王座后面的凳子上俯视着下面,她一双眼睛有些红肿,面上没有化一点脂粉,那张绝色的容颜上即便是没有流泪,也写满了凄凄惨惨戚戚。

    越王则坐在王座下首右边第一个位置,从这角度,楚云笙只能看到越王的背影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

    而右司空站在群臣之首,也不同周围的大臣攀谈,只笔直的站在那里,双眸微垂,看着面前的金玉石阶。

    “都讨论够了吗?”

    越王的声音蓦地响起,刚刚还如同蚊蚋嘀嘀咕咕的群臣一下子噤了声,齐齐站好了身形并将目光投向了发出声音的越王。

    见此,越王才悠悠然的叹了一口气道:“今天的事情再明显不过,二皇子分别派了人来刺杀本王和大皇子,好在本王早有防备,否则,现在大家看到的就不仅仅是大皇子惨死府中了,还有本王!”

    后面四个字,已经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森然,越王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全场,然后道:“本王按照祖制,本就有继承王位的资格,再加上又替皇兄守灵七七四十九日并对着皇兄的灵柩起誓会好好照顾王后,所以,本王继承王位再不可能有任何非议,而耶律云竟然想到用这等残忍手段,不惜骨肉相残,本王一来是替王兄清理掉这个孽障,二来也是按照律法行事,大长老一族助纣为虐,意图霍乱我辽国朝纲,这种人留不得,你们当中可有人对本王今日的处理方法有不服的?”

    说到这里,越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转过身子,那双犀利的目光在文武百官身上挨个扫了一个遍,然后才冷冷道:“本王知道,你们心里一定有所怀疑,但无妨,今日的事情本王自问问心无愧,所有的证人证物皆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过堂询问,本王也知道,今日事发突然,你们一时间也接受不了,这满殿的文武大臣,就已经分了很多个党派,你们中有大皇子的跟随者,也有二皇子的余党,谁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本王心里清楚的很,而之所以对你们的过往并不追究,也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大皇子二皇子已经不在,这辽国的天下再无人可以阻挡本王登基的步子。”

    说着,他扬了扬下巴,对着大殿内门口守着的一个亲信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亲信立即转身出了大殿站到了大殿门口,并放出了一串旗花。

    随着那一朵旗花在大殿门口炸裂开来,紧随而来的是齐刷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铠甲的摩擦声,刀刃的出鞘声。

    在大殿中的群臣听到这样的动静心底一惊,还没有想到这越王的兵马之前是藏到了何处,这些穿着墨色铠甲的禁卫军已经冲进了大殿,眨眼间就将大殿内的群臣团团包围了起来,并且还将几个之前跟大皇子二皇子关系过密的几个大臣都用刀架到了一边。

    一时间,大殿里只有刀剑出鞘的声音,群臣的惊呼声,有些胆子小的大臣已经双膝发软瘫坐在了地上。

    “怎么样?本王相信你们都是一些识时务的,毕竟如今的天时地利与人和,哪一边都是站在本王的这一边的。”

    越王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森然与胁迫,再加上这些横亘在脖颈上的刀刃,大殿中的臣子们哪里见过这等架势,这些人中有些胆子本来就小的,还有些大皇子的旧部,在今日大皇子突然被刺杀之后没有了靠山,一时间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遇到了越王的逼迫,所以心里早在看到这些穿着黑色铠甲的禁卫军冲到大殿中来的那一刻做好了服软称臣的准备。

    这些人中,自然也包括大皇子妃的父亲——大长老。

    他即便是手握重权,然而他所拥护的对象一夜之间没了,而此时又根本无从再将赌注押到其他皇子身上,面对越王这时候的这一手,他不但来不及反应,也根本就无法做出反应。

    除非他起兵造反。

    然而,他虽然有心在扶持了大皇子登基之后将之作为可以操纵的傀儡自己做这个辽国的幕后皇帝,然而却并未曾想过自己掀翻这个朝廷,改朝换代自立为王。

    所以,其他的人还反应不过来或者还在迟疑,大长老却已经想通了其中所有的利弊,在做了全方位的权衡之后,他比任何人都要快一步的对越王伏低了身子,并跪下来掷地有声道:“微臣叩见新皇陛下。”

    听到这句话,越王的目光才悠悠然的落到了面前跪着的大长老身上,他眸子里划过一片雪色的光芒,那光芒里带着一抹杀意,然而在抬眸间,他就已经迅速的将这一抹杀意给掩藏了下去。

    在这种时候,大长老即便是心里不服,明面上对他俯首称臣对于他来说也是有极大的帮助的,更何况,若是真的把大长老逼急了,被他咬一口的话,事情也不会有那么好办,他能主动俯首称臣,对于越王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即使他现在心怀叵测表面服从,但只要他今晚坐住了这个位置,那么以后来收拾他们一族的机会还多的是,来日方长,他不急在这一时。

    这样想着,越王的面上已经带上了几分温和的笑意,他抬手虚虚的扶了一把,将大长老从地上扶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刚刚还在犹豫还在观望的那些大臣也接二连三的跪了下来,仿着刚刚大长老的样子,对越王跪拜了下来:“微臣叩见新皇陛下。”

    一时间,偌大的殿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跪拜声,那些还在犹豫,还在做着最后挣扎的大臣看着身边的同僚一个一个服了软,渐渐的也都再撑不住,最后也跟着大局势一起,跪了下来。

