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转醒

    见玉沉渊似是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处境,楚云笙连忙拿过还在发愣状态中的赫连姝手中的水囊递给玉沉渊,一边道:“你还在发着高烧,先喝点水。”

    说着,就将手中的水囊塞到了玉沉渊的手中,玉沉渊那双好看的眉弯一挑,似是在研究楚云笙这一举动的意义。

    这时候,却听楚云笙又道:“说起来,兄长,你还没有谢过赫连小姐,你我兄妹二人此次遭遇劫匪能平安脱身,全靠赫连小姐宅心仁厚施以援手,否则的话,只怕我们两个人即便不被那些谋财害命的劫匪抛尸荒野,也会被野狼拖了去。”

    楚云笙的眸子看向玉沉渊,镇定从容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如果玉沉渊不是傻子的话,自然就能在这一瞬间听出问题的关键。

    既能明白他们的处境,也能知道现在她对这对主仆宣称的他们两人的身份,更能提醒玉沉渊面前的女子的身份。

    玉沉渊不但不是傻子,他看似风流不羁,实则心思缜密的很,只听楚云笙的话音一落,他的眸子里便划过了一丝了然,旋即转过眸子看向有些愣愣的看着他的赫连姝。

    刚刚还看着玉沉渊同楚云笙正说着话,却不料玉沉渊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突然落到了自己身上,赫连姝一怔,而这时候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按在玉沉渊那一片裸露出来的雪色肌肤的胸口上。

    她惊呼出声的同时身子已经逃也似得往后退去,然而奈何这车内被就狭窄,她手忙脚乱下的一退就是一个踉跄,身子不稳的向后栽倒了下去。

    眼看着她就要重重的跌落了下去,玉沉渊反应也是及时,他眼眸一挑,长臂一伸,就抓住了赫连姝的手腕,并将她的身子往前一带,顺势就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赫连姝一惊一吓,此时早已经吓的小脸煞白,然而在下一瞬,她的面颊触碰到玉沉渊那滚烫的胸膛的时候,霎时间红了起来。

    她既羞且恼,然而却偏生找不到面前这人的半点错处。

    而且,不等她从他怀里挣扎着坐起来,却听头顶上方传来玉沉渊的声音,慵懒的犹如一只高在云端的灵狐,他道:“马车颠簸,姑娘要小心些才是。”

    他的声音温柔不失沉稳,音色也莫名的好听,此时即便是趴在他胸口上,看不到他那张绝色的容颜,只听这声音就已经让赫连姝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似是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而不等她的理智告诉她要立即从玉沉渊的怀里挣扎起来,她的头顶上蓦地一沉,紧接着,她的身上也蓦地一沉,身后的人竟然朝着她压了下来。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赫连姝一时间傻了眼,完全忘了反应,小鹿乱撞的心口,此时越发羞越发恼怒。

    等她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却已经听到旁边楚云笙惊呼道:“玉沉渊!”

    在楚云笙和翠儿将又一次昏迷过去的玉沉渊从赫连姝身上扶起来的时候,赫连姝才红着脸支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在她坐起来之后,目光首先便是落到了玉沉渊的身上,但见他双眸紧闭,面颊红扑扑的,比起三月里盛开的桃红还要妖娆还要艳丽,她看着这样的容貌,只觉得在这一刹那,自己心和魂儿瞬间都被这人卷走了一般。

    “赫连小姐?赫连小姐?”

    楚云笙连叫了她两声,才将她的心神拉回来,待回过神来之后,她的面上立即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连忙干咳一声替自己掩护道:“我刚刚着实被惊到了。”

    闻言,楚云笙连忙垂下眸子,认真道歉道:“我兄长不是故意的,他还在发着高烧,本就有些烧糊涂了,再加上刚刚赫连小姐差一点摔倒,他为了扶住赫连小姐,情急之下也做不得其他的反应,所以冒犯了赫连小姐,以至于让赫连小姐受了惊吓,还请赫连小姐恕罪,看在他是一个病人的份儿上,不要与他置气。”

    “没有,他是病人,我怎会如此小气,所以你不必担心。”见楚云笙如此诚惶诚恐的道歉,赫连姝连忙摆手,并话锋一转,落到了玉沉渊身上,她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过玉沉渊的面颊,然后话却是对着楚云笙说的,她道:“刚刚我听你叫他玉沉渊?”

