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有变化?

    他们列队在右司空府的门外却并不打算进去的样子。

    见状,莫离突然转过头来悄声对楚云笙道:“领头的那人我认识,是我阿爹的亲信,是自己人。”

    闻言,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确定吗?”

    “嗯,错不了。”

    听到莫离肯定的回答,楚云笙才道:“那我们去问问他。”

    既然是右司空的亲信,此时出现在这里,也一定有其原因,再加上现在他们急于想知道右司空和阿呆兄的行踪,所以为眼前这个信得过的人再好不过。

    听到楚云笙这提议,莫离也点了点头,然而,不等楚云笙行动,他又道:“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先去问问。”

    说着,不等楚云笙答应,他已经大步从树荫下走了出来,并飞快的往右司空府的门口奔去。

    远远,他的身影就已经被这一队护卫察觉到了。

    因为是在月光下,隔着距离尚远,所以他们还看不清楚莫离的容貌,每个人的手都已经按在了腰际的剑柄之上,在莫离逐渐走近,被他们看清楚了之后,他们才弯腰对莫离行了礼。

    当先的那个领头的人恭敬道:“见过莫离少爷。”

    莫离点了点头,抬手对他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然后将他往楚云笙和玉沉渊藏身的那棵大树的巷子里带了带,在确定没有旁人之后,莫离才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我阿爹呢?”

    闻言,那人点头垂眸答道:“右司空刚刚已经从二皇子府奔往辽王宫了,他说事情有变,怕楚姑娘他们两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回府,让属下在这里等他们。”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和玉沉渊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等到了能透露给他们一些消息的人。

    然而,紧接着,在意识到刚刚他这句话里所包含的意思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也跟着蓦地一紧。

    事情有变。

    到底是什么样的变化,能让右司空担心他们出意外而特意派人在这里守着?

    楚云笙压制住心里的担心,屏住了呼吸竖起耳朵往下听。

    莫离也定然是晓得她此时的担忧的,不等那人的话音落下,莫离又道:“什么变故?他要你们在这里等他们做什么?”

    闻言,那人凑近了莫离些许,压低了声音在莫离耳畔嘀咕了一阵。

    隔着太远,再加上声音实在是太小,楚云笙和玉沉渊的六识即便是过人,却也不能完全听清楚,但见莫离在听到这样一番话之后,小小的身子板儿一怔,旋即沉声道:“知道了,你且在这里等着。”

    说着,他转过了身子,在那领头人的诧异的目光下,走向了巷子深处这棵树荫下。

    在看到楚云笙的时候,莫离叹了一口气,才道:“我阿爹说,可能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现在的皇宫对于姐姐们来说太过危险,他要你们尽快离开辽王都,越快越好。”

    如果只是这样,莫离的表情不会如此凝重,楚云笙分明看到在听到那人的汇报之后莫离的身子一怔意外的样子。

    “那么,他有说阿呆在哪儿吗?”

    听到楚云笙的问话,莫离目光有些闪烁,他避开楚云笙那双在月光下灼灼的眸子,看向旁边的院墙道:“他说,他会想办法带阿呆兄来见你。”

    闻言,这一次轮到楚云笙一怔,她上前一步,转到莫离面前,迫使莫离对上她的眸子,认真并担忧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想办法?是不是已经有了阿呆兄的消息,然而他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你快说啊!”

    一提到阿呆兄,一想到他现在很有可能身陷囹圄,楚云笙的一颗心不由得疼了起来,所以说话的音量也就不由得拔高了几分。

    见到她这般担心的样子,莫离的面上划过一丝为难,他咬牙道:“我阿爹的意思是辽王宫姐姐你们是万万去不得,他会想办法联系上阿呆兄的,你们这样去了也于事无补。”

    看到莫离还是不肯说实话,楚云笙眸色一紧,道:“你是因为担心我们的安危不想让我们去辽王宫,这心情我可以理解,可若是阿呆兄就在辽王宫里,而且很有可能遇到了危险我就不能坐视不理,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想隐瞒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但是既然右司空这般不想让我们去辽王宫,那么也就是说所有的秘密也都在辽王宫里,那么,这辽王宫我们今天是去定了,你说也好,不说也罢,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说着,楚云笙转过眸子来,看向还在树荫下没有走出来的玉沉渊道:“你呢?”

    闻言,玉沉渊叹了一口气,然后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道:“既然一切谜底都在辽王宫,我们便没有不去揭开的道理。”

    听到楚云笙和玉沉渊都这样说,莫离无奈的跺了跺脚,焦急道:“你们这是飞蛾扑火,是去送死!”

    然而,这句话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并没有半点的影响力,他们的眸子里依然坚定无比,见状,莫离只得咬牙道:“好,既然这样,告诉你们也无妨,我阿爹说,姐姐的阿呆兄是被三皇子带进了辽王宫,据说要带去王后宫里,在被带走之前,他是昏迷不醒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阿爹当时想请大夫来为他瞧瞧,却被三皇子拦住了,说宫里有御医,而且当时三皇子的态度并不好,所以我阿爹才放心不下,然而却又拦不住三皇子,只能等过了今夜再从长计议。”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后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当时分别时,她和玉沉渊引开追兵,而阿呆兄是护送三皇子离开的,到最后,又为何会无端端的昏迷过去?寻常人怎么可能近的了阿呆兄的身还将他击晕?再联系起之前莫离说的,在自家后院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在吩咐着追杀玉沉渊活捉她的事情,一个大胆的猜测自脑子里冒了出来,然而这个猜测太过荒谬,也太过残忍。

