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搜查

    本来已经做了要跟国师和左司空府撕破脸皮打算的刘大人在听到赫连姝主动这样说之后,自然欣喜不已。

    他嘴角上扬,带上了一抹自得的笑意,并对屋子里的赫连姝故作感激道:“如此,恕我们冒犯了赫连小姐了,若是这里面没有藏了刺客,我即刻带人退下。”

    话音才落,他抬手一扬,就对身后的众人做了一个进去搜查的收拾。

    而他则抱拳站在了一旁等着看好戏。

    就在这些人提起步子迈过廊檐下的石阶就要冲到屋子门口的时候,却听见里面又传来了赫连姝娇滴滴的声音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左司空府的权势在场的人心里都是清楚的,自然是不敢得罪这屋子里的赫连小姐,但碍于顶头上司刘大人的面子,这才不得不硬着头皮闯进赫连小姐的闺房去捉拿“要犯”,然而,每个人脚下的步子都有些不确定,有些胆颤心惊,犹怕因此得罪了左司空府最后自己这等无名小卒成了替罪羔羊。

    所以,在听到赫连姝的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的步子齐齐的一顿,都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并转过头去看向自家的刘大人。

    这时候,刘大人刚刚面上还带着的笑意冷凝了几分,他嘴角还保持着上扬的弧度,只不过已经有些僵硬,刚刚还带了几分看好戏的自得眸子,这时候也渐渐的冷了下来,他的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不悦和警惕道:“赫连小姐有什么条件?”

    赫连姝似是根本不在意他语气里的冰冷,只柔声道:“好歹,我也是左司空府里未出阁的小姐,刘大人的公事重要,而我的清誉同样重要,你若是就这样带兵进来,无论你在这里搜查的结果如何,无论是否能完成了你的任务,但是却都已经将左司空府得罪了个彻底,如今,想我阿爹的权势和地位,要想对付刘大人的话,你觉得您有几分把握能在左司空手下有活命的机会?”

    这也正是刘大人被国师和翠儿拦着不敢硬闯,迟迟不愿意动手的原因。

    没有完成任务是死,得罪了左司空和国师,亦逃不过一个死,而这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前者会死的更快一些,所以他才不惜同左司空撕破脸皮,只想着先度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然而,现在听这赫连姝的语气,似是还有别的选择?

    听到这里,心眼儿本来就多的刘大人一下子也来了精神,他的语气也跟着来了一个大转弯,缓和了不少道:“赫连小姐还有两全其美的法子?”

    见他的语气终于有所松动,赫连姝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也不是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只是我一个弱女子,在面对刘大人这么多属下拿着刀剑闯进来,着实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只希望刘大人只派两名得力的属下进来搜查,这屋子也就只有这么小,一目了然,若是真的进了刺客,相信也逃不过刘大人的得力部下的眼睛,这样一来,也算是尽最大的可能的保全了我的清誉,算起来,你还是我们左司空府的恩人,毕竟这一次捉拿要犯,您也是领命行事,我相信我阿爹是个明事理的人,到时候一定不会再追究刘大人的,您看,这样可好?”

    闻言,刘大人的眼底里划过一丝诧异,他眸子滴溜儿一转,落到了旁边已经让开了身子的国师身上,见国师对此并无异议,他心底里依然带了几分狐疑,然而,不等他开口拒绝,就见国师眉梢一动,笑道:“如此,最好不过,相信刘大人这一点薄面是要卖给我的吧?”

    见状,刘大人虽然心底里还带着怀疑,但是转念一想刚刚赫连姝的话,带两个自己最信得过的人进去,总共这屋子就这么大一点儿,里面的东西和人都一目了然,那两人藏在里面很快便能被发现,而且这样还能不得罪左司空府和国师,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所以他眉梢一扬,露出了一抹笑意,并抱拳看向国师道:“国师这是说哪里的话,这是自然的,毕竟以后下官仰仗国师和左司空赫连大人的地方还多着呢。”

    说着,见国师点了点头,里面的赫连姝也再没有开口,刘大人转过头去,唤来自己的两名贴身护卫道:“刘宇,刘林,你们进去看看,给我看仔细咯,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是!”

    那两个模样相仿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子得了命令之后,就并肩走上了台阶,越过刚刚这些已经将整个屋子围了个严实众多士兵,直接走到了门口。

    翠儿已经迈着小碎步走到了门边,抬手推开了门,示意他们进去。

    随着门扉吱呀一声打开,屋子里的药香也随之传入了院子里。

    见状,刘大人眼底里的精光更甚,他们两人中的一人身中剧毒,此时若是还活着,定然是离不开药的。

    所以这药香……

    然而,不等他心底里已经在欢呼自己就要抓到那两人因此而得了上头的赏赐,就听到国师在一旁悠悠道:“赫连小姐还病着,伤不得风,刘大人还请你的人快一点,若是让她病情加重了,只怕连我都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听到这话,刚刚前脚迈进屋子之后弯腰对床上穿着里衣的赫连姝行礼的刘宇刘林心底里都跟着一紧,也不敢再耽搁,就提起步子继续加快了动作往屋子里去。

    而刘大人听到这句话,才想起来之前国师说了是赫连小姐病了,来这里养病,那么这药香也有可能是赫连小姐的……如此说来,他还高兴的太早,但是明明那线人禀报的,亲眼看着他们二人进了这屋子,千真万确。

    想到这里,刘大人不由得拔高了音量对刚刚迈进屋子里已经在四下里搜查的两个属下道:“每一个角落,房梁上,都不要放过,给本官找仔细了。”

    听到这话,那两人自然也不敢耽搁,两人的眼睛睁的老大,就差没将这间屋子的每一寸地方都反复看上个十遍八遍的。

    然而,就如赫连姝之前所言,这屋子里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即便是头顶上的房梁,装饰也是十分简单的,几根柱子连个小孩子都藏不住,更何况两个大人。

    所以,两个人的目光扫了一圈,一无所获之后,只好将目光放向这间屋子里剩下的最后一处,赫连姝所在的床上。

    然而,这床上的撒花帐放了下来,隔着绣着金线云纹的撒花蚊帐,他们也确实只看到里面只有赫连姝一个人穿着月白色里衣靠在床头。

    正当他们抬起眸子想要细看的时候,守在门口的翠儿厉声训斥道:“混账东西,既然都已经看到确定了床上就只有我们小姐一人,你们两个无赖还可这劲儿往不该看的地方瞄?我们家小姐也是你等可以亵渎的?”

