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行踪暴露

    闻言,楚云笙连忙起身,对赫连姝行了一礼道谢:“有劳赫连小姐了。”

    赫连姝笑着将托盘放到了桌子上,目光却没有离开床上的玉沉渊,她压低了几分声向楚云笙问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还严重吗?听我舅舅说送来的及时,所以是不是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性命无忧脱离危险了?”

    听着她一股脑儿的说完这一堆问题,楚云笙一边抬手给自己盛了一碗粥,一边道:“应是无碍了,但是还要仔细观察他服下解药之后的反应,所以现在马虎不得。”

    说完这话之后,楚云笙见赫连姝的注意力也都在玉沉渊的身上,便低头开始吃碗里的粥,她是真的饿了,折腾了这两天,她的胃里早已经开始痉挛,只是喝点粥垫垫,简直再好不过。

    因为担心着玉沉渊的状况,所以她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一碗粥全部都吃下了肚子。

    这时候,翠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还抱着一套碧绿色的衣裙,她朝着赫连姝服了服身子,然后道:“小姐,这套如何?”

    闻言,赫连姝转过了眸子,打量了一下那衣服,然后点头道:“嗯,还凑合,”说着,她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姑娘的衣服都坏了,所以我让翠儿先找一套来让你先换着,你看这样可好?”

    她不说楚云笙都没有想起这一茬,等到听到赫连姝这么一说,楚云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何等的褴褛和落魄。

    她身上的衣裙早在被玉沉渊带着一起逃命的时候被那些被玉沉渊击杀在剑下的刺客们的血给染成了红色,再加上从树枝上坠下,又被那些树枝刮碎成一条条一缕缕的。

    也难怪当时翠儿小姑娘看到她的时候会那般嫌弃并将她错人成了叫花子,她现在的样子,简直就跟大街上那些脏兮兮的叫花子没有什么两样。

    没有想到赫连姝还能如此妥帖和细心,楚云笙连忙感激着道了谢,然后就接过了翠儿的衣服,到隔壁的厢房去换了下来。

    然而,待她才将衣服换了下来,前脚才踏入房间,就听到院子外响起了一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速度很快。

    许是最近被人追杀追的紧了,以至于现在楚云笙对于这样密集的脚步声都已经格外的警惕,她下意识的就转过了身子去看,就看到院门口涌进来大批的官兵。

    “小姐!”

    楚云笙心底里一惊,还没有猜测到这些人的来历,却听旁边的翠儿已经惊呼道:“小姐,他们是来抓咱们回去的吗?”

    在床边守着玉沉渊的赫连姝这时候也快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只一眼,她便抬手碰的一声用力将窗户关上,然后对翠儿道:“你去守在门外,任是谁要进来都不行,如果有人要硬闯,你就对他们表明了身份,说我在这里,搬出左司空府的名号来,用我的清誉来威胁他们,让他们不敢上前一步。”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见自家小姐如此凝重的表情,翠儿也不敢耽搁,连忙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等到房门被关闭,赫连姝才上前一步,走到楚云笙面前,压低了声音认真道:“他们不是左司空府的府兵,也不是我阿爹手下的人,而我和翠儿也不可能会得罪什么人,所以他们是来找你们的?”

    闻言,刚刚还对此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是左司空府的人听说了自家小姐的行踪找到了这里的楚云笙在得到了赫连姝的否定回答之后,一颗心也跟着噗通一声,沉到了最底处。

    而不等楚云笙开口,赫连姝又道:“我就知道姑娘你也不是噗通人,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跟玉相落难至此,他们一定是来找你们的对不对?你们是得罪了什么人?”

    面对赫连姝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楚云笙当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是好。

    而这时候,却听见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院子里,只听一个声音略微粗犷的男声对房门口的翠儿道:“本官奉命前来搜查朝廷要犯,所以,识相的话,快让开。”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神庙也敢带兵乱闯?是谁下的令?”

    不愧是赫连姝身边的贴身丫鬟,翠儿骂起人来气势也是十分的足,即便是面对这满院子手执长剑缨枪的官兵,也不见有丝毫的势弱。

    “本官自然知道这里是哪里,用不着你一个小丫鬟教训。”

    ……

    这人的声音楚云笙倒是没有一点印象,然而这里就她和玉沉渊,赫连姝主仆四个人,所以,排除了前来找赫连姝她们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就只剩下前来捉拿她和玉沉渊的了。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不惜排除刺客,甚至不惜动用兵力都要杀了他们?

    而这个问题,也不是眼下她有闲暇考虑的了。

    赫连姝一把抓过她走到了床边,压低了声音道:“只怕翠儿也只能抵挡的了一时,等下他们还是会硬闯进来,你快躲起来。”

    说着,她朝床上抬手一引,示意楚云笙拽着玉沉渊藏到了床里面去。

    外面那么多人,莫说楚云笙和玉沉渊现在一个昏迷一个一身的伤根本无法应对,就是他们身体健康状态良好的时候也未必就能逃得出去,所以,眼下唯一的办法也就是交给赫连姝。

    毕竟,她的身份还摆在这里。

    只是这样一来,左司空府千金藏身在神庙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相信左司空的人很快就会得了消息,那么到那时候,她再想找个机会逃出府逃出那段她并不愿意的婚姻的话,就不会再如眼下这般容易了。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的担忧和迟疑,赫连姝一把将她拽到了床边,并道:“你先不要担心我,解决了眼前的困境才是要紧。”

    这时候,刚刚叫嚣着让翠儿让开的那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哟,小丫头还挺拧,再不让开的话,不要怪我们公事公办,来人……”

    他的话头到了这里,就听见两声唰唰的刀剑出鞘的声音。

    楚云笙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哟,还想动我,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你知道这里面是谁家的小姐吗?你也敢乱闯?”