    刚刚楚云笙也是一时情急,才会叫出了玉沉渊的本名,然而,玉沉渊的身份本来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不过一个名字,说与不说,对于面前的两个女子来说,关系并不大,所以,楚云笙点了点头道:“是的,他叫玉沉渊。”

    闻言,赫连姝面上的表情一僵,眼底里划过一丝异色。

    不等楚云笙看清楚那一抹异色代表的含义,却听见她身边的翠儿小姑娘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道:“小姐,小姐,这名字我怎么觉得在哪里听到过?好生熟悉。”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心里一惊,暗想,莫非她们曾经听到过玉沉渊的名字,或者说她们赫连家跟玉沉渊曾经有过什么过节?

    但转念一想,也不对,赫连家是辽国的本家,而玉沉渊自出生也是头一次踏入辽国的地界,这两者之间根本就毫不相关,所以不可能有什么恩怨情仇才对。

    然而,这时候,赫连姝的表情却如此惊讶,而这样的惊讶就是在听到了玉沉渊的名字之后,所以,楚云笙可以笃定,她至少是知道玉沉渊的。

    听到翠儿的话,赫连姝的目光才悠悠然从玉沉渊的身上转到楚云笙身上,迎上楚云笙的眸子,她那犹如秋水恒波的眸子荡漾开来一圈圈的涟漪,只听她道:“我小时候,很向往五洲大陆,最喜欢听的就是府里请来的说书人讲着五洲大陆的事情,私下里跟那些闺阁姐妹们攀谈最多的也是关于五洲大陆的趣事,而这些趣事中,听姑娘们说起的最多的,就是这位天下第一绝色美男子的燕国玉相,玉沉渊。”

    原来是这样。

    既然她对玉沉渊有所耳闻,楚云笙也心知隐瞒不过去,她眉梢一挑,面上却好奇道:“那赫连小姐只听了一个名字,怎的就将我兄长同那传说中的第一绝色美男子联系在了一起?”

    闻言,赫连姝噗嗤一笑,倒没有了半点因为楚云笙隐瞒了身份而生气,她的双眸中荡漾开来的笑意也越发明显,只听她道:“因为只一眼,我便认定他就是,天底下再找不出绝美的男子。”

    虽然她的话也算不得是错的,然而,楚云笙却还是在心里反驳,那是因为她没有见过苏景铄,苏宗宸他们。

    他们比起玉沉渊来,却也并不差,而且个人有个人的风姿,自能独揽一处芳华。

    正当楚云笙心里想到这里,却听赫连姝又道:“自然,五洲大陆的四公子,还有另外三位,比如楚国皇太孙苏景铄,宸王苏宗宸,赵国三皇子何容,听说都是丰神俊朗天人之姿,然而容貌中以美和魅最为被人称赞的,就是燕国玉沉渊。”

    没有想到她竟然对五洲大陆的八卦消息这么了解,看来果然如她所说,喜欢听那些说书人和闺阁丫头们谈论这些。

    虽然她的猜测没有错,而且见她并没有因为自己隐瞒了身份而生气或者恼怒,楚云笙心底里的石头也暂且搁下了,然而她的心情却突然间低落了起来。

    只因为她后面的这句话。

    五洲大陆的四公子。

    天下人都还不知道,这四公子,如今剩下的只有三人。

    那个风华绝代雅致绝伦的天下文章第一人,已经不在了。

    一想起苏宗宸,楚云笙心里的那一根已经藏匿好的倒刺再一次被她的情绪从内心深处抽离了出来,不过眨眼间就将她的心刺的一片血肉模糊。

    那些最不愿意回想的往事和片段,顷刻间涌入了脑海,浮现在了心头。

    许是察觉到了楚云笙的不自然,赫连姝连忙打住了接下来的话,她挑眉,担心道:“姑娘,怎么了?是我说错了什么了?”