    翠儿的声音凌厉,带上了十足的气势,这两人进屋子之后就一直惴惴不安,跟屋外那些守卫一样,害怕刘大人点了自己只当着自己是一个随时可以推出去替罪羊,所以本来就担心害怕,在被翠儿这一番呵斥之后,两人心底一惊,在匆匆扫了一眼确定床上只有赫连姝小姐一人,而床下也并不像能藏个人的样子,他们再不敢多做停留,连忙低着头垂眸向赫连姝行了一个礼就退了出去。

    “如何?”

    见他们这么快就退了出来,而且面上还带着慌乱,刘大人心底一凉,也顾不得国师还在一旁,反问道:“没有找到?”

    刘宇刘林齐声道:“就如赫连小姐所言,这屋子里确实是一目了然,并无可以藏身的地方,而且我们仔细检查了,屋子里除了赫连小姐,确实再没有别人。”

    没有料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刘大人差点按耐不住自己就要冲进去再搜查一遍,然而,一旁的国师的眼神已经很是时候的扫了过来,提醒刚刚他所承诺的事情,他这才冷静了下来,再看向自己最信得过的两个护卫,见他们的表情认真,眼底里也并无半点虚假,应是不会骗他。

    那么这两个人去了哪里?

    又或者说,是上头的线人出了差错?

    一时间,诸多的问题萦绕在了刘大人的脑子里,然而眼前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再妄动,不能再进去搜查一遍,而且他还得立即兑现刚刚的承诺撤退。

    因为国师已经抱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了。

    见状,刘大人也只得咬牙认栽,他抬手一挥,对众人做了一个撤退的姿势,然后转过头来,对国师行了一礼道:“今日下官也是奉命前来办差,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国师见谅,不要同下官见识,下官也是迫于无奈,至于左司空府,届时还请国师大人为下官美言几句。”

    闻言,国师摆了摆手,然后将双手负在背后,沉声道:“这是自然,刘大人既然能遵守约定,我们自然也不会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经将刘大人心底里最后一丝挣扎给破灭掉,他只能恨恨的咬牙转身离去。

    在转身离去的时候,他扫了一眼那间屋子,从他所站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一方桌子,上面放了十余种珍贵的药材,倒也没有什么不对,毕竟国师已经有言在先,赫连小姐身体不适。

    所以,刘大人再没有任何理由停留在这里,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去该如何向上头交代,全然没有察觉到在他转过身去之后,翠儿长吁了一口气的表情。

    倒是国师很淡定,他转头对翠儿道:“小姐要静养,你且在这里守着,不要叫其他人来打扰,我要去祭坛那边忙了。”

    “是。”

    吩咐完这些,国师也不再停留,直接提起步子快速走出了院子并往祭坛的方向而去。

    自家小姐没有吩咐自己进去,翠儿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她只垂手站在了门口等。

    而这时候,一直蒙在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楚云笙这才掀开一角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一旁的赫连姝抬眸看向楚云笙背后藏着的玉沉渊道:“他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

    刚刚在被子里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的楚云笙担心在这关键时刻玉沉渊醒过来,所以趁着那些人还没有闯进来之前就抬手点了玉沉渊的穴道,这样一来,即便是真的是好巧不巧在他们进来的时候玉沉渊醒过来,也避免了不明白眼前状况的他露馅儿的可能。

    见赫连姝眸子里依然带着担忧,楚云笙也不耽搁,连忙爬起来,抬手掀开了被她藏在这张床最里面的玉沉渊的被子,并利落的解开了他的穴道。

    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这一下捂的,还是因为服下了解药之后的正常表现,玉沉渊整个人都像刚刚才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样子,甚至连头发都湿透了,而他的额际还在不停的冒着汗珠子。

    “他……不会有事吧?”

    一看到这样的玉沉渊,赫连姝又忍不住问了刚刚才问出口的同样的问题,而这一次她的语气都有几分颤抖。

    楚云笙也不确定,连忙抬手覆上了他的脉搏,在确定了他的脉搏比服用解药之前跳动的更加有力和沉稳之后,她才轻吁了一口气道:“别担心,这应该是服下解药之后的表现,不会有事的,只是,那刘大人现在虽然被糊弄过去了,但相信他不会死心,很快就会再想办法来查,所以这里不宜久留。”

    “可是,你们现在这样又能逃到哪里去?”

    一听到楚云笙要离开,赫连姝的眼底里立即划过一丝不舍。

    “现在这样子也确实是到不了哪里。”楚云笙忍不住叹息一口气,心里却急的不行,她一个人根本就带不动玉沉渊,她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玉沉渊身上,希望他能赶快醒来,否则的话,真的是来不及。

    屋子里的这些谈话,已经走出了神庙的刘大人自然是不知,他一边走,一边想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一时间又想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刘宇,刘林,你们刚刚确定在屋子里没有看到第二个人?”

    “是的,属下确定。”

    “怎么会?”

    虽然得了他们二人的肯定回答,然而刘大人却依然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