    所以,只是在脑子里灵光那么一闪,她便深吸了一口气,将这猜测压了下去。

    “可有去辽王宫的办法?”楚云笙再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看向莫离。

    闻言,莫离抬手指了指不远处正抬头张望过来的那个领队,并道:“他可以带我们进去,而且有令牌,应该没有问题。”

    “那我们走吧,不要耽搁。”

    说着,楚云笙和沉默着的玉沉渊都提起步子向巷子口的那领队走去。

    莫离跟过去说明了来意之后,那人面上虽有为难,但却还是答应了下来,并道:“我们有右司空府的令牌,再加上今晚是特殊的时候,有右司空亲信的身份是可以进入到辽王宫里去的,但三位这样太过惹眼,不如换上侍卫的衣服,跟在我们队伍的后头,这样至少也能掩人耳目。”

    楚云笙也正有此意,连忙点了点头。

    见他们应允,那领队立即换来了守在门口的三个护卫,叫他们脱下了外袍和铠甲然后呈递给了他们三个。

    楚云笙也顾不得许多,就麻利的将这外袍套在了身上,然后利落的穿上了铠甲。

    玉沉渊和莫离的动作同样也很快,三个人都收拾妥当之后,领队的才唤过其他的人再度列队,一路小跑着向辽王宫行去。

    楚云笙和莫离并排跟在这个只有三四十人的队伍的最后面,玉沉渊走在她的前面。

    此时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担心阿呆兄的安危上,所以也就忽略了背上的痛楚以及双脚的麻木,只拖着僵硬的身子木偶似得跟着这些人的步子,一路小跑着向辽王宫的方向而去。

    在经过了两条最为繁华的街道,转过了一条巷子的时候,这里正巧是一处灯火通明的府邸的偏门,远远还没到偏门口的时候,楚云笙就闻到了一股浓郁血腥味。

    在跑到那偏门跟前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转过眸子看了一眼,只见透过那一扇半开的偏门看去,横七竖八的倒了满院子的尸骨,那些血浆飞溅,将院子里的石阶都淹没住了。

    然而,即便不知道这是哪里,在这样的夜里,这般惨烈的府邸,楚云笙也大致可以猜到是哪里。

    “这是二皇子府。”

    莫离也循着楚云笙的目光看了过去,在看到里面的惨象的时候,悠悠的飘来这么一句话,向楚云笙做说明。

    而楚云笙在确切的听到这是二皇子府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左司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他暗里支持的就是二皇子,如今二皇子这般悲惨落败的样子,那么作为二皇子的拥护者左司空赫连映的下场又会是如何?

    而这一切,到底是越王做的,还是已经同右司空结成同盟的三皇子?

    而最后胜出的又会是谁?

    如果是越王,那么右司空以及莫离他们又会如何?

    越来越多的问题和猜测萦绕在脑海里,而楚云笙也相信,那么多的疑团也很快就会解开。

    答案就在辽王宫。

    在经过了二皇子府没有多久,一行人就到了辽王宫门口,守宫门的将领显然是认得他们这个领队的,在打过了招呼之后,就轻轻松松的给放了行。

    一路看到皇宫里的守卫也比平时多了两三倍,而这些人在看到右司空府的亲兵的时候,也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多加询问,所以他们一行顺顺利利的到了议政殿。

    据说是辽王朝见文武百官的地方,是辽国王朝最为正视的议政场所。

    他们一路都没有被拦下来,到了这里的时候,却被玉石阶前的禁卫军给拦了下来,在那个领队的说明了自己是右司空的贴身护卫并有要事禀报,又出示了莫离手中的右司空的令牌之后,这些人才给放了行。

    而且只让领头人一个人上去,他一阵好说歹说,才终于带上了楚云笙和玉沉渊。

    之所以没有带莫离,是因为他的身子板儿本就娇小很多,之前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没有人察觉,这时候若是几个人走近大殿外的话,一眼就能被人察觉出来。

    虽然这时候右司空之子进宫并没有触犯什么律法,然而在这般紧要的关头越是能分散右司空注意力,越是右司空保护在意的人最好还是不要落入别人的注目下的好。

    将十分不服气的莫离跟其他一起跟来的士兵留在了原地并吩咐他们好生保护之后,领队人这才领着玉沉渊和楚云笙一左一右的上了玉石台阶。

    上百级的石阶,一步一步走上去,已经累的楚云笙有些气喘吁吁了。

    在到达最后一层的时候,却见大殿外的巨型柱子后转出来一个太监来,在看到那个领队的人带着楚云笙和玉沉渊快步走过来之后,他连忙对他们三个摆了摆手,将他们三个招到了大柱子后面,然后避开前面那一排排守卫轻声道:“哎哟!我的小祖宗,右司空大人不是说让您先出城避避吗?”

    他的声音阴柔,楚云笙没有一点儿印象,而这人她也是确定没有见过的,然而听他的语气肯定是认识她的,而且他似乎还是右司空的人。

    闻言,楚云笙还为作答,那个领队的人低声答道:“崔公公,楚姑娘执意要进宫来,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可知道现在里面的局势?”

    听到这句话,崔公公叹了一口气,凑近了他们道:“里面刚刚上朝,王后娘娘和越王刚刚才到,这会儿只怕里面热闹着呢,现在实在是不宜见右司空,这殿后有一个暖阁,从那里的缝隙里可以悄悄的偷瞄到里面的情形,我带你们二人过去,也正好藏好身子,以免招来麻烦。”

    说着,他的目光扫过了楚云笙和玉沉渊的面颊,然后便转过了身子朝着前面宫殿的转角走去。

    如此自然再好不过,楚云笙点了点头,便跟上了他的步子,玉沉渊没有说话却也无声的跟了上来,只留下那个领队的人在柱子后面只等着右司空出来了之后向其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