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回城

    可是,等到城中再有什么动静的时候再进去,只怕大势已定,楚云笙实在是放心不下阿呆兄的安危,不等玉沉渊开口,楚云笙先看向那成大人问道:“可否现在送我们进城?我们有要事要找右司空。”

    闻言,成大人眉梢一蹙,显得十分为难,他道:“我收到的命令是死守辽王城,不可以放任何一个人进城,楚姑娘这样让我们着实有些为难。”

    楚云笙都没有见过他,而他却能准确的叫出楚云笙的姓氏,看来是右司空的心腹不假。

    他坚决执行命令没有错,但是却不能给楚云笙通融,这就让楚云笙觉得有些气结了,正要再据理力争、争取争取,却听见帐篷外响起了一片的叩拜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帐篷门口。

    旋即,帘子被掀开,走进来一个穿着墨色锦服的漂亮少年,而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右司空的独子——莫离。

    他的脚步刚刚站定,目光落到帐篷正中间站着的楚云笙的身上的时候,眸子一亮,旋即嘴角上便挂上了一抹笑意道:“姐姐,你果然在这里。”

    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他,楚云笙觉得自己简直运气不要太好,她连忙上前一步,点头道:“我们也是刚刚才赶回来,怎么样?现在右司空府上的情况如何?还有阿呆兄怎么样了?”

    闻言,莫离一怔,眸子里带上了一抹疑惑看向楚云笙道:“我阿爹昨夜连夜将我和娘亲从府上送了出来,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府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而至于那人……他不是去救姐姐了吗?怎的你们没有碰到?”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也跟着往下一沉。

    果然,阿呆在救出了三皇子之后就跟着过来救他们了,然而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又跑到了哪里?

    越想,楚云笙只觉得一颗心越慌乱,这时候,却听见玉沉渊在后面悠悠道:“放心,既然他身边没有你这个拖累的话,以他的身手,想要困住他绝非易事,脱身再容易不过。”

    “可是,虽然阿呆兄单纯,但却不傻,在找不到我们的情况下,他肯定会再回右司空府等消息的,为何却不见他的消息?”

    闻言,玉沉渊上前一步,嫌弃的扫了楚云笙一眼,漫不经心的道:“你刚刚没听这孩子说吗?他昨夜被连夜送了出右司空府,所以后面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没准今天白天他就回了右司空府等消息也未可知。”“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玉沉渊说的有道理,但是楚云笙却依然放心不下,感觉不安的很,见到对面莫离投来关切的眸子,楚云笙灵光一动,道:“你是右司空府的少爷,是不是有办法将我们送进城?成大人不听我们的,但是应该会听你的命令罢?”

    莫离眨了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然后叹了一口气劝道:“现在城里应该很危险,姐姐这时候进城无异于跳入火坑,既救不了他,也保护不了自己。”

    “此话怎讲?”楚云笙看向莫离,感觉几日不见,这孩子突然成长了许多,说出来的话都比以往更加沉稳,而这话里似乎还有别的意思。

    然而,莫离却并没有回答她,他上前一步,将楚云笙拉过一边,压低了声音道:“这里也很危险,等下我送你们离开这里,等一切都平息了之后,我们再做打算。”

    闻言,楚云笙一怔,十分不解莫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右司空是他阿爹的亲信所带领的兵马,而这里有危险,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阿爹会对他们不利?

    楚云笙还想再问,但见莫离已经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对成大人道:“我先将他们带到我营帐中叙叙旧,你们暂时都不要来打扰了。”

    听到莫离的吩咐,成大人也不拦着,点了点头就放了楚云笙和玉沉渊离去。

    莫离携了楚云笙和玉沉渊出了帐篷,一路往前走,那些士兵看到他也都不敢拦着。

    一直走到了与成大人的帐篷相隔了有百米远的地方,才看到了另外一顶帐篷。

    这外面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莫离带着玉沉渊和楚云笙进去的时候,叫那些守卫都先退了下去。

    等到进了只有他们三人的帐篷,莫离才道:“我等下找人送你们离开这里。”

    闻言,楚云笙摇头拒绝道:“你不说清楚原因,我是不会离开的,更何况现在还不知道阿呆兄的情况。”

    听到这话,莫离抬起头来,看着楚云笙,他那漂亮的脸蛋上依然浮现出了一抹绯红,然而,他很快便转过了眸子看向屋子里的烛火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我知道现在你们进城一定会很危险,有人要杀你们,我在我家后院的时候,路过花圃,听到有几个人的谈话,那人的声音很陌生,我没有听说过,他话里的意思是要将……”

    说着,莫离抬眸看向玉沉渊,然后继续道:“将他不惜手段的杀死,然后尽可能的活捉住姐姐。”

    话音才落,楚云笙的脸色已经一变,她哑声道:“那人是谁?”

    莫离摇了摇头,目光依然没有离开烛火道:“不知道,等我转过那院子向花圃里寻去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一个人影,而那人的声音对于我来说又是陌生的,所以我也不确定到底是谁,然而他能出入右司空府,也有可能是我阿爹手下出的叛徒,在没有查到这人是谁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威胁到姐姐,所以我说这里对你来说也不安全。”

    莫离分析的很对,然而越是这样,楚云笙就越不能离开,因为这也说明阿呆兄的处境可能更危险,她放心不下。

    “你是有办法送我们进城的对不对?”

    听到这话,莫离的眸子一紧,眼底里写满了担忧道:“姐姐还是执意要进城?”

