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流水无情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虽然说不上哪里不对,但有一点至少是可以肯定的,今天国师和赫连姝的态度都有些反常。

    虽然作为一家千金的名节至关重要,然而他听那赫连姝的声音分明没有半点病态,但偏生国师却说她缠绵病榻,在这里养病,而且还不能吹着风,以至于不能让她穿戴好了让出地方来让他们安心的搜查。

    可是莫说她的声音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重病之人,这赫连姝可是左司空赫连映的嫡女,那是捧在掌心里疼着的,平时要有个头疼脑热都能惊动整个辽王都,然而,最近他领命观察左司空府里的动静,却并没有任何异样。

    所以,赫连姝生病这说不过去。

    然而,如果不是她生病的话,那么国师和她又为何这般隐瞒?还有那屋子里的药材……想到药材,刘大人眼前一亮,他立即转过身去唤过一旁跟着的刘宇道:“你可还记得刚刚进小姐屋子里里头看到的那桌子上的草药有哪些?”

    刘宇显然没有料到刘大人会突然问起这个,他们当时只顾着紧张的进去找那两个大活人,哪里还记得去看桌子上的草药。

    然而,不等他摇头回答,却见刘大人的眼睛里已经迸发出了一抹精光,他双眸紧紧地盯着他道:“你可看清,那里面是不是有三七?”

    不说起这个,刘宇倒还没有想到,一提到三七,他的眼底里流露出恍然的神色道:“刘大人这么一提醒,属下也似是有些印象,在桌子上摆放着的一排药材里有一味就是三七。”

    听到刘宇的回答,刘大人的眸子里带上了一抹满意的笑意,他嘴角却带上了几分嘲讽道:“我刚刚就觉得奇怪,那国师说赫连小姐抱恙,然而,那三七分明就是治疗外伤,活血化淤的良药,而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用到这三七,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三七并不是给她准备的。”

    “大人的意思是……?”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刘大人的话也都分析在了点子上,让人找不到理由辩驳,刘宇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刚刚进到屋子之后的画面,虽然整个屋子一目了然,藏不了人,但是还是有一处他们没有查看的。

    那就是小姐所在的床榻。

    当时房间里光线暗淡,再加上有撒花蚊帐遮挡以及那贴身婢女的呵斥,让他们心虚之下根本就没敢看第二眼。

    现在这么一想,也确实是太过可疑。

    刘宇将自己脑子里的疑惑都对刘大人一一道出。

    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刘大人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眸子里的冷意也多了两分,他顿住了前进的步子,道:“谁能想得到那堂堂赫连小姐竟然把贼人藏到了自己床上呢!”

    “那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杀回去吗?”见刘大人面上的表情很是不善,刘宇刘林想到刚刚也是因为自己办差不利,所以看到这样的刘大人,心底里都不由得有些虚。

    倒是刘大人,似是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们这点小心思一般,他此时的盘算都放在了眼下这个棘手的问题上,刚刚走出来的时候已经答应了赫连姝以及国师大人,找不到人他就要遵守诺言带兵退出神庙,此时再去而复返,等同于失言打脸,即便是将那两人当场抓获,而赫连姝大可以用一个自己是被歹人胁迫的理由轻松躲过这一劫,而他自己,则会因为这样而彻底的得罪国师和左司空府,到时候却是再无半点转圜。

    想到这里,刘大人抬手一挥,叫刘林和刘宇附耳过来,并让其余人等退后了几步。

    等到周围的人都让开了去,他才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三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道:“你们二人速去左司空府,先打听情况,看赫连姝是否是真病,如果没有病,你不惜一切手段要带上那个可以证明赫连姝并没有生病的人来这里,然后再传消息带入赫连姝府,就说他们府上的小姐病重,此时就在神庙,然后你们留在左司空府附近看看他们的反应,若是左司空立即带人前来,你们得赶在他们之前通知我。”

    虽然脑子不太够用的两人听完刘大人的一席话之后,一时间还没有明白过来他这样做的意图,然而两人也不敢耽搁,行了礼之后就各自上了一匹马一路朝着辽王城飞奔而去。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刘大人喃喃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左司空府在这里搞什么鬼。”

    说着,他抬手做了一个手势,并吩咐众人:“给本官将神庙团团围住,另外再加派些人手过来,本官要让这神庙里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但没有本官的命令之前,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是。”

    吩咐完这个,刘大人换股了一下四周,看到院门前不远处还有个凉亭,反正从这里到辽王城往返也要些时候,他索性到凉亭歇歇,只等着一会儿看场好戏。

    ……

    刘大人这边的情形楚云笙和赫连姝自然不知道,她们两人此时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玉沉渊的身上。

    只希望他能快点醒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玉沉渊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湿了一回又一回。

    赫连姝的手一直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帕子,眼看就要攥出阁洞来的时候,玉沉渊那双长长的眼睫毛突然一眨。

    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楚云笙和赫连姝皆是一愣。

    然后,玉沉渊的眼皮动了动。

    她们两人就似是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动了动。

    在看到玉沉渊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终于睁开之后,楚云笙和赫连姝都下意识的,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

    “我还没死呢。”玉沉渊悠悠转醒,看到的就是两人差点喜极而泣的表情,不由得又是一番嘲弄道:“本来就丑,这般哭丧着脸就更难看了。”

    闻言,楚云笙只瞪了他一眼,也不跟他计较,毕竟眼下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她一边抬手覆上了玉沉渊的脉搏,一边长话短说的将刚刚的情景和现在他们的处境同玉沉渊解释了一番。

    听罢,玉沉渊倒不见有丝毫的紧张和劫后余生的后怕,他眉梢扬了扬,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道:“果然你还是舍不得丢下我一个人跑掉吧?”

