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调戏

    林子里一片漆黑,偶尔才有零星半点月光投进来。

    楚云笙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不疼的,然而,却不得不用意志力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一路半爬半跪的在林子里摩挲着前行,幸好跟着元辰师傅在山谷养伤的时候,她经常会去山上采药,对一般的草药的气味也十分敏感,所以才能借着偶尔才有的零星半点月光再加上气味辨识,认出自己需要找的草药。

    然而,因为林子里的光线问题,所以平常不过半个时辰就能找到的草药,楚云笙咬着牙关加紧了步子都用了多出两倍多的时间,而且其中一味药还没有找到。

    然而时间再耗不起,她担心离开太远,玉沉渊若是醒过来,没有看到她而离开去了别处,倒要叫她一番好找。

    所以,楚云笙也不再耽搁,将找好的草药都捏在了手上,便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因为光线暗淡,再加上她一路都是摸索着草药过来的,所以对路线的记忆就有几分模糊,接连兜了几个圈子才终于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块巨石。

    而那里四周一片安静,并无半点异样,楚云笙这才连忙赶了过去,绕到了巨石后面蹲下身子才看清玉沉渊尚在昏迷中。

    她放下手中采来的草药,找出了其中止血止疼驱毒的药,这里没有药杵,她只能将那草药捏碎了然后含到口里咀嚼好了,这才吐到掌心,然后拉开玉沉渊的腰际的衣衫,将那嚼碎了的草药沫子敷在了上面。

    然而,做完这个动作,楚云笙才想起来他伤到的是腰际,根本就不好包扎,只能将他的衣服扒开,然后从腰际缠过来,然而,她毕竟还是一个****的小姑娘,虽然也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等大场面,然而这等扒掉男子衣衫的事情倒还是头一次做,即便是上一次苏景铄肩胛骨上中箭,她给上药的时候,也只是将衣衫褪到了后背。

    更何况,面前的这人是玉沉渊,即便是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楚云笙都能被他无数次的戏谑,更何况现在她还要去扒掉他的衣服,若是他醒来的话,指不定要怎么嘲笑自己。

    想到这里,楚云笙探出去的手一顿,然而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她就想到玉沉渊受伤的缘由,便再也不迟疑抬手利落的解开了他的腰带,然后褪去外袍,解开里衣,露出了光洁如瓷的胸膛和健硕的腰肢之后,楚云笙才停住了手。

    她垂眸换股了四下,见也没有顺手的布料,便再度抽出了匕首割下了一大块自己的裙摆,然后稍作处理,就将用她的裙摆做成的布条缠上了玉沉渊的腰际,再小心翼翼的将那涂着药汁伤口处包扎了起来。

    等一番包扎下来,她早已经累的满头大汗,然而她却顾不得休息,只想着赶紧的给玉沉渊穿好衣服,以免他醒来之后两人都尴尬,然而楚云笙探出去的手才摸上了玉沉渊的里衣,还不等她将那里衣整理好,就看到玉沉渊那一双即便是在黑暗中都熠熠生辉勾魂摄魄的眸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人!

    他什么时候醒的?!

    是在自己开始扒他衣服的时候吗?

    看他的表情,一定是的!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一张老脸早已经红成了猪肝色,然而双手却不得不装作沉稳和从容,语气也平静的若无其事道:“玉相醒的可真是时候。”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一想到刚刚这句能让人想歪了的话是出自自己的口中,她就忍不住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不等玉沉渊双眸微微眯起,朱唇轻启,楚云笙连忙一把拉紧了他的里衣继续道:“我的意思是玉相怎么这个时候醒了?”

    这话一出来,楚云笙再一次忍不住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怎的平日里巧舌如簧,到了这时候却因为尴尬和紧张说什么错什么,越描越黑,她已经没有勇气和脸面再抬头看玉沉渊的面色了。

    因为要扒掉玉沉渊的衣服,所以刚刚她和玉沉渊贴的很近,这会儿工夫都还没有来得及挪开,就贴着如此近的距离,即便是不看玉沉渊的表情,她也已经感受到了掌下随着他的轻笑而微微起伏的胸口滚烫无比。

    玉沉渊一边打趣的笑着,一边脆声道:“怎么,难道你是希望我等一会儿再醒过来?唔……不过也没什么,你要吃干抹净,要占便宜,随意,本相就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你也只当我继续昏迷着就好。”

    “呸!”

    本来就已经尴尬不已,老脸被窘的通红的楚云笙在听到玉沉渊的这一番话,再忍不住,恼羞成怒的一拳打向了玉沉渊的胸口,而玉沉渊的反应也不慢,一边轻笑着,一边抬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楚云笙的这一拳头,并顺着楚云笙的这一拳头的力道将楚云笙往前一带,就带到了他怀里。

    本来就浑身酸痛,再加上为玉沉渊倒腾草药已经累的筋疲力尽的楚云笙,哪里还有力气挣扎,再冷不丁的被他这么一带,即便是已经反应了过来会倒在他胸口上,而她也确实是没有了半点力气将他推开。

    而玉沉渊则顺着这力道将楚云笙的手捏在了掌中,另一只手揽在了楚云笙的腰际,轻笑道:“这就迫不及待的要投怀送抱了?”

    闻言,楚云笙差点气结,然而理智却告诉她不能同玉沉渊置气,尤其是在这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现在要一口咬死玉沉渊的冲动,然后平静道:“玉相有了在这里戏弄我的功夫,还不如早一点将这解毒的草药服了,否则的话,只怕你这会儿的清醒也支撑不了多久。”

    听到这话,玉沉渊才收敛了笑意,但却并没有放开攥着楚云笙的手,他的双眸紧紧的锁定在楚云笙的眉宇间,认真道:“苏景铄已经有了后宫三千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本来是想让玉沉渊放开了自己,并抓紧时间服下解毒的草药,却不料玉沉渊突然如此近距离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虽然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然而这话里的意思对于楚云笙来说,却犹如千斤重。

    苏景铄已经有了后宫三千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吗?

