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路

    她上前一步,走到楚云笙近跟前道:“有我在,一定可以有帮得到你们的地方,若是没有我,你们对这里地形不熟悉,再加上外面的官兵,你们很难逃得出去的,就让我帮帮你们吧,如果真的遇到了麻烦,至少你们还可以假装用我做威胁,相信有我在你们手上,他们顾及到左司空府的面子也不会敢轻举妄动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然而,若真的是落到那个刘大人手上的话,四下都是他的亲信,难保他不胆大包天的做些什么。

    所以,楚云笙还是不放心。

    他们已经承了一次赫连姝的恩情,实在不好再麻烦她。

    楚云笙动了动唇瓣,正在想着措辞打算开口拒绝,却听见玉沉渊慵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道:“也许,赫连小姐留在这里帮我们拖延时间才是对我们帮助最大的。”

    听到他开口,赫连姝眼底一亮,她立即转过身子看向玉沉渊,语气里也满是不加掩饰的惊喜之情,她道:“是吗?玉相真的觉得我能帮到你吗?”

    闻言,玉沉渊点了点头,在楚云笙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并悠悠道:“那人既然笃定我们在这里,刚刚面子上过不去暂时退去,相信很快还会再回来的,而他再回来,说不定就已经有了万全之策,比如之前因为赫连小姐出身左司空府,他动不得,此番,他多数是要去左司空府通信的。”

    玉沉渊才说到这里,刚刚因为终于被他注意到而雀跃不已的赫连姝面上的红霞顷刻间褪去,换成了无力的苍白之色,她的唇瓣颤抖着,低声道:“这么说来,我阿爹也很快会得了消息,知道我在这里,然后赶过来……”

    听到这,楚云笙才想起来她之前是为了逃避同二皇子的联姻而跑了出来,如此的话,就真的是她和玉沉渊拖累了她了。

    “那你们带我一起走吧,无论去到哪里都好,我不要被阿爹抓回去,这一次他一定是气坏了,以后也再不会允许我出门,更不可能让我如此轻松的就逃出去,我不要嫁给二皇子,玉相,姑娘,你们带我走吧,就算跟在你们身边做个端茶递水的丫头都好,求求你们,好不好?”

    好不好?

    这三个字,从身份尊贵从小备受宠爱的左司空府嫡小姐说出来,尤其显得凄凉和无助。

    如果真的不是到了缓和不了的地步,楚云笙也相信她不会采取离家出走这等决绝的方式的,只是,现在她和玉沉渊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怎么能保护的好她?

    更何况,以后呢?

    从小金娇玉贵被宠大了的大小姐,又如何能够撇下身份跟他们一起过颠沛流离的日子。

    想到这里,楚云笙下意识的就想拒绝,然而看到赫连姝那一双满是祈求和无助的眸子的时候,她的拒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这时候,玉沉渊抬手倒了一杯茶,然后递到了赫连姝的面前,并迎着她祈求的眸子道:“请原谅我们,这个不能答应你。”

    “玉相……”

    赫连姝没有想到玉沉渊竟然是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她的眼底里划过一丝受伤的痛楚,张了张嘴,正要开口,却听玉沉渊将茶往她面前推了推,然后神色难得的正经的道:“你生来便是这笼中养着的金丝雀,是富贵牡丹,外面的世界太多的杀戮和不安,并不适合你,而你也绝对生存不下去,你嫁给二皇子,即便是日后受了冷落,也因为你娘家的势力,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依然享尽荣华富贵,而跟着我们,则注定要过着这种刀口上舔血随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的日子,你,并不适合,更何况,你现在的困境只是不想嫁给二皇子,而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最后得势的未必是二皇子,到时候你父亲的心思也就不会如此了,所以,跟着我们的念头,你还是打消了罢。”

    听到玉沉渊的这一番话,赫连姝面色越发苍白,她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固执和坚持,然而在对上玉沉渊那双丝毫不为所动的眸子的时候,她眸底深处的光和亮便这样一点一点的暗淡了下去。

    这时候,响起了三声叩门声,紧接着,翠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姐,小姐?”

    赫连姝这才从刚刚的失神和失落中回过神来,她快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儿,然后拿过翠儿找来的铁杵,低声道:“你去前面院子瞧瞧,看看这周围有什么异样,万千要仔细小心。”

    “好。”

    翠儿点头应了,就将门再度关上,一路小跑着出了院子。

    赫连姝将那铁杵拿来交给了楚云笙,楚云笙这才捡起桌子上的几味药材,将之捣碎成了粉末状,然后分别包成了几个小包并塞到玉沉渊手上道:“快去敷一包,然后我们准备离开。”

    时间紧迫,玉沉渊也不耽搁,他抬手接了那药粉便转过了身子到一边给自己敷药。

    楚云笙看到赫连姝的眼底里已经染上了一层朦胧的泪意,想起刚刚玉沉渊的话,她心有不忍,但是玉沉渊虽然说话直接且伤人,然而不得不说却是很理智理性的分析,赫连姝确实不适合生活在外面,想到这里,她抬手拍了拍赫连姝的肩膀,然后柔声道:“二皇子性子残暴且狭隘,相信他是不会在这场权利争夺的斗争中获胜的,你放心,到时候你阿爹想明白了,也定然不会就此断送他女儿的幸福,毕竟他还是爱你的,希望你过的好。”

    然而,刚刚听到玉沉渊说到二皇子未必会得势赫连姝倒没想起来,此时再听楚云笙提起,赫连姝的眸子又是一沉,她的语气里也隐含担忧道:“虽然我也这样希望,但是……但是……”