    “呸!”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开着这种玩笑,楚云笙啐了他一口,然后道:“你身上的毒素大部分都已经解了,剩下的一点点,也只需要你平时稍加运功调理再加上配合些药物就可以全部清除,现在你试着运功看看,能不能动。”

    闻言,玉沉渊的眉头动了动,双手一摊,做了一个颇为无奈的表情,然后才凝聚内力于掌心,在楚云笙万分期待的目光下,他点了点头并顺势抬手坐了起来,笑道:“放心,问题不大。”

    见状,楚云笙才算放下了心。

    她正要起身,才发现一旁的赫连姝正痴痴呆呆的看着玉沉渊,她的双颊微红,一双手也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楚云笙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赫连姝对玉沉渊似乎怀着别样的情感。

    难怪她会这般不惜自己的名节和清誉都要来帮助他们,原来这里面还多亏了有玉沉渊。

    只是……想到这里,楚云笙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玉沉渊,但见玉沉渊的眸子正轻飘飘的落到她的面颊上,从始至终竟连半分目光都不曾给予赫连姝,只怕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在看明白这一点之后,楚云笙再回过头来看向赫连姝的时候,不由得有几分心疼,然而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为了化解尴尬,她笑着看向赫连姝道:“我们先下去吧,毕竟眼下这情形却是不妥。”

    听到楚云笙的话,赫连姝才从对玉沉渊的痴迷中回过神来,而她这才意识到她,楚云笙,玉沉渊三个人竟然还坐在一张床上,而玉沉渊距离她不过半个手臂的距离,她甚至能听到他轻微的呼吸。

    想到这里,赫连姝面颊上的红晕又加深了几分,她对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咬了咬唇瓣低声道:“确实不妥,刚刚我只顾着为玉相醒来而高兴,竟然忘记了这茬儿。”

    说着,她立即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然而这一起身,才发现自己刚刚为了掩护他们二人而褪去了外衫,此时只着了一套月白色的里衣,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这样衣衫不整,想到自己这般模样定然要叫玉沉渊看了去,说不定还会当她是浪荡没有教养的女子,想到这里,赫连姝本来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的脸颊霎时间就是一白,她连忙拽过褪到旁边的外衫,一边利落的给自己穿上,一边不时的掀起眸子来,打量玉沉渊,然而,却哪里晓得,他的目光只落到旁边的女子一人身上,却并没有在意到她这般狼狈的穿着上。

    想到此,赫连姝刚刚还紧绷的心弦也才跟着一松,然而却莫名的觉得鼻尖泛起了一股酸涩。

    而至于是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明明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也就意味着自己没有在那个让她脸红心跳的人面前丢脸,然而却也因为这样,因为他的没有在意,而让她的心里生起了一丝失落。

    然而,面上赫连姝依然从容不迫,她利落的穿好了衣服,然后就站到了床边等着楚云笙和玉沉渊先后从床上下来。

    楚云笙走到桌子前,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一堆药材,然后抬眸对赫连姝道:“还烦请赫连小姐叫翠儿帮我找一个可以研磨药材的铁杵。”

    虽然玉沉渊的烧退了毒也清理了大半,然而腰际的剑伤却是实实在在的在恶化,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得赶紧的将这几味药材捣碎了给他敷上。

    见楚云笙的表情如此认真且凝重,赫连姝也不敢耽搁,点了点头就快步走到了房间门口,然后将房门打开一丝缝隙,见翠儿依然守在外面,她从门缝里小声的将楚云笙的吩咐说了一遍,见到翠儿一溜烟儿的出了院子,她这才回过身子来走到楚云笙身边道:“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楚云笙扫了一眼玉沉渊,见他自下床之后就懒洋洋的靠在了床架子上,那副慵懒的模样,跟楚云笙此时的焦急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谁让他是为了她受的伤,所以,她也就只能忍着,听到赫连姝的话,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等下给他上了药,我们得尽快离开,否则的话,只会拖累了赫连小姐,那个刘大人既然如此笃定我们在这里,他没有抓到人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只怕他现在就已经在想着其他的法子了。”

    “既然如此,那我带你们离开。”赫连姝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她抬眸看了一眼旁边在床架子边上慵懒托腮的玉沉渊,然后才将目光落回到楚云笙身上道:“我小时候身子弱,经常会被阿爹送到神庙来交给舅舅来调养身子,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的了,而且,我还知道后山有一条小路,可以绕过神庙直接绕道祭坛后面去,然后再顺着祭坛后面的小路下山,这条路只怕我舅舅都不知道,还是我小时候有一次自己追兔子发现的。”

    如果是这样,简直再好不过。

    楚云笙和玉沉渊对这里本就一无所知,而现在,几乎不用想也知道刘大人定然已经将这神庙外面围了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所以,能有一个熟知地形还知道有小路离开的人,简直就是他们的一线希望。

    然而,他们已经拖累了赫连姝一次,如今,却要叫她再带着他们两人逃走,楚云笙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她摇了摇头道:“这法子虽然好,但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冒险,万一路上被察觉到了,你之前就因为要帮我们而顶撞了刘大人,到时候刀剑无眼,他若要起什么坏心思报复的话,我们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危,你已经救过我们一次了,我们不能再让你冒险,不如这样,如果你信得过我们,便将这条小路以及我们周围的地形图都草草的画下来,我们自己去摸索,也好过让赫连小姐亲自带路而拖累了你。”

    闻言,赫连姝面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