    怎么可能没关系!

    虽然在很早以前,在知道苏景铄身份的时候,她就曾想过这样的问题,那时候就因为这样的问题,她曾经拒绝过对他的感情,他对自己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那时候她信了。

    她以为他会和其他的君王不一样。

    然而,到底,最后他还是没有能挣脱身上的责任和地位所带来的桎梏。

    她不怪他,但是,叫她还能像以前一样接受他并同样接受他那后宫里的女人们,她自认为自己恐怕穷极此生也做不到。

    但若是她心理上迈不过这道坎,那么她和他以后又怎么可能还有执手的一天。

    所以,玉沉渊的这一句话简直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戳戳的就剜到了她的心口上。

    可是,又叫她如何能迈过去这道坎儿。

    想到这里,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的滴落了下来,正巧落在了玉沉渊的面颊上。

    楚云笙一惊,连忙回过神来,摇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说到这里,不等玉沉渊开口,她话锋一转道:“眼下若是玉相再不抓紧时间解毒的话,只怕我们都没有命活着离开辽国,更何谈这些问题。”

    闻言,玉沉渊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然后他松开了攥着楚云笙的手,抬手去擦拭楚云笙面颊上挂着的那滴泪珠子,并道:“我若是他,定然不会负你,更不会让你落得如此伤心的田地,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本相,你看,论长相,本相被称作是天下第一美,论实力,本相权倾燕国,可以倾尽一国之力来护你周全,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他的指尖才触碰到楚云笙面颊上的那一滴热泪,楚云笙就是一怔,旋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并道:“那玉相还是先解了毒,然后再想想怎么护我周全吧。”

    说着,她就轻笑着抬手在玉沉渊身侧的石壁上一撑,借着那力道将自己从玉沉渊的怀里退了出来。

    而这一次,玉沉渊也没拦着,在看着楚云笙坐起身子之后,他有些怅然若失的看了看自己的指尖,那里尚且带着一丝刚刚触碰到楚云笙面颊的余温,然后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故作惋惜道:“那倒是可惜了,你以后可别后悔,毕竟这天底下有那个女人不想爬上我玉沉渊的床呢!”

    “啧啧啧,我知道,毕竟玉相天姿国色倾国倾城嘛,”楚云笙在一旁坐下,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几株自己找到的药草递给玉沉渊并道:“那么,请天姿国色倾国倾城的玉相先把这解毒的草药服下,否则可真是要红颜薄命了。”

    闻言,玉沉渊扫了楚云笙一眼,眼底里倒也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只是多了一缕楚云笙看不懂的深邃,他抬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才接过楚云笙手中的草药,也不再耽搁,直接就将那草药放进了嘴里,略微咀嚼了一下就吞咽了下去。

    楚云笙见他终于肯乖乖服下,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担心道:“那剑上有毒,而且那毒还很刁钻,这几味草药只能暂时抑制住毒性的扩散,还差一点,等明日天亮了我再去找找。”

    说着,楚云笙见玉沉渊已经面无表情的将那苦不堪言的药草咽下,她不由得好奇道:“你不觉得苦吗?”

    寻常人只尝一点就要忍不住皱眉,根本难以下咽,而玉沉渊面色平静,却没有丝毫的不适。

    看到楚云笙这般诧异的样子,玉沉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这有什么,比这更苦的东西我都吃过。”

    虽然他的话语平静,然而在这一瞬间,楚云笙却从他的眼底里看出了一抹悲戚和难过。

    比这更苦的东西,是什么?

    想到这里,楚云笙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自己一直好奇的玉沉渊的经历,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却不好意思问出口,只道:“夜风凉,你快点将衣服穿好。”

    不提这还好,一听到这句话,玉沉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抬手点了点被楚云笙扒掉的只露出一片雪色肌肤的胸膛道:“你都将我扒光轻薄过了,怎的,不打算负责吗?”

    闻言,楚云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再没有忍住,抬手就戳了戳玉沉渊那刚被包扎好的伤口,疼的玉沉渊一皱眉,楚云笙才松开了爪子道:“这算不算负责?玉相若是不满意,我还可以更负责的。”

    说着,她抬手作势要继续去戳,被玉沉渊连忙抬手抓住了她的爪子。

    两人正玩闹在一起,却蓦地听到了不远处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楚云笙和玉沉渊皆是一愣,连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打起了全身的精神侧耳倾听不远处的动静。

    这一听,两人的心都跟着一沉。

    因为脚步声不在少数,因为是在林子里穿行的缘故,所以才会不时的发出擦着树枝草叶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如果说,这还不能确定来的人就是要寻找到他们并将他们置之死地的刺客,那么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只听见一个沉稳有力的男声大声道:“沿路都找过来了,都没有的话,那么他们肯定就在这不远处,给我仔细搜,找不到他们,主子叫我们也都别活着回去了。”

    “是!”

    他们的声音就在不远处,相信不用片刻就能到达楚云笙和玉沉渊所在的地方,然而,现在他们两人一个重伤,一个中毒,根本就再没有抵抗的力气,若是这时候被发现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楚云笙和玉沉渊也都在同一时间想到了这里,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对方,都从对方的眼底里读出了担忧。

    这时候,那个要命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

    他的声音才落,楚云笙和玉沉渊就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在迅速的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