    说到这里,她面上多了几分欲言又止,为难不已的表情。

    但在迎上楚云笙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灵动的眸子的时候,她还是叹了一口气,无比忧心继续道:“我也希望最终二皇子败了,这样我就不用嫁给他了,然而,我又怕,因为如果一旦二皇子败了,那么作为支持二皇子的左司空府到时候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阿爹……他到时候又回落得什么下场呢?这样的忧虑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对嫁给二皇子的恐惧,所以……我倒宁愿自己远走天涯,也不希望我阿爹受苦……”

    她分析的也对,只是楚云笙之前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分析左司空府以后的情形,只是无论怎样,这些也都不是她能左右的了的了。

    正当楚云笙想要出声安慰她的时候,玉沉渊那边已经换好了药,他伸了一个懒腰,站直了身子懒洋洋看向赫连姝道:“你阿爹自然有你阿爹的选择,以后谁能上位,左司空府的结局如何,也都是他为自己所作出的选择而应承当的后果,你此时再多的顾虑也是徒劳。”

    说着,不等赫连姝开口,玉沉渊又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走罢,再不走等人来抓吗?”

    听到这话,楚云笙才想起来,还没让赫连姝画下地图,她换股了四下,从案几上找来了纸笔递给赫连姝。

    赫连姝咬了咬唇瓣,没有直接接过来,而是先对玉沉渊服了服身子,行了一礼道:“玉相说的极是,谢玉相宽慰。”

    说着,她才站起身来接过楚云笙的纸笔,将纸张铺到桌子上,然后俯下身子快速的将自己脑子里印着的神庙的地形图一一的画了下来。

    整个动作也是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等到她最后一笔落款,纸张上面的墨迹还未干。

    楚云笙小心的接在了手中,然后在脑子里将这地形图记了下来,然后道谢道:“今日之事,谢过赫连小姐了,他日若是有缘,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们一定在所不辞。”

    闻言,赫连姝只是摇了摇头,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这屋子里后面的两扇窗户都是封死的,他们若要离开就只能从大门出去,并且走出这院子。

    楚云笙回眸看了一眼玉沉渊,见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两人便起身,准备朝门口走去。

    见状,赫连姝一怔,她抬手指了指楚云笙只看了一眼便放到案几上的地形图道:“这图纸你们不带上吗?”

    闻言,楚云笙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劳赫连小姐了,我已经记住了。”

    听到这话,赫连姝的眼底里流露出了一抹诧异和惊叹。

    不等她再度开口,楚云笙已经跟玉沉渊抬手打开了房门,并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并没有旁人。

    玉沉渊将楚云笙拉到院墙下,垂眸扫了她一眼道:“抓紧我。”

    说着,不等楚云笙点头,他已经抬手揽住了楚云笙的腰际脚尖一点就跃上了墙头,并顺着院墙翻到了另外一个相邻的院子。

    这院子里荒草丛生,青石板上苔藓斑驳,跟刚刚整洁的小院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玉沉渊带着楚云笙跃入了小院,然后牵着楚云笙推开那院门顺着外面的鹅卵石小道走了出去,再经过了两个回廊的时候,就听到了淙淙的流水声,以及断断续续的有人谈话的声音。

    他们两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按照脑子里记住的地图往赫连姝标注的小路方向走去。

    越靠近,那水流声越大,而几个人交谈的声音也越大。

    莫非,这里已经被那刘大人安排了人守着?

    楚云笙心底里一惊,然而面上却只能强装镇定,并全神贯注的倾听。

    “喂,你说那两个要犯会不会就在赫连小姐的房里?”

    “怎么可能,我看啊,就是上头没事瞎折腾咱们大人,连累着我们也在这里喝山风。”

    “就是,堂堂左司空府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藏着两个要犯在房里,我们大人也是脑子被门挤了。”

    “吁……这话你可小声点说,大人那脾气你是知道的,要是叫他听到的话,可有的你好果子吃!”

    ……

    谈话声越来越近,就在楚云笙和玉沉渊沿着赫连姝的图纸路线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人到了这神庙的围墙边缘,而那几个谈话的人,就在这围墙外面,跟他们仅仅只有一墙之隔。

    而那水声则是围墙尽头的绝壁上留下来的一缕瀑布所发出来的。

    赫连姝的路线图指的那条小径的路口就是在这里,然而这里却是一方瀑布。

    莫非,这入口隐匿在瀑布下面?刚刚走的匆忙,赫连姝也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所以并没有详细的解说,此时只能由楚云笙和玉沉渊自己去摸索。

    玉沉渊也在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他低下头垂眸看向楚云笙,楚云笙也正抬眸看他,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然后,很有默契的都朝着那瀑布走去。

    虽然同外面的守卫仅仅只有一墙之隔,然而到了这近跟前,因为瀑布哗哗哗的水声,也就恰好的掩饰了他们的脚步声。

    瀑布跟前横了一道围墙,玉沉渊抬手再度揽上了楚云笙的腰际,带着她踏上了围墙。

    在踩上围墙之后,楚云笙和玉沉渊才看到这下面是万丈悬崖。

    对面是因为巨大的落差而成的天然瀑布,巨大的水幕横亘在两人的面前,而后面的围墙外,是一圈守兵,算起来比这瀑布更凶险。

    玉沉渊抬手将楚云笙轻轻地放在了墙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瀑布,就要腾身跃起,却被楚云笙一把抓住手腕。

    “你这是要以身试险?”为了不让近在咫尺的守军听到,楚云笙只能用嘴型这样说。

    见状,玉沉渊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笑意,那笑比起平时的勾魂摄魄更多了几分绝美,在巨大的水幕衬托下,越发倾国倾城。

    他只摇了摇头,手腕一松,便抖落了楚云笙抓住他手腕的手,然后脚尖一点便将自己当成离弦的箭一般,向对面的水幕射了出去。

    见到这里,楚云笙的一颗心都险些飞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