    闻言,楚云笙连忙摇头,然而岂料这一摇头,刚刚瞬间就涌到了眼底的泪意尚未来得及压回去,就因为这一摇晃而滴落了下来,她只得吸了吸鼻子,故作坚强道:“没有,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位故人。”

    “哦,是这样。”听到是这样,赫连姝也很体贴的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她整了整自己因为刚刚一番动作而弄出了些许褶皱的衣衫,然后好奇道:“对了,我记得姐妹们的八卦里不曾提到玉相有一位妹妹啊?她们好像说过他孤身一人,就连身边的侍女都不曾有一个,因为他这人极其挑剔,嫌弃天底下的女人都长得丑,不配做他的婢女,是这样吗?”

    说到最后,赫连姝的眼底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兴趣。

    听到这话,刚刚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的楚云笙忍不住气结,这些闺阁小姐们的八卦可真是不得了。

    看到赫连姝那一双好奇中还带着热情的眸子,她只好耐心的解释道:“他是不曾有个妹妹,只是我跟他这一次来辽国也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不得已要搭伴而来,而两个单身男女走在一起,总得有个身份,所以就自称兄妹了,至于赫连小姐说的因为嫌弃天下女人都长得不如他,所以府里连个婢女都没有的那都是坊间传言,就我所知道的,他身边的贴身绝色婢女就有四个,青蓝绿紫,每一个都是罕见的大美人,而按照他这般的性子,府里也定然少不了婢女伺候,所以坊间的传闻是当不得真的,不过……说他这人极其挑剔嫌弃天下女人都长得不如他倒是像他自恋自大的性子。”

    闻言,赫连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她旁边的翠儿小姑娘却已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话都有些结巴道:“小……姐……他……他真的就是你们……你们常说的天下第一绝……色美男子?”

    “怎么,不像吗?”似乎对翠儿的反应不太满意,赫连姝双眸一挑,轻描淡写的扫了她一眼。

    见状,翠儿连忙摇头道:“不,不,不,只是有些意外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说起来,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脑子里也都在想这世上怎么能有人生的如此好看。”

    闻言,赫连姝才收回了目光,似是对翠儿的回答很是满意,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不自觉的就挂起了一抹笑意,而在她的目光落到昏迷中的玉沉渊的身上的时候,面颊上再度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见状,楚云笙却已经顾不得想赫连姝这一系列有些反常的反应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她现在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赶到能有丰富的药材储备的地方为玉沉渊解毒。

    否则的话,这天下第一绝色美人,只怕要变成一个死人。

    所以,不等赫连姝和翠儿她们这对主仆从玉沉渊的身份上回过神来,楚云笙在探查了一番玉沉渊的脉搏之后,就转过了头去并看向赫连姝道:“不知道我们距离神庙还有多远?我怕他撑不住。”

    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赫连姝似是才如梦初醒,她猛地一攥紧手中的衣襟,懊恼道:“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说着,她转过头去,连忙催促翠儿道:“快,我们得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神庙。”

    “是的,小姐。”

    得了吩咐的翠儿立即起身出了车厢,动作利落的再度扬鞭策马前行,再无半点之前的嫌弃与不愿。

    马车再度飞快前行。

    在颠簸的马车内,赫连姝这才皱眉问楚云笙道:“他的伤势很严重吗?”

    她的语气里的担忧之色显而易见。

    见此,楚云笙也不瞒她,直言道:“嗯,他中了毒,我虽然暂时用草药阻止住了毒素的蔓延,却奈何现在他高烧不退,再这样下去,他的伤口恶化,只会加速毒素侵入心脉的速度,很是凶险。”

    闻言,赫连姝一惊,攥着自己衣襟的手也越发用了两分力道,并转头对外面的翠儿吩咐道:“快一点,再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