    即便是面对那人的威胁,翠儿的声音仍然趾高气扬底气十足,不见有丝毫的心虚。

    而这时候,赫连姝又瞪了楚云笙一眼,楚云笙也不敢再耽搁,连忙爬上了床并将玉沉渊拖到了床里面,她自己也在玉沉渊的身边平躺下并在躺下的瞬间将被子一把掀开,妥帖的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将两个人完完全全的遮挡在了被子之下。

    见状,赫连姝这才抬手解开了帷帐两边的系带,放下了撒花蚊帐,并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外衫,只着一件月白色里衣然后将床上剩下的一床被子抖了开来,盖在了自己身上,而她则侧躺下来,做了一个从外面看过来,只能看到她一人侧躺在床上的假象。

    “我管你是什么人?我们这里是办公差,还能让你一个小丫鬟给挡了不成。”

    “我是小丫鬟没错,可是里面的,是我们左司空府的小姐,有胆量你闯一个试试,坏了我们小姐的清誉,你觉得我们左司空大人会放过你们在场的每一个吗?”

    闻言,刚刚那个还气焰嚣张的中年男子一怔,眉峰一蹙,双眸中带着探究的看向站在门口的小丫鬟,语气里满是质疑道:“左司空府的大小姐会在这里?你觉得我会信吗?”

    “刘大人,千真万确。”

    正当翠儿一个人就要应付不来的时候,国师的声音犹如及时雨一般的在院门口响起,紧接着,他几步走到翠儿和刘大人面前,看了一眼翠儿,然后才看向刘大人道:“也许刘大人还不知道,殊儿是我的外甥女,这一点错不了,这两日她身子不适,在府里找了好多大夫也不见好,偏生最近我又要帮忙操持这祭坛那边的事情,抽不开身,所以左司空大人差人将她送来了我这里,让我来帮她瞧瞧病,也让她来我这里静养一段时日,如果刘大人不信的话,大可以差人去左司空府询问。”

    闻言,那刘大人眼底里的怀疑才终于被打消,而他的眉头却皱的越发深了,只听他道:“打探倒是不必了,国师大人开口证明了,那么这里面定然是赫连小姐无遗,然而,也请国师和赫连小姐见谅,刘某今日着实是有公务在身,要缉拿两名朝廷要犯,有线人回报说他们两人就进了这院子,所以我们也得公事公办,搜查一番,再者,这也是为了赫连小姐的安全着想,若是那两个要犯藏匿进了赫连小姐的房间,伤着小姐了,这等责任我们也是担待不起的,所以,还请国师见谅,容我们冒犯了,至于左司空那里,相信他会体谅我们的。”

    说着,他抬起手,就要对身后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属下下令,就听国师沉声道:“刘大人公事公办,这个我自然也不敢拦着,但是我毕竟还是殊儿的亲舅舅,她毕竟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如今她卧病在床,你们一群人就这样乱闯了进去,可是能承担的起毁了她清誉的罪名?这样的事情莫说是我这个当舅舅的不能让,若是换做是左司空赫连映,只怕也要震怒。”

    一见形势不对,刘大人也不敢硬碰硬,他对国师笑了笑,语气也缓和了几分,道:“国师这是说哪里的话,就是借给下官几个胆子,下官也断然不敢做出一丝一毫会损坏赫连小姐清誉的事情,只是今日确实是有人禀报这两名要犯就藏匿在这屋子里,如果我们不搜查一番,确定他们两人不在里面的话,只怕赫连小姐都要落得一个包庇嫌犯的罪名,不过您放心,我们可以等,等赫连小姐梳妆打扮穿戴好了走出屋子,我们再派人进去。”

    “包庇嫌犯?你们的意思是,我的外甥女,左司空府的大小姐会和朝廷要犯在一起?梳妆打扮好了再出去?刚刚我也说了,她正是因为病着,这才来了这里养病,断然是受不得风寒的,更何况还是被你们这么多人惊扰,万一有个闪失,你们负担的起吗?”

    国师也不避不让,站到了翠儿身边,丝毫没有要让开一点身子让这些人进去搜查的意思。

    见状,刘大人差一点急火攻心,然而面对在辽国百姓心中都德高望重的国师,他又不能不忍着,更不能对这人动粗,然而要他就这么退了下去,却又是不可能,毕竟他已经收到了死命令,若不将那两人找出来,莫说他的官位,就是小命都难保。

    所以,想到这里,在权衡了自己小命和得罪左司空之间的利弊之后,刘大人咬了咬牙,对国师抱了抱拳,沉声道:“属下这也是奉命行事,国师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挡着下官这是为何?”

    国师正要开口,在床边上的赫连姝一听刘大人的语气已经有了几分不对,连忙开口对门外道:“舅舅,他们要进来搜,就让他们搜罢,他们现在连擅闯神庙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您觉得还有什么事情不会被他们用搜查朝廷要犯的名义做出来?”

    听到里面的赫连姝发话,国师眉梢一挑,露出一抹明显的不悦的表情,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翠儿,然后错开了一步,让到了一边,道:“也是,既然刘大人要搜,且也不怕承担任何后果,那么搜查便是,但是,咱们丑话可要说在前头,若是在这屋子里没有找到你所谓的要犯,而是只有我侄女一人,刘大人又该如何?”

    听到赫连姝和国师终于松口,刘大人紧蹙的眉头一松,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下官也说了,下官只是奉命办事,但既然国师都这样开口了,下官也在此承诺,若是进去之后没有见到人就立即撤出神庙,并且改日会去左司空府负荆请罪,一并承担今日罪责。”

    听到这话,赫连姝轻笑一声,然后扬声对门外的刘大人道:“既然如此,那么,刘大人便进来搜搜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要找的嫌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