    最后一个跪下来的是右司空。

    看到这一幕,楚云笙心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异样感。

    即便不经过推敲,直觉也告诉她,并不会有那么简单。

    那一天阿呆从宫里劫出了三皇子并一路带到了右司空府的消息即便是没有任何人走漏,那么此时在城外整装待发随时准备行动的那些右司空的兵力越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除非,有人刻意阻断了宫里同宫外的消息传播。

    掐断了消息传进来的途径,这样一来,越王也就不会有所察觉,自然在这一刻,也不会留着右司空气定神闲的跟着这些群臣跪拜了下来。

    楚云笙心里这样想着,为了印证这个想法,她转过眸子去看向身板因为空间狭窄而且又怕被下面的人察觉所以不得不跟她挤在一个小缝隙里向外观看的玉沉渊。

    玉沉渊的眸子也正落到了楚云笙的眼底,他们虽然不能发出声音,然而两个人都是何其聪明的人,只一个眼神,就已经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

    见楚云笙眸子里的疑惑,玉沉渊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示意她沉住气不要轻举妄动。

    毕竟在这个时候,三皇子至始至终都还没有出现,作为辽王仅剩的唯一的一个儿子,在这种场合下是不可能被人遗忘的。

    但偏偏,从始至终都不曾有人提到他的名字。

    眼看着越王在接受了群臣的朝拜之后,嘴角上浮现出了一抹自得的笑意,然后转过身子傲然的走向高高的王座。

    踏上玉石台阶,他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到那王座之上,而是稍微转了一个角度,落到了王座旁边凳子上的王后身上。

    他也不顾群臣诧异的目光,直接看向王后道:“本王承诺给王后的都一一做到,如今守灵期限已满,本王……哦不,孤王就是这辽国的新王,王后也将会是这一朝代的新王后,你们有有意见吗?”

    前面半句话是对王后所的,而他显然也不是在等王后回答,在看到王后的长长的眼睫毛一眨,就流下了两行热泪,越王眸底划过一丝疼惜,不过眨眼间就转过了身子对着身后俯身的群臣问出了后半句。

    这个时候,都已经称臣并拥护他为新王了,谁还管得了他点谁做王后,再加上辽国自开国以来就有这样不成文的习俗,叔娶寡嫂,这都是皇家的家务事,他们这些做臣子的除非是嫌命不够长了,否则的话,谁还敢在这时候站出来说半点不对?

    所以,在越王问出这句话之后,底下又是一片叩拜新王后的声音。

    一听到这声音,王后眼底里的眼泪花子又是一大把。

    见状,越王加紧了两步走到了她身边,也不顾她的抗拒直接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并脚腕一转,就抱着她直接坐上了王座。

    底下的群臣看到这一幕,纷纷咂舌,如此大胆且荒谬的行为即便是将王后宠冠六宫的先王也不曾做过,而这越王竟然在还未登基的时候就如此放肆,这叫这些群臣都觉得过分的很,尤其是那些脸皮子薄注重礼数的老臣子,这时候都纷纷气红了眼睛,觉得为这荒诞的越王而感到脸上臊得慌。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时候冒着生命危险站出来说越王半句不是。

    因为,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正是越王要树立威信的关键时刻,谁这时候不怕死的站了出来,只怕不等他的一番道理讲完,他的人头已经落了地,被越王直接用来开了刀。

    “王后,如今你可是孤王的王后,你知不知道本王为了等这一天都付出了什么?”

    越王才全然都不在意底下臣子们的想法,在看到底下的臣子已经完全的臣服之后,他的注意力便只集中在王后一人的身上,他一手揽着王后柔若无骨的腰肢,另外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这张令他朝思暮想夜不能眠的绝色脸庞,然后就在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凑近了王后,将自己的脸埋在了王后那乌黑发亮的青丝之间,深深的嗅了一口气道:“好在,本王终于等到了,那么这一切也就都值了。”

    在看到他继续做出更为大胆的举动之后,底下有些看不过去的朝臣已经别过了脸去。

    楚云笙也下意识的转过眸子看向玉沉渊,犹怕这个时候他会沉不住气,毕竟如今在王座上被当着众人的面调戏的人是他的母亲。

    然而,玉沉渊的眼底里却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就在楚云笙心底里不解,带着些许诧异再要研究一下玉沉渊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的时候,却听见大殿里传来了王后幽幽的声音道:“越王觉得做这一切值得,却从来都没有问过本宫到底喜不喜欢这样的后果。”

    “哦?”

    听到王后那带着浓浓的鼻音和哭腔的声音,越王的声音也一下子软了下来,他从王后的脖颈间抬起头来垂眸近距离的看向王后,万般怜惜道:“那么,你说说看,喜欢不喜欢?”

    闻言,王后轻笑一声,笑声里带着几分无奈和讽刺道:“你觉得我会喜欢不喜欢?你杀我夫君,还设计让他的孩子们自相残杀,最后直接一个个将他们陷害至死,然后再顺利成章的坐上这个位置,最后强行霸占了我,你觉得我会喜欢不喜欢?”

    王后的声音才落,偌大的宫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在群臣们一片不敢相信的倒吸凉气的声音里,越王的声音蓦地响起:“你!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说到最后蓦地一沉,跟寻常的语气完全不一样。

    也是因为这一句话,刚刚那些因为害臊或者气愤的转过了头别开了目光的大臣们才终于察觉到了异样。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瞬聚集到了王座之上。

    而这一看,众人齐齐惊呆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