    楚云笙点了点头:“阿呆兄几次为我出生入死,这次身陷险境也是因为我,所以我不能弃之不理。”

    闻言,莫离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只是私心里还是希望你能自私一回,能为自己想一回。”

    说着,不等楚云笙再度开口,他已经抬手从袖子里摸出来一个令牌,然后摊开在掌心里道:“这是我阿爹的随身令牌,我偷了出来,用这个莫说进城,就是进王宫也是没有问题的。”

    原来这孩子早已经考虑到了,楚云笙抬眸感激的一笑,就要抬手接过他掌心的令牌,而他却一把握住紧紧地握在了掌心,并收回了手,在楚云笙诧异的目光下,他才道:“我有一个条件,你得带上我。”

    “可是,里面太危险,否则的话你阿爹也不会专门把你送出来,所以……”

    “我知道,”不等楚云笙说完,莫离已经出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说教,并道:“我认识我阿爹手下的大多数将领,知道王宫里的所有关卡和埋伏,再者,如果这令牌也不管用了,你们还可以利用我的身份逃脱,所以,姐姐,关键时刻,就不要再想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了,你救了我一次,这一次也让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帮你吧。”

    说着,不等楚云笙点头,他已经转过了头来,朝楚云笙眨了眨眼睛,便大步朝着帐篷外走去。

    楚云笙无奈的抬头看向玉沉渊,但见玉沉渊一副慵懒无所谓的态度,她一时间又一次生出这人没心没肺的错觉来。

    这时候,莫离已经走出了帐篷,也根本不给他们时间思考,楚云笙连拒绝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就只能提起步子跟了上去。

    莫离也不说话,一路带着楚云笙和玉沉渊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吊桥前,然后对那个看守的将领亮了亮那令牌并道:“我有急事要进城见我阿爹,你们快让开。”

    闻言,那个将领本来就要弯腰行礼的动作僵在了原地,面上流露出为难的表情,但在看到莫离晃了晃手中那金光闪闪的令牌之后,他又只能咬了咬牙对旁边的守卫道:“放莫离少爷进城。”

    声音才落,那吊桥就被两边的守卫轻轻的放了下来,城门也在这时候打开来一条缝隙,并渐渐扩大。

    莫离也不看后面的楚云笙和玉沉渊,只垂眸走在前面,楚云笙和玉沉渊也不吭声,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三人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进了城,听到那厚重的城门在他们背后悠悠合上,莫离才拉着楚云笙带着玉沉渊快步走出了城门守将的视线范围。

    在转过了一个街角之后,莫离才压低了声音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楚云笙不假思索的道:“先回右司空府,看看有没有阿呆兄的消息。”

    “好。”

    说着,莫离便带着他们穿过小巷,避开街道上不时的出现的一队队巡视的士兵,抄最近的小路走,也走了约莫一刻钟才到了右司空府的后门。

    莫离熟门熟路的从后门的院墙上翻了进去,楚云笙也跟着玉沉渊紧随其后跳进了院子,在转过了两个院子两道回廊之后,才来到了之前楚云笙和玉沉渊所住的院子,如果阿呆兄回来找的话,就一定回这里等她,而楚云笙将院子里以及屋檐上每一个角落都看遍了,却依然不见有阿呆兄的影子,她的心跳越发快了。

    “去找我阿爹吧,也许他知道。”看到楚云笙焦急的模样,莫离提议道。

    眼下,这也是唯一的希望了。

    楚云笙点了点头,便跟着他们两人出了院子,一直往前院走,本来打算折返回后院离开,然而到了他们所住的这院子的一路,三人才发现平时热热闹闹的右司空府今夜却一个人影都没有,是右司空已经安排好了所有人都撤离,还是有了什么变故?

    见状,莫离倒并无多少紧张,他宽慰楚云笙道:“既然我阿爹昨夜就将我和娘亲都送出了城,想必也是有了周密的计划,所以姐姐不必担心,这府里的其他下人应该都是做了其他安排了的。”

    说话间,他们就已经到了大门口,这大门外也是空无一人,在三人才步下阶梯的时候,才看到之前的管家匆匆忙忙的从一旁的小巷子里跑了过来,在看到莫离和楚云笙几人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差点惊呼出声。

    “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借着冰冷的月光,再三确定了这个穿着墨色锦服的少年就是自家少爷之后,管家的面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见状,莫离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低声道:“这府里是我阿爹安排的都先撤了吗?怎的一个人都没有?还有,你这是做什么?”

    闻言,老管家抬手摸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子,低声道:“是的,老爷吩咐我们今晚各自在城中找个地方歇息,暂时不要回右司空府,我这不是忘了拿自己保命的药丸子了嘛!所以才偷偷的潜回来的,谁承想今夜这外面到处都是官兵,可把我吓的啊!少爷你这是为什么又回来了?老爷知道吗?”

    眼看着他还要呶呶不休下去,莫离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问话道:“你可知我阿爹现在在哪里?”

    听到这句话,那老管家的身子一怔,面色都变了一下,在莫离和楚云笙诧异的目光下,他凑近了莫离,压低了声音道:“我刚刚悄悄从小巷子摸过来的时候听到说二皇子没了,这时候越王正召集文武百官到宫里头议政呢,估摸着老爷也应该会去。”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在听到那一阵脚步声的时候,四个人皆是一个机灵。

    “我先去拿药了少爷,您快找个地方藏好,今晚外面乱的很。”

    老官家也顾不得莫离了,提起步子岣嵝着身子就钻进了右司空府。

    而莫离则携着楚云笙和玉沉渊飞快的跑向右边刚刚老管家过来的巷子,找了处没有月光的树荫下躲了起来。

    他们将将藏好身子,就看到一队士兵已经跑到